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大家的神經緊繃依舊,在原地稍事整頓,然後繼續前進。


按照之前的約定,他們要跟范浪在一處地點匯合,再往前走一段路就到地方了。

這個匯合地點隱藏在一座大山之內,要走一條密道才能抵達。

大家按圖索驥,按照范浪之前留下的那份地圖前進,一路小心翼翼,穿過密道,來到山腹深處。

就聽一個熟悉的聲音響了起來。

「你們來的晚了點,我已經在此恭候多時了。」

學生們聞言精神一振。

這是范浪的聲音!

大家全都鬆了一口氣,但又不敢完全放鬆,一路走到盡頭,被一面石門擋住。

轟隆隆……

石門自動開啟,裡面別有洞天。

一道道光芒從中散發出來,落在人的身上,帶來清涼之感。

「好濃郁的天地靈氣!」 團寵小可愛成了滿級大佬 餘燼讚歎道。

其他人也感覺到了。

這些光芒分明就是天地靈氣釋放的。

天地靈氣是一種有益能量,玄武者各個階段都可以吸收,對身體大有好處,內外皆可淬鍊。

市面上流通的靈幣,其實都是吸收天地靈氣鑄造而成。

玄武者找到天地靈氣匯聚之地,就好比如魚得水。

眾人紛紛入內,眼前豁然開朗,是一處山腹空間,裡面遍布大大小小的晶體,最大的晶體足有十米多高,整體呈現出淡藍色,表面閃爍著彩光。地面上有淡藍色的液體匯聚成河,緩緩的流淌著。

天地靈晶!

天地靈河!

當天地靈氣濃郁到一定程度,就會產生液化或者固化現象,匯聚成為河流,凝聚成為晶體。

吸收這種高濃縮的天地靈氣,效果更佳,出類拔萃,比起吸收靈幣強得多,不可同日而語。

學生們看到這裡的奇景,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真有種渴急了的人看到海市蜃樓的錯覺。

濃郁的天地靈氣撲面而來,直往汗毛孔里鑽,就算什麼都不做,都有淬體效果。

刺激,太刺激了!

「這裡是洞天福地!絕對是洞天福地!」孟飛虹衝到裡面,看著那美輪美奐的巨大晶體,作出結論。

山腹的中央地帶,恭候多時的范浪站起身來,微笑道:「沒錯,這裡是洞天福地!」 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

這是洞天福地的一種寫照。

世上的洞天福地有很多種,有的靈氣濃郁,有的盛產各種奇花異草。

這裡顯然屬於前者,是一處靈氣匯聚的洞天福地,靈氣之多,成晶成河。

范浪走向學生們,說道:「天妖大道是一塊好地方,大量的妖獸聚集在這裡,不是沒有原因的。這裡有多處洞天福地,有的在明,有的在暗。這裡就是一處暗藏的洞天福地,被一位妖王霸佔,每天暗中吐納修鍊。」

「那位妖王呢?」有學生問道。

「你猜呢?」范浪笑著反問。

答案不言而喻,大家心領神會,肯定是被范浪給殺了!

以范浪的實力,殺幾頭妖王,不是什麼新鮮事。

學生們紛紛入內,迫不及待的吸收這裡的天地靈氣,簡直有種歡呼雀躍的衝動。

「我讓你們來這裡,就是想給你們找一個修鍊的地方,這一路上,總不能讓你們一直往前走,該修鍊就得修鍊。前進,修鍊,再前進,再修鍊。這就是我對你們的安排,也是對我自己的安排。接下來的一段日子,我會跟你們一起在這裡修鍊,直到把這裡榨乾為止。」范浪道。

學生們聞言,又是高興,又是感激,之前對於范浪的一些怨念,全都煙消雲散了。

「哈哈,太好了,在這裡修鍊,一定事半功倍。這麼好的修鍊場所,在炎龍學院里都不好找啊!」

「嗯,在炎龍學院裡面,只有大人物才能享受這種洞天福地,是輪不到我們的,除非支付巨大的代價。」

「導師,你對我們太好了,絕對是親的!親的!」

學生們簡直有種抱住范浪狂吻一通的衝動。

「現在知道感激我了?之前死人的時候,你們不是還埋怨我來著么?」范浪笑吟吟道。

「導師莫怪,導師莫怪,現在我們知道你的良苦用心了。」

「不經歷之前的風風雨雨,哪能來到這麼好的地方修鍊。」

「之前是我們不懂事,錯怪導師了。」

學生們見風使舵,一個個的嘴巴跟抹了糖似的。

范浪沒有跟這群學生計較,他不在乎這群學生什麼態度,感激也好,埋怨也罷,都無所謂。只要能讓這群學生提升實力,幫他達成一些目的,就足夠了。

這群學生,以後自然會有用到他們的地方。

「廢話就不多說了,你們抓緊時間修鍊吧。記住,只能修鍊,不能偷拿這裡的天地靈晶,要是敢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小偷小摸,別怪我不客氣。」范浪吩咐道。

學生們紛紛答應,各自找好地方,開始運功修鍊,每人施展出不同的功法,吸收此地的天地靈氣。

在這種洞天福地修鍊,修鍊速度要比平時快很多,事半功倍,進步如飛。

范浪看了看,然後回歸自己的位置,坐在一塊巨大的靈晶之上,運轉多種功法修鍊。

他的丹田好似飛速旋轉的風車,周身穴竅就像一個個無底洞,全都開始貪婪的吸收天地靈氣。

轟!

周圍的天地靈氣受到牽引,在半空中形成一條條光龍,注入到范浪體內,聲勢之大,超過了所有人,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學生們看著范浪修鍊的情景,一個個瞪大眼睛。

他們就像是小魚喝水,而范浪是蠶食鯨吞!

這差距太大了!

原本有很多學生都在范浪周圍修鍊,見此情景,紛紛改換了地方。要是距離范浪太近,會受到巨大的影響,根本搶不過范浪。

「范導師不愧是五大妖孽啊,這個修鍊速度太恐怖了。」

「他的吸收速度,至少是我的十倍!」

「這哪是吸收啊,簡直就是抱著靈晶啃。」

「任何事都不要去跟導師比,太打擊人了,我們還是乖乖修鍊我們的吧。」

學生們再一次見識到了他們這位導師的可怕。

……

這次的修鍊,持續了很多天。

相比於之前的路途,這種修鍊生活無疑要安全很多,雖然很辛苦,但至少不用打打殺殺了。

時間一天天過去,隨著時間的推移,這裡的環境不斷變化,眼看著結晶一點點縮小,小河一點點乾枯。

他們就像是一群饕餮,正在吞噬這裡的價值。

范浪掌握大局,感覺差不多了,宣布繼續上路。他收割了殘存的靈晶靈液,統統收進了自己的口袋,這些要是換算成靈幣,價值不菲。

這意味著學生們的好日子結束了,又要面對各種風險。

還是老樣子,范浪跟學生們兵分兩路,他單獨離開,丟下學生們自己前進。

接下來的路途,簡直就是九九八十一難,沿途遇到各種妖獸的阻撓。

不同的妖獸霸佔不同的區域,有的妖獸喜水,所在的區域就是一片汪洋,有的妖獸自帶雷電,所在的區域電閃雷鳴。

第二段路、第三段路、第四段路……

學生們越走越遠,從地上走到了天上,途徑的地勢越來越高。

范浪一路上斷斷續續的殺死了幾個妖王,彷彿全知全能,總是能準確的找到不同地段的洞天福地,然後在這類地方與學生們匯合。

基本上,每一段路,都會有至少一處洞天福地。

當他們這群師生吸收完第四段路的洞天福地之後,再次踏上征程。

半路上,他們遇到了一群熟人。

這群人身上有著炎龍學院的徽記,是沈月率領的天屆甲班學生。

兩個班級的學生都選擇了在天妖大道歷練,天屆甲班走的要快一些,趕在了前面,劣班落在後面。

時隔多日,雙方重聚,劣班一路追上了甲班。

雙方都顯得風塵僕僕,顯然都經歷了很多磨難。劣班少了將近十個學生,甲班也少了人。

范浪主動上前,沖著冷冰冰的沈月打招呼道:「好巧啊,又見面了。」

「你們追上來了。」沈月道。

「一直往前走,總能追上。」

「厲害,想不到你能率領劣班走到這裡。」

「別小看我身後這群傢伙,他們沒有一個是白給的,能走到這裡,不完全是因為我。」

「走到這裡就差不多了,我正打算帶學生們沿路返回。」

「你們要離開?」范浪搖搖頭,「我們劣班還不打算回去,而是要繼續往前走。」

沈月聞言,有所動容。

繼續走?

前面非常危險,就算是天屆甲班,也不敢再往前走了!

這裡就相當於一個分水嶺,之前的路跟之後的路,有著天壤之別,就好比是天堂跟地獄的差距! 「老大,小時都把話說的這麼明白的,也難怪小時會瞪你。」趙花顏說。

傅辰修皺著眉頭,俊臉漆黑,「你什麼意思?」

趙花顏聽著從電話那端傳來陰森森的聲音,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也不敢去調侃傅辰修,立馬就老老實實的說,「老大,小時是嫌棄你沒有跟她求婚,就想著要跟她辦婚禮了,沒有哪一個女人不喜歡浪漫,小時自然也不會例外,婚禮是所以女人所期盼的,自然每一個緩解都不能出啥少,不僅不能少,還得讓她永生難忘。」

「求婚?」傅辰修結合姜小時剛才的舉動,自是明白過來,如果是因為這個生氣倒是沒有必要,因為這些所以的環節都不會少,至於戒指,早在姜小時十六歲生日的時候就已經被他畫好設計圖,由工匠製作出來,全世界獨一無二的一份,小丫頭片子還急了,

「對啊,老大要不要我幫你策劃怎麼去求婚,我可以分分鐘給你相出一百種浪漫的求婚來。」

趙花顏想把傅辰修的求婚現場搞的就像他拍過的電視劇一樣,那樣的美輪美奐,讓人終生難忘和嚮往。

傅辰修才不會把這麼重要的事情交給他去做,求婚也只會是他想出來,那是屬於他跟姜小時兩個人秘密。

「老大,你要什麼樣子的主題的,我都可以幫你辦好。」趙花顏興緻勃勃的。

傅辰修把自己想問的都問了,然後無情的把電話掛斷,不想聽趙花顏聒噪。

趙花顏拿著手機聽著手機裡面嘟嘟的聲音傻眼了,這恐怕是最快的過河拆橋的,還真是無情。

「趙爺,您行行好,就不要在去作死了行了嗎?經紀人都快哭了跪求趙花顏了,就在剛剛他又把自己給送上熱搜,原因就是跟易璽發了一樣的圖片,就他一個人這樣發了也就算了,還拖上了不少流量,現在那些流量的經濟人都還在跟他通話了,聲音火爆的差點想殺了他,叫他沒管住自己的藝人。

經紀人小哥沒有淚流滿面就不錯了,不斷的跟那些經濟人道歉,「是我沒管住我家趙爺,各位不要計較。」

「小胖,你家趙爺一個造沒關係,為什麼要拉上我們家龍龍啊!我們家龍龍可是我現在力捧的藝人,這不是談他脫粉了。」

趙花顏聽著小胖的電話,心情愉悅的樣子,「你家龍龍那可是頂級流量,沒事的幾就是一張照片,沒露臉什麼的。」

「趙爺,話不能這樣說,你家龍龍有沒有女朋友你怎麼知道,我也不算事帶壞後生。」

那經紀人一聽晚傅辰修的消息,立刻就吧電話給掛掉,去找自己家藝人,在這種關節的時候可不能傳出什麼脫粉的緋聞來,新流量可不能跟老流量比。」

「胖胖你看這不就解決了,你看你剛才在那裡說盡好話,不如我這種快很准。」趙花顏得意的跟自己的經紀人說。

經紀人嘴角抽搐,他明明答應人家龍龍不說的,得現在說出來了,經紀人肯定會去干擾的,這還真是一大善舉啊! 「范導師見多識廣,應該很清楚前面有什麼,明知如此,你仍然要往前走?」沈月問道。

「走一半就回去,不是我的風格,我喜歡有始有終。」范浪道。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勇氣可嘉。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勸你了,祝你們一路平安。」

「多謝。」

「告辭。」

沈月對人的態度永遠是那麼的冷冷清清,見面才剛說兩句,就要告辭離開了。

她走了幾步,想起了什麼,忽然停了下來,回身道:「對了,天妖城的事情,我聽說了一些,連那些妖獸都在議論此事。」

「鎮北雄與妖盟勾結,我只是順手除掉他而已。」范浪道。

「好一個順手而為。」

沈月轉回身,再次上路,這次是真的走了。甲班的學生跟在她後面,紛紛破空而去。

飛遠之後,甲班的學生們交流議論,聊起了劣班繼續往前走的事情。

「我們都打道回府了,這群劣班的學生竟然還往前走,膽子真是夠大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