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大地之中滲透出鮮血,這是一個極其兇險的預兆。


在過往發生的詭異事情中,每一次出現類似的情況,往往都會出現一次大的詭異之災。

這一片街區,都會化作一片真正的禁區!

在獵魔者中,像這種情況,他們一般都認為,這片街區就算是一個詭異存在。

像一條街區這麼巨大的詭異存在,幾乎沒有被毀滅的可能!難度太大了!

不過,現在唯一的好消息是,這片街區似乎還在形成之中,還未真正成為詭異。

「把這裏的情況立即告知局長!」

「評估這片街區的危險程度,至少需要三級『神秘求索』能力的獵魔者!」

「同時,我們需要支援!至少需要三名三級擁有戰鬥能力的獵魔者!如果可能的話,可以請一名有四級戰鬥能力的獵魔者者!」

「小丑布偶的成長天賦可能很高,威脅極大,一旦它成長起來,後果不堪設想,必須儘快剷除!」

李鐵英雷厲風行,立即吩咐下去。

當即就有一名年輕的獵魔者跑去打電話,通知荊棘市的獵魔局,去請求支援。

「啊!」

「啊!」

不遠處,突然傳來兩聲驚叫聲音。

老雷和格林二人,突然倒在地上,痛苦地捂著腦袋。

李鐵英臉色一變,大步過去,扶起二人,連忙說道:「怎麼回事?看到什麼東西了,讓你們遭受到了反噬?」

反噬,這種情況很少見。

只會在極少數的情況下,才會令他們受到反噬。

這種情況,絕大多數都是看到了不敢看的東西。或者是他們受到了精神攻擊。

格林已經說不清話了,捂著腦袋哀嚎著。

他精神力較弱,對於反噬的承受能力較低。

老雷的情況要好一些,他道:「我看到…一節指頭…黑色的指頭…」

「黑色的指頭?」

李鐵英眉頭一挑,黑色指頭,這是什麼東西?

僅僅是這樣一節黑色指頭,就令老雷這名二級獵魔者受到了反噬?

「對,是一節黑色指頭,我剛剛只是看到了一眼,還來不及將它投影,就已經無法承受它帶來的反噬了!」

「你現在感覺如何?」

「還好!」

老雷心有餘悸道:「通過那節指頭,我似乎看到了一種龐大的身影,很可怕,只一眼就讓我心驚肉跳!這節指頭來歷非凡,我估計,石像詭異,和這節指頭有脫不開的關係!而且,這片街區,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應該有問題,因為黑色指頭就是出自這條街區的地底!」

聞言,李鐵英臉色幾度變化,而後嘆了一聲,臉色難看至極,聲音沙啞,道:「你說得沒錯,這片街區,存在大問題…」

…………

。 這幾人身材精瘦矮小,穿灰色夜行衣,面蒙同色布巾,僅露出一雙冷酷幽厲的眼睛,捷如猿猴,無聲無息地摸到普魯士兵營地外圍,藏在石頭之後,七十多個普魯士兵竟沒一人發覺。

七個忍者觀望了一陣,似乎覺得普魯士兵沒有太大的威脅性,猛地躥將出去,三人雙手齊動,把一顆顆雞蛋大小的圓珠扔出去。圓珠落地便炸,煙火升騰,將一眾普魯士兵驚得惶遽不安,亂作一團,找槍的找槍,躲避的躲避。

明明每個人手裡都有一把槍,此時完全成了燒火棍,被餘下四個忍者用吹矢、苦無、手裡劍等暗器殺得毫無還手之力,儼然一場單方面的屠殺。

石堅、白敏兒藏在一處隱秘之所,看得津津有味,白敏兒修行佛法,雖未剃度出家,但心懷慈悲,眼前的殺戮竟她有些不忍,低聲道:「我們不出手阻止嗎?」

「阻止?為什麼要阻止?」石堅偏頭看著她說道:「他們被殺,你覺得殘忍。他們殺我們國人的時候,你不覺得他們殘忍嗎?敏兒,你要弄清楚一件事情,他們是強盜,是闖入我們國家,非法佔領我們國家國土的強盜。對這種人,有句話說得好,朋友來了有美酒,強盜來了有獵槍。」

「我向來主張普通人的事情由普通人解決,我們修士解決靈界之中的事情就行了。所以我很少對普通人出手,這些鬼佬強盜自尋死路,他們狗咬狗,我絕不會出手相助。」

「你要是不忍心看就別看,我幫你把眼睛蒙起來。」說著,石堅抬手作勢要去蒙白敏兒的眼睛。

白敏兒靈巧躲開,沒好氣道:「這都什麼時候了,還想著占我便宜,你正經點。」

石堅點頭道:「好吧,我正經點。剛剛這七人行動迅速,手法嫻熟,配合默契,應該是中忍。東夷忍者修鍊,分為下忍、中忍、上忍、忍宗以及忍神五個境界,中忍和上忍是普通人與修士的分界線。一般說來。修鍊到上忍的忍者,已經能夠施展道術,當然也不絕對,所謂下忍、中忍之類的劃分,側重於綜合實力。」

「你懂得真多。」白敏兒笑著看了石堅一眼,美眸里流露出絲絲欽佩之色。

「以前抄書抄得多,自然知道的就多了。後來下山行道,獨管一方,接觸的人多了,操心的事情多了,要了解的東西就更多了。」石堅平淡地說道。

白敏兒走到石堅身邊,望著不遠處的殺戮,黛眉微蹙道:「這些人很厲害,暗器層出不窮,功夫差、修為低、道術不精的修士也不是他們的對手,但對嶗山派來說,不至這般大動干戈吧。」

石堅笑著問道:「所以呢?」

「後面還有人!」白敏兒回道。

「就跟行軍打仗一樣,分為前鋒,后軍,後勤,這七人便是如此,不過可能連前鋒都算不上,就是幾個開路的小卒子。真正的大魚還在後面,謝、肖二位前輩一點動靜都沒有,耐心等著吧。」

墓前殺戮僅持續很短時間便結束了,七人受過極其嚴格的訓練,執行過多次艱苦任務,乃是中忍里的精英,裝備齊全精良,暗器、毒粉、爆彈,無所不用其極,反觀普魯士兵軍紀鬆懈,被七人打了個措手不及,混亂之下沒有有效組織反擊,毒粉一灑,瞬間倒了一片。

七個忍者迅速打掃戰場,暗器收回,沒死的普魯士兵上去補一刀,確認沒有一個活口之後,一個忍者放出信號。

一柱香的功夫,又有六人從暝煙中走出,領頭之人肥頭大耳,圓滾如豬,頭髮結成棍棒狀的茶筅髻,前面的頭髮剃光成月代頭,上唇鼻下有一小撮衛生胡,整個人又胖又丑。

「服部君,你們七人不愧是伊賀忍者眾里的精英中忍,果然厲害,僅僅七人就消滅了十倍的普魯士兵。」

服部平次語氣平靜地說道:「色魔大人過譽了。普魯士兵已經清除,請色魔大人指示。」

色魔龍也哈哈大笑,沖身邊一位英俊青年說道:「安倍君,服部君哪裡都好,就是太嚴肅冷淡了。」

安倍理仁笑道:「他是忍者,嚴肅冷淡一些才值得信任,不然,伊賀宗主大人也不會派他來協助我們。色魔君,時候差不多了,我們進墓吧。」

「嗨!」色魔龍也應了一聲,率先想前走去,「服部君,楊老前輩在墓裡布置了機關陷阱,你們不要走前面了,跟著我吧。」

一行十三人走進墓門,消失在謝絕淵、肖書生等人視線中,謝絕淵冷哼道:「前面七人是忍者,後面六個身穿披風,披風上繪有一對勾玉圖案的人,應該是陰陽師。不管他們來此的目的是什麼,墓里的東西決不能讓他們帶走,老肖,我們準備進墓。」

肖書生問道:「要不要通知石道友和白道友一聲?」

謝絕淵搖頭道:「不必了,那小子滑不溜秋的,肯定躲在哪兒看著我們呢。這座墓到底是不是楊玄易那個叛徒的,要進去才知道,留他在外面也好,以防萬一。阿丑,你留下,看情況不對馬上通知方師妹。」

「是,師父。」

「老肖,你跟我進去。」

說罷,謝絕淵掏出一支磷筒,輕輕搖了搖,磷筒霎時散發出一種藍色的幽冷光澤。肖書生等人也有樣學樣,二三十支磷筒宛如一群螢火蟲一般飛進墓里。

謝絕淵修為高絕,本用不著磷筒照明,可他出身土夫子世家,心有執念,凡事必講求盜墓行規,輕易不用道術施為,行為怪誕,讓人難以理解。

走到墓門口,看著被炸藥炸得爛糟糟的石門,謝絕淵臉色難看,暗罵一聲『洋蠻子』,舉著磷筒往前走去。

這是一條筆直甬道,上下左右皆光滑平整,通體渾成,好似用一塊巨型岩石挖空、精心打磨而成的。

此時天已經黑了,墓外尚有星月光輝,墓內卻是黑黢黢的,磷筒發出的幽藍冷光照在臉上,彷彿一團團鬼魂,映得人臉蒼白,人人如鬼。

前行三十丈左右,一塊青黑色石碑立在甬道中央,其上用血寫著幾個字:「擅入者,死!」

那個死字尤其恐怖,顏色鮮艷,受冷光一照,竟有血水從筆畫里流淌出來,看得人毛骨悚然。謝絕淵冷笑一聲,磷筒湊近,在血字旁邊發現一行小字:楊玄易!

肖書生低聲道:「果然是那個叛徒的墓!」

謝絕淵臉色凝重道:「此墓修建多年,裡面妖邪眾多,務必要在子時之前進入主墓,找到那個叛徒的屍身,破掉他邪法。」

肖書生懊悔道:「早知道如此,就不該讓那些普魯士兵進去,這不是成全楊玄易嗎?」

「阻止不了,一來我們得到消息的時間太晚,二來東夷人從中作梗,總會有人進去,現在要做的是儘可能減少傷亡,只要死的少於百人,那個叛徒就完蛋了。」

「什麼人?」一個嶗山弟子大喝道。

謝絕淵、肖書生抬眼看去,黑暗中有道人影一晃即逝。下一秒,好似有機關啟動的聲音傳來,謝絕淵、肖書生臉色大變,喊道:「墓里有鎖神石!快退出去!」

「謝前輩,色魔龍也恭候多時了。」 咻!

一支箭矢閃電般劃過,陳麟瞄準劍齒虎的腦袋,射出一箭,然後頭也不回,飛奔進入林子中。

劍齒虎反應極快,尖牙將飛射而來的箭矢咬斷,怒吼一聲,便衝出洞穴,眼見那個落荒而逃的身影逐漸遠去,劍齒虎周身湧出氣浪,流風縈繞在它的四肢,說時遲那時快,那龐大的身軀爆發出不可思議的速度。

作為這片領地新的霸主,豈容一隻螻蟻挑釁!

陳麟顯然是低估了這頭重傷的劍齒虎,原本他決定好的引誘計劃看來是行不通了,既然如此,那就只能跟它較量一下速度了!

陳麟靈氣外放,腳踏神風,穿梭於赤鬼木林的枝葉之間,速度之快常人不見其影。

然而這等速度與劍齒虎相比,可謂小巫見大巫,那身軀龐大的妖獸撞塌了一路的樹木,直奔陳麟,兩者的距離越來越近。

正當陳麟拚命狂奔之時,遠處一道鉤索向他拋來,陳麟認得這鉤索,當即抓緊了鐵鉤,一股巨大的力量旋即將他牽引至遠處,拉開了與劍齒虎之間的距離。

「你怎麼來了?不是讓你保護好那個孩子嗎?」陳麟頗有些責備的語氣。

「這麼嫌棄我,剛剛乾嘛要抓住我的鉤索?」秋嬋白了陳麟一眼。

「先不說這些,當務之急,必須將劍齒虎引入陷阱。」

秋嬋的速度不如陳麟,為此,陳麟有意放慢自己的速度。二人穿梭在枝葉之間,很快便接近了陷阱之地,但是身後的劍齒虎卻似不見蹤影。

秋嬋正詫異之際,陳麟忽然面色大變,摟緊秋嬋,一躍而下,而在這一瞬間,尖銳的風聲呼嘯而過,五片鋼刀似的利爪與兩人擦肩而過,旋即將他們身後之樹撕碎!

吼!!

劍齒虎從潛行中衝出,在陳麟與秋嬋未落地之際拍出第二掌,陳麟雖以靈氣化盾,卻擋不住這猛烈的一擊,兩人被拍飛,撞斷了十多棵赤鬼木軀幹,滾了許多圈身軀才靜止下來。

「噗!」

陳麟與秋嬋各自噴出一口鮮血,險些昏死過去。

機緣巧合之下,兩人正好滾到陷阱的邊緣,算是沒有白遭一記重擊。

埋伏於枝葉之間的眾人看到這一幕,立即瞄準動靜傳來的方向,每一個人都是如臨大敵。

吼!!!

虎嘯山林顫,無數紅葉如火雨般墜落,血色的氣息橫掃而過,給所有人施加了極大的壓力。

在一片緊張的注視下,一隻渾身血痕的巨獸衝出林間,腥紅雙眸,劍齒鋼爪,震懾心魂!

……

陳麟與秋嬋艱難挪動身體,遠不及劍齒虎的瘋狂衝刺,兩人危在旦夕。

見狀,手持勁弩、暫領團隊的趙翼大喝一聲:「放箭!!」

咻!咻!咻!!

一瞬間,上百支精鐵打造的箭矢穿過葉落的帷幕,疾風卷碎落葉,箭尖迸射寒芒!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