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大先天跟先天的差距其實很大,主要就是修為達到大先天境后,體內的先天真氣會轉變為先天真元。真氣跟真元密度絕對不可同日而語,十成十的先天真氣能夠轉化出一成的真元就要謝天謝地了。


葉凡有試煉夢境,積累速度絕對遠超同人,再加上身邊有甄晴這個美妙爐鼎在,完全可以將試煉夢境與雙修相結合,速度好得出奇。

天院入院考核參與的人實在是太多了,保守估計有將近十萬人抵達,整個天院山腳都是密密麻麻的人。這樣規模的考核就算是在天院的歷史上都不常見,為了能夠鎮住場子,天院可是派來不少神藏境的導師親自坐鎮。

天院考核第一關就是登山,這是初選,禁止報名人員之間的爭鬥,同時還分年齡段分作幾個區域。這次癸月派派人來參加年齡上都是有考究的,最大也不過十九,並未超過二十,因而都能夠分在一起。

癸月派被分在南面登山,在這片區域基本上都是二十歲以下的武者,這其中並沒有修為太強的存在。由於天院第一關時禁止私鬥,所以暫時不用擔心來自競爭者的威脅,唯一要擔心的就是山上的異獸蟲類跟陷阱。

結伴而行無疑是最好的選擇,癸月派共有十人,對於總人數達到十萬以上的參考人員根本不值一提,尋求更多的或作者對接下來的征程有很大的好處。癸月派有著別人沒有的先天優勢,除葉凡一個外,其餘的都是女人,其中美女占多數。根本就不用他們主動,就有不少青年要求加入,在考核真正開始前癸月派已經組成數百的小團體了。

葉凡作為癸月派唯一的男性弟子完全被這些臨時湊近來的年輕一輩武者孤立,幾乎每一個人都背地裡罵他是小白臉。

「長得俊又不是我的錯。」

葉凡很是無語。

「他們那是妒忌,一些痴心妄想的傢伙,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麼德行。」

霧月來到葉凡身邊,很是不屑的看著眼前這些所謂青年才俊,這其中有不少都是來自漠城的年輕高手,他們自然知道癸月派的情況,平時因為某些原因不能親近,但如果現在搞好關係,等將來進入天院,絕對能夠成為真正的雙修伴侶。

葉凡的目光落在霧月的身上,這女人經過他這些天的滋潤變得越發的漂亮了,這讓他感覺很是不可思議。葉凡有【真武之眼】,觀察入微對他來說很容易,他可以肯定,霧月的臉型在發生為妙變化,一切感覺都像是在向一個絕世美女蛻變。

直到現在葉凡還不知道霧月到底是什麼隱媚之體,她除臉蛋越來越漂亮外,胸脯的發育也很快,以前只是微微鼓起,而現在衣衫中就像似塞了饅頭似地,不但有型,捏起來還很有手感。不過要論葉凡最喜歡霧月哪裡,那就非她的屁股莫屬了,並不是美人兒齋主跟美人兒掌教那樣大而翹,她是肉多而翹。

這種肉多並不給人臃腫的感覺,反而圓潤翹美,不但看著養眼,還手感極度**,當真是極品中的極品。

葉凡嘆道:「說實話,如果僅僅十人的話我有很大的把握帶著所有人安全通過第一關,現在這些傢伙根本不是助力,而是一群麻煩。」

霧月笑道:「師弟不用擔心,如果真有危險就讓這些傢伙去充當炮灰,反正死了也就死了,咱們癸月派一點兒損失都沒有。」

好惡毒的女人。

葉凡不由心中暗嘆,這幾天的相處霧月雖然表現得極為溫柔賢淑,但他知道她絕不是什麼省油的燈。腦中轉過這樣的念頭,葉凡突然壓低聲音道:「師姐,咱們何時才能真正結合啊,這樣子實在是憋得慌。」

霧月抿嘴低笑道:「本師姐不是說過她們四個任師弟玩嘛,是師弟自己放著不用,這可不能怪本師姐。」

葉凡搖頭道:「這哪成啊,做小姐的還沒嘗到姑爺的滋味,哪有做丫頭的捷足先登的道理。」

霧月甜笑道:「師弟還是忍忍吧,現在本師姐的媚功還差些火候,無法讓師弟插進來而不破身。」

葉凡無語道:「有這個必要嘛,進都進去了,還在乎破不破身幹什麼,最重要的是還要讓我穿著師姐送的那件寶物,這算什麼事兒啊。」

「當然有必要,本師姐的真正第一次要留給玄功大成時,那時師弟想怎樣本師姐都應承。」

看著嬌媚動人的霧月,葉凡很想將她摟入懷中肆無忌憚一回,可腦中剛剛轉過這樣的念頭,天院考核開始的鐘聲突然響起,這不由讓他微微一嘆,媚月跟甄晴都參加了考核,可惜並未分到他這一區,希望她們能夠無恙。 「天院考核很嚴苛,從你們進入考核那一刻開始,生死完全取決於你的個人實力跟天賦,當然還有必不可少的運氣。這第一關就是抵達半山腰,不要看路程不遠,那全都是視覺造成的,一旦你們進入眼前這片山林中就完全進入到另外一個世界。這一切都是由陣法操控,你們要通過需要穿過無數艱難險阻,如果想要退出或者放棄,中途只要大聲喊出來,就會有人直接將你們弄出來。」

一名灰袍人懸浮在上萬名參與天院入門考核的青年武者前,磅礴的壓力讓所有人都很壓抑。這是神魂境的可怕存在,在他身後還有四位,全都懸浮於空。

灰袍人的警告根本沒有人當回事,來到這裡就是為了加入天院,那個不認為自己天賦高人一等,這個時候絕不會有人退出。

灰袍人開始講解考核的規矩,足足耗費一個時辰的時間才宣布第一關測試開始。葉凡一行人並未急匆匆進入山林,而是掉在最後,等前邊的人去探路。 末世膠囊系統 第一關只要求安全通過就成,沒必要急匆匆趕路。

葉凡一行人有三百多號人,這其中除癸月派九名女弟子外,其餘的都是年輕男子。開道探路這種事情自然不會讓一群女人負責,無數血氣方剛的青年武者肩負起這個重任,這幫傢伙的實力有高低,最高的達到先天九重,最低的則是後天圓滿。

進入山林,周遭環境立時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出現在眾人四周的都是高大的古木,完全呈現出一片原始森林的景象。葉凡的眉頭緊皺起來,他開啟【真武之眼】,可以清晰看到無數禁制密布。

傷亡很快出現,剛剛進入山林沒多久無數異獸出現,有的是猛獸,有的則是毒物,有的乾脆就是植物,無窮無盡的殺機從四面八方而來,一時間恐慌不可避免的出現。這一片區域參與如願考核的全都不到二十,絕大多數都是修為足夠,但歷練跟經驗實在是差得遠,對於陣法構成的禁制跟陷阱根本就沒有一點防備意識。

葉凡一行人算是最後進入山林的,當他們前進不到千米時,參加的試練者死傷程度竟然達到數百人,這讓葉凡都感到吃驚。

對於試煉葉凡實在是太熟悉了,當初在月之崖一年要經歷六次試煉,兩年下來足有十多次,雖然人數遠沒有這裡多,但傷亡率絕對不會有這麼大。絕大多數的傷亡都是觸髮禁制所致,還有不少直接為了異獸。原本輕鬆的一行頓時面色凝重起來,不久前還拍著胸脯表示願意赴湯蹈火的傢伙都慫了。

「啊!」

突然間凄厲的慘叫聲從前邊傳來,緊接著就見無數武者開始瘋狂逃竄,葉凡一行數百人,很快就發現有拳頭大的毒蜂如同烏雲一般來襲,無數年輕武者在地上慘叫,幾乎是一瞬間數百人一鬨而散,那裡還有半點同仇敵愾的樣子。

癸月派一眾女弟子臉色慘敗之極,就算是霧月也不例外,她緊抓著葉凡的衣袖,似乎完全將一切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

葉凡倒是很淡定,在知道進入天院大概的考核之後他就做好了完全準備,從懷中取出一個玉瓶道:「這裡面有防止蟲類叮咬的藥物,你們只要稍微塗在裸露在外的肌膚上。」

幾個女人倒也不跟葉凡客氣,只有霧月一邊塗抹,一變忍不住好奇道:「師弟會煉藥?」

「我可是煉藥大師。」

葉凡淡然道。

「師弟真厲害。」

霧月的臉上立時露出一副喜悅的神情來,那樣子彷彿是在說我男人好厲害。

毒蜂很可怕,但凡被叮咬的人全身都腫起來,不過葉凡發現他們並未死亡,只不過是徹底失去考核的資格。顯然天院也不會無故製造殺戮,這對他們沒有半點好處。癸月派一行人雖然有防蟲叮咬的藥物,但不會傻到沖毒蜂最為密集的地方去沖,十人由葉凡領路,不斷繞到,耗費一個時辰的時間,竟然來到了所有參加入院考核的人之前。

葉凡的眼睛很是毒辣,雖然很多禁制看不出來,但是【真武之眼】可以給他指明最為正確的方向,讓他連一次觸碰禁止機關的機會都沒有。

整個入院考核之地都在天院的監視中,負責葉凡這個區域監控的就是灰袍老者,他是一名陣法師,這片區域很多禁制都是由他親手布置。看著影像中那些不斷觸動禁制的年輕武者,他不斷搖頭道:「這片區域的考核者沒有一個天賦出色的,不比其他幾個區域啊,那可是有四域第一人參與,真是羨慕那些傢伙。」

「可不是嘛,看這些傻子,禁止機關豈是小心翼翼就能破掉的,不懂的話,要想穿透這片山林,唯一指望的就只有運氣了。」

「看來今天咱們是沒有……不對! 宮淚:梨花殤 快看,有一群人正直線通過山林,他們朝著最終的出口去了!」

一聲驚呼從一名中年男子的口中發出,他是天院一名武技導師,實力達到神藏境,此刻他的雙目爆發出奪目的光芒,死死盯著影像中那快速移動的十個人。

「真是不可思議,他們似乎知道出口在哪,竟然無視身邊的禁制跟陷阱,他們是怎麼做到的?」

五名天院神藏境高手都露出好奇之色,灰袍人雙目放光道:「你們注意到沒有,最前面那個小傢伙很有意思,他似乎能夠看破眼前一切的禁制跟陷阱,這種速度就算是老夫也要汗顏,老夫敢肯定他要是沒有利用什麼寶物的話,就是擁有某種獨特的能力,能夠看穿一切陣法禁止。」

「應當是寶物吧,這小子小小年齡就算有什麼獨特能力,也不可能這麼強。」

立時有人提出自己的見解。

「我看是這小傢伙本身的實力所致,他看上去也就十五六歲的樣子,可一身實力已經達到先天圓滿的極致,甚至一般的大先天境武者都不一定是他的對手,有這樣看穿一切禁製法陣的能力也不是不可能。」

「哈哈!不管他是不是依仗法寶,僅僅這個修為就算是難得一見的天才了。嘖嘖!瞧瞧他體內先天真氣的雄厚程度,這可不是那些利用藥物堆砌起來的所謂天才。」

五名監考者心情很好,就算所有人都被刷下去了,他們負責的區域如果能夠出現一個了不得的天才人物,那將來他們就有有限挑選權,作為導師誰不希望自己的弟子是絕世天才。

相比其他四人注重武技修為,灰袍老者則是關注那種能夠看破一切禁製法陣的能力,有了這樣的天賦簡直就是為陣法師量身定做,他要是不講這小子收入門下,就對不起老天爺讓他成為這片區域的監考者。 第一關真的不算什麼,禁製法陣在葉凡【真武之眼】之下,根本沒有任何難度,輕輕鬆鬆就破了。當衝過第一關時,葉凡發現他們並不是第一批出來的,一名少年冷漠的坐在一塊巨石上,如刀鋒的目光第一時間就落在他身上。

大先天境!

少年體內的真元就如同長江大河一般,一股恐怖的氣勢直接壓迫而來,那一瞬間葉凡感覺一口巨刀斬來,似欲將他劈作兩半。

幾乎是瞬間,葉凡的神竅猛地一陣,一直安靜待在其中的鎮龍鼎突然間震動一下,霎時間一股意念化為透過他的眉心激射而出,就如若那可怕的劍氣一般,同虛空那看不見的巨刀撞在一起。

轟!

坐於巨石上的少年渾身一震,整個人被震飛出去,人在空中可以清晰看到他眼中的震驚之色,不過很快一股瘋狂的戰意破體而出。

「鏘!」

長刀出鞘的聲響突兀的響起,剛剛落地的少年拔地而起,幾乎是一個眨眼的功夫,人就已經超越巨石,衝到距離葉凡數米的地方。

武人無敵 一刀斬落,很是普通的劈斬,可是那刀勢只能用恐怖絕倫來形容,首當其衝的葉凡只覺有一隻遮天之手真壓下來。

【真武之眼】開!

葉凡面對少年這一刀並未退,而是手持龍刃主動迎擊,《御天訣》運轉到極致,體內兩棵由武脈所化的宇宙樹劇烈震動,那一條條如若根須的武脈就像似紮根於虛空,瘋一樣的開始吞噬天地間的力量為己用。與此同時,體內的兩顆武竅也在震動,瘋狂釋放出先天真氣。

瞬息間葉凡的修為達到一種極致,宛若一尊真正的大先天境武者,他的速度快到極致,【心劍無痕】閃電間連擊。

「嘭!」

龍刃與長刀爆發出最為火爆的碰撞,雙方几乎是瞬間如遭雷擊,少年回到了原來的位置,而葉凡則是連退十多步才止住腳步。

葉凡的臉色蒼白起來,少年這一刀談不上精妙,可那種磅礴大氣讓你無間隙可趁,只能採取硬碰硬的方法。葉凡對少年的了解很有限,不知道這傢伙的武技到底怎樣,如果是這種純比拼修為強弱的方式絕對是他吃虧。

相比葉凡的神情凝重,少年神色從容之極,不過他並未繼續出手,而是看著自己手中的長刀,因為在那裡崩掉一個缺口,這讓他感到異常的吃驚。

少年好一會兒才將目光從長刀上挪開,他看著葉凡咧嘴笑道:「很不錯的劍法,足足十八劍,每一劍應當都是同一招,卻能被你施展出十八中不同的劍招來,這還是我第一次遇到。可惜你的修為還太弱,不然我倒是要跟你好好大戰一回。」

說到這裡,少年看著手中的長刀道:「真是可惜,跟了我這麼多年沒想到今天會在這裡損壞。」搖了搖頭,他再度看著葉凡道:「我叫刀煌,平身最大的願望就是擊敗那個叫做北玄小刀王的傢伙。」

葉凡好奇道:「這麼說來你也是來自北玄喏。」

少年很是興奮的道:「可不是嘛,在北玄時我要擊敗他根本沒有機會,這次來天院我一定要將他踩在腳下,證明我才是北玄年輕一輩中的第一人。」

樓乙 葉凡愕然,剛想詢問,又有人從第一關出來,這是一個大先天八重境的武者,實力非常強大,不過受傷很重,顯然闖第一關並不輕鬆。葉凡微微皺眉,這人看上去就是一個中年大叔,而天院入院資格必須是三十歲以下,也不知道這傢伙是不是混進來的。

葉凡的腦中剛剛閃過這樣的念頭,少年冷笑道:「第二關就沒有這麼輕鬆了,那裡將不再禁止參加考核的人員間的爭鬥,這傢伙十有**是那個大家族為了讓子弟過關派來的。」

少年的眼中透著殺意,葉凡眼皮一跳,他清晰感應到這傢伙是真的動了殺心,不過他也能理解,就算這名武者沒有超齡,參加入院考核十有**目的不存,現在趁其受傷是解決隱患最好時刻。

男子對殺氣很是敏感,竟第一時間就感應到了少年的殺意,警惕的目光望來,很快他的嘴角露出一絲殘忍的笑容,對於少年的殺意絲毫不懼。

少年笑了,很是張揚,一股戰意破體而出,挑釁的看著男子。

男子的雙目瞬間眯起來,眼中的寒芒越來越盛,一根蛇矛出現在他的手中。

「轟!」

突然間第一關的禁制震動起來,數量驚人的考核者從中出來,葉凡看到這些人的瞬間眼睛就眯起來。

秦壽!

葉凡很是驚訝,他沒有料到竟然這麼快就遇到這個月宮的少主,這傢伙身邊有足足二十多人簇擁,最讓他忌憚的是先前受重傷的男子看到秦壽時立時恭敬的叫了一聲少主。

真是冤家路窄啊!

秦壽這時也發現了葉凡,他的臉上瞬間堆起燦爛的笑容,毫不掩飾自己的得意,領著二十多個手下直衝葉凡而來。

「真沒有想到咱們竟然會這麼快相遇,而且還是在這種情況下。」

葉凡淡然道:「的確沒有想到,當初在漠城時沒有將你幹掉實在是讓人感到遺憾啊。」

秦壽臉上笑容一斂,沉聲道:「甄晴在哪?」

葉凡微微笑道:「聽說她是你的未婚妻?」

「是又怎樣?」

「如今她已是本少爺的貼身侍女了,這些天來幹得很不賴。」

秦壽的臉色瞬間陰沉下來,死死盯著葉凡道:「小子,你知道我是誰嗎?」

葉凡笑道:「聽甄晴說你是月宮的少主,好像很厲害的樣子?」

秦壽臉上的神情瞬間猙獰起來,冷笑道:「敢讓本少主的女人做侍女,你小子絕對是第一個。嘿!一個小小的癸月派弟子竟然敢騎到本少主頭上拉屎拉尿,你死定了。」說到這裡,他沖身後的人道:「還愣著幹什麼,給本少主幹掉這小子!」

作為少主,秦壽的命令沒有人敢違背,立時他身後二十多個年齡在二十多歲的武者獰笑著走向葉凡,這些傢伙修為最弱都達到先天圓滿,足足二十多個,絕對是一股可怕的力量。

葉凡的臉色陰沉下來,現在的他最多一次性對付兩個,如此多的武者同時出手,他除了跑路可沒有半分勝算。

「你們先離開!」

葉凡只是看了一眼霧月,雖然什麼也沒有說,但後者瞬間就明白他的意思。霧月咬了咬牙,這才沖著一眾癸月派女弟子道:「咱們走。」

「可是?」

癸月派女弟子不是什麼扔下同伴跑路的人,都顯得很是猶豫。

霧月沉聲道:「我們在這裡根本幫不了師弟,不要讓他分心,馬上走。」

說完她第一個朝著遠方遁走,癸月派其餘人看了一眼葉凡,這才追上霧月的腳步。

看到這一幕少年的眼中閃爍著瘋狂的戰意,他似乎很想取代葉凡的位置,讓自己獨自面對二十多個武者圍攻。

葉凡臉色陰沉,擒賊先擒王,同這二十多個武者糾纏根本沒什麼意思,只有最先將秦壽這傢伙解決,才能一舉掌握主動。

幾乎是腦中念頭閃過的瞬間,葉凡動了,一招【心劍無痕】使出,招式意境乃是剎那永痕,那一瞬間所有人眼中這一劍宛若令時間靜止了。

要應付群戰,出招就必須將所有人都考慮進去,這時招式的目的不是某個人,而是所有人。【真武之眼】開啟,二十多人的動作完全都在他的眼中,閃念間他一招直奔當中一人而去。 要破二十多人的聯手,最好的辦法莫過於攻其一點,只要破了這裡,封鎖包圍自然告破。葉凡瞬間將目標鎖定在一人身上,他將速度提升到極致。

葉凡選定的目標修為達到大先天境,雖然只是初階,但無疑是一個真正的高手,面對葉凡這塊若閃電一擊,他的臉上浮現出猙獰的笑。先天圓滿而已,竟然敢拿自己做第一個突破的目標,簡直就是在找死。

長矛一抖,充滿邪惡氣息的黑色矛勁怒爆,宛若一條黑蛟咆哮而出。

狹路相逢勇者勝,這個時候葉凡可顧不上玩技巧,修為提升到極致,一招【心劍無痕】使出來。葉凡出招的瞬間,一展身法【蛇舞】,整個人就像一條蛇,讓人無法鎖定他。

「嘭!」

龍刃跟蛇矛發生最直接的碰撞,可怕的力量爆開,這是最強的碰撞,出乎預料的是修為在大先天境的男子竟被一擊震飛。

葉凡的身體僅僅一頓,就朝缺口衝去,他的目標就是躲在其後的秦壽。

秦壽眼皮直跳,葉凡給他的陰影很大,讓他本能的畏懼跟其對抗,不由一揮手喝道:「給我殺掉他!」

秦壽命令道人自然是那個修為最強卻受了傷的武者,對於他這位少主的命令,男子自然不會違抗,一臉獰笑的撲向葉凡。

然而,男子剛剛衝出去,變故突然發生,一道寒芒直取秦壽,只讓這傢伙的一顆心臟差點驟停,當他察覺到有人偷襲自己時,劍已經到了咽喉處。

這一劍來得實在是太突然了,就像似從自己的陰影中殺出來一樣,不過秦壽也不是真正的廢物,一身武技還是很強的,當初之所以那麼狼狽,只不過是葉凡太過變態罷了。幾乎是電光火石間,秦壽一手抓向刺來長劍。

「叮!」

手掌同長劍發生碰撞,竟然爆出金鐵交鳴之聲,秦壽的實力達到大先天境,而這位刺客卻只有先天圓滿。直到這個時候秦壽才看清偷襲自己的刺客竟然是一個美女,一身黑色的勁裝裹住那惹火的嬌軀,那充滿殺意的目光沒有讓他感到害怕,反而生出征服的**來。

秦壽沒有絲毫猶豫,一掌直接印向偷襲自己的美女,這一刻大先天境的可怕掌勁充盈掌間,只讓他的手掌變成詭異金色。

作為刺客,一擊不中遠遁千里,美女刺客這個時候哪會跟秦壽硬碰硬,她在一劍未果的第一時間就開始測力,速度可不是一般的快,只讓秦壽一掌完全拍在空處。

「哪裡走!」

秦壽的臉上掛著獰笑,毫不猶豫的追了出去。

就在秦壽追殺美女刺客的剎那,葉凡迎面撞上男子,這傢伙雖然已受重傷,但一身實力絕對強得可怕,一口長刀出現手中,兜頭斬來,那恐怖的刀氣,絕對能夠將任何先天境武者絞碎。

不同於先前對付那名大先天境的武者,葉凡一展【蛇舞】身法,根本不敢男子顫抖,竟然直接退回先前被沖開的包圍圈。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