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在場衆人,面面相覷,心中都暗暗吃驚。


羅公子的功夫,果然厲害。

“咦……對了,他不是在地下黑拳賭場的時候,受過傷嗎?怎麼還這麼厲害?”

杜必書有些狐疑,看了李長生一眼。

李長生淡淡地說道:“羅勇雖然受傷,不過對付宋安,應該還是沒有什麼問題的。”

一時之間,席間衆人歡呼,紛紛舉杯爲羅老爺賀喜。

羅公子也變得備受矚目了。

羅毅的臉色,越發有些難看。

“我聽說,羅武門之中,個個都是高手,既然,羅公子這番厲害,不知道羅長老之子羅皓如何?”

唐青此時面帶微笑,震聲說道。

全場頓時寂靜下來,鴉雀無聲。 一瞬之間,所有的目光,都朝着羅皓看去。

羅皓乃是羅武門長老羅毅之子,是競爭羅武門門主的熱門人選,自然是備受矚目。

在場的衆人,心中都十分清楚。

羅武門的門主競爭,非比尋常,若能在這兩人未當上門主之前,就與之交好,那麼選對了人,站好了隊,以後自然是能有更多的利益來往。

莫要小看這些武術門派和世家,他們雖然隱於蜀川大山之中,但每個手中都控制着一些集團或者是公司,在外面都有自己的一番勢力,非同小可。

而羅武門更是如此,這些年來,羅武門不僅在武術界聲名顯赫,門派之中所掌控的經濟利益和權力也越來越多,據說外門弟子之中,都有人擔任晨都的高官,還有人掌控上市公司的絕大多數股份。

一旦成爲羅武門的門主,等於能夠擁有數不盡的金錢與權力,而不單單是門派之中的武學功法。

“羅長老,要不,也讓貴公子,出來露兩手?”

“對啊!我看貴公子,絲毫不比羅勇羅公子差……”

“如今,羅公子都露了一手,羅皓公子,肯定也要展示一下吧!”

一時之間,衆人紛紛開口說着,都興致勃勃。

這一羣人,看熱鬧不嫌事大,完全沒有注意到,主坐席位之上,羅老爺的臉色,沒了絲毫的笑意。

羅毅反倒是內心欣喜若狂,淡淡一笑,說道:“犬子才疏學淺,怎敢與大哥的孩子相提並論,大家怕是說笑了!”

他佯裝謙虛,臉上卻是帶有一絲傲然之色。

衆人一聽,都紛紛大笑起來。

“羅長老,不必多想,今日難得相聚一堂,這比鬥會武,皆乃常事。”

“我看羅皓公子,也想出來展示一下吧?”

衆人說話之間,似是帶着期許的目光,看向羅皓。

羅皓見狀,假裝遲疑片刻,隨後一笑,說道:“既然今日大家想看,那我便展示一下,如何?”

“好……”

大家齊聲喊着,紛紛拍手叫好。

羅毅淡淡地看了羅皓一眼,說道:“你大哥羅勇,剛打完一場,你現在要是上了,豈不是佔了你大哥的便宜?”

“這……”

一時之間,衆人也微微一怔。

車輪戰,確實吃虧。

剛纔的宋安不正是如此?不過相對來說,吳峯實力不濟,在宋安手上,根本撐不過幾個回合,宋安對付吳峯,完全遊刃有餘。

但是任誰都看得出來,羅公子對付宋安,卻是有一絲不易,兩人激戰,招招驚險致命,容不得半分差錯。

高手過招,往往要精氣神集中才行,如此一來,一場大戰打下來,耗費的精力可是不少的。

羅公子剛和宋安比試完,羅皓便要上場,就算贏了,大家也會認爲羅皓是佔了便宜。

他想要立威,可不會用這樣的方式在衆人面前表現。

思歸何歸 只見羅皓淡淡一笑,說道:“那要不……大哥暫且休息一下,找個人,跟我過過招,如何?”

“可以!”羅毅似笑非笑,微微頷首,也不知道在打着什麼主意。

羅老爺聽罷,這才稍稍鬆了口氣。

別人不知道,但他可是聽自己的兒子說過昨夜發生的事情,知道羅公子昨夜與小侏儒比鬥,也受了一些輕傷,本身實力就已經打了折扣,對付宋安還能堪堪獲勝,若是對上羅皓,恐怕要吃虧。

“不知誰願意上來,與犬子比試一下?”

羅毅開口說道。

話音一落,在場衆人,臉上似是都露出了爲難的神色。

年輕一輩的弟子當中,人人也都心中一顫。

羅公子的實力,大家是看在眼裏了,強如宋安這樣的人物,在羅公子的手上都落敗了。

在場的弟子,能有幾人,能比宋安強?

這羅皓,敢與自己的大哥爭奪門主之位,想必實力不在羅勇之下。

更何況,他還有一個如此強大的父親羅毅,虎父焉能有犬子?

上去比試?豈不就是上去丟臉?

雖然說是切磋,但是這些弟子一旦上去,就等於代表了自家的門派和家族,一旦落敗,就等於給門派和家族抹黑了。

一時之間,似是在場的衆人,都啞口無言,一個個面面相覷。

那些老傢伙,此時此刻,更是精明得很,一個個擡頭望天,似是天花板上有什麼奇異的畫面一般,好看得很。

年輕的弟子們,一個個低着頭,兩隻手不斷地在手掌心之中畫圈圈,好像根本沒有聽到羅毅所說的話。

場面頓時顯得異常尷尬,一片沉靜。

見無人想要出來與羅皓比試,羅毅似是也呆愣住了。

羅皓更是心中罵娘。

沒人出來?

沒人出來,讓他露一手,怎麼能顯示出自己的能力?

如此大好的一個機會,難不成要腰斬?

大哥羅勇都已經出了風頭,自己連出風頭的機會都沒有?

簡直……臥了個槽!

緩了半晌,羅皓乾咳兩聲,打破了沉寂,開聲說道:“此次宴會,我想,能來參加的,無一不是高手中的高手,門派中的精英……興許是我實力不夠,所以大家也都不屑於我一戰。”

“羅皓公子,哪裏的話,我等不肯出戰,就是因爲知道,年輕一輩的弟子當中,怕是無人能配當你的對手。”

一名長老,開口說道。

話音一落,衆人紛紛點頭,七嘴八舌地說着。

羅皓一笑,說道:“既然如此,要不……我自己來選一個對手,你們看如何?”

自己選對手?

所有人聽罷,怔了一下。

在場的老傢伙,似是突然想到什麼,頓時笑了,說道:“那好,那就讓羅皓公子自己選一名對手!”

這些老傢伙都精明得很,羅皓自己選,這在場上百人,機率簡直微乎其微。

更何況,那些暗中與羅毅、羅皓相互照應的門派與家族,羅皓必定不會選,所選的,一定是站隊在羅老爺那邊的勢力。

一時之間,贊成的人數倒也不少。

羅皓“哈哈”一笑,看向羅公子,說道:“大哥……我聽說此次宴會,你邀請了兩位好友前來參加,想必……也是高手吧?要不然……這一場,就讓你的好友,也出來露一手,如何?”

什麼?

衆人一聽,頓時都怔了一下。

就連羅勇,面色也微微一滯。

羅皓臉上露出一絲得意,挑釁的目光,朝着李長生看去,說道:“聽說,李兄乃是道門中人,我們這宴會,從未有過道門中人前來赴宴……今日,李兄能來,簡直是我羅武門的榮耀,剛纔一直聽衆人談論最近道教祖庭龍虎山的傳聞,小弟我心中神往……不知道李兄,願不願意給個機會,出來露一手?” 道門中人?

所有的人,聽到這裏,頓時都瞪大了眼睛,朝着李長生看去。

此時,羅老爺和羅毅,也微微一怔。

道門?

若非親耳聽見,恐怕還不敢相信。

道門之中,別的不說,就蜀川這地方青城、峨眉的道士,可是請都請不來,羅武門的宴會都不知道辦了多少年了,可從來沒有道士來赴宴過。

沒曾想,今天,竟然有個道士來了?

萬徵門的長老一笑,震聲說道:“不知道羅公子這位朋友,是哪個門派的?”

“哪個門派?”羅公子一怔。

https://ptt9.com/62549/ 他自己也不清楚,他只知道李長生自稱是個道士。

帶着驚疑的目光,衆人朝着李長生看過去。

李長生淡淡一笑,從席位上站起身來,開聲說道:“太上!”

“太上?”

“太上”是什麼門派?

道門之中,門派衆多,什麼全真、正一、茅山、武當、神霄等等之類的,大家都有聽說過,這“太上”一門,在場的人,卻是聽都沒聽過。

莫非,是道門之中的小門派?

一定是,要不然,怎麼會連聽都沒聽過。

在場的老傢伙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確認身旁的人,確實沒聽過這個門派之中,心中都暗暗確定,看來自己的猜測是對的!

“不知道李兄弟,在門派之中,所學的,可有武功?”

羅皓微微一笑,開口問道。

李長生點頭,說道:“略通一些!”

衆人一聽,頓時來了興趣。

“哈哈……我從未見過道士出手,平日裏,青城派的那些道士,早起貪黑的練功,但是動起手來,一個個都軟趴趴的,根本不中用。”

席間,一名壯漢大笑起來,說道。

“李兄弟既然學過武功,那願不願意,出來露一手?”

“與羅皓羅公子過招,大可放心,即便是輸了,也不是什麼丟人的事情!”

“既然來了,要不就讓我等大開眼界如何?”

衆人紛紛開口,看熱鬧不嫌事大,一個個臉上都露出了嘲諷的笑意。

大家自然是不相信,李長生這樣一個年紀輕輕的小道士,會是羅皓的對手。

倘若是什麼大派弟子,倒還尚且讓人覺得心存疑慮,但區區一個“太上”,聽都沒聽過,能厲害到哪裏去?

李長生身旁的杜必書,剛纔聽到羅皓要和他們比鬥時,嚇得趕緊喝一口茶壓壓驚,如今聽到羅皓要和李長生比試,頓時“噗”的一聲,一口茶水直接噴了出來,差點嗆到。

跟李長生打?找死吧!

別人不知道,他杜必書可是清楚得很。

連小侏儒這樣的高手,在李長生手中,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那羅皓再厲害,能頂天去?

二選一的機會,羅皓都能選中李長生這個硬地瓜,這不是倒黴到家了是什麼?

“好,好……李兄弟,要不,你陪他玩玩?”

杜必書說着,大笑起來,笑得差一點都要岔過氣去。

https://ptt9.com/148971/ 在場之人,見杜必書笑得無比開心,也不知道他在笑什麼,只當是個傻子。

唐青唐瑤兩兄妹,此時臉上,也露出了得意的神色,等着看李長生出醜。

羅皓帶着鄙夷的目光,看着李長生。

血神子則是越戰越驚,內心充滿了無限的震撼,想不到蕭靈兒一個弱女子,竟然有如此的風采,只不過為什麼之前從未聽到她的名字。 場面一時之間,都安靜下來。

卻見李長生說道:“羅皓公子,我看……還是算了吧!”

算了?

什麼算了?

難不成,這李長生怕了?

衆人腦海之中,立馬浮現出這一想法。

羅皓冷冷一笑,似是也以爲李長生膽怯了,說道:“李兄既然不願意露一手,那就算了吧!也不知道大哥你交的,是什麼朋友?邀請來參加宴會,卻是如此不堪……”

他言語冰冷,似是在這一刻,想要當着衆人的面,讓羅勇難堪。

“你……”羅勇整個人一瞪眼,似是也有些急了。

“慢着……”李長生突然開口,又說道:“羅皓公子千萬別誤會,我說算了,是因爲……怕自己出手沒分寸,拳腳無眼,傷了你不好。”

什麼?

衆人聽了,頓時一怔,目瞪口呆。

這……這李長生,怕是個傻子吧?

羅皓會輸?

這簡直……是天方夜譚。

“噗嗤……”

唐瑤一笑,嬌聲說道:“喲……這話,我可是第一次聽見……”

衆人一呆,頓時都大笑起來。

這李長生,怕也是個傻子吧?

這羅勇所邀請來的,都是什麼豬朋狗友?這等話,也敢在這樣的場合說出口?

在場之人,個個都是隱世門派或是家族之中的高手,一個個都是老江湖,什麼大人物沒見過?

李長生這樣一個乳臭未乾的小毛孩,竟然敢在這裏說出如此狂妄之語。

羅毅的臉色,頓時一變,震聲說道:“李小兄弟,莫要口出狂言……你若真有本事,大可露一手,讓我等瞧瞧。”

羅皓此時也臉色鐵青,帶着怒意,眉眼微微一眯,冷“哼”一聲,說道:“大哥,難不成,你所交的,都是這等無能之輩,只會吹牛不成?”

“哈哈……”李長生大笑起來,邁步從席位之上,走了出來,說道:“羅皓公子,你當真想與我比試?”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