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在火元素獸將土元素獸激怒后,黃金聖子知道自己的機會來了,果然,土元素獸的注意力被引開了。


此時,黃金聖子的指尖已經碰到了永恆金土,而陳強距離永恆金土還有三米的距離。

「呵!」

一縷笑意在黃金聖子的唇邊綻放。

「休想!」

陳強眼中寒芒一閃,竟然將速度又生生拔升了幾分。

這一刻,時間彷彿被定格了一般。

黃金聖子指尖碰到了永恆金土,臉上露出了勝利者的微笑。

土元素精靈驀然回首,一抹極為驚怒的豪光從雙眼中爆發而出。

火元素精靈『小火』被拋飛的身影,高高的停滯在半空,大大的眼睛略顯迷茫。

人、妖、魔三族英才,臉上神色各異,有人臉現頹喪,有人面露驚怒,有人眼神詭異。

至於陳強,唇角微微抿起,顯出一絲堅毅,一絲果決,以及一絲倔強。 什麼!難道名字不是她自己取的嗎?為什麼是主人幫取的?

「小茶,我幫你取了個『小茶』的名字,取了名字后,我突然覺得我以前似乎也為誰去過名字,我好像又忘記什麼重要的過去了。」

怎麼會這樣,難道因為是神君的神血創造出來的,所以,我也一樣,會在一定時間后,忘記過去嗎?小茶心裡忍不住想到,卻怎麼都覺得奇怪。

「不對,不對,主人怎麼會在這,他明明就不願意再見我了。」

「怎麼會呢?」他笑了,溫柔地撫著小茶的臉龐,「我怎麼不見你呢?」

「哈哈哈哈——」小茶一愣,繼而仰天大笑,彷彿覺得眼前一幕好笑,但笑里三分嘲諷,七分苦澀,「這種笑容,我只見過他在她面前笑過!」

他對她,從來就是很平淡的,沒有多餘的表情,永遠都是那副從容淡定。

門口站著的男子「噗嗤」一笑,然後裝作一副沒發生什麼的樣子,繼續站在那裡,臉上又浮現著淺淺的笑容,就是剎那間,便吸引了小茶的目光。

「小茶過來。」

男子沖小茶展開雙手,門口處透進來的柔光把他籠罩在裡面,朦朦朧朧、似幻似霧。

「你真的是主人?」

那一剎那,小茶也不知怎麼了,竟然沒有半點懷疑,就走了過去,想要撲進了他的懷裡,他身後放出圈圈柔光,光影將他的輪廓映襯得越發挺拔,眼中的笑意似乎也被點亮,勾人心魄,就在小茶與他對視時,柔光瞬間把他們淹沒……

「果然,她可以打開夢棱塵封的記憶。」阿魘輕聲說道,「而且,老白,你幻化出來夢棱真的很假。」

老白看了一眼依舊趴在桌子上沉睡的小茶,然後得意洋洋地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收起笑容,故作嚴肅的說,「不不不,我幻化出來的才是真實的夢棱,平時的他只是一個善於偽裝、喜歡戴著面具的怪物,這才是內心真實且騷動的他。」

阿魘說:「你閉嘴吧!」

趴在桌子上的小茶眼皮動了動,眼睛仍然那麼閉著,但兩隻耳朵突然豎了起來,像是聽到了什麼,然後皺了下眉,才張開了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坐在不遠處桌子上的老白,她吃了一驚,然後興高采烈地跳了起來,眼中滿是興奮之意,「我做了一個很長的夢,我竟然夢見了你耶!」

「我?」老白一副疑惑的樣子,還用食指指了指自己。

「那,還看見誰了?」阿魘從書櫃里走出來,整理了下有些凌亂書籍。

小茶說道:「對,還有老闆娘。」

說到這,小茶斂起笑容,嚴肅起來,定定地坐在那。

老白:「又怎麼了?」

小茶:「我是不是也會像主人那樣會定時失憶?」

「嗯。」

……

繁華都市裡,一處很寂靜之地,蹉源眉頭緊蹙,思考良久,然後倚在一棵古樹閉上眼,身後一個升起一個巨大的藍青色影子,似有百個龍頭,每張口中,暗色的蛇信伸縮吞吐,百雙駭人的眼裡不時噴出烈焰,憤怒咆哮。

他冷哼一聲:我一定要完成那時沒有完成的使命!

「先生。」身後冷不丁地響起一個男孩空靈的聲音,著實把蹉源嚇了一跳,他趕緊收起妖氣,回頭看去。

只見男孩身著青綠色衣服,手裡拿著一粒紅色丹藥,仔細看丹藥上還刻著奇怪的圖紋,「看,我手裡的丹藥只要998,有起死回生之效,可清氣神、塑神體,千載難遇,不容錯過!」

「不買,沒錢。」蹉源無奈地看了男孩一眼,轉身欲走。

男孩追上去,「您不信嗎?先生,您聽我說,這顆丹藥功效奇多,乃神品。唉,算了,能遇見便是一種緣分,不如我就收500!」

「滾!」

說完,還沒等男孩張開了口。只是他聲音還沒從口中發出來,就看見蹉源人影一花!剎那他來不及反應,只覺自己肩上蹉源伸手重重一按,隨即借力向遠處凌空而去,不見蹤影!

「不是,先生,您真的不買嗎?」

男孩在身後大聲喊道,但早已沒了回應,他只得撇了撇嘴。

突然路過三個女學生,他看了一眼,又堆上自己那習慣的職業微笑,「幾位,看,我手裡的丹藥,像什麼?」

「像葯?」一個女孩試探性地回道。

他把丹藥放在女學生面前,故作神秘地說道:「錯,這是修仙神品。你們想修仙嗎?神仙是什麼?那是酷拽狂叼詐的代名詞啊,你們不想試試嗎?」

「……」

「……」

「你是神棍?」

男孩眯了下眼,然後繼續說道,「你們要相信……」

話沒說完,女學生互相對視一眼,擺擺手,就轉身離開,交頭嬉鬧道,「什麼年代了,誰還相信修仙?」

另一個笑道,「笑死我了。」

「哈哈哈——」

男孩剛想追上去,推銷自己的產品,「不是,你們要相信我,只要200,僅僅200,喂喂,你們真的不要試試嗎?」

他走的腳步突然頓了一下,他緩緩閉上眼,深深吸上一口氣,微顫的手指看得出現在的他心情很是激動興奮。

少年青春容顏如痴醉一般透著微紅,睜開雙眸還透著笑意,嘴唇不住的顫抖,身後的遠方,聲音微顫:「真的是神品!」

說完,少年轉身跑去,目光很凌厲,嘴裡依舊蓄著笑意。

重生之嫡子心計 「我來了,神品。」

近了近了,越來越近了,他看見了一顆行走的「神草」,神力極高,是他前所未見的。

他伸出拳頭,拳風剛硬迅猛,身法卻又飄逸難尋,一下子就快打到前面的「神草」,他想:直接打暈算了!

那「神草」反應也很快,見招拆招,一下子躲開了他的招式。

「神草,你別掙扎了,我是藥師,你是葯,所以,我是你最好的歸宿。」少年還碰了碰自己腰間別的那個極小的藏青色葯爐,那葯爐看著極為普通,但仔細看它還吐露著若有若無的輕煙,滿室都是泠泠的各種草藥之氣。

「藥師!」小茶警惕地看著他,然後輕蔑地看著他,「你一個未成氣候的藥師,就妄想捉我?」

「少瞧不起人。」

說著藥師雙眼一閃,沒有停頓,拿起葯爐,一躍而起,就要往小茶頭上蓋去,想要把她收進裡面。

「過分。」小茶一個閃影,手裡的生出一條條枝蔓轉,突兀地襲向那葯爐,勁風一縷調頭倒戈,隨著她的手指遊動,也往藥師那裡襲去,瞬間,就層層纏繞住那鼎葯爐和藥師,令他動彈不得。

「怎麼樣,藥師?」

小茶得意地揚起下巴,看著藥師憋紅的臉,更加得意了,悠閑地朝自己掌心輕吹了口氣,似在宣布勝利。

「你別得意,我這是輕敵了,不然是不會讓你得逞的。」藥師依舊很不服氣,但緊裹的枝蔓,終始他使出全身力氣,也掙脫不開。

「嘖嘖。」小茶一勾指尖,那些枝蔓隨即跟著一棟,瞬間把藥師和那和小葯爐在甩開,甩向附近的一個花園裡,在空中留下一個完美的拋物線,之後突然急速下墜,幾乎垂直落下,根本就沒有給藥師任何掙扎的機會。

「啊啊啊!」隨著慘叫聲,也傳來了重物砸向地面「哐當」的聲音,一個少年就生生地砸向地面,在花圃里砸開一個人形坑。

少年蠕動了下身體,然後咬牙忍著痛苦,揉了揉生疼的手臂,發出一聲哀嘆,「幸好,及時我皮糙肉厚,還有祖師爺保護,不然今天就交代在這了。」

「這是怎麼回事?」

「他從哪掉下來的?」

「不會是跳樓吧?」

「……」

周圍漸漸站滿圍觀群眾,他們紛紛竊竊私語,眼裡露出驚訝和不可置信。

小茶躲在在人群內,心底得意的都快笑開了花,可卻擔心笑聲太大聲,於是使勁捂著嘴,生生忍著。

「沒事沒事,大家散了吧。」藥師忍著劇痛,站了起來,並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聳了下肩,但就那個聳肩,他聽見了骨頭「咔嚓」的聲音,傳出椎骨般的疼痛:這是斷了嗎?!

「噗嗤——」人群中的小茶實在忍不住了,努力憋笑,一張臉張的通紅,但又怕被藥師發現,只得轉身就要離開。

「沒、沒事了,大家散了吧。」藥師憑著有些踉蹌的步伐,一顛一顛地走出花圃,然後再回頭看著剛才自己倒下的人形巨坑,心裡懊惱不已:情敵了,太輕敵了!

……

雅苑圖書館里,小茶奔著歡快的步伐,然後喜悅地朝老白說道,「恩人,我遇到了一個藥師!」

「咳咳咳……」一聽到這話,老白差點被嘴裡的飲料嗆到,登時剛喝下的飲料都要嗆出來了。他耳燒赤紅,抬手掩著唇一陣咳嗽,咳得臉也紅了,顯然小茶的話讓他很是驚訝。

阿魘倒是平靜得很,臉上沒有太多情緒起伏。

小茶關切問道:「怎麼了,恩人?」

老白急忙擺擺手:「沒事,只是這盒飲料嗆嘴。」

藥師嗎?藥師一族不是早就不存在了嗎?又是哪冒出來的藥師? 刷!

光影一閃,就在黃金將要完全將永恆金土撈到手中的瞬間,陳強剎那趕到,並搶在黃金聖子之前將永恆金土奪到了手中。

「你……!」

黃金聖子驚怒交加,煮熟的鴨子飛了,這讓黃金聖子如何接受。

可陳強根本就沒有片刻停留,永恆金土到手之後,身形一轉,極速離去,在途中又順手將火元素精靈『小火』撈到了手中。

「啊~!」

黃金聖子暴喝一聲,向陳強追了下去。

永恆金土他勢在必得,怎能允許他人染指!

「追!」

不知誰喊了一聲,只見一大群人緊隨黃金聖子身後,向陳強追了過去。

這些人靈竅期、神魂期,人族、妖族、魔族皆有,極為混雜,現在卻為了同一個目標,如同一條長龍般在五行聖殿內賓士。

土元素精靈看看這個,又瞧瞧那個,一時間有些摸不著頭腦,永恆金土本是屬於他的,可看這些人的表現,竟然顯得比他還憤怒。

可任憑這些人再憤怒,再不甘願,也只能望著陳強的背影嘆息。

『浮光掠影』太快了,尤其是在長途奔襲方面,世間少有身法能夠比肩。

「轟~!」

憤怒之下,黃金聖子一拳就打碎了一座百丈高的石山。

有人憤怒,有人眼露精光,也有的人還沒反應過來,呆愣在原地。個人外在表現不一,可有一點是共通的,他們不可能就這麼放棄永恆金土。

「拉開網!展開地毯式搜索!」

「掘地三尺也要把這個人找出來!」

「你們在內搜尋這個人族的蹤跡,我們在出口那裡設伏,免得他趁亂逃出去!」

「可這永恆金土我們最後應該如何分配?」

「現在說這個還太早,先把那個奪了永恆金土的傢伙找出來再說!」

很快,眾人便達成了一致意見,先搜尋陳強下落,至於其他都要在找到陳強后再行計較。

五行聖殿內的面積雖然很大,可在眾武修的合力搜索下,幾乎將每一寸土地都翻開了,卻沒有找到陳強的身影。

「找到了嗎?」

「沒有,你那邊呢?」

「也沒有!」

「繼續找,我就不信他還能飛了不成?」

類似的對話,在五行聖殿內各個地方都有發生。

此時,陳強卻已經躲進了斗戰空間內。

「一定要成功!」

將七彩虹光緩緩的栽進永恆金土當中,陳強暗自祈禱道。

事到臨頭,他反而升起了一絲緊張情緒,關鍵是在奪得永恆金土前,他還能有些許念想,可如果在這最後關頭失敗,他便一點念想都沒有了。

七彩虹光終於被完全栽到了永恆金土當中。

「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