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在瑤光聖子的眉心當中,竟然出現了一口大鐘,大眾當中顯化出一道淡淡的虛影來,似乎是什麼人留下的一道映像。


「師傅,殺了他。」

瑤光聖子朝著那人影說道,人影看著秦羽觴說道:「小輩,手下留情,不然後果是你承受不起的。」

那人的話讓秦羽觴心生厭惡,現在是他求自己放人竟然還威脅自己。

「老傢伙,你沒看到他要殺我嗎?」秦羽觴絲毫不懼的說道,他的語氣很強硬。

「小輩,瑤光聖子是我瑤光聖地的聖子,殺了他你要難活,希望你不要自誤。」那人繼續威脅,好向秦羽觴應該放人似的。

秦羽觴往地上啐了一口說道:「老東西,有本事就來救,沒本事就給我死到一邊去,既然他要殺我,那我難道要讓他殺不成?,今日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也照殺不誤!」

秦羽觴非常的強硬,根本不打算屈服。

那人根本威脅不了秦羽觴,秦羽觴知道必須先下手為強,不然時間一長就會壞了大事。

「老傢伙,我不光要殺他,我還要殺你,一道影子就想威脅我么?你把我秦羽觴想的太不堪了。」

秦羽觴直接斬碎了那道影子,瑤光聖子面如死灰,最後的希望都破滅了,他真的好後悔。

剛才的神氣一消而散,秦羽觴冷笑一聲說道:「就算是你師父親自來了都沒用,更何況是一道影子,今日你必死無疑。」

瑤光聖子連忙說道:「只要你放了我我保證不說出去,俗話說不打不相識,我們做個朋友如何?」

秦羽觴蔑視這瑤光聖子,這種人他最看不起,淡淡的說道:「不打不相識?還真是不打不相識,殺了你對我來說更加安全,我何樂而不為?」

瑤光聖子一聽此話,就知道沒有生還的希望了,他由惡狠狠的說道:「你要是敢殺我,你就適合瑤光聖地作對,你是活不了多長時間的。」

秦羽觴一巴掌扇在瑤光聖子的臉上說道:「是嗎?我拭目以待。」

「你??????」

瑤光聖子永遠的閉上了嘴巴,身體被秦羽觴一拳打碎。

方寒過來說道:「你小子膽子太大了,竟然殺了瑤光聖子,我們得趕緊離開這裡,不然瑤光聖地的人很快會找到這裡。」

薔薇薔薇 方寒說的不錯,瑤光聖子和青龍聖子死去的消息很快就會傳遍各地,那時候秦羽觴就成了瑤光聖地的共敵,說不定所有人都會來追殺秦羽觴。

再說秦羽觴身上有重寶的事已經有人知道了,相信不久之後這個消息就會傳遍整個妖域,那時候秦羽觴就成了所有人追殺的對象,所以現在不論從哪個角度來講,他都必須離開。

兩人不敢在這裡逗留,換了一副模樣,朝著天妖鳳族的那個方向走去。

很快,瑤光聖子和青龍聖子死去的消息就被人知道了,在天州掀起了一場風暴,瑤光聖子是什麼人?那是瑤光聖地的傳人,被人殺死,就是在明目張胆的挑戰瑤光聖地,瑤光聖地怎麼可能咽得下這口氣。

青龍聖子死去的消息傳到青龍聖地,青龍聖地立刻派出幾大長老前來查明此事,當他們看到青龍聖子的屍體的時候,那幾名長老大怒,聖子一死,這就意味著青龍聖地要重新培養聖子,培養一個聖子不論從哪一方面來說都是非常的困難的。

青龍聖地和瑤光聖地聯手追查兇手,不久之後知道了是秦羽觴所為,兩大聖地的聖主暴跳如雷,發誓要殺了秦羽觴。

秦羽觴身上有重寶的事也被人暴了出來,一時之間,秦羽觴立刻變成了所有人尋找的對象。

而此時秦羽觴和方寒已經到了天妖鳳族的地盤。

!! 天妖鳳族處在天州的南面,在整個妖域當中,天妖鳳族都是非常強悍的一族,就算是聖地也都不敢輕易招惹天妖鳳族。

秦羽觴和方寒坐在一座茶樓裡面,兩人正在頭痛,怎麼樣才能街道空間神行舟。

「我說,我們去借的話肯定借不到,不如我們去偷,這樣的話保險一些。」方寒說道。

秦羽觴想了想說道:「偷?你想的容易,空間神行舟是天妖鳳族的寶貝,你覺得會那麼容易偷到手么?」

方寒兩手一攤無奈的說道:「那你說怎麼辦吧。」

秦羽觴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也不知道怎麼辦。

方寒忽然靈機一動說道:「找伊雪,她肯定有辦法。」

眼下也沒有別的辦法,只有這一個辦法了,秦羽觴只好和方寒去找伊雪。

消息傳播的速度永遠要快得多,大街上的人都在議論瑤光聖子和青龍聖子之死。

「你們聽說了嗎?瑤光聖子和青龍聖子被人殺死了,據說是被一個叫做秦羽觴的人殺死的。」

「秦羽觴是誰?怎麼從來沒有聽說過他?」

「應該是散修,也只有散修有這麼大的膽子,敢殺死聖地的聖子,一般人怎敢這麼做?」

「瑤光聖地是東州的大勢力,這下有好戲看了。」

「我還聽說那個秦羽觴身上有重寶呢,很多高手都在找他,但是秦羽觴就像是消失了一般沒有人能找到。」

「唉,弱肉強食,就是這樣,匹夫無罪懷璧其罪啊。」有人感嘆道。

「你說秦羽觴會不會來我們這裡?」

「我覺得不大可能,天妖鳳族的地方誰敢亂闖?再說他到這裡來不是找死嗎?」

「也對,他身上有重寶,誰不眼紅?」

「對了,據說瑤光聖地和青龍聖地聯手尋找秦羽觴,懸賞十萬紫靈石。」

「這件事我倒是聽說了,這兩大聖地底蘊深厚,他們的聖子被殺了,他們自然要斬殺秦羽觴。」

方寒聽了說道:「你小子現在成了名人了。」

秦羽觴無奈的搖了搖頭,誰會願意成為所有人的敵人,這一切都是被逼的。

這是,天空上飛過兩輛馬車,珠光寶氣,光彩奪目。

「看,清漪小姐又要出去了。」

秦羽觴看著那兩輛馬車,對身旁的方寒說道:「走,我有辦法了。」

兩人很快到了郊外,方寒不解的問道:「你有什麼辦法?」

秦羽觴說道:「我感覺到有人要對這位清漪小姐不利,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這位清漪小姐應該是迢遙鳳族當中的人。」

方寒立即明白了秦羽觴的意思,說道:「那我們就出手幫她一把。」

果然,那輛馬車被人攔了下來,攔住馬車的是五個人,全部都穿著一身黑衣,蒙面站在前面。

「你們是什麼人?好大的膽子,天妖鳳族的馬車也敢攔?」車夫大聲喝道。

「哼,攔的就是把天妖鳳族。」一人說道,顯然他們是有備而來。

「殺。」

有人大喝一聲,開始下手,秦羽觴實在是想不明白,到底是什麼人,竟然敢在這裡對天妖鳳族的人下手?

「找死。」

車內的人怒道,這是在挑戰天妖鳳族的尊嚴,要是他們真的成功了,天妖鳳族的尊嚴將會受到極大地折辱。

秦羽觴和方寒遠遠地看著,現在還沒到他們出手的時候。

那五人是有備而來,並且實力全部都深不可測,天妖鳳族的那些人根本不是對手。

「伊清漪,你還是不要做無畏的反抗了,既然我們敢在這裡動手,我們就早已經準備好了一切。」

「大膽賊子,就算是我死也不會讓你們擄去。」

「動手。」秦羽觴說道,率先朝著那五人殺了過去。

「什麼人敢壞我們的好事。」

「你爺爺。」方寒罵道,僅在秦羽觴身後殺了過去。

「小子找死。」

飛過來兩人攔住了秦羽觴和方寒。

這些人的實力全部都深不可測,根絕秦羽觴的推測,實力最低都在凝魂鏡七八級。

秦羽觴和方寒立即被那兩人打傷。

「草,敢傷你胖爺。」

方寒怒了,陰陽道袍穿在身上,一把青銅劍我在手中,朝著那人殺去。

那人一驚,沒有想到方寒竟然沒死。

青銅寶劍直接從虛空當中穿過,那人還沒有來得及反應就被青銅劍貫穿了眉心。

看到一名同伴死了,剩下的人大怒,朝著方寒點出一指,方寒被震飛。

秦羽觴看著這些人,知道不來狠的是無法救人的。

「黑暗吞噬。」

在秦羽觴的丹田當中,就可紫珠開始旋轉起來。

「轟隆隆。」

天地突然變色,一個黑色的漩渦出現,帶著恐怖的吸力,一個黑色的風暴形成,瘋狂的吞噬著天地間的一切。

那幾人在看到這黑色漩渦的一瞬間就被嚇傻了,這種力量絕對不是虛鏡的的人所能夠動用的,這小子真的是虛鏡嗎?難道是那個聖地或者大家族的世子不成?

那幾人臉色大變,秦羽觴朝著他們念殺過去,面色瞬間變得蒼白起來,動用那種力量,非常的耗費靈力。

「快走。」一人驚慌地說道。

「可是??????」一人猶豫。

「可是什麼,保命要緊。」

秦羽觴已經朝著他們殺過去,黑色的漩渦恐怖的吞噬著天地之力,黑色的風暴朝著他們捲去。

一人跑得慢了些,被黑色的風暴捲入,發出凄慘的叫聲,但是於事無補。

另一人背部被黑色的風暴颳了一下,背上的一大塊皮全部掉落,白骨森森,鮮血直流。

秦羽觴強撐著疲倦的身軀繼續追趕。

剩餘的三人瘋狂的逃竄,天地之間異象頓生,一朵恐怖的血紅色雲朵突然出現,殺氣瀰漫,血氣撲鼻。

「不??????」

隨著一聲凄慘的叫聲,那名受傷的人也被捲入了黑色的風暴當中,身死道消。

其餘兩人直接撕裂虛空跳了進去。

秦羽觴再也堅持不住,一頭栽倒在地上。

伊清漪被救出,方寒扶起秦羽觴,伊清漪感激的說道:「我帶你們去療傷。」

秦羽觴一把抓住疫情一點額手臂說道:「現在不能回去,他們不光來了這麼幾人,還有一些人埋伏在回去的路上。」

「這裡是天妖鳳族的地界,我就不信用他們吃了雄心豹子膽了,還敢對我下手?」伊清漪毫不畏懼的說道。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