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城內兵勇們開始慌亂,他們不知道為何出現這首喚起他們痛苦回憶的歌謠,而且四面同時襲來,內心最為黑暗的地方被再次揭開。


更加詭秘的是,洪城突然升起了大霧,以往奴隸生涯痛苦的回憶出現在了不少士兵眼前,就連心性堅定的楊毅也不由的回憶了起來。

咯咯咯魅惑心智的聲音響起。

這是婆羅四鬼中的幻姬、白骨老、夢寐婆三鬼齊出造成的一城之像。

楊毅驚醒,可是看到四周士兵痛苦的表情,怎麼喊都無法,幾十萬大軍就這樣沒了戰力。

「我們大將軍請你過去。」 名門摯愛:億萬老公寵上癮 兩名羅網高級成員,直接把刀架在了驚醒的楊毅脖子之上。

楊毅心瞬間死了,不由的跟著羅網成員來到了城外韓鑫面前。

韓鑫早已備下茶水,笑道:「楊將軍,請坐!」

「你要幹什麼?要殺便殺!」楊毅很是剛烈。

「讓這三十萬奴隸一起給你陪葬嗎?」韓鑫笑道。

「你!」

「我什麼我?你不知道最近你們帝國的那幾座城全是死城了嗎?我們陛下說了,三千兵勇滅我大秦者,當滅其國!」韓鑫沉聲道。

「那你為何要抓老夫!」

「因為我鑽了空子,陛下說屠盡野狼帝國本土之人,你和你手下的大軍並不是,對了,這是你當年為何變成奴隸,還有你當時的家人被何人所殺的情報,你先看看!」韓鑫也不著急。

楊毅瞧了起來,片刻之後,憤怒無比道:「蒼天欺我!!!」

因為楊毅現在確定了當年「海邊王國」的慘案,自己當年王國被滅,舉國成為奴隸,是因為野狼帝國現任國主的貪婪,讓后還聯合毛於帝國的國主一起導演的一出好戲。

「現在對你的伯樂還有帝國有歸屬感了嗎?你是聰明人,我給你一個機會,滅掉旁邊的毛於帝國,我會把野狼帝國皇室交給你處理,對了,你沒有談判的條件,你的家人我已經讓人安排好了。」韓鑫直接堵死了楊毅的嘴。

「我會成為東域南州名聲最丑的將領!」楊毅咬牙道,此戰要是戰死沙場,他起碼能名流青史。

歷史是勝利者書寫的,將來這東域南州都是我們陛下的,我們陛下想要你成為花就是花,想要你遺臭萬年就遺臭萬年,你自己考量吧!」韓鑫也不著急。

就在此時,一身黑氣的瘟神來了。

「回稟將軍,在下已經準備好了。」瘟神躬身道。

「按照陛下的指令去做,不要傷了自家人,還有隻要死人,能做到嗎?」韓鑫看著瘟神道。

「不會有差池,但修士不一定能中招,還有洪城的人滅嗎?」瘟神的聲音自帶死亡的寒氣,讓四周的人不由的打寒顫。

「不用,讓他們三人去協助馬將軍,此戰必要快速結束!」韓鑫沉聲道。

「是!」

瘟神領命而去,一旁的楊毅回頭望去,那悲涼的歌聲依舊,城內哭成一片。

「我滅了毛於帝國之後,能遣散他們嗎?」楊毅問道。

「他們已經散不了了。」韓鑫不容拒絕的道。

楊毅半響之後,點頭答應,道:「好,我接受了。」

「讓大軍開道,請楊將軍攻伐毛於帝國,事後,本將會向陛下請命,讓你固守海邊王國舊地!」韓鑫起身拱手。

楊毅沒有多少,他現在已經不要一世英名了,轉身而去。

洪城之上,迷霧散去,燈火通明,楊毅一臉淚水站在高台之上,道:「諸位袍澤,當年海邊慘案,如今明了,是野狼帝國之主與毛於帝國之主合謀而成,諸位可敢與我一報亡國之仇!?」

吼吼吼!

所有將士皆怒吼,他們要報仇,報國破家亡之仇!

韓鑫見狀,自語道:「以為天衣無縫嗎?無中生有又如何?」

這一日,洪城三十萬頭戴白綾的將士直撲毛於帝國,直接把毛於帝國給搞懵逼了,而且這些將士非常的兇殘,不接受降卒,每下一城,必然屠城!

但這還不是震驚四野的事,一月過後,歷時四十天,最短的滅國之戰席捲四野帝國。 作為特洛亞四大帝國之一的菲里歐斯,它的都萊茵城是一個容納數百萬人口的繁華都市,在這繁華的表面充斥著各種奢侈和揮霍,但這些只是處於上層社會的貴族名流所能享受的。??在這一切繁華的背後,對於生活在最底層的平民而言,貧窮和飢餓才是這座城市的真實寫照,每天能填飽肚子那已經是謝天謝地了,如果在這個城市的某一處黑暗角落有一個瘦骨嶙峋的孩子被餓死,那也不足為奇。

毫不誇張的說萊茵城是富人的天堂,窮人的墳墓。

但人總是在乎表面而已,背後的黑暗人誰會關心呢?

盛夏的傍晚,夕陽的餘暉灑落在這片繁華之地,一座一座高大的建築被披上淡淡的金色。未入夜,街道早已被絢爛霓虹的燈光點亮,為了金錢忙碌的人們放下疲憊在這絢麗的夜色中尋找新鮮和刺激。

彼年錯愛 街道旁酒館上的魔法燈早已為客人點亮,這裡是屬於萊茵城的邊緣地帶,相對於萊茵城中心地帶這裡並不繁華,但酒g館里的生意卻很火爆。

「你真遜,才四杯而已。」

……

「再來。」

……

「給我來一杯啤酒!」

……

「這位小姐有沒有興趣喝一杯呢。」

……

酒館里從來不缺少兩種聲音,一種便是大漢之間比拼酒量所出的嘈雜於鬨笑的聲音,而第二種則是男女之間曖昧至極個勾搭。

燈紅酒綠和吵鬧的氛圍也許就是他們所享受的夜生活吧。

在這熱鬧嘈雜的環境下,在吧台的一個拐角處卻極為安靜,一個身著黑色風衣的男子,他背上一把由布裹著的長劍很惹眼,而臉部被寬大的帽兜遮擋,並不能看清面容。

此時的男子正趴在吧台上聚精會神的看著一本書,而他的周圍沒有一個人,酒館中的人好像都不願在其左右,看向這位男子的眼神帶著一絲古怪之色。

艾莉拖著香腮趴在吧台上,若有所思地望著風衣男子,作為這家酒吧的酒保,艾莉見過各種形形色色的人,但這種怪異的傢伙還是頭一次見。

「真是一個奇怪的傢伙,來酒吧不喝酒不勾搭女孩子,竟然自顧自的看著書。」艾莉可愛的小嘴嘀咕著,聲音被壓的很低,好像生怕這他聽到。

這也並不怪她如此小心,這個看似平靜的怪傢伙可是有著暴戾的內心,要是給這傢伙聽到誰知道會不會惹怒他。

在半個小時之前,幾個常常混跡於這一帶的幾個混混也不知道怎麼惹上了這個怪傢伙,滋事打架在酒吧里屢見不鮮,但這個傢伙實在是太強大了,幾個體格壯碩的混混毫無抵抗地被打到,甚至還有一個被打的頭破血流。

這種強大的實力讓酒吧里在座的所有人無一不大吃一驚,雖然這傢伙強大而怪異,但這也並不是酒吧里的人遠離他的原因,而是那幾個被打得幾個混混,他們可是艾德的手下,為了不招惹沒必要的麻煩,酒吧里的人都很自覺的避開這個傢伙。

「糟了。」

一想到艾德,這一帶臭名昭著的流氓地痞,艾莉驚了起來。

艾德可是出了名的眥睚必報,雖然這傢伙很強,但艾莉絕對不會認為這他能抗的住艾德和他一群手下的圍毆,更重要的是——如果生了打鬥的話,而將整個酒吧弄的亂七八糟,到時時候可得不償失啊。

還是提醒著個傢伙吧!

艾莉端著一杯啤酒走了過去,帶著歉意笑道;「客人,喝了這杯啤酒之後,您還是離開為好。」

看著吧台上這杯黑褐色的啤酒,男子放下了手中的書。

「格爾蘭斯黑啤酒,口感細膩醇厚,甘冽香甜。」

將門悍妻:梟寵妖孽夫 他嘴角揚起一絲迷人的角度,微笑道。

艾莉聽聞男子這句話,她有些吃驚,不可否認,這黑啤酒的確是格爾蘭斯產的,因為地域的關係,格爾蘭斯的焦麥芽十分適合製作黑啤酒,所以產出來的啤酒有著醇厚和甘冽的口感,十分受人喜愛,格爾蘭斯黑啤酒自然也就成為這家酒吧的招牌啤酒,知道是這裡的熟客都會點上一份的。

但這個男子明顯是第一次來到這家酒吧,卻只是看了一眼這杯黑啤酒,便就知道它的產地,這傢伙不簡單啊。

艾莉雙手環胸,眼中帶著異彩看向男子,彷彿對他來了一絲興趣。

「雖然我很喜歡格爾蘭斯,但我好像並沒有點。」男子抬起了頭望著艾莉,禮貌的摘下帽兜,露出和煦的微笑。

男子摘下帽兜之後,艾莉看清了他的面容。

有你相依 艾莉本以為他是一個二三十歲的男子,沒想到他竟然是一位十六七歲左右的少年。

和他略顯青澀的年齡不同,稜角分明的面孔透漏著一絲老成,一頭不長不短的黑,烏黑深邃的眼眸泛著清澈的光澤,沉穩的俊朗之容讓他人好感倍增,如果不是他一身顯得平凡至極的穿著,說他是一位受過高等教育的貴族子弟那也無可厚非。

艾莉似乎有些沉醉這位黑少年的燦爛笑容,緩過神來現少年一直在看著她,隨即尷尬的乾咳了一聲接著說道。

「這一杯不需要您花錢,當送給您的,希望您喝完之後趕緊離開,剛剛群人肯定會……」

艾莉還有說完,酒吧的大門被一股蠻力撞的「轟隆」一響,隨後便有一大群人魚貫而入,酒吧的大廳內瞬間被擠得水泄不通。

見到這幅場景,艾莉苦惱著拍了拍額頭,沒想到這群傢伙來的可真快。

「那個不長眼的臭小子,敢惹艾德的人。」

一道蠻橫而粗狂的聲音回蕩在酒吧里,話的是一個壯碩的絡腮鬍男子,顯然他就是後面一群小弟的頭頭。

絡腮鬍艾德眼光惡狠狠掃了掃酒吧里的人,或許他平時蠻橫的噁心讓很多人忌憚不已,所以酒吧里此時靜悄悄的都沒有回應。

這時一位頭上包著紗布的男子走了出來,對著艾德附耳輕語幾句,手指指向了吧台拐角處的黑少年。

看了一眼身材略顯消瘦的黑少年,艾德瞥過都沖著頭頂紗布的男子咒罵道:「一群廢物,四個人竟然還打不過這小子,真是丟了我艾德的臉。」

被訓的男子只得低著頭也不敢回聲,只不過眼睛瞥過黑青年的時候,眼中出了一道不懷好意地眼神。

咒罵了一句之後,艾德也沒有廢話,氣勢洶洶的朝著黑少年走了過去,順便還不忘了抄上旁邊桌子上的酒瓶。

「小子,你知不知道你惹上了我艾德大爺。」

走到黑少年的身邊,他顛了顛手中的酒瓶,露出一嘴黃牙,戲謔的笑道。

而黑少年並不沒有理睬,端起啤酒杯就淺喝了一口。

艾德戲謔的面容緩了下去,臉色有些難看,黑少年這般行為無疑是無視他的存在,他怎麼說在這一帶的地下勢力算的登得上檯面,但黑少年的這種無視簡直是打臉。

艾德手中的啤酒瓶被他強壯的大手捏的咯咯作響。

看到這種不妙的局面,艾莉使勁地醉著黑少年擠眉弄眼,示意他的身後,可黑少年卻當作沒有看見,自顧自的喝著啤酒。

這傢伙是在找死嗎?艾莉心中冒出了一個疑問。

「小子,別給艾德大爺我裝傻子,犯了錯誤就得做好償還的準備!」

艾德吐了一口濃痰,舉起手中的酒瓶就往黑少年的頭頂砸去。

可酒瓶還沒落下來。

就被一隻修長而有力的手所接住。

隨後只聽見一道「咔嚓!」的脆響聲,這隻玻璃瓶竟然被黑少年生生捏爆。

由於重力作用,被捏爆的瓶子化作碎渣摔落一地。

這是什麼情況!?

艾德和後面的手下頓時變得目瞪口呆,好像頭上被人打了一棍似的,直接呆住了,艾德舉著瓶口的那隻手一直懸在空中,不知如何是好。

站在一旁的艾莉和酒吧內圍觀的人無一不微張著嘴,一臉不可思議。

這啤酒瓶就連一成年大漢傾盡全力也不可能完全以手部的力量就能捏爆,這傢伙到底什麼來頭,光是手部力量就如此強大。

艾德眼中忌憚和疑惑的眼神看向黑少年,又望著他背上的長劍,隨後一個大膽的猜測在他的心中冒起。

難道他是一位戰士?

戰士可是特洛亞中強大而令人尊敬的職業,年輕時候的艾德曾當過雇傭兵,就在他的傭兵團就有著一位初級戰士,雖然初級戰士只是最低等級,但他可是親眼見過那位初級戰士僅憑一己之力斬殺了一頭一級魔獸,一級的魔獸那可是需要近十個經驗豐富的傭兵才能解決的。

雖時隔已久,但沒回想起當初的場景,艾德臉上還是不禁流出一絲震撼。

「如果眼前的黑少年是一位戰士,那麼自己是覺得不能招惹的,可是這麼年輕真的是一位戰士嗎?」艾德暗想著。

「啊!好久沒有喝到正宗的格爾蘭斯黑啤酒。」寂靜的酒吧內響起一道滿足的酣暢聲。

喝掉啤酒杯里剩下的黑啤酒,黑少年顯然心情很暢快。

放下啤酒杯,轉過身子,看了一眼艾德,隨後嘴角泛起一絲微笑,嘴角的笑容好像當作什麼事都沒有生過一般。

「有什麼事嘛?」黑少年笑道。

「你是不是打傷了我的兄弟。」

艾德放下手中殘破的酒瓶,語氣明顯沒有之前的蠻橫,但臉上還是有些陰沉。

「恩,的確。」

黑少年不可否認的笑了笑。

「你承認了就行,你也看見了,我的兄弟現在被你打成這樣,是不是賠償下損失啊。」

艾德指向後面哪位被打的小弟。

「恩,的確要賠。」黑少年十分客氣的說道,隨後從懷中掏著什麼。

見黑少年如此客氣的模樣,艾德嘴角露出不屑的笑容,暗道:「看來,自己想多了。」

「這個夠嗎?」

黑少年張開手掌,一塊閃爍著金屬光澤的徽章露了出來,這是一塊盾形徽章,周圍雕刻著橄欖枝作為裝飾,在徽章中間刻有一排密密麻麻的小字,在中間還刻著一人的名字——羅傑·埃爾維亞。

看清黑少年手中的物品,艾德腦袋轟的一聲,原先不屑的笑容慢慢隱去,呼吸之間變得十方凝重。

這銅質的盾型徽章普通人或許不知道這代表著什麼,但年輕時候混過傭兵的他可是一眼就看出來了,這不是戰士的憑證徽章,而是魔法師的憑證!準確來說這銅質徽章是初級的魔法師。

這小子竟然是通過魔法師聯盟認證的正牌魔法師!艾德感覺自己惹到了什麼麻煩。

相對於普通人而言,戰士是一個高貴而強大的職業,那麼魔法師相對於戰士而言,那則是更加稀有而尊貴。論個人實力,魔法師並不定比戰士強上多少,但是在戰場上,魔法師所揮的作用絕對比一名戰士要強的多,往往魔法師的一個大型魔法術陣都會決定這一場戰役的走向。

一位魔法師不僅代表著強大,更代表著權利和地位,因為他們絕對是各大勢力爭相拉攏的對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