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大護法死了,他的死也可以說是因為大意,他沒有防備吳追風,沒有想到吳追風還能戰鬥,


而這些,卻都已在沈雲飛和吳追風的計算之中,

兩個人只是打了一個小小的配合,便一舉滅殺了一名五星武尊,

殺一個人,有時候就是如此簡單,哪怕是一個實力不比自己差的人,

吳追風拔出劍后,他和沈雲飛都再沒有看地上的屍體,殺人,對他們來說都不是一件大事,

兩人面面相對,

「明天早上,我就能讓你恢復如初,」沈雲飛說道,

「嗯,」吳追風臉上現出一絲笑意,「本來我還奇怪,你為什麼會把我傷的這麼重,現在我明白了,原來是你有把握讓我快速痊癒,」

「你傷的越重,他們就越不會在意你,就像剛才,如果不是因為你受傷嚴重,他也不會對你不設防,我們就未必能殺得了他,」

「沒錯,」吳追風說道:「便是接下來,吳能也不會太注意我,」

「也未必,」沈雲飛說道:「吳家的大護法死在你的家裡,他們會不注意你嗎,」

「誰知道他死在這裡呢,」吳追風忽然笑了笑道:「隔壁就是平安客棧,吳能雖然可以通過印記確定大護法死亡的地點,但也不可能精確到一點不差,我已在隔壁為他準備了一個房間,」

「可吳能應該知道,大護法來找你吧,」

「不知道,一定不知道,」吳追風道:「吳能只安排最終任務,他從來不安排細節,他也討厭別人對他說細節,」

「但凡事都有萬一,」

「我知道,」吳追風道:「可我們本來就是在冒險,這世上也根本就沒有萬無一失的計劃,」

沈雲飛點了點頭,「你有這樣的心理準備就好,」

「原來你是怕出現意外,我承受不了後果,」

沈雲飛沉默,片刻后才道:「接下來,我要做的是把吳家搞亂,讓他們為我焦頭爛額,你則趁機召集人手,是這樣吧,」

「對,」吳追風道:「接下來你會很危險,一定要處處小心,」

「我明白,」沈雲飛道:「你告訴我,我現在該去找誰,」

「明城譚家,」吳追風說道:「譚家是吳能的附庸家族,譚家出事,吳能必須得管,」

「我去了,」沈雲飛沒有再留,轉身就走了出去,

……

吳家堡,

吳家堡吳能的書房,

吳能的臉色陰沉似水,他做夢也想不到,大護法才派出去不到半個時辰,印記就消失了,

他已派人去查,回來的人告訴他,大護法死在泰城的平安客棧內,是被人一劍殺死,

吳能想到的兇手,自然是沈雲飛,

沈雲飛用的就是劍,

吳能半點也沒有懷疑吳追風,畢竟吳追風被刺穿小腹,傷勢嚴重,他便是有殺人心,也沒有殺人的能力,

吳能對沈雲飛更加重視了,他越來越覺得,這個人不簡單,

他現在還不知道對方的身份,還沒有弄清楚對方的實力到底有多強,更不清楚對方為何要來找吳家的麻煩,

對方卻一連殺了四護法三護法大護法,他幾乎把吳家的高層血洗了一遍,不知不覺中,吳能心中有了壓力,他全部的精神,都放在了沈雲飛的身上,

雖然到現在為止,他還不知道沈雲飛叫什麼,

吳能忽然站起來,邁步走出了書房,

他看見庭院里有一個灰人,站得遠遠的望著他,那個人是瘋了的吳鵬,

「給我滾,」吳能冷聲喝道,

吳鵬轉身就跑,看得出來,他很怕對方,

吳能再沒有理會吳鵬,而是快步向著院子一角的一棟小樓走去,

吳能很快走到小樓前,他輕輕敲了敲門,輕聲說道:「吳家有難,吳能來請長老,」

……

而就在吳能走進那棟小樓的時候,沈雲飛來到了明城,

明城是一座小城,還沒有泰城一半大,

明城最有名的就是譚家,譚家家主譚天,也是明城的城主,

沈雲飛來到這裡的時候,夜已很深,路上已沒有人,

沈雲飛沒有直接去城主府,而是隨意敲開了一戶人家的門,

「你是誰,」主人開門后,發現是一個陌生人站在門前,詫異的問道,

「我是譚家的人,想來找你談點事情,」

「噗通,」屋內的人聽見譚家這兩個字,立時嚇得一屁股跌坐在地,

「大人,小、小、小的做錯了什麼事情,請大人明示,小的一定改,」

「你為什麼這麼怕譚家,」沈雲飛問,

……

半個時辰后,沈雲飛再次站在大街上,

他進了十戶人家的門,這十戶人家,有富人、有窮人,也有不窮不富的普通家庭,

通過這十戶人家,沈雲飛了解到,如果譚家從這個世上消失了,整個明城最少會慶祝三個月,會比過年都熱鬧,

所謂魚找魚蝦找蝦,吳家和譚家扯到一起,是再也正常不過,

沈雲飛走在大街上,再沒有逗留,他徑直走到城主府,

邁上台階,來到門前,還沒等幾個昏昏欲睡的士兵詢問,沈雲飛卻是忽然抬腿,一腳就踹倒了城主府的大門, 沈雲飛連一句話都沒有說,便踹倒了城主府的大門,

「咣當,」一聲巨響,震得那幾個昏昏欲睡的守門士兵一下子就清醒過來,

只是醒過來后,幾個人又都愣住,

他們從來也沒有遇到過這樣的情況,從來也沒有見到過,哪個人敢把城主府的大門踹倒,

而就在他們覺得不可思議之時,沈雲飛卻是開口說道:「想活著,就馬上離開,如果想要阻攔我,那就得做好死亡的準備,」

聽得這句冷冰冰的話,幾個人心中一緊,他們看了看那扇倒塌的門,每個人眼中都現出一絲懼意,

他們都清楚,自己的身體,絕對不會比那扇門更堅韌,

「你能不能告訴我,你想要做什麼,」一個士兵鼓足了勇氣問道,

「殺城主譚軍,和一切阻止我前進的人,」沈雲飛平靜的說道,

開口詢問的士兵,聽得沈雲飛的回答后,再連一句話也沒有說,他邁步就走下台階,走向遠處,

他不知道這個踹倒大門的人能不能殺死城主,但他知道,他如果上前阻攔,一定會死,

他攔不住對方的,

這人顯然是一個聰明人,其餘的幾個人卻也不笨,他們看了看沈雲飛,也匆忙離開,各奔東西,眨眼間就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沈雲飛則繼續前進,他的速度不快,卻也不慢,

沈雲飛走進城主府,不過只走了數十里,便停了下來,

因為前方有數十人攔住了他的去路,

這些人都是聽見門倒地的響聲趕過來的,

「什麼人,」對面人群中有一人大聲喝問道,

沈雲飛沒有回答對方的話,只是說道:「想活著,就把路讓開,」

「要是不讓呢,」

「死,」

在說話的同時,沈雲飛的右手中已有了劍,

灰色的劍身,在夜色下毫不起眼,但劍上的冷意,卻讓對面所有人齊齊打了個冷顫,

他們沒有感覺到一點殺氣,但他們卻都感覺到了一股死亡的危機,

如果是平時,對上這樣一個不知死活的人,這群人早就一擁而上,把對方給亂刀剁了,

但是現在,卻沒有一個人動,

也只有沈雲飛這樣曾經的王者,才有如此的震懾力,

你感覺不到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殺意,他的殺意已直接傳進你的心底,

而就在這個時候,剛剛說話的那個人卻是猛然大喊一聲:「你們都還愣著做什麼,都給我上,滅了他,」

這個人之所以還能喊出話來,是因為他沒有感覺到殺氣,無論是身體還是心底都沒有感覺到,

沈雲飛的殺意掠過了他,沈雲飛就是要讓他說話,

沈雲飛想殺一儆百,

那人一句話喊出來,沈雲飛的劍便已揮出,

劍出,血濺,

人倒下,

「擋我者死,」沈雲飛再一次開口說道,

在說話的同時,他已向前走去,

他走的不快也不慢,他好像已不把前方的數十人看在眼中,

他走到了人群前,人群自動分開了一條路,

沒有人敢擋在他的身前,沒有人敢面對那柄灰色的劍,

沈雲飛從人群中走過去,沈雲飛繼續向前,

但很快,他就遇到了第二撥擋路的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