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在夜晚時分,沒有弟子在裡面,房間內卻是空空蕩蕩的,但光滑明亮的任務石壁上,卻是密密麻麻的羅列上百條的任務,可見這裡平常的熱鬧景象。


莫問天的神識剛感應在石壁上,識海深處便有道聲音響起:「目前門派有212條任務可領取,是否領取任務?」

莫問天在查看以後,發現基本上都是門派長老和堂主發布的任務,都是一些門派日常任務,或者一些世俗界委託無極門的任務,適合築基期的弟子完成。

豪門獨寵:腹黑總裁追妻忙 當即選擇不領取任務,識海里那道聲音卻繼續響起:「是否發布任務?」

莫問天在沉思片刻,現在距離完成5級門派的主線任務,尚且在門派靈根弟子、築基真人、金丹真君、六階靈獸奇蟲的數量上都有所不足,而且門派的聲望更是相差較遠。

相比自己的貢獻度幾乎沒用,不如將主線任務進行分解,激勵弟子們共同完成任務,才能體現出對門派的作用。

一念至此,莫問天當即選擇發布任務,分別從主線任務的考慮,發布出五條任務,並且設置好相應的貢獻度獎勵。

在他發布任務以後,在那些已經發布的任務下面,當即顯現出五條任務來。

任務213:發現六階的妖獸、亦或六階的奇蟲的蹤跡,並上報在門派靈獸堂和奇蟲堂,數量限制在六隻。

獎勵:由靈獸堂和奇蟲堂的堂主確認消息真偽,一旦消息無誤,可直接獲得獎勵500點貢獻度。

再見傾心猶可欺 發布人:無極真君

任務214:提升門派的聲望,聲望增長限制在50000點。

獎勵:提升10點聲望獎勵2點貢獻度。

發布人:無極真君

任務215:向傳功堂推薦有靈根資質的弟子,弟子數目限制在五百人。

獎勵:只要傳功堂堂主確定新入門的弟子有靈根,推薦弟子可獎勵40點貢獻度。

發布人:無極真君

任務216:全面開放門派參悟室,外門弟子只要登上無極峰,便可在內務堂預支築基丹,並且在參悟室里進行築基,每築基成功一位弟子,便可在傳功堂里登記在冊,數量限制在三百人。

獎勵:得到傳功堂主的確認,每位新晉築基真人,可得到230點貢獻度。

發布人:無極真君

任務217:收集煉製結金丹的靈藥,數量限制在10株

獎勵:收集一株獎勵20000點貢獻度。

發布人:無極真君

在這五條任務發布以後,貢獻度直接被扣除三十萬點,現在所擁有的不過十萬點作用,不過這些卻是極為值得,對於加快門派主線任務具有極其重要的作用。

在綜務殿離開以後,莫問天便就回到門派大殿,他大馬金刀的坐在掌門寶座上,手掌在納寶囊里一摸,一枚龍眼般的靈丹托在手掌心,在滴溜溜的打著轉,一陣陣的青光流轉,散發出耀眼奪目的光芒來。

莫問天神色怔怔的望著這一枚靈丹,似乎忽然的下定決心,將這一枚靈丹收在袖子里,立即傳音在厚土峰養傷的雷萬山,令他即刻的趕到無極殿。

不到片刻功夫,雷萬山便就急忙趕到,掌門師兄在深夜相召,他不知道有什麼要事發生,上前施禮道:「掌門師兄,不知召師弟有何吩咐?」

莫問天當即移目過去,凝視著他稍有發白的臉頰,溫聲說道:「雷師弟,身體恢復的怎麼樣?」

雷萬山眼見掌門神色輕鬆,當即心中一寬,鬨笑聲說道:「不礙事,再休養數日定可元氣全部恢復,多謝掌門師兄的牽挂。」

莫問天微微的點頭,伸手在納寶囊里一摸,丟過去一個裝著靈丹的藥瓶,神色淡然的說道:「雷師弟,這是七階的培靈丹,可以快速的恢復元氣,穩定有些傷損的丹田,你若是服用以後,定然可以在轉瞬間安然無恙。」

雷萬山怔怔的接過那一個藥瓶,當即推辭說道:「掌門師兄,師弟沒有什麼大礙,只要休養數日便可無礙,這七階的靈丹若是現在服用,實在太過的暴殄天珍。」

莫問天微微的擺手,手掌忽然間翻轉,將那一枚結金丹呈現在眼前,含笑說道:「雷師弟,預祝你結丹成功,成為本門的第二位金丹真君。」

「掌門師兄!」

雷萬山望著那枚結金丹,神色忽然激動起來,他知道掌門師兄的意圖,是想要他在這幾日進行結丹。

雷萬山在九年以前就已經是築基大圓滿修為,以他的天賦以及門派資源傾斜下,九年的積累相當於普通散修的四五十年,也算的上是積累較為雄厚。

可是沒有結金丹,即便是有門派參悟室在,結丹的成功率只有三四成而已,並沒有十足的把握,他同樣是不敢輕易的去嘗試。

但是經過幾日以前,在山門前的一役,門派基業險些不保,讓他生出強烈的結丹願望,他只恨自己的修為不足,若是金丹真君的話,無極門何至於如此狼狽?

他在心裡甚至已生出念頭,這一次在元氣恢復以後,即便是沒有結金丹,他都要嘗試強行的結丹,一定要成為金丹真君,讓掌門師兄在外出歷練時,再沒有任何的後顧之憂。

但是卻沒有想到,掌門師兄已經準備好結金丹,當即興奮的臉色有些漲紅,神色恭敬的雙手接過結金丹,他相信有這一枚結金丹在,他定然可以金丹大成,這是一種內心深處生出的執念。

莫問天微微的點頭,說道:「雷師弟,事不宜遲,你立即下去準備吧!」

「是,掌門師兄!」

雷萬山當即是躬身施禮,轉身步如流星的走進門派大殿,他在這個時候,已經不需要太多感謝的話,立即的結丹成功,晉陞成為一位金丹真君,才是對掌門師兄最好的回報。 次日清晨,在無極峰後山的煉丹房,莫問天默然靜坐在主室的煉丹爐鼎前,像是在做出什麼重要的決定似的,神色在此時已是凝重萬分。

陸有福畢恭畢敬的侍立在旁,大氣都是不敢喘上一下,因為他知道掌門準備煉製結金丹,這可是極為難得的觀摩機會,甚至可能是他晉陞六階煉丹師的契機。

莫問天深吸一口氣,伸手在納寶囊里一摸,將四株靈藥依次的擺放在丹爐前,一株好似要扶搖直上雲霄的小草;一根彷彿青蛇匍匐,猶在彎曲扭動的青藤;一片宛如黃金鑄造,發出耀眼奪目光芒的葉子;一朵猶若是黑色的瞳孔,發出森森幽然冷光的花朵。

陸有福不由的瞳孔一縮,他自然是認得這四株靈藥,乃是天地玄黃四種六階的絕世靈藥,煉製結金丹的四味主葯,伏地藤的根,通天草的莖,黃金果的葉,玄鐵樹的花。

莫問天望著這四枚靈藥,微微的搖頭說道:「有福,本座前些日子有些奇遇,再加上門派的數年積累所得,煉製結金丹的四味主葯雖然是得到一些。」

說到這裡,他的聲音一轉,沉聲道:「但是可惜都是玄鐵花和黃金葉,那通天草實在是難得,至此只有一株而已,因此只有一次煉製結金丹的機會。」

聽到掌門的話,陸有福心情當即沉重起來,這四味主葯的貴重可想而知,而且只有一次的機會,因此必須要煉製成功,但結金丹的品階極高,六階的煉丹師雖然可以煉製,但是那極低的成丹率,卻讓人望而止步。

莫問天像是知道他在想什麼,含笑說道:「有福,你認為本座現在煉製結金丹,可有幾成的成功率?」

「這個……」

陸有福神色一怔,沒有想到掌門會有如此一問?卻是哪裡膽敢有任何妄言?當即說道:「這個,弟子不好說!」

「有什麼不好說的!」

莫問天哈哈大笑道:「有福,你且如實說,本座是不會怪罪於你。」

若是錢玉成在此的話,定然眼睛不眨的胡說八道,說掌門煉丹術天下無雙,煉製結金丹是小菜一碟,還不是手到擒來的事情,說十二成把握都是低的。

可陸有福卻是生性老實,他只是在沉思片刻,便就漲紅臉說道:「掌門,請恕弟子直言,若是現在煉製結金丹,怕是成丹率不到四五成。」

「四五成?」

莫問天微微的搖頭,苦笑說道:「有福,你還是有些高估,本座現在已是六階煉丹師的巔峰,在門派這一座煉丹室的輔助下,煉製化虛丹的成功率已有七成,你說煉製結金丹的成功率可有幾成?」

「三成以上,不足四成!」

陸有福的聲音有些發苦,可是卻不得不如實回答,化虛丹和結金丹雖然同是六階靈丹,可是前者是稀有靈丹,而後者卻是絕世靈丹,煉製絕世靈丹的成丹率只有稀有靈丹的一半,這是任何煉丹師都明白的粗淺道理。

「不錯!只有不足四成的成功率,若是冒險一試的話,暴丹的可能性在六成以上。」

莫問天默然點頭,輕嘆一口氣說道:「當年本座煉製築基丹,只有一成以上的成丹率,但手裡卻是有著三份藥材,今日的情景卻是何等的相似?同樣賭的是運氣,只是那一次僥倖的成功,讓本座順利成為築基真人。」

「難道?」陸有福的聲音有些遲疑,低聲說道:「掌門是準備冒險一試?」

莫問天神色定定的望著他,卻是搖頭說道:「本座若是準備賭運氣的話,定然不會帶著你觀摩,因為運氣實在是值不得學習,而且對於煉丹而言是有害無益的,若是本座這一次依舊賭運氣,定然會暴丹無疑。」

說到這裡,他的聲音一頓,神色威嚴的說道:「有福,你一定要記住,煉丹憑藉的是實力和技巧,運氣不會永遠的站在自己一邊,一次的僥倖成功,並不代表每一次成功。」

陸有福額頭上溢出冷汗,忙不迭的說道:「掌門教訓的是,弟子謹記在心。」

但他在說話的同時,心裡卻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若是掌門不準備煉製結金丹,但為何要以煉製結金丹的名義,將自己傳召到這裡來?

莫問天像是知道他在想什麼,卻只是微微的搖頭,伸手在納寶囊里一拍,在裡面立即飛出三枚金丹,閃爍著莫名的光芒,同樣被擺放在那四株靈藥的旁邊。

「這是……」

陸有福正有些不明白時,莫問天揮手在地上拂過,將通天草和伏地藤都丟在地火爐的爐鼎里,爐鼎四周的六隻紫金蟾蜍噴出火焰,在爐底形成熊熊烈火,開始進行靈藥的煅燒,並且提煉其中的藥性。

在提煉藥性的同時,他卻自語說道:「在上古時期,古修士尚且沒有結金丹,便就用化虛丹衝擊金丹境界,但是成功率卻不足結金丹的一半,直至結金丹的問世,化虛丹便就被棄而無用,漸漸的在修真界失傳。」

說到這裡時,他的聲音一定,忽然問道:「有福,你可知道結金丹是如何問世的?」

愛讓我們無處可逃 陸有福只是稍有沉吟,便就說道:「據說是上古修士在煉製化虛丹時,正好有一位金丹仇家上門,他就將這一位仇家活生生的丟在煉丹爐里,結果煉製成一枚結金丹。」

「不錯!」

莫問天微微的點頭,這時兩株靈藥已煉化成綠色液體時,他立即的打出法決在爐鼎上,進行溫火煅燒,卻是繼續說道:「有福,你可能是不知道,在那位金丹仇家的身上,卻同樣是帶著一枚化虛丹。」

陸有福頭腦里靈光閃現,當即神色震驚的說道:「掌門,難道是說將兩枚化虛丹一起煉製,而且用金丹作為藥引,便就可以煉製成一枚結金丹。」

莫問天點頭說道:「是的,不過作為主葯的兩枚化虛丹,必須要天地玄黃四種靈藥齊全方可,這是一種煉虛為實的煉丹方法。」

陸有福神色震驚,當即失聲說道:「這樣的煉丹方法實在霸道,並非是長久的法子,煉製一枚結金丹,則需要三枚修士的金丹,換而言之便是,成就一位金丹真君,必須是以犧牲三位金丹真君為代價。」

「沒有錯,若是這樣煉丹方法,修真界不出千百年,怕是要在互相殘殺里完全的滅絕,因此上古修士經過改善煉丹方法,用天地玄黃四味主葯直接煉製結金丹,只不過煉丹難度增加一倍,但是卻不用任何的金丹藥引,這樣的煉丹方法一直的傳到至今。」

莫問天在說話的同時,打出一道道的法決,將兩株靈藥煉化掉雜質,化為靈氣充沛的金色液體,提煉藥性這一步對他來說是輕車熟路,沒有半點的難度。

說到這裡,陸有福倏然醒悟過來,原來掌門是準備用上古修士煉虛為實的方法煉製結金丹,雖然要用掉三枚修士的金丹,但是成丹的幾率卻是倍增,對於眼前的情況而言,卻是不失一個極好的辦法。

莫問天知道他已經明白過來,便沉聲吩咐道:「有福,剛才本座已經提煉通天草和伏地藤的藥性,現在則由你提煉黃金葉和玄鐵花的藥性。」

「掌門,這個有些不妥。」

陸有福有些為難的說道:「以弟子現在的煉丹水平,提煉這樣的品階的靈藥,怕是會有失敗的可能。」

「無妨!」莫問天輕輕的擺手,說道:「煉丹師的成長,是建立在無數靈藥的揮霍上,而品階越高的靈藥,對於煉丹水平的提升更是具有作用,你已經是五階巔峰的煉丹師,難道是不想繼續的往前走一步嗎?」

在陸有福的臉上,立即湧現出感動的神色,掌門在旁作為堅實的後盾,卻是有什麼可以顧慮的?

他當即伸手捋起衣袍下擺,盤膝坐在煉丹爐鼎旁,深深的長吐一口氣,將精神力調整在最佳狀態,神色鄭重的將黃金葉和玄鐵花抓住手裡,全部丟進地火爐的爐鼎里,在四周的六隻紫金蟾蜍噴出火焰,火爐的溫度立即升高。

莫問天在旁默然靜觀,伸手在納寶囊里一摸,將各有三株的玄鐵花和黃金葉放在爐鼎旁,似乎是在讓陸有福安心,靈藥掌門這裡有的是,你儘管專心的提煉這兩枚高階靈藥的藥性即可。

就在莫問天在煉丹房裡循循善誘,指導陸有福提高煉丹術的同時,在無極峰峰頂的參悟室里,雷萬山沉身端坐在蒲團上,在嘴裡噴出一口元氣,在入定當中清醒過來。

「這培靈丹不愧是七階的靈丹,不但元氣在片刻間全然恢復,而且這一股磅礴的元氣,衝擊的丹田隱隱有些鬆動,現在正是凝結金丹的時候。」

說到這裡,雷萬山在納寶囊里一拍,他在地上鋪滿上品靈石,使得參悟室里充滿靈氣;擺下一塊六階清音石,保證在沒有任何的雜音干擾;點燃一根六階清明香,保證道心的始終通明,這些可都是他的全部家當,全部都是為凝結金丹而準備的,

「成敗在此一舉,掌門師兄,師弟不會讓你失望的。」

雷萬山默然的自語一句,伸手取出那枚金光繚繞的結金丹,緊閉住六識,精神力調整至最佳狀況,緩緩的張嘴將那一枚結金丹吞服下去。 而此同時,皇城廢墟里,在鳳琴大殿的殿門前。

鄭羽兒神色淡然的席地而坐,九霄風雷琴被橫在膝前,琴聲在纖纖素指下紛飛亂舞,好似山澗清泉的安靜,潺潺的在石縫裡流淌而下;好似天空白雲的飄渺,不留任何痕迹般的飄蕩而過,好似林中小鳥的歡快,清脆的鳴叫一陣陣傳出。

曲調千迴百轉,恍若仙樂一般,鄭羽兒在不知不覺里,心裡便忽然間有些感悟,原本有些不明白的地方,卻在此時立即的霍然醒悟起來,她的手指輕輕在上面拂去,觸動在那一根紫色的琴弦上面。

在驀然間,琴聲便是一變,急促的如同萬馬奔騰,疾風暴雨一般;厚重的如同巍峨高山,屹立在蒼茫大地上;浩然的如同奔騰海流,有著一去不復返的氣勢。

在琴聲里激射而出的音符,如同萬箭攢動一樣,貫穿在殿前的石門上,那種無堅不摧的力量,居然將石門緩緩的推動開,這道石門居然是要琴聲的力量才可推動。

鄭羽兒在霍然間起身,雙手捧琴用一個高亢的顫音結束,琴聲在戛然間而止,一曲意猶未盡的美好樂章就此完成。

鳳琴殿的石門已緩緩打開,金色耀眼的光芒傾瀉而出,照耀在鄭羽兒神色恍惚的臉頰上,她好像望到另外一個世界,聽到人間聞所未聞的琴聲仙樂,腳步不受控制的往前走去,只留下一道美妙的背影在金光里閃爍。

此時,邙山無極峰的後山,在煉丹房的主室里。

陸有福的神色有些發苦,他在此時已失敗足有兩次,將兩株黃金葉和兩株玄鐵花都浪費掉,這可是價值幾百萬塊的下品靈石,即便是財大氣粗的金丹真君,也沒有如此這樣的揮霍靈藥。

好在陸有福終究是心性不錯,並沒有因此有些灰心,也沒有半點的慌張,反倒是顯得更加的鎮定,在閉目沉思片刻以後,似乎在識海里進行推演。

在片刻功夫,他忽然間的睜開眼睛,眸子里掠過精光,像是掌握住某種要領,將眼前的兩株靈藥猛然推進煉丹爐鼎,在手裡打出一道道的法決,手法較以往更加的純熟。

莫問天在旁默然注視,不由的頷首點頭,這陸有福的煉丹天賦實在驚人,相比起自己而言,甚至在手法上尤有勝之,這一次定然可以順利的提煉出兩株靈藥的藥性。

果然如莫問天所料一樣,陸有福雖然只有一隻手,但是讓他更加的專註,這一隻手打出繁瑣的法決,甚至有著讓人眼花繚亂的感覺,但是卻井然有序,沒有半點的浪費法力,很快將兩株靈藥煉化掉雜質,化為靈氣充沛的金色液體。

四季長情 在提煉完這一份靈藥以後,陸有福卻沒有半點的遲滯,將最後的兩株靈藥丟在煉丹爐鼎里,似乎是準備趁熱打鐵,這一過程更是順暢無比,簡直如同行雲流水一般,很快便就輕車熟路的提煉出一份金色液體。

至此,陸有福深深的吐出一口氣,有些慚愧的說道:「掌門,是弟子愚鈍,一直至第三次,才掌握提煉六階絕世靈藥的藥性,在前面浪費掉四株的六階靈藥。」

「提煉這樣品質的靈藥藥性,你的成功率已有一半,而且在後面的兩次,手法更是勝過往昔,似乎是煉丹術有著極大提升,看來你離著六階煉丹師已是不遠。」

莫問天嘖嘖的稱讚不已,他在這時伸手抓起一枚金丹,直接丟在煉丹爐鼎里,手裡打出一道道的法決,似是開始提煉金丹的藥性。

陸有福卻不由的睜開眼睛,在旁認真的注視著,不敢有著半點的分神,提煉金丹的藥性,可比剛才提煉靈藥的藥性難上一倍,是完全值得他學習觀摩的。

莫問天更是言傳身教,不但手法更加的緩慢,像是在完全呈給他看,而且將關鍵要點完全的道明,像火候要如何的控制?何時用溫火進行煅燒?何時用猛火進行炙燒?何時要急何時要緩?都是不吝的進行指導。

陸有福在旁認真的聽著,不放過任何的細節,他已經有所感覺,自己的數月有些停滯的煉丹術,今日卻在突飛猛進般的進步,也許離著突破六階的煉丹師已是不遠。

在這時候,莫問天伸手拍出最後一道法決,將那一枚金丹提煉成金色的藥液,含笑說道:「有福,現在由你提煉金丹的藥性。」

在說話的同時,他伸手在納寶囊里一摸,繼續是摸出來四枚金丹,顯然是讓陸有福寬心,煉製結金丹的金丹沒有問題,這些多餘出來的顯然是讓他練手的。

在此時,陸有福哪裡還不明白?掌門這是準備揮霍這些難得的靈藥材料,藉此讓他衝擊六階煉丹師,這樣的機會若是不好好把握住的話?實在是無顏面對掌門的苦心。

當即便是鄭重的點頭,神色凝重的取過一枚金丹,閉眼的一沉思間,便就扔在地火爐鼎里,同時打出一道蘊含火焰法決,開始提煉金丹的藥性。

陸有福的煉丹天賦確實驚人,雖然提煉金丹的藥性比靈藥要難上一倍,但是在他失敗兩次以後,便就似乎掌握住竅門,在第三次便就輕車熟路一般,成功的提煉出金丹的藥性,在第四次到第六次同樣都成功二次。

通過對金丹的提煉,讓陸有福對於煉丹術的理解更深一層,似乎在冥冥當中,離著六階的煉丹師只差臨門一腳,只要他潛心的思考一段時間,定然可以順利的晉陞。

但是莫問天卻似乎不想去等,打出一道道的法力,開始糅合靈藥和金丹的藥性,進行煉製化虛丹,當然同樣是一番言傳身教的過程,今日誓要讓陸有福成為六階煉丹師。

在此同時,無極峰參悟室里,雷萬山靜坐在蒲團上,彷彿是亘古不變的存在,臉色始終是古井不波。

但是在他的丹田裡,卻沒有往昔般的平靜,反倒如同一座噴薄的火山似的,那粘稠液態的法力,就像是熔漿在劇烈的噴涌,烈焰滔天而起,掀起一股洶湧的熱浪。

結金丹在腹部化掉,讓已經法力圓滿的丹田,像是油鍋被點燃一般,洶湧的火焰在丹田裡肆虐無常,不斷的進行凝聚,一道火焰的虛影若隱若現,像是要凝結成赤色的金丹。

「結!」雷萬山在內心發出吶喊,強大的神識一貫而下,直接衝進丹田,將法力強行的糅合起來,一舉凝結成金丹。

『轟』的一聲,火焰的虛影紅芒大盛,爆發出不可逼視的五彩毫光,在那一刻完全的化為實質,一枚如同赤炎的金丹緩緩的漂浮在丹田裡。

這一枚赤色的金丹,以某種神奇的韻律旋轉著,似乎蘊含著無限的威能,金丹雖然已經凝結而成,但是上面卻全然是金色,沒有蘊含任何的本命神通。

雷萬山明白,沒有本命神通的金丹,只是法力完成質變而已,不但威能要大打折扣,而且境界極不穩固,若是傷到元氣極為容易跌落境界,重新回到築基大圓滿的境界,因而只有金丹蘊含本命神通,才算的上是真正的金丹大成。

雷萬山是單靈根里的火靈根,對於火屬性的功法領悟極深,修鍊有著四種火屬性的神通法術,此時全部都已經修鍊至大成境界,完全可以祭煉成為本命神通。

「火焱昆崗、金丹即刻祭煉,化為本命神通。」

這一門神通法術,都是掌門識海傳功所學,雷萬山在這門法術沉浸的時間最長,因此便就第一步進行祭煉,在他的神識催動下,這一門神通當即湧向丹田裡,被金丹完全的吸納,一道火焰的虛影若隱若無的浮現在上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