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因為,他身邊可有五名九重圓滿境聖帝!


此時,聽到紫靈門少門主的話,星痕俏臉變色地道:「盧威,你太霸道了吧?」

「此時,我說了與他無關,快放他離去。」

「還有,我對你沒有興趣!」

江寂塵剛才算是救過自己,星痕並不希望他出事。

另外,她不可能對盧威以身相許!

然而,此言卻激怒了紫靈門少門主盧威,他冷酷一笑道:「沒想到,你竟然如此維護這小子,難道,你們之間有什麼姦情?」

「哈,星痕聖女,你是屬於本公子的女人,今天,本公子就要你了。」

「至於這小子,誰也救不了他。」

聽到紫靈門少門的話,星痕臉色一片慘白。

這一刻,她才似想到了什麼?

有關紫靈門少門主盧威的傳言,說其是一個好色如命的人,已經不知有多少女修,遭他蹂躪。

而且,他曾放言,一定要得到自己!

這麼看來,今日自己也難逃一劫了?

面對著紫靈門少門主看向她的浮邪目光,星痕感到了絕望。

畢竟,在幽冥峽谷中,門中之人,根本無法知悉這裡的一切,便是連消息也無法傳出。

所以,無論紫靈門少門主盧威,要她做什麼,只要消息不泄露,都無人會知道他對自己做了什麼?

顯然,紫靈門少門主盧威,也是想到了這一點,所以,才如此的肆無忌憚。

他在完全釋放自己心中慾望、邪惡,他森然一笑道:「聖女,我會將你訓練成我的女奴。」

「當然,在走出幽冥峽谷前,我會將你殺掉的。」

「到時,本少門主會對外宣稱,你死在了幽冥獸的圍攻下。」

星痕聽到紫靈門少門主的邪惡之言,顫聲說道:「本聖女寧死,也絕不讓自己落入你這個惡魔的手中。」

然而,星痕話語剛落,便感到自己的身體無法動彈,就此被禁封了。

「嘿嘿……這可輪不到你!」

「你的生死,該有本少門主定。」

隨之,響起紫靈門少門主得意的聲音。

至於星痕,她的身後不知何時多了一名九重圓滿聖帝的老者,隨手將她封禁了。

這時候,她連自殺都做不到。

至於反抗!

她如此重傷,身上戰力幾乎近無,哪裡還有一絲的反抗之力?

江寂塵站在那裡,一副看好戲的樣子,未曾說一言,神情淡定而從容。

這時候,紫光宗少門主盧威,顯然也注意到了江寂塵的神情,這讓他很不爽。

「出手,先殺了那小子,把幽冥丹奪來。」

他對身邊的人下達命令道。

於是,一名九重圓滿聖帝境的修士,一步邁出,如法炮製的要同樣的手法禁制江寂塵。

江寂塵知道,這時候終於看戲不下去,該出手了。

(本章完) 江寂塵手握仙劍,隨手一斬。

噗!

這名九重圓滿聖帝境的修士,還沒有反應過來,就當場被隔空剖成兩半。

場面血腥暴力,視覺衝擊力非常的強烈。

要知道,那可是一名九重圓滿境的聖帝,竟然就被對方一劍,隔空剖半了。

紫靈門這邊的修士,包括紫靈門少門主盧威,都目瞪口呆,無法置信地看著這一幕。

對於這一切,他們一時之間,接受不了!

還有被封禁的梵音谷聖女星痕,也是呆愣當場。

她根本沒有想過,眼前這個青年,竟然如此的兇殘強大?

之前,對方一指點爆玄光宗少宗主夏候雲,隨手屠滅上千幽冥獸也就罷了。

現在,竟然一劍,隔空把一名九重圓滿聖帝剖成了兩半!

什麼叫兇殘?

什麼叫強大?

什麼叫扮豬吃老虎?

這就是了!

星痕看到全部過程。

無論是玄光宗少宗主,還是現在的紫靈門少門主,就是因為看江寂塵修為低,以為可以隨意欺凌、虐殺。

結果,無一不是被反殺、打臉!

這時候,江寂塵才淡淡地開口道:「想殺我?憑你們也配?」

「沒本事,也想幹壞事,無知!」

江寂塵搖搖頭,然後手持仙劍,向前殺去。

至於剛剛隔空剖掉的一名九重圓滿聖帝,對別人來說,感到無比震撼。

但於江寂塵而言,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罷了。

而此時,既然紫靈門的少門主已經下了滅殺他的命令,那江寂塵自然也沒有什麼好客氣的了。

手中仙劍,隨意揮斬。

噗,噗,噗……

這幾乎是一場沒有任何懸念的屠戮。

餘下四名九重圓滿聖帝境修士,也是被江寂塵一劍一個,斬殺當場。

最後,就只餘下了紫靈門少門主盧威,獨對江寂塵。

但是,此時的盧威,臉色慘白,渾身顫抖,雙腿發軟。

他以為,自己面對的是一隻有人蓄無害的小綿羊,卻不知,卻惹到的竟然是一個強大無邊、殺人不眨眼的魔鬼。

此時,紫靈門少門主盧威,心中充滿了無窮的恐懼,心中後悔到極點。

「大,大人,饒命啊,小的,錯了!」

生死面前,紫靈門少門主盧威,哪裡還顧自己的身份、地位,直接跪倒在地,拚命的磕頭求饒。

「我願意把所有的幽冥丹獻上,我願意跪著離開,只求大人不殺小的!」

「而且,小的是紫靈門少門主,殺了小的,對大人,沒有任何的好處。」

「只要大人不殺小的,小的門派,絕不會追究大人,還會對大人感激萬分。」

紫靈門少門主盧威繼續叫道。

之前,他是親口讓江寂塵交出幽冥丹,跪著離開。

現在,他卻寧願自己這樣做,只要能活命。

而活下去了,他就有機會再報仇!

今日之恥,將來他可以百倍、千倍的回報給對方。

但前提是,他需要能活下去。

所以,他還抬出了自己身後的勢力,明著是求饒,但實則也有暗中威脅之意。

此時,紫靈門少門主獻上了一袋幽冥丹,竟然也有數百顆。

不愧是帶了五名九重圓滿聖帝境的人。

一品天下 江寂塵淡淡地道:「既然你如此識趣,本公子暫時饒你不死,你走吧!」

聽到江寂塵的話,紫靈門少門心中一喜,不斷地跪地磕頭道:「多謝大人饒命,多謝大人饒命!」

紫靈門少門主欣喜若狂!

在他看來,這小子不殺他,必然是忌憚他身後的紫靈門。

「哼,待我出去,告訴我父,這小子,必死無疑。」

「而且,他若真敢出手,本少門主,就與他同歸於盡。」

紫靈門少門主心中暗暗想道,同時,轉身離去。

噗!

然而,就在他轉身過去那一瞬間,他的身體中間,從頭頂到下身,都出現了一道血痕。

他可以感覺得,生命之力,如潮般消去。

「你……」

紫靈門少門主盧威,努力的轉身,雙目圓睜,盯著江寂塵,一臉不敢置信。

他此時,很想催動緊緊握在手中的一件秘器!

然而,下一刻,他的意識卻完全進入了黑暗之中。

接著,他的身體,分成兩半,倒在地上。

他在轉身的那一瞬間,就被江寂塵一劍剖成了兩半。

而且,從他的手中,此時掉出了一枚小型的古老禁器!

「果然如此,身上竟然有這一顆玄祖初階的絕殺禁制,而且,還是範圍攻擊禁器。」

「一旦催動,十里之內,一切湮滅,化作虛無。」

江寂塵看著這一枚小型禁器,心中吃驚無比,一陣發寒。

剛才,若是真讓盧威催動了禁器,與他同歸於盡。

自己縱然死不了,只怕也要重殘!

正因如此,江寂塵才故意裝作忌憚紫靈門的樣子,答應放盧威離去。

在盧威放鬆警惕,轉身一瞬間,江寂塵才突下殺手!

剛才,盧威若不是迫不得已,他自然也不願意與江寂塵同歸於盡,所以,能離開最好不過。

卻不想,江寂塵根本就沒有打算讓他活著離開。

江寂塵不是傻子,讓盧威離開,接下來,就必然要受紫靈門的無盡追殺了。

所以,江寂塵才不會給盧威報復自己的機會。

雖然,無需太久,紫靈門也能查到了是自己殺了盧威。

但能拖一段時間,是一段時間!

殺掉了盧威,江寂塵清理了戰場,然後要離去。

但這時,他突然停了下來,看著星痕道:「剛才,你為何要維護我?你不是該對本公怨恨萬么?」

此時,星痕也從剛才的震撼中清醒過來,她還在被禁制的狀態中,無法動彈,卻依舊可以說話。

她撇撇性感到小嘴道:「你臭美吧,誰維護你了,本聖女只不過實話實說罷了,才不像某人,如此的卑鄙無恥!」

所謂的卑鄙無恥,自然是江寂塵故意騙紫靈門少門主,讓他離去,然後突下殺手之事了。

江寂塵對於星痕的指責毫不在意!

何況,他也聽出,星痕完全只是賭氣之言罷了。

江寂塵笑笑,然後伸指一點。

星痕嬌軀一震,身上的禁制就此破滅。

「很快又有人要來了,本公子先行一步,聖女,你自便!」

說完話,江寂塵閃身離開亂石陣。

(本章完) 剛才,星痕不僅沒對他落井下石,還對他維護。

所以,江寂塵在離去之際,也順手為星痕解開了禁制。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