Blog

因為自己,楊風要跟著死了。


「戰鬥還沒有結束呢,不要認輸。」

最難不過說愛你 「別說至尊沒有在這裡,就是至尊在這裡,我們也要血戰到底。想要取我們的性命,得有本事才行。」

楊風拍了拍薇薇安的肩膀,給了她一個安慰的眼神。

他在什麼情況下都不願意認輸。

「嗯嗯。」

薇薇安點著頭,梨花帶雨,很是感激的看了楊風一眼。

「小子,你可知道我們的實力?你可知道我手裡面的至尊神器有多強嗎?在我面前反抗,你真是不知道好好歹。」風不冷眼神犀利的看著楊風,那吃人的目光彷彿要將楊風殺死一般。

「傻子。」楊風看都沒看風不冷一眼,直接的回應道。

楊風的話讓風不冷暴怒,眼神當中的殺氣更濃,暴怒的開口:「小子,你說什麼?」

楊風則是沒有看風不冷,而是笑著看著薇薇安:「看到沒有,對手有至尊神器又如何?他們根本就沒有腦子。」

「嗯,確實是沒有腦子。」

薇薇安點了點頭。

你要殺別人了,還不允許別人還手,這不是沒腦子是什麼。

不過她更驚訝於楊風的反應,面對這種必死的情形,楊風好像真的不在乎。

字裡行間都沒有將對方放在眼裡。

「殺。」

風不冷對著自己帶的人下了命令。

他這個時候憤怒到了極點,對方在這種情況下這兩個狗男女還敢對自己說這樣的話。

「殺。」

「殺。」

楊風和薇薇安同時出手。

楊風赤手空拳,拳頭帶著輪迴,黑洞,殺戮,火焰的本源,剎那間讓他的攻擊力提升了數倍。

那兩個朝著自己攻擊的成天期後期的強者直接的被楊風的拳頭雜碎。

那兩名強者的身體都被徹底的轟散了,消失在天地之間。

成天期後期的強者,在哪都是屬於強者了,他們掌握著恐怖的本源力量,但是,他們在楊風面前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抵抗之力。

比起楊風,薇薇安殺戮的更快,她的一雙血瞳展開,頓時,六名風不冷的手下先是化為了血霧,隨即化為了虛有。

彷彿他們從來都沒有出現過一樣。

「厲害。」

楊風不由的看了薇薇安一眼,這個女人,真是強悍啊。

怪不得被稱為血屠女,這殺人手段真不是一般的狠辣。

其他人看到瞬間被幹掉了八個,那是立刻的逃竄,他們的眼睛都睜的很大,瞳孔放大,顯然是害怕到了極點。

血屠女好像比以前更強了,而這個不知名的小子也同樣強悍到了極點。

「看來,該我出手了。」

恨,風不冷恨。

這些可都是高手。

結果就這樣的損失了。他就應該第一時間用至尊神器,而不是讓自己的手下出手。

「我來扛至尊神器,你找機會離開這裡。至尊神器我估計只能扛一會兒而已。」

薇薇安快速的給楊風進行神識傳音。

她扛那麼一會兒,楊風或許就可以離開了。

現在至尊神器已經開始展現他的威力。

那把恐怖的天刀朝著他們閃了過來,想要將他們徹底的吞噬。

「死吧,死吧,都給我死吧。」

風不冷瘋狂的吼道。

他現在處於一種發瘋,癲狂的狀態,剛才自己手下的死徹底的刺激了他。

一道身影迎上了至尊神器,用他的血肉之軀扛下了天刀。

一股股恐怖的至尊意志還有至尊力量瘋狂的碾壓著楊風。

「傻瓜。」

薇薇安看著楊風的身影,大聲的哭泣道。

那可是至尊神器啊,就連她被擊中你都是死路一條,而這個男人卻是沒有絲毫的猶豫就沖了上去。

「走。」

楊風對著薇薇安嘶聲裂肺的喊道。

(本章完) 「不。」

薇薇安看著楊風。

對方雖然和自己認識不久,但是卻在這最關鍵的時候就像是哥哥一樣保護著自己。

自己已經失去了一個哥哥了,絕對不能失去第二個哥哥。

就算死,也要一塊死。

「我讓你離開。」

楊風吸收了血連山的力量,實力暴漲。

同時,他身上特殊的力量正在抵擋著至尊神器,楊風知道,是那四個老者留在他身上的力量,否則的話,他有可能已經死了。

「嗯?」

風不冷看著楊風竟然還有餘力說話,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那可是至尊神器啊,竟然都沒能一下子殺的了這小子,而且,這小子竟然還有餘力說話。

「殺。」

薇薇安看到楊風竟然能堅持那麼一會兒也是大吃一驚。

不過她隨即就準備利用機會斬殺風不冷。

只要風不冷被斬殺了,那至尊神器就失去了控制,再也發揮不了應有的作用。

那麼他們的危機就解除了。

剛才因為風不冷的手裡有至尊神器,他們的攻擊肯定會被至尊神器擋住。

薇薇安血瞳凝聚出兩道血芒,朝著風不冷殺了過來。

風不冷想要躲避,他知道薇薇安這血瞳的恐怖,如果要是被擊中,那是必死無疑。

但是,血瞳釋放的血光速度是多麼的快,根本就沒有給他任何的反應時間。

眼看著血光就要到自己身旁,擊穿自己的身體。

他的眼中充滿了恨意。

完了,全完了。

可,令他沒有想到的事情發生了。

天刀釋放出一道光芒,速度快到了極限,瞬間的就擊潰了那兩道血光。

至尊神器,怎麼可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操控著死亡。

「哈哈哈。」

「哈哈哈。」

「薇薇安,你還有什麼招數,儘管用出來。」

風不冷瘋狂的笑著,那張本來已經凝固的臉舒展了開來,現在他的心情很是不錯。

彷彿突然間從地獄來到了天堂。

這種感覺實在是太美妙了。

至尊神器在手,他還怕什麼。

什麼血屠女,在自己面前只能是死路一條。

今天,那是插翅也難飛了。

「混蛋。」

惡少的純潔情人 薇薇安咬牙切齒,那張精緻到極點的臉也是蒼白到了極點。

她現在有一種絕望的感覺。

至尊神器實在是太強橫了。

她的一切手段在至尊神器面前都是沒用的。

彷彿一根鵝毛搏擊大海,想要讓大海停止前進一般。

這根本就不可能。

「小子,能在至尊神器面前堅持這麼久,你也算真厲害。」

王爺的吃貨農家妃 「我承認在這之前我小瞧了你。但,你還不知道至尊神器到底有多麼的強橫。至尊意志,爆發吧。」

風不冷大聲的吼道,頓時,天刀發出了極為璀璨的光芒,這種光芒比太陽的光芒都耀眼千萬倍不止。

而這光芒卻不算什麼,伴隨著光芒的磅礴的不可抵擋的意志。

唯我獨尊,誰敢違抗,那就是死路一條。

楊風的意志在至尊意志面前顯得那是微不足道。

「啊。」

楊風絕望的吼著。

在至尊意志的壓迫之下,他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抵抗之力。

至尊神器,他也有啊,可惜都和小塔幾個在原液形成的海洋當中呢。

「慘叫吧,你幾乎沒有活下來的機會了。」

風不冷淡漠的看著楊風。

他心裏面也是挺佩服楊風的,竟然能在至尊神器面前堅持這麼久。

就連薇薇安都做不到這一點吧。

然,他依然要死。

在絕對力量面前,一切都是徒勞的。

「楊風。」

楊風看到了一道身影站在自己面前,悍然是司馬晴。

「晴兒。」

楊風看著司馬晴,驚慌的喊道,司馬晴的靈魂還是很脆弱的,如果要是這樣消耗靈魂的話,要不了多長時間就會徹底消耗殆盡的。

到時候,她就會徹底的消亡的。

「我和你一塊戰鬥,如果你滅亡了,我肯定也活不了,再說,如果你死了,我能活下來那又有任何的意義。」

「我願意消耗自己讓你能夠抵擋至尊神器。哪怕就那麼一會兒。」司馬晴的虛影輕笑著看著楊風。

「不。」

楊風嘶吼。

本來司馬晴還有希望,但是如果司馬晴這樣做的話,那一切都沒有希望了。

那他這些年來做的一切還有什麼意義?

「永恆。」

楊風消耗了自己所有的本源,一股強橫至極的力量從楊風身上爆發了出來。

永恆,世界永恆。

司馬晴的動作停了下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