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在使用相濡以沫神功跟金滿園火拼以前.我體內除了有雷系火系風系以及冰系四大本元能量以外.還有一股與生俱來的陰陽能量.被相濡以沫神功化掉以後.陰陽能量就再也沒有出現過.現在體內居然有了陽能量的氣息.這還真是讓我有些驚訝.


隨即釋然.我原先體內的能量就是叫陰陽能量.現在這棵樹叫做陰陽神樹.樹上結的果子叫做陰陽神果.用腳趾頭想也知道了.它們肯定是同源同質的能量.

當即跟糖娃娃說道:“接下來怎麼辦.”

糖娃娃走到我面前.伸出兩隻狗爪:“握爪.”

我伸出手掌.將它的狗爪抓/住:“然後呢.”

“現在是不是已經有一股淡淡的能量在你體內遊走.”

“恩.”

“你將你體內的能量送進你的右手掌心.同時我會將我的能量放在我的右爪掌心.記住.先將能量凝聚在掌心不要動.我數到三以後.再同時將能量送進對對方體內.”

我點了點頭.一切按照糖娃娃的吩咐照做.

“one……”

“two……”

“等下.”我突然大叫.

“怎麼.”糖娃娃不解的看着我.

“剛纔也不知道是誰說討厭英文來着.媽的.作爲一箇中國人.老子最討厭普通話裏面夾雜英語的人了.不要再這樣說話.OK.”我怒道.

“媽的.你要是再這樣打斷我.我就揍死你.重新開始數了啊.一……二……三.”

隨着糖娃娃一聲暴喝.我奮力將右手的陽能量送進了它的狗爪.同時.我感覺到我的左手也涌進來另外一股熟悉的能量.沒錯.這能量是陰能量.

接下來.我將陰能量在體內運走了三圈.再送回了糖娃娃的體內.而它也是將我傳送去的陽能量又送回給我.就這樣.各自將對方送回來的能量在體內運走三圈後再送去對方體內.如此循環往復.一共重複了十次.直到這個時候.我們體內的陰陽能量纔開始融合.沿着我們的手臂.不停的循環遊走.每遊走一圈.陰陽能量的融合多一分.

糖娃娃明顯的鬆了一口氣.轉頭衝着胖子吼道:“你他汪的別楞着.不想死的話.就趕緊上來搭把手.”

胖子哦了一聲.走上前:“我該怎麼做.”

“你站在我們旁邊.雙手各抓/住我們一隻手.然後我跟正南再將手分開.三人形成一個三角形.讓陰陽能量在我們身體裏面形成一個循環.”糖娃娃說道.

“媽的.我可什麼都不會.該怎麼控制你說的陰陽能量.”胖子鬱悶的直撓頭皮.

鑽石軍婚【完】 “沒事.很簡單的.放過屁沒.就是那種感覺.你先全身放鬆.我遙控能量在你體內先遊走幾圈.等你熟悉以後.就可以自己控制了.”糖娃娃不以爲意的說道.

胖子這才上前將手搭好.兩人一狗站成了一個三角形.有了胖子的加入.糖娃娃將陰陽能量的運行速度調得極爲緩慢.在胖子體內運轉了幾圈後.胖子逐漸掌握了竅門.這樣一來.陰陽能量的運轉開始逐漸流暢.

到了這個時候.陰陽能量已經完全的融爲一體.沿着我們三個人的經脈不停的遊走.每遊走一圈.陰陽能量就要增強許多.而且增強的速度極快.幾乎以幾何速度倍增.很快.這股陰陽能量就變得極爲磅礴.如同海洋一般.浩淼無邊.

這還沒算完.這股陰陽能量又開始了由氣態變成了液態再變成固態.再由固態又變成液態氣態這樣的循環.如此循環了三個來回.一直到這股能量變得隨心所欲.糖娃娃這才說道:“大功告成.等我將真氣撤回就可以收工了.”

話還沒落音.只見它狗臉一變.大聲說道:“不好.”

我隱約覺得不妙:“喂.你什麼意思.”

“汪了個汪的.這股能量分不開了.”糖娃娃一臉鬱悶:“我是想着將其分爲三等分.每人一份呢.”

“他爹的.都說了我們不要了.你全部拿去吧.”我頓時鬆了口氣.笑道.

“現在可由不得我.除非你們兩死掉.我才能霸佔這股能量.要不然.這股能量就會在我們三人之間遊走不休.”糖娃娃罵了一句.隨即笑嘻嘻的看着我們:“要不.你們犧牲一下.死了算了.”

“滾.”我跟胖子都是異口同聲的罵道.

“就算我要滾.你們也得跟着我一起滾.從現在開始.我們三個人就是一個整體了.我往東你們就不能往西.我要去吃東北大骨頭.你們就不能去吃新疆大盤雞.”糖娃娃呵呵呵的笑道.

我用力的甩了甩手臂.果然.感覺掌心有一股極大的吸力.我根本不能脫離胖子與糖娃娃的手掌.

“日.有沒有辦法解決.”我急聲問道.以後出門跟胖子手拉手倒也罷了.甚至跟一條狗手拉手也沒什麼.但是兩個人一條狗手拉手團成團的話.媽的.這日子沒法過了.

“有啊.將陰陽能量分成三份.一人一份不就解決了.”糖娃娃嘿嘿笑道.看着它笑得這麼陰險.我懷疑從一開始它就想着要將能量分給我們.這種拯救人類懲惡鋤奸的任務.它也不想獨自承擔.媽的.這麼點擔當都沒有.你對得起人類最好的朋友這個稱呼嗎.

事已至此.也沒有辦法.便問它怎麼切割.糖娃娃撓着頭皮.摸出書來翻了半天.最後皺眉道:“要不.你試試運起吞噬能量.傳說中吞噬能量是能吞噬一切的.你將它均勻的分佈在我們三人的接合處.再然後我喊一二三.三人同時往後收手.搞不好吞噬能量就能將接合處的陰陽能量吞噬掉.”

“就這麼簡單.”

“靠.我都說試試了.誰知道行不行.”

按照糖娃娃所說.將我的吞噬能量分佈在三個人的掌心接合處.待得它喊出一二三以後.我猛得收手後退.只覺得體內陰陽能量浩瀚無邊.但吞噬能量卻是不見了蹤影.連忙問糖娃娃是怎麼回事.

糖娃娃思索了半天.又拿出書看了看.最後惱羞成怒的吼道:“老子又不是百度.問問問.問個毛啊.不見了就不見了唄.你現在已經身懷百萬年的陰陽能量.還要那點吞噬能量做啥.”

一想也是.只得悻悻然作罷.隨即問道:“不是總共才百萬年的能量麼.分成三份也才每個人三十多萬年.你現在又說每人都有百萬年的能量.”

糖娃娃橫着眼睛看着我:“我說有就有.你要是不服的話.有種來打我啊.”

我冷笑一聲:“你確定.現在我們三人都是擁有一百萬年的法力.你以爲我不敢打你.”

胖子也是嘿嘿一笑:“居然還有人主動要求打他.這種奇葩的要求真是少見.正好.老子早就看你不順眼了.”

糖娃娃臉色一變:“你們想做什麼.”

“揍他.”

“扁他.”

我跟胖子撲了上去.一陣拳打腳踢.不時傳來糖娃娃汪汪的叫聲.

十分鐘後.我跟胖子愜意的吐着菸圈.旁邊是趴在地上用前爪不住捶地的糖娃娃.哭着喊着:“靠.交友不慎啊.”

又開了一陣玩笑.我將菸頭一丟:“糖娃娃.你是不是應該傳授我們幾招絕招.出去遇到什麼黑暗魔王.難道我們也是跟小混混一般上去打架.什麼插眼踢襠吐口水的.怎麼也要來幾招遠攻招數吧.”

糖娃娃卻是翻了個身.躺在地上.雙手枕頭:“媽的.老子要是會絕招的話.早就使出來了.又怎麼會被你們兩個人渣暴打.”

“呃.說的也是.呸.你纔是人渣.你這個狗渣.”我笑罵道.

隨即又想到了一點.皺眉說道:“說真的.換做以前.我的火系法力有天火燎原這種大招.雷系法力有雷霆萬鈞.一招耍出去.天空遍佈火球.到處都是閃電.對手想躲都沒地方躲.可現在我們光有百萬年的法力.沒有相應的招數來遠攻.只能將其灌注在拳腳上面.媽的.越說越覺得自己像潑皮混混.”

胖子聞言.深以爲然:“我還以爲擁有了百萬年法力就能縱橫天下了呢.照你這麼一說.靠.如果不會大招的話.百萬年法力又有個屁用啊.最多就是打架厲害點.如果那些黑暗魔王跑得夠快的話.我們拿他們完全沒辦法.”

糖娃娃笑道:“那些黑暗魔王能有什麼本事.充其量也就是幾個大師級的高手而已.就算我們沒有大招.光是憑着拳腳功夫都能收拾他們.跑得快又怎麼樣.你不會撿石頭砸麼.就我們這法力.隨便丟一個石頭.都可以從中國丟到日本去.嚇死那些逼崽子.”

聽糖娃娃這麼一說.我跟胖子也是覺得有道理.當即就摩拳擦掌的準備出去.雖然我們不會大招.但是要從這裂縫出去還是非常簡單的.

因爲.我們可以飛啊. 554 巔峯存在(一)

糖娃娃教了我們一些飛行的基本要訣.我跟胖子虛懷若谷的學習着.並時不時的不恥下問.終於.我們也能晃晃悠悠的凌空滑行.雖然距離地面只有一尺多高.但這已經讓我們心花怒放.媽的.會飛呢.還不夠臭屁嗎.

逐漸掌握了飛行的技巧後.頓時就不滿足這種高度了.開始往上爬升.糖娃娃也是站在我們面前賣弄着各種高難度動作.就在飛到差不多三米高的時候.突然覺得有股巨大的吸力將我往下扯.

砰砰砰.兩人一狗幾乎是同時掉落在地.

“糖娃娃.你教的是什麼狗屁玩意.”胖子臉部先着地.爬起來大怒道.

“咦.不可能啊.按照我們現在的修爲.不說飛往納威星、賽博坦星.但飛往月球還是沒問題的.怎麼可能才飛這麼點高.”糖娃娃也是一臉訝然的爬起來.

“想知道爲什麼嗎.”有一道聲音陰測測的響起.

兩人一狗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同時聳肩攤手搖頭.示意這聲音不是自己所發.隨即.幾乎是異口同聲的大喊:“誰”

“你猜.”那聲音宛如在耳邊響起.有如實質.震得我耳膜發抖.又宛如從四面八方傳來.飄渺虛無.讓人捉摸不透.

“猜你妹.”胖子有了百萬年的修爲.信心爆棚:“有種的出來啊.跟老子決一死戰.”

“不要那麼暴力嘛.很多時候.暴力是不能解決問題滴.”那聲音嘿嘿的笑.笑聲在這狹長的裂縫中不斷的迴盪着.極爲刺耳.

“滾出來.”糖娃娃怒吼着左顧右盼.

“居然連我在哪都不知道.叫什麼叫.”那聲音笑道.

“你到底是誰.”我也是有些惱火.這種見不到對手的感覺真的讓人很鬱悶.但我還毫無辦法.換做以前.一招雷霆萬鈞出去.隨便你在什麼地方.都會將你轟出來.

可惜.我現在的陰陽能量並無相應的大招釋放.

“不跟你們開玩笑了.畢竟我還有事相求.”那聲音逐漸聚集成一點.來源竟然是那棵陰陽神樹.

胖子二話不說.飛起一腳就踢向那棵樹.

那棵樹也不知道怎麼一動.紅光一閃.樹前面就出現了一個鬚眉雪白的和尚.

靠.這貨竟然是十方和尚.

那個在大黑山使用三十三洞天法陣企圖奪取我吞噬能量的十方和尚.

他變成這棵陰陽神樹又是什麼意思.

此時.只見十方和尚隨手在身前一畫.一個紅色的半透明光球就出現在他面前.胖子這一腳就正好踢在紅色的光球上.瞬間就將胖子給彈了回來.並且往回撞飛了三四米.胖子一骨碌爬了起來.訝然看着十方和尚.

我跟糖娃娃極爲訝然.胖子這一腳.雖然只是普通招數.但其中蘊含的卻是高達百萬年的陰陽能量.如果十方和尚閃避開的話.我一點都不稀奇.畢竟我們不會大招.遠距離攻擊對於我們來說.就是一個笑話.但硬碰硬的話.就算是金滿園復活過來.如果被胖子這一腳踢中.恐怕也會當場吐血身亡.

看十方和尚漫不經心的就將胖子這一腳化解.難道.他的修爲竟然還在金滿園之上.

靠.要知道金滿園已經是天魂級的高手啊.天魂級上面就是傳說般的存在了.縱觀歷史.恐怕只有生死審判.日神、月魔、陽頂天以及陰九幽這五個巔峯級的存在經歷過那些層次.當然.不包括史前那兩個鬼神.那倆個鬼神如果還在的話.估計整個地球上不會再有人類存活.

至於這五個巔峯般的存在中.日神跟月魔一戰.月魔沉睡不醒.日神爆體而亡.而日神存留下來的遊離能量.也被宋奶奶使用梵天大陣.集合陰陽兩界所有修道者與鬼神的法力跟其拼了個同歸於盡.

至於月魔的弟子陰九幽與日神的弟子陽頂天.他們爲了阮可人反目成仇.又因爲阮可人而和好.最後爲了阮可人被宋玉清所利用.回來與生死審判進行決戰.結局是陽頂天與陰九幽當場戰死.生死審判也被打得功力全失.流落陽界生死不知.

我曾經懷疑過十方和尚就是生死審判.不說別的.那種‘三十三洞天’的法陣.就不是金滿園這層次所能擁有的.而他本身也是功力全失.靠着吃藥丸度日.這與生死審判的情況如出一轍.我甚至還想過利用婁巍這個黑暗魔王與十方和尚去決鬥.後來因爲不知道十方和尚的下落而悻然作罷.

可現在.十方和尚居然出現在這裏.而且看起來.他比以前要厲害了不少.這又是怎麼回事.隨即.我馬上就聯想到了我體內消失的吞噬能量.然後又想到十方和尚出現在那棵陰陽神樹旁邊.心中隱約猜到.這一切搞不好又是十方和尚所佈下的局.他這麼做只是爲了奪取我的吞噬能量而已.

一念吞天 腦中雖然千頭萬緒.但實際上卻是剎那間的事情.我冷笑着說道:“十方和尚.你究竟是誰.”

胖子跟糖娃娃聽我這麼一說.都是極爲訝然.他們倆都是沒有見過十方和尚.只聽我說起過.知道有這麼一個畜生.

“熟人見面.怎麼也要先打個招呼再說其他吧.嗨.正南兄.你吃了沒.”十方和尚笑嘻嘻的看着我.目光掃過胖子跟糖娃的時候.友善的伸出右手的食指中指衝他們倆‘耶’了一聲.

“你是不是生死審判.”我盯着十方和尚.緩緩問道.

“生死審判.”十方和尚楞了一下.隨即笑着說道:“你怎麼會這麼想.”

“我實在想不出.除了下落不明的生死審判以外.還會有誰擁有三十三洞天這種法陣.這種超級法陣.恐怕也只有玄黃級高手才能擁有吧.”我冷哼道.

“從古到今.難道就只有生死審判是玄黃級高手麼.”十方和尚笑道:“我可以肯定的告訴你.我不是生死審判.”

都市第一高手 “難道你是陽頂天.或者是陰九幽.”我皺眉問道.

十方和尚笑着搖頭:“頂天那孩子雖然不錯.但我也並不是他.”

頂天那孩子.我腦中轟然一響.陽頂天是日神的徒弟.能夠稱陽頂天爲孩子的.恐怕就只有日神了吧.不由厲聲道:“你是日神.怎麼可能.你不是跟月魔同歸於盡了麼.”

‘十方和尚’微微笑道:“什麼叫同歸於盡.月魔現在不是活的好好的麼.只是沉睡而已.沉睡嘛.總有睡醒的時候.”

“你什麼意思.”我隱約覺得大事不妙.

“沒什麼意思.我們之前決鬥.確實是兩敗俱傷.但並沒有達到同歸於盡的地步.怎麼說我跟月魔也是相差無幾的高手.斷然沒可能他沉睡不醒.而我卻爆體而亡.實際上.我們都是陷入了沉睡之中.”日神緩緩說道:“只不過.我在沉睡前多了一個心眼.故意做了個爆體的幻象.同時留下了一縷意識.讓你們以爲我遺留有許多遊離能量在世間.”

笑了笑.日神繼續說道:“金滿園自以爲收集齊七枚陰陽古錢.然後啓動金箍棒就可以汲取遊離能量.但他怎麼都想不到.他這麼做只有一個結果.就是將沉睡中的我喚醒.”

擦.這日神果然就是一個畜生.而且還是畜生中的漲停板.除此以外.我實在是找不到其他的形容詞.

隨即.日神苦笑一聲:“但我也萬萬沒想到.那個宋家的瘋婆子居然開啓了梵天大陣.這個法陣原本就是月魔跟我決鬥的時候.不小心遺落在陽界的陣法.沒想到輾轉數億年後竟然被宋家得到.然後又被這個瘋婆子啓動.我雖然有被喚醒.但被梵天大陣一衝擊.頓時功力全失形同廢人.要不是我還有點丹藥讓我能看到一線希望.我早就自殺身亡了.”

聽到日神已經成爲廢人.我忍不住心中一喜.但聽得他又說有希望.心頭又是一沉.訝然問道:“什麼希望.”

“重新成爲玄黃級高手的希望.”日神眼中閃過一絲狂熱.

“切.你就死了這條心吧.就算你能奪取別人的法力.那又如何.現在陰陽兩界之間.已經再無任何法力的存在.你要成爲玄黃級高手.唯一的辦法就是老老實實的從頭開始修煉.從入門、新手、高手、大師、宗師、天魂、神罰、天佑、虛無、慈航、玄黃這些等級逐一修煉.隨便哪個坎你不能邁過.就等着死不瞑目好了.”我嗤笑道.

“我說有希望.就肯定有希望.”日神笑了笑:“目前.我已經做到了第一步.將你的吞噬能量據爲己有.從而讓我瞬間跨入到了神罰這個等級.”

“喂.禿驢.你是怎麼做到的.”糖寶寶憤怒的汪了一聲.

日神也不生氣.笑着說道:“今天我心情好.不跟你計較.自從我發現正南你身上有吞噬能量以後.我就一直在想方設法的將其奪取.上次在大黑山失敗.那是我沒料到琳子這個變故.所以功敗垂成.但這一次的話.嘿嘿.從一開始.我就已經在精心策劃.終於將你的吞噬能量全部奪取.”

“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我好奇心起. 555 巔峯存在(二)

“當你們跟夔決鬥的時候.夔藉助婁巍的力量破關成功.他本身的天昏地暗神功再加上乾坤倒轉神功.你跟婁巍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要不是我暗中拖緩它的移動速度.你還真以爲你們的槍彈能夠擊中他.醒醒吧.老子才他嗎的是幕後英雄.”日神嘿然笑道.隨即雙手合十.笑嘻嘻的唸了句阿彌陀佛:“不好意思.出家人不應該說稱老子.重新說一遍.老衲才他嗎的是幕後英雄.”

щщщ⊙ Tтkǎ n⊙ CO

我就說呢.之前我們接觸的黑暗魔王禍鬥、渾沌以及禺疆.一個個都是身法奇詭.子彈根本打不中他們.而魔王夔卻是移動緩慢.原來是日神在幫忙.

日神接着說道:“在我的計劃裏面.原本就要是要利用魔王夔的天昏地暗神功將你們轉移到這來.沒想到你們這麼不濟事.居然差點被魔王夔搞死.”

“你所謂的計劃就是謀取我的吞噬能量吧.”我冷笑道.

“這不是廢話麼.”日神笑道:“我所做的這一切.統統都以此爲目的.先是將你們倆弄進這個裂縫.至於婁巍這個黑暗魔王嘛.以我當時的能量.只能偷襲將其擊倒.不過.你們也別想他會來救你們.不出意外.沒有個三五天他別想醒過來.再說了.嘿嘿.我現在已經奪取了你的吞噬能量.就算他來.也不是我的對手.”

難怪婁巍屁都沒有放一個就被擊倒.原來是被日神所偷襲.我一陣鬱悶:“不用說.這棵陰陽神樹以及陰陽神果都是你故意變出來的.可是我想不通的是.爲什麼糖娃娃這麼配合你.難道.糖娃娃是你的臥底.”

此話一出.糖娃娃頓時大叫:“臥你妹.老子跟他勢不兩立.”

日神也是哈哈一笑:“老子一世英雄.怎麼會要一條畜生來臥底.”

糖娃娃大怒.縱身一躍.閃電般的撲向日神.張開大口咬向日神的咽喉.

日神漫不經心的隨手一拍.啪的一聲.糖娃娃被他一巴掌就閃飛.然後傳來咔的一聲.糖娃娃直接撞進冰壁.整個身子硬生生的嵌進去一米多深.

連忙走過去.伸手將糖娃娃扯了出來.抱在懷裏.糖娃娃噴了一大口狗血:罵道:“奶奶的.我不是他對手.”

日神冷笑了一聲:“如果我沒有十足的把握.又怎麼會讓你們擁有百萬年的修爲.”

我將糖娃娃放在地上:“你還是繼續往下說吧.”

日神哼了一聲.這才說道:“這裏確實有一顆陰陽神樹.而且.樹上的的陰陽神果也確實是真的……”

“等下.”胖子突然大喊.

日神看向胖子.眼睛眯了眯:“你想說什麼.”

“我就奇了怪了.這玩意吃下去就能增加百萬年的內力.你爲什麼不直接吞下去就是.何必要謀取鬼哥的吞噬能量.你也知道的.他那點吞噬能量.連一個魔王夔都打不過.”胖子問道.

“你剛纔沒聽這條狗是怎麼說的麼.陰果陽果必須要兩個人分開吃.我孤零零的一個人.找誰去合作.當然.這個不是重點.重點是.鍾正南身上的吞噬能量對於他來說.似乎毫無用處.但在我身上.卻能讓我提升到神罰級.”

頓了頓.日神接着說道:“呃.這麼說似乎不生動.換一個說法吧.吃下/陰陽神果後.我可以增加百萬年修爲.但是奪取了鍾正南的吞噬能量後.我能增加億萬年的法力修爲.你覺得我會選擇哪一個.”

哦了一聲.胖子不再言語.

“知道你們這條狗見過世面.自是清楚該怎麼服食陰陽神果.我只要在這陰陽神果裏面放一點配料.讓你們的陰陽能量分不開.這樣一來.這條狗自然就會想到用吞噬能量來切割.到時候.我只要站在旁邊趁機出手將吞噬能量奪取即可.哈哈哈.他嗎的.老衲真是太機智了.”日神哈哈大笑.

“有些不合理啊.上次在大黑山的三十三洞天裏面.你汲取了大半天都沒汲取完我的吞噬能量.怎麼剛纔一眨眼就全部奪走.”我大聲質疑.

“因爲那是幻境.所以汲取要慢.”日神笑道:“再加上我已經熟悉了吞噬能量的習性.所以在瞬息中就能奪取它.”

“既然這樣.你現在已經得到了你想要的.還囉嗦啥.來弄死我啊.有種的.你讓我打三拳.”我活動着手腳.準備跟日神來個魚死網破.

“我還有事要你幫忙.怎麼可能會弄死你呢.”日神笑眯眯的說道.

“什麼意思.”我停手訝然道.

“剛纔我也說了.我現在只是神罰級.距離玄黃級還有好幾個級別.正如你所說.隨便在哪一個級別卡殼的話.都會讓我無法繼續下去.這種事情.我自然不會讓它發生.在謀劃奪取你吞噬能量的時候.我就已經想好了辦法.”

“什麼辦法.”

“與其我辛辛苦苦升級到玄黃級.還不如直接奪取別人的能量來升級.就好像我奪取你的能量一樣.這多省事.”日神笑道.

我冷哼了一聲:“對啊.我們這裏還有三百萬年的法力.你肯定不會放過.然後你再去汲取婁巍等黑暗魔王的法力.這樣一來.你的法力說不定就能突破神罰級.直接進入天佑級呢.”

日神笑着搖頭:“如果光是看法力值的話.你知道從神罰級到天佑級需要多少法力麼.最少需要千萬年的法力.你們這點法力.還不夠我塞牙縫.”

我鄙夷道:“蚊子再小也是肉.你就別假惺惺了.天地間除了我們以及黑暗魔王.還有誰會有法力給你汲取.”

日神詭異的一笑:“自然有的.”

“誰.”

“你猜.”

“你妹.”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