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在楚國工匠們的待遇相當於伍長這個官階,如今加升三級的話,就相當于軍中千夫長的官職,地位之高,讓人艷羨不已。


這些工匠們無不欣喜萬分,加上相應匹配的俸祿,可就真是衣食無憂的生活。

魁山也跟著官升三級,完全達到了軍團長的級別,跟他的夫君典韋享受一樣的待遇。

只不過是分工不同而已,但是在地位上已經不相上下,神氣的魁山在看向典韋的眼神時,已經明顯不一樣。

在眾人皆大歡喜之際,楚風向魁山問道:

「建造這樣一艘戰船需要多長時間,船上可載兵士多少人?」

「這等大小的鐵艦需要各類工匠三百人,工期半年,除去水手等人外,船上尚可載五十兵士。」

對此類問題,魁山早就心中爛熟無比,自然張嘴就能回復,不需任何思索的時間。

「太慢了,一年才能建造出兩艘來,何時能夠水軍所用,可否大幅提高工期?」

楚風搖了搖頭,表示不滿。

魁山略一思索后,又回復道:

「主公,如今建造工藝大部分已經定型,只需擴大船塢規模。

每一類工匠配備千名學徒的話,總共人數達五千人,物料齊全,屬下可以保證月出十艘,甚至更多。」

「如果我再給你擴建十個大型的船塢,匹配普通工匠或學徒二十萬人的話,你可否還能提速?」

楚風知道光是幽州臨海之地,適合建造船塢的地方,就多達數十處,完全可以滿足他

(本章未完,請翻頁)

的需要。

魁山一聽主公要擴建如此大的規模,也是心中樂開花了。

這說明她的麾下,將有一個軍團等同的人數,滿天下的工匠加一起,估計都有她這裡多,連忙點頭應承。

「你先別忙著高興,我可不是讓你光建造這樣的小的戰船,我將戰船分別三類。

最小的一類,將用於哨探巡邏所用,你這艘到是滿適合,可定名為追風。」

楚風用手一指海面上那艘戰船說道。

魁山見其辛辛苦苦弄出來的船隻,只是用於哨探,心中大為的失望。

「第二類為中型戰船,可以適用於作戰時,能搶上風和追擊敵軍船隻所需。

它需要的是速度、操作性能要更快,同時要保持著較強的攻擊力,這類的戰船就叫乘風。

第一類則是真正的主力戰船,必須能承載數千或萬人以上的兵士,需要它們,不光能從事水戰,更能配合陸路大軍,從而攻城掠地。

所以要船體要大,速度也不能太慢,否則將無法與敵船交戰,火力要猛要狠,就像一個可以移動的小島一般,按郡或州的名字定名。」

楚風的這一席話,不光讓魁山深吸一口涼氣,更是讓全部的工匠和在場的所有人都驚訝萬分。

他並未理會大家的感想,畢竟這個時代的人認知能力,不可能比得上從現代而來的他。

所以他只需要將心裡的想法講出來,自然會有魁山等人去想辦法,一旦成功,那就將是一件驚天動地般的成就。

「那主體戰船得需要多大?」

魁山額頭上罕見地,出現了一層密密的汗珠,開口小心地問道。

「既然我們的戰船是外皮精鐵所造,以後就叫做戰艦吧,起碼要跟敵人的戰船有所區別。」

楚風沒有忙著回答魁山的問題,而是想到了什麼,隨即開口叮囑道。

魁山對此並無意見,叫什麼只不過是一個習慣的問題,她現在最關心的是楚風新交待的任務。

(書友若覺得還入法眼,請別忘記收藏本書)

(本章完)

紫筆文學 那巨人頓恩愣了一下,半天才反應過來是跟自己說話。於是張大嘴吼道:「肉!」

月懸道人瞪了旁邊的江灘一眼,心道,這鬼東西的伙食,肯定是被這傢伙剋扣了!

他氣不打一處來,道:「要吃肉,自會給你,為什麼要叛變?」

巨人歪著頭,似乎在想,叛變是什麼。他想了一會兒,吼道:「肉!好吃!!」

好吧,那就沒辦法了。這鬼東西有奶便是娘,當年不就是因為這點,才把他圈進石洞挖靈石的嗎?

人家給的肉更好吃,所以他叛變了。天經地義。

月懸道人看了看尷尬不語的白髮道人江灘后,莫名煩躁,已經沒有耐心去一點點實驗那雷籠和防護陣法了。

他拂塵一揮,嘩啦啦,從天而降無數同樣的光球。

光球像雨點一樣密集,結結實實地砸在雷籠和防護陣法上。

轟!!塵土飛揚……除了巨人尚能半跪著,鄢陽和西風已經趴在地上了。

鍊氣期的人如何能承受築基期後期的人的一擊?

如果鄢陽自身修為再高一些,這陣法和雷籠或許還能再堅實一些。可惜,她也只是給鍊氣期後期而已。

此時,雷籠立刻被扯碎了。

即便是鄢陽從遠古遺迹中接受到的傳承的陣法,在這萬鈞一擊之下,陣盤和靈石也被砸得一團糟,防護陣法也毀了!

這就是實力差距!

鄢陽只覺得喉中一熱,一股腥氣直衝口鼻,哇地吐出一大口鮮血。

這是她第一次受傷。

雖然半跪著的巨人抱著雙臂,護在她的上方,替她擋掉了一半的攻擊,她仍然感覺到半身經脈都麻木了。

但她沒時間替自己療傷。也沒時間給西風療傷,西風已經昏死過去了。

她用還能動的那一半身體,一腳將昏死過去的西風踹進了石洞里。

在絕對的實力面前,沒有花頭可言。她看見死亡在逼近。

「頓恩!給你吃肉!殺了他!」鄢陽用還能動的手拋出一塊肉乾,直指著那白衣道人。

「肉!」巨人頓恩一把抓了那肉乾塞進嘴裡,吼叫著就沖向了白髮道人。

「不能死!」鄢陽心說。

在即將到來的第二波攻擊前,她從儲物袋裡掏出一隻銅匣子。

銅匣子裡面不是別的。除了幾塊墨玉,便是女煞。

女煞一出,那兩人都大駭,「煞!煞!……」。

女煞渾身漆黑煞氣,經過這段時間的凝鍊,她的身形更加妖嬈,蒼白的面孔更加精緻,纏繞著她的煞氣更加飽滿。

「殺了他們!」鄢陽用還能動的手,搖動鎖妖鈴,一個馭魂符在女煞額頭一閃而過。

女煞尚未落地,柔軟無骨的身子一晃,就如一陣黑風,向那月懸道人撲去,纏上了他。

那白髮道人江灘見勢不妙,生怕沾上一絲煞氣,抬腳就要進石屋去。

石屋可是有陣法守護的,等他進去了,再想把他弄出來,可不容易了。

「該死!」白髮道人江灘,還差兩步就進了石屋。這時身後一陣罡風襲來,是巨人的利爪到了。

江灘眼睛一眯,急忙轉身應付。他身周劍芒颯颯,大有拚命的架勢。如果是鄢陽對上了,恐怕也只有落敗身死的下場。

只可惜,此刻跟他對陣的,是他自己親手餵養過的巨人頓恩。

就在這個檔口,鄢陽已經一瓶止血散,一瓶補靈散,灌進嘴裡了。

還好之前打了鐵身符在身上,又有防護陣法和防護法術保護,鄢陽的身體傷得不重,就是經脈一時受到突然衝擊,造成了紊亂和麻木。

她悄無聲息地就地運行小周天,慢慢將體內經脈理順。

「花草之靈」……

她第一次將療傷術用到自己身上。

一股花草香氣從四面八方湧來,鄢陽頓時感覺身體暖融融的,無比舒適。麻木和混亂終於都消失了。

鄢陽向來就是一個低調求生存的人。這還是第一次衝鋒陷陣,就遭遇了一個築基期後期的攻擊,實在是結結實實給了她一個下馬威。

倏地,鄢陽又變成了一顆草芽,隱向了石洞內。

還是躲著比較安全,以後可不能強出頭了。

鄢陽猶豫著,要不要現在趁亂跑掉。可是女煞和巨人還在這裡,現在跑掉,他們就丟掉了,太可惜了。

她回頭運用花草之靈,將西風也喚醒了。

西風比鄢陽弱,此時雖然醒了,卻還要恢復一下,才能說出來話。他細長的眼睛里滿是憤怒,鄢陽輕聲道:「噓……外面兩個都是築基期的,你我現在出去就是送死……」

就在這時,「妖術!冤孽!……」的罵詞傳來。

鄢陽探頭一看,剛才還神氣活現的築基期後期的月懸道人,此時被女煞的尖爪撓得毫無還手之力。饒是他厲害,也擺脫不了煞風的糾纏。

連他慣用的拂塵,都染上了煞氣,靈氣盡失,成了廢物。

他叫罵著,呼啦啦的光球就往女煞身上招呼。

可是,女煞即便被光球打中,身子某處被打散,破損處,也會如同無法割斷的煙霧一般,馬上重新修復,恢復原狀的。

「賊子!坑我!」那月懸道人罵著,拿出一把弓箭。那箭身赤紅,一看就是一把厲害的法器。

他一躍而起,飛身向前,轉身就是一箭。

靈氣化作的箭羽,璀璨熾熱。

箭光流轉,如流星墜逝。箭羽穿過女煞的肩部,留下一隻洞。

那洞有碗口大,居然沒有被煞氣修復。

女煞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肩膀,眼裡滿是戾氣。

月懸道人大喜。他手上連連激射,逼得女煞狠狠地瞪著他,身形搖曳不定。她躲避開了箭矢,卻也只能遠遠地繞著他轉圈。

哈哈哈!他仰天大笑,終於找到能對付女煞的法器啦!

突然之間,他的臉色一黯,有一絲黑氣從脖頸處攀爬到他的臉上。

他一臉不可置信地低頭看自己的心口。那裡,穿破了他的護身靈氣罩的地方,插著一簇極細極堅硬的針。

那針嘭地爆開來,他才看清,那細針居然是煞氣凝成的毫針!

他也不知女煞是如何變幻出煞氣針,又何時將其射出的。

他就這麼不明不白地死了,終究還是沒有逃得過煞氣的浸染。

儘管他是個築基期後期的,不多時,也就化成了一灘黑水。

。 他來到一個距離基地市兩千米左右的位置,就把變異喪屍,和5級、7級、9級男喪屍放了出來。

江龍打算讓他們四個去找到屍群,然後聚集一些喪屍帶回來,用來合成。

四隻男喪屍得到命令,很快就離開了。

江龍這才起身,準備回基地市。

反正有著變異喪屍帶頭也不會出什麼亂子。江龍打算先回到基地市修整一下,再多開幾個寶箱,變得強大一些,再做下一步打算。

基地市在這一次喪屍大潮攻城中損失有點大,不僅僅消耗了很多彈藥,連帶著在高牆上持續很久的打鬥,也讓基地市折損了不少戰鬥人員。據說,還有小部分喪屍衝進了城中,咬傷了不少人,在城裡形成了小串屍群。

不過,也就是距離高牆近處的區域亂了一陣子而已,再向裡面,人們的生活還是按部就班,看起來完全沒有受到任何影響。

……

基地市,測試中心。

這裡位於基地市的正中心地帶。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居然有著B級的基因潛力!怪不得我剛剛覺醒『大力』就能直接舉起五百多斤的大石頭!」

一名男子大笑著說道。

「你可真厲害!那可是五百多斤!我哥哥覺醒的也是『大力』,但他剛剛覺醒異能的時候,也只有二百斤的力氣而已。」

其他在場的測試者也紛紛驚嘆起來。

這時,江龍穿過圍觀的人群,來到測試點前。

「你好,我想測一下我的基因潛力。」

江龍說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