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在他的背後,有著一股冰冷到刺骨的力量,迅速的佔領了自己的身體。


「這個……怎麼……可能??」

安,倍晴天感到自己的大腦,開始慢慢的遲鈍了。

下一刻,就如同渾身無力一般,癱坐在了地上。

而在他面前的,儼然就是剛才已經被炸成兩半的端木佐助。

「我親愛的安,倍大哥!」

劫後餘生的端木佐助,他的心情已經不再淡定了,「你的實力,確實讓我意想不到!讓召喚出來的魔暴龍,成為一枚巨大的炸彈?安,倍兄,你的腦洞,還真不是一般的大啊!不過!這一次!讓你失望了!哈哈哈哈……難道說?你不知道嗎?我們忍者武技師,可以擁有多條性命!剛才的我,已經確確實實的被你殺死了!而現在?出現在你面前的我,我是一個全新的我了!準備好了嗎?準備好?去死了嗎??哈哈哈哈……看到你那失望的眼神,我是真的於心不忍啊!不過……我也沒辦法啊!畢竟!為了我們的端木家族!為了我們的甲賀流忍者武技師流派!也為了我們的赤黃帝國!無論如何,我都不能死去!!」 此時的安,倍晴天,只能無力的癱坐在地上,望著自己曾經的好兄弟——端木佐助發獃。

「真的很抱歉,我親愛的安,倍大哥!」

其實,對於端木佐助而言。

能夠僥倖死而復生,躲過這一截,也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

此時的他,同樣癱坐在地上,喘著粗氣,「我親愛的安,倍大哥!在這裡,我必須要跟你說一句,對不起了!其實,一直以來!在我端木佐助的心目中,你一直都是我最敬愛的大哥!可是!現在!你為什麼要選擇背叛我呢?說句實在話!你這麼做,確實讓我很心疼!你知不知道?我真的不希望……跟你為敵啊!」

「大哥!」

跟瘋魔太郎和千葉真一大戰的端木佑助,著急的催促道,「大哥!你還在等什麼呢?趕緊的!趕緊殺死安,倍晴天,過來幫我啊!這兩個老傢伙,他們可真不好對付!」

「廢物!你給我閉嘴!!」

端木佐助沖著弟弟狠狠地翻了個白眼,「你知道不?在我的心目中,你的地位遠遠不如我的安,倍大哥!現在,我就想跟自己大哥,最後的說幾句話。如果,你再來打擾我!那麼!不好意思了!我馬上就親手殺死你!還有!這一次,你的對手是瘋魔太郎和千葉真一!你要知道,他們的修鍊等級才不過區區六十級!以修鍊等級突破達到七十級的你,還無法在一炷香的時間裡殺死他們二人!這本身,就大有問題!如果,你無法完成自己的任務!殺死瘋魔太郎和千葉真一!那麼!我這個做大哥的,很願意幫你一把!不過,在殺死瘋魔太郎和千葉真一的同時,我也會隨便把你殺死!因為!一個無能的弟弟,不要也罷!現在?聽明白了嗎?再給你一炷香的時間!要不,就是你殺死瘋魔太郎和千葉真一!要不!就是我!同時殺死你們三人!該如何選擇,就看你自己的了!」

說完這番話后,端木佐助又回過頭去,看著安,倍晴天,微微一笑,「現在,已經沒人會來打擾我們了!在最後關頭,安,倍大哥?你還有什麼想說的嗎?如果,大哥你有什麼心愿,沒有得到了結!作為兄弟的我,一定會盡全力幫助你的!」

「你能答應我?脫離四國聯盟嗎?」

安,倍晴天翻了個白眼,冷冷的問道。

「這個……」

頓時,端木佐助的臉上,一陣紅一陣白,「這個……真的不好意思!安,倍大哥!這個願望……我實在是沒有辦法,可以幫助到你啊!」

「那麼!」

安,倍晴天繼續問的,「你能答應我?殺死現在沉藍帝國的帝王?藍越博嗎?」

「這個……」

這個時候,端木佐助臉上的尷尬表情,更加的明顯了,「這個……我也實在是無能為力啊!安,倍大哥?您能……換一個別的願望嗎?」

「你能答應我?在順利消滅藍西聯盟后,把自己赤黃帝國帝王的寶座,交換給曾經大族長的子嗣嗎?」

安,倍晴天第三次開口問道。

「這個……」

端木佐助輕輕的搖了搖頭,「很抱歉……安,倍大哥!這個願望,我也沒辦法幫助你……你能?再換個願望嗎?」

「哎……」

一次又一次的被端木佐助拒絕,安,倍晴天已經對他徹底的失去了信心,「既然,這三個願望,你都沒有辦法幫我完成!那還多說些什麼呢?趕緊的!趕緊把我殺了吧!因為,我實在是不願意再看到,你那張虛偽的臉!」

「很抱歉……安,倍大哥!」

這一刻,端木佐助突然站起身來,沖著安,倍晴天,微微的鞠了一躬,「其實!如果,只是我一人!我一定會毫不猶豫的答應,你提出的所有願望!但是!現在!在我的身後,還有端木家族,和甲賀流忍者武技師流派的存在呢!為了大家的利益,我實在是沒有辦法,可以答應你的觀點!所以!對不起了!」

「如果!你真的覺得!對不起!你的!安!倍大哥的話!就趕緊的!放他離開吧!」

一面抵抗著端木佑助,如同瘋狂的攻擊。

瘋魔太郎喘著粗氣,斷斷續續的感慨道。

「很抱歉!」

端木佐助還是之前的同一句話,「因為,現在!對於我們端木家族,和甲賀流忍者武技師流派而言!他安,倍晴天,就是我們最大的敵人!而且!這一次,是一個絕佳的機會!我很清楚的知道,過了這一天,想要殺死安,倍晴天,就已經是一件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了!所以!對不起了!安,倍大哥!今天,你必須得死!而且,還必須要死在我的手裡!」

「切!真虛偽!!」

實在是看不過去的千葉真一,忍不住冷哼一聲!

「你們可以說我是虛偽!也可以說我,忘恩負義!」

端木佐助苦笑著搖了搖頭,「但是!這一次,我必須要這麼做!無論是為了我的端木家族和甲賀流忍者武技師流派!還是為了我們共同的赤黃帝國!!無論如何!安,倍晴天!他必須的死!相比之下!瘋魔太郎和千葉真一,倒是可以晚幾天,再去要他們的命的!」

「大哥?你這話,又是什麼意思啊?」

頓時,端木佑助急了,「剛才!你不是說了嗎?要麼!就是瘋魔太郎和千葉真一死!要麼……就是我們三個人,一起死啊?」

「很抱歉!」

想必,端木佐助是說「抱歉」說上癮了吧,「現在!我必須要收回剛才的話了!」

「大哥?」

端木佑助開心的問道,「我就知道了!我的親大哥,你是捨不得殺死我的! 寵妻成癮 哈哈哈哈……」

「不好意思啊!」

端木佐助冷冷的回答道,「我親愛的弟弟!恐怕,你是誤會我了吧?我的意思,其實……並不是這樣的啊!我想說的是!要麼,瘋魔太郎和千葉真一死!要麼!就是你一個人!端木佑助!死!!」

「什麼!!」

頓時,端木佑助徹底的傻眼了。

「不好意思!」

而這個時候,直接忽視弟弟的端木佐助,又一次來到了安,倍晴天的面前,「現在!我就送你最後一程吧!你放心!你們安,倍家族,我會照顧好的!當然了!你那部落神殿,我也會多多照顧的!再見了!我親愛的安,倍大哥!再見了!永別了!」

在說話的同時,端木佐助的手臂已經穿過了安,倍晴天的胸膛!

下一刻,曾經赤黃部落的第一高手——安,倍晴天,就已經變成了一具冰冷的屍體!! 就在安,倍晴天斷氣的那一瞬間,無論是端木佐助,還是千葉真一,都下意識的鬆了口氣。

畢竟,在過去的日子裡,安,倍晴天對於兩人的壓力都很大。

「哈哈……恭喜你啊!大哥!!」

一旁的端木佑助,開心的祝賀道,「終於順利殺死了安,倍晴天!要知道,這傢伙可是我們端木家族,未來實力最強大的假想敵啊!」

「端木佑助!你給我閉嘴!!」

臉色蒼白的端木佐助,大聲呵斥道,「還是忙你自己的事情去吧!如果,你沒辦法殺死瘋魔太郎和千葉真一!那麼,我就只能送你下地獄了!」

「好吧……」

受到威脅的端木佑助,怪怪的閉上了自己的嘴巴。

他可是很了解,自己的這個親大哥——端木佐助的呀!

平時,都是言出必行的端木佐助,可不會出爾反爾。

「加把勁啊!千葉兄弟!!」

瘋魔太郎認真的叮囑道,「現在的端木佑助,已經是強弩之末了!想要殺死他,並不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而且!只要他哥哥——端木佐助,袖手旁觀!咱們兄弟倆還是有機會,可以死裡逃生的呀!」

「哎……希望如此吧……」

瘋魔太郎幽幽的嘆了口氣,「希望這一次,他端木佐助可以說到做到……」

在說話的同時,他們並沒有結束激烈的戰鬥。

相反,在更加猛烈的進攻下,端木佑助都有些無法應對了。

在兩人的連環進攻下,端木佑助甚至都無法發揮出自己十分之一的戰鬥力來。

一次又一次的被自己的對手,擊倒在地。

「端木佑助!你是在划水嗎??」

氣憤的端木佐助,大聲責罵道,「趕緊的!給我加把勁!不然的話,今天!你就真的要死在這兒了呀!」

「哎呀……」

聽著哥哥的鼓勵,端木佑助幽幽的嘆了口氣。

說實在的,他又怎麼不像盡全力打這一場呢?

可是,讓端木佑助感到很不可思議的是。

無論自己如何的努力,都無法發揮出完全的戰鬥力來。

沒過多久,因為心有旁念,端木佑助的身上開始挂彩了。

「趕緊的!給我吃瞬丸!你這個廢物!!」

端木佐助大聲命令道。

「什麼??瞬丸???」

孕娘子:五夫尋香 這個時候,端木佑助是真的傻眼了。

因為,在他的記憶中,自己大哥可是三番五次的命令他們,無論如何都不能去碰瞬丸的啊!

「趕緊的!我說的話,你聽不懂嗎??」

端木佐助又一次的大聲責罵道。

「可是……大哥??」

端木佑助很是疑惑的問道,「之前,不是你自己說的嗎?千萬不能,去碰瞬丸啊!!不然的話……我們的潛力會受到十分嚴重的影響啊?!!」

「哎……你這個廢物!」

聽自己的親弟弟——端木佑助,在大家的面前,說出瞬丸最致命弱點的那一刻。

端木佐助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直接一刀,把自己的弟弟劈成兩半!

「原來如此啊……」

瘋魔太郎感慨道,「原來……傳說中無敵的瞬丸,真的可以影響一個人潛力的呀!一直到了今天,我才真正的明白過來!為什麼你們端木家族的成員,幾乎很少食用瞬丸的呀!」

「就算你知道了,又能如何?」

端木佐助翻了個白眼,無所謂的回答道,「好吧!好吧!我現在宣布!今天!無論是瘋魔太郎,還是千葉真一,你們都得去死!沒有一個,可以例外!」

「那?我呢??」

還有擔心自己生存問題的端木佑助,很是期待的問道。

「你這個廢物么?」

端木佐助思索著回答道,「現在!給你一個選擇的機會!是選擇瘋魔太郎,作為自己的戰鬥目標呢!還是選擇千葉真一?」

「那?剩下的一個呢?」

端木佑助好奇的問道。

「剩下的一個,就交給我吧!」

端木佐助微笑著回答道。

「那麼!我就選擇千葉真一吧!!」

端木佑助十分肯定的回答道。

「GOOD!」

聽了弟弟的選擇,端木佐助滿意的點了點頭,「那麼!請開始你的表演吧!端木佑助VS千葉真一!大戰現在開始!比賽沒有任何的限制!不過,這一場比賽,沒有勝負!只有生存!和死亡!!」

「端木佑助,你選擇了我!可別後悔啊!!」

千葉真一冷笑著感慨道。

「大哥!你得保證!這個……瘋魔太郎,他不會參與接下去,我跟千葉真一一對一的戰鬥中去!」

在大戰開始的前一秒,端木佑助突然開口,大聲要求道。

「放心吧!你這個臭小子!!」

端木佐助無奈的搖了搖頭,「這個問題,我自然會處理妥當的!」

他的話音剛落,瘋魔太郎突然發現自己的身體已經徹底的失去了控制。

現在的他,唯一可以做的事情。

就是躺在地上,觀看著端木佑助和自己的好兄弟——千葉真一,他們之間的生死大戰。

看著不遠處,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安,倍晴天,瘋魔太郎不由自主的嘆了口氣。

「哎……沒有了安,倍晴天,我們可真的是凶多吉少了啊!!」

在心裡,瘋魔太郎在無奈的嘆息著。

而這個時候,在赤黃帝國的某個山谷里。

一間完全由一整塊大岩石,雕刻而成的石屋裡,躺著一個乾枯的身體。

我的極品美女老婆 突然間,一陣風吹過。

一道紅色的光芒,不偏不倚剛好照在了這具乾枯的身體之上。

隨之,身體上的血脈,開始流動起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