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大道之力不斷的蔓延,瞬間便是侵蝕在了怪物的手臂之上,兩道流光同時倒退,相聚幾萬丈,彼此對望著。


「啊……」如同殺豬般的叫聲,在星空之下響起,怪物的整條手臂在星空之下徹底碎裂開來。

「真的是很強的肉身啊!」絲絲的裂痕出現在洛天的手臂之上,洛天的整條手臂也是失去了知覺,心中暗自感嘆,這個怪物的肉身的強大。

洛天這一拳運足了全力,即使是聖人後期的南宮良之流都在這一拳之下,粉身碎骨,而怪物卻是僅僅失去了一條手臂,這讓洛天詫異無比。

「他又變強了啊!」孫夢如看著傲然站立在星空之下的洛天,臉上露出一絲感嘆。

怪物肉身的強大,她之前是領略過的,即使是她有自認略有不如,洛天卻是一拳轟碎了怪物一條手臂,可見洛天比起當初在遠古天宮遇見她之時,戰力再次提升了十倍不止。

「殺!」洛天沒給自己留下喘息時間,另外一隻手猛然攥起,大道封魔拳再次舞動,梵天攻殺大術也是同時灌注在拳頭之上,這已經是洛天最巔峰的一拳,五倍的大道之力,即使連整個星空都跟著顫抖起來,朝著怪物攻伐而去。

「不愧是九域聞名的小子,真的是有兩下子,不過你以為我趴牆等紅杏是白叫的么?這麼多年,多少宗門想要殺我,最終都被我擊殺,你以為,我就沒有其他的手段么?」怪物眼中露出猙獰之色,大嘴張開,大口一噴,噴出一口綠色的口水,一股惡臭頓時在星空之下蔓延,剎那間,便是如同一條河流一般,朝著露天席捲而去,將整個星空鋪滿。

強大的腐蝕性在怪物的口水之中傳出,彷彿將整個星空都吞噬了一般,露出了大片的灰色。

「真你嗎噁心!」洛天不敢硬捍,不說那強大的腐蝕之意,光是那股臭味自己就是有些受不了。

幽冥鬼步開啟,洛天猶如一隻鬼魅一般,穿行在星空之下,不斷的閃避著那噁心至極的口水。

「小子,你逃不掉!」怪物開口,雙手打出陣陣的綠色的符文,衝進了那口水之中,使得帶著腐蝕之意的口水瞬間暴漲,瞬間便是將整個星空沾滿,即使是正在對戰的古雷,鄭欣幾人也是受到了波及,連忙用紀元之鐘和靈運鼎將自己護了起來。

「尼瑪的,這是什麼東西!」古雷等人即使被紀元之鐘和靈運鼎包裹著,也是聞到了那陣陣的惡臭之意,胃裡不斷的翻騰起來。

「哈哈,這是我們聖子的三大絕學之意,腐天蝕地,能夠腐蝕掉一切!」兩名聖人中期的手下,站到了怪物的身後,臉上帶著譏諷之意,看向古雷幾人。

「啪……」但是還不等兩名手下話音落下,怪物反手就是扇了那名手下一巴掌。

「廢物,幾個聖人初期都解決不了!要你們兩個有什麼用!」怪物冷聲開口,一把將兩人扇進了那噁心的口水之中。

「聖子饒命啊!」兩人在沾染到那口水之後,便是發出了凄厲的慘叫,但是話還沒說完,兩人便是沒入進了那口水之中,升起了陣陣的白煙,連滴血重生的機會都沒有了。

「怪物到底是怪物,手段都這麼特殊,今天還真他嗎漲見識了!」鄭欣忍不住破口大罵,看向怪物,眼中露出陣陣的心驚。

「快看,紀元之中的護罩也被腐蝕了!」江難軒沉聲開口,看向那逐漸薄弱下來的光罩,臉色猛然變化起來。

「這他嗎到底是什麼東西!洛天,你要在不救我們,我們就死在這了!」古雷幾人在紀元之鐘和靈運鼎底下哇哇亂叫,朝著四周望去,找不到洛天的蹤影。

豪門蜜寵:首席嬌妻難搞定 孫夢如站在那裡,蒼白的臉色變的難看起來,因為她看見那泛著滔天的腥臭之氣的如同河流一般的口水,正朝著自己席捲而來。

「天機道圖!」嘴唇微啟,想要強行將天機道圖打開,但是身體之中的聖力卻不受自己的控制,不聽自己的使喚。

「哈哈,小子,你不是要保護這個神女嗎,我就先宰了她,你的身法的確很快,但是你的朋友卻是都要死!」怪物大聲開口,聲音之中帶著陣陣的譏諷之意。

「畜生,你連自己人都殺,可見你已經徹底失去了人性,可以說你連畜生都不如!」洛天冰冷的聲音在虛空之中響起,緩緩的出現在了孫夢如的身前,一把將孫夢如攬在了懷中,與此同時金色的箭羽從洛天的手中飛出,貫穿星空。

金色的箭羽將那噁心的河流一分為二,瞬間便到了怪物的身前,刺進了那強大的肉身之中。

「嘭……」大片的血肉從星空之下灑落,怪物的眼中露出陣陣的震撼,與此同時,一道如同鬼魅一樣的身影出現在了怪物的身前,狂暴的大道之力,在傳遞在了怪物的身前,金色的拳影彷彿雨點一般,一道接一道,出現在怪物的身體之上。

「啊……」怪物畢竟是聖人後期的強者,在危機出現在心中的一剎那,便是同時展開了伶俐的反擊,剛剛生長出來的手臂,兩隻手臂掄動起來,不斷的同那布滿大道之力的拳影碰撞在一起。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怒吼

無盡的星空之下,洛天將孫夢如放在了自己的後背之上,同時大道封魔拳不斷的轟擊而出,同那怪物不斷的碰撞在一起,彷彿發狂了一般,誓要將這個畜生徹底滅絕,這個畜生活著,對於整個九域都是一個禍害。

之前洛天雖然震撼這怪物是聖人後期的實力,但是此時同怪物長久的戰鬥之後,洛天發現,這個怪物,雖然是聖人後期,但是修為卻是有些虛,並不像自己這樣一步一步修鍊上來的,更像是用丹藥或者是其他的辦法提升上來的,很有可能與合歡宗的雙修之法有著莫大的聯繫。

實力雖然強大,但是卻沒有什麼持久性,隨著自己的不斷的攻擊,那被傷天弓一分為二的腥臭無比的河流威力也是緩緩的下降,而且兩人不斷的碰撞在一起,洛天也感覺怪物的聖力有些堅持不住,即使一般的聖人後期聖力的強度,比起這個畜生來,都要強上一下。

「哈哈,不過是仗著攻擊手段的奇怪的畜生而已,現在看來,你也不過如此么,還虧的我剛開是將你高看了一眼,還要忌憚一翻!」洛天的大開大和,越戰越猛,大道封魔拳每一拳轟出,都能讓怪物後退幾里。

面對洛天的嘲諷,怪物臉色變的難看起來,本就難看的臉顯的更加猙獰,整個身體之中傳出陣陣的脆裂之音,若不是肉身強大到了極致,洛天的一兩拳他都承受不住。

洛天猜想的沒錯,怪物能有現在的修為,靠的就是合歡宗的雙修之法,男弟子采陰補陽,女弟子采陽補陰,壯大己身,而後宗門內部的男女弟子再進一步雙修,實力提升的速度堪稱恐怖。

而這種修鍊的方法,最大的弊端就是修為很不紮實,一般的合歡宗弟子比起同級之人,實力要差上不少,而這個怪物是個異類,肉身強大,不知道是到底繼承了什麼東西,攻擊手段也是怪異的很,一般的同級之人,都會折在怪物的手中。

但是讓怪物悲催的是,遇到了洛天這樣的逆天的天驕,不說洛天,就是孫夢如若是沒有中毒的話,這個怪物也不會如此猖狂,就連鳳九天之流進入到聖人中期,這個怪物也要靠邊站。

「嘿嘿,我看這東西怎麼像是毒啊!」古雷雙眼賊光直冒,看著那威力逐漸弱下來,但依然將紀元之鐘和靈運鼎包裹著的口水。

「洛天,將你的碧晶琉璃火借我一下!」古雷搓了搓手,彷彿忘記了毒液的噁心,眼中露出陣陣的光芒,輕輕的搓了搓手。

「草,你特么口味真重!」鄭欣還有萬凌空兩人有些無語的看著古雷,江難軒則是眉頭緊皺的看著外面的大戰,眼中露出陣陣的思索之色。

「我們都太弱了!這次洛天可以護住我們,那麼下次呢!」江難軒輕輕的搖了搖頭。

「是啊,但是有個洛天就夠了,我還是只喜歡研究陣法,我修鍊也是為了能夠布置出更強的陣法!」萬凌空搖了搖頭,表達了自己的意願。

「對,這麼想也沒有錯,但是若是洛天真的不能繼續修鍊了呢?我們站到誰的後面去?」江難軒臉上露出陣陣的憂色,眼中同時也是露出一絲堅定。

江難軒雖然修為不算高,但是眾人卻是誰都從來沒有小看過江難軒,即使洛天都是如此,認為江難軒將來的成就,絕對不會弱於自己,厚積薄發。

洛天屈指一彈,碧綠色的火焰衝進了紀元之鐘內,來到了古雷的身前,便又繼續同怪物戰在了一起。

孫夢如貼在洛天的後背之上,臉色露出一絲笑意,不知道為什麼,洛天總給他一種熟悉的安全感,對洛天有一種莫名的依戀。

「也許我的前世真的像他所說的那樣吧!」孫夢如心中暗自嘆息,突然間,特別想讓洛天快點將輪迴丹煉製出來。

「啊……」慘叫之聲傳出,洛天如同絕代戰神一般,一拳轟碎了怪物的肉身,大道之力不斷的煉化著那緩緩凝聚的血肉。

洛天頗為噁心的不斷的擦拭著手臂上的散發著腥臭氣息的血肉,目光看向那冒著陣陣白煙的怪物。

「洛天……我死!也不會放過你!」怪物的虛影不斷的嘶吼著,沖著洛天不斷的咆哮著。

灰色的神魂不斷的膨脹,在洛天的目光之下,竟然衝破的大道鎖鏈的束縛,朝著洛天嘶吼而來。

「小心!」孫夢如在洛天的後背之上,看著那灰色的神魂,俏臉蒼白,眼中露出陣陣的擔憂。

「放心,就憑他,還傷不到我!」洛天雙手掐訣,金色的大印橫空落下,攝魂印,洛天許久沒有動用過的武技,神識武技,對神魂有著強大的剋制。

「嘭……」大印如流星一般的墜落,砸在了那快要到了洛天近前的神魂之上。

「噗……」但是隨後變故卻是猛然發生,在大印即將觸碰到洛天之時,灰色的神魂的口中猛然噴出一口灰霧,出現在了洛天的身前。

速度快到了極致,即使洛天都有些沒反應過來,被灰色的霧氣沾染到了身上。

「哈哈,陪著我一起死吧!」如同殺豬般的嘶吼中,怪物的神魂徹底被攝魂印碾碎,消失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

「嗯?」洛天眉頭微微一皺,身體之上並沒有感覺到什麼不適的反應,而那道灰霧,緩緩的凝聚,最中化成了一道古怪的符號,出現在了自己的手臂之上。

「這是?」洛天眉頭微微一皺,眼中露出一絲疑惑,之前怪物嘶吼的話,他可是聽的清清楚楚,但是眼下,自己卻沒有絲毫的反應,這讓洛天的心中升起了一中莫名的感覺。

「你可以放我下來了!」孫夢如在洛天的後背之上,俏臉微紅,沖著洛天開口。

「嗯!」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雖然很想一直這樣,但是還是將禁錮住孫夢如的聖力解開,畢竟現在那個趴牆等紅杏也是死了,沒有什麼威脅了。

洛天轉過身,眼神柔和的看向孫夢如,隨後眉頭再次微微皺了起來,他能感覺到孫夢如身體之中的毒有些不太一般,最多也是只能壓制,憑藉他即使有著碧晶琉璃火,想要破除也是不可能。

「你怎麼樣?」孫夢如看到洛天手臂上那奇怪的印記,秀眉微皺,顯然也是聽到了那個噁心的怪物死前發出的嘶吼之聲。

「暫時還沒有什麼不適,放心吧,我命大的很!」洛天輕輕的將孫夢如的手臂拿了過來,手搭在了手腕之上,神識之力再次衝進了孫夢如的身體之中。

「別廢心思了,這毒蟲不是一般的毒蟲,是從神魔古洞之中飛出的毒蟲,我們一行人,也只有我靠著天機道圖,從神魔古洞之中逃了出來!」孫夢如輕輕的搖了搖頭,臉上露出一絲紅暈,將手從洛天的手中沖了出來。

「神魔古洞?你們去神魔古洞幹什麼去了,那裡可是九大絕地啊!」洛天眼中露出一絲疑惑,想不明白堂堂神族的神女為什麼要被派往神魔古洞。

「孫和風爺爺受了重傷,我想到神魔古洞之中碰碰運氣!」孫夢如輕輕的搖了搖頭,眼中露出一絲悲色。

聽到孫夢如的話,洛天沉默起來,想到了當初在妖域,將自己阻攔在客棧外的老人,洛天能夠看出,孫夢如對那個老者有些依賴,甚至是親近,真的將其當成了自己的親人。

「需要什麼?有什麼我能幫你的?」洛天輕輕的笑了起來,沖著孫夢如問道,並沒有去問,孫和風到底是為什麼受傷,即使對方是神族的人。

「聖葯,能夠續命療傷的聖葯!」孫夢如臉上露出一絲苦澀,聖葯何等的難尋,當初在遠古天宮之中,主器靈孟凌霄給她的聖葯,在她回到神族之後,便是上交給了神族,畢竟神族的老神王,也需要聖葯續命。

孫夢如知道,洛天有著聖葯,但是那太珍貴了,相當於另外一條命的存在,而且洛天之前擊殺過不少的聖人後期,她也聽說,洛天是靠著聖葯的支撐,才能無休止的拉開傷天弓。

神族的聖葯,孫夢如也是去求過,雖然她是神女,但是在神族真正高層的核心的眼中,這個神女不過是個擺設而已,都知道神族的神女最後會是什麼下場,怎麼會將珍貴無比的聖葯,浪費在孫夢如的身上,更何況,孫和風能有如此下場,跟孫夢如也是有著不小的牽連,那可是神族神王親自出手的。

孫夢如也只好將希望放在了神魔古洞之中,最後不但聖葯沒採摘到,反而中了毒,差點被那個噁心的怪物劫走。

「嗡……」翠綠色的光暈將整個星空點亮,強大的生命力,充斥在星空之中,搖搖晃晃的靈藥,散發著柔和的氣息,出現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

「拿去吧,一顆夠么?」洛天輕聲開口,眼中露出一絲寵溺之色,將聖葯遞到了孫夢如的手中,開口詢問,似乎擔心不夠用,將剩下的那株聖葯也是送到了孫夢如的手中。 第一千零五十四章煉毒珠

星空之下,洛天將兩株聖葯遞到了孫夢如的手中,讓孫夢如臉上露出激動之色,手中攥著那堪比一條性命的聖葯。

「不夠么?不夠的話我在想想辦法!」洛天看著孫夢如不說話,眉頭微微一皺,將天宮令拿在了手中。

「夠了,夠了,一棵就夠了!這太真貴了!」孫夢如看到洛天拿出的天宮令,他知道洛天是想傳送回遠古天宮之中,畢竟當初那個器靈說過,洛天可以傳回天宮三次,當時她也在場。

但是孫夢如不知道的是洛天已經成了天宮的主人,以為洛天回到遠古天宮之中還要冒險,畢竟那個器靈的強大,已經超出了孫夢如的認知。

說完,孫夢如將一株聖葯遞到了洛天的手中,但是洛天卻輕輕的搖了搖頭,他能感覺到,孫夢如在神族之中或許遇到了些難處,否則也不可能冒險去神魔古洞。

穿越之毒妃嫁到 「要不,你……」洛天想要開口讓孫夢如去四聖星域,但是話還沒說到一半,便是輕輕的搖了搖頭,不說孫和風還在神族之中危在旦夕,單單是神族將孫夢如養這麼大,孫夢如便是不會離開神族,有些東西即使是轉世了,還不會變,比如倔強。

當年陳雲婷即使讓洛天恨自己,也沒有告訴洛天真相,足已經說明她的固執。

「不行,一株就夠用了!你還是收回去吧!」孫夢如搖了搖頭,將一株聖葯再次推回到了洛天的手中。

「讓你拿,你就拿著,你要記住,無論什麼時候,只要你要,只要我有,我都會給,別說區區兩株聖葯,就是我這條命,都是你的!」洛天深情的看著孫夢如,不容分說,硬生生的塞進了孫夢如的手中。

看著洛天那深情的模樣,孫夢如整個人都是愣在了那裡,冰封了這麼多年的心,終於觸動了一下,獃獃的站在那裡,耳邊還響這洛天的話,整個人沉默起來。

此時的孫夢如猛然間想到了自己在神族的待遇,不管怎麼說,洛天跟自己畢竟素不相識,準確的說,同神族還是神族的仇人,卻是屢次救自己的性命,遇見過兩次,第一次為自己扛下天劫,第二次,送給自己絕世聖葯。

雖然洛天口口聲聲的說,是他欠自己的,但是孫夢如相信大多數人,遇到洛天這樣的情況,誰還會去選擇尋找自己,能做到如此地步,除了父母,真的沒誰能夠做到了。

「謝謝!」孫夢如輕聲開口,聲音很小,但是卻還是被洛天清晰的捕捉到了,使得洛天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我早就跟你說過,對我,不用謝謝二字!」洛天輕輕的搖了搖頭。

「說說你是怎麼中毒的吧!」洛天眉頭微微一皺,再次將話題放在了孫夢如丹田之中的毒蟲之上,畢竟總這麼靠丹藥的壓制也不是那麼回事。

「說實話,我也不知道是怎麼中毒的!不過的確是在神魔古洞之中中的毒!」孫夢如臉上露出一絲苦澀,輕輕的搖了搖頭,糊裡糊塗的就中了毒,讓她也是有些不太好受。

「我倒感覺這個小蟲子,並不是什麼毒,只不過就是吞噬聖力的速度太恐怖了!」洛天輕輕的搖了搖頭,感覺這個小蟲子,更像是一中蠱毒。

「說說當時的情況,沒準有些線索!」洛天繼續開口,事關孫夢如,讓他不想落下任何一個細節。

「前些天,神魔古洞之中傳出陣陣的霞光,疑似有重寶出世,很多宗門的人都是潛入神魔古洞之中想要試試機緣,而我也是其中一員,但是在神魔古洞之外,人們便是聽到了奇怪的聲音,一會兒哭,一會兒笑,詭異無比!」

「雖然明知道神魔古洞危險無比,但是被寶物迷了心智的人們還是決定聯合在一起進入神魔古洞探索一翻,而我為了聖葯,也是成了他們中的一員!」

「但是剛剛一進古洞,兩股極致的力量,便是形成一道恐怖的風暴,將所有人都剿滅在了裡面,而我有著天機道圖才躲過了一劫,等到我感覺到沒有危險之後,從天機道圖之中走出,才發現自己已經身在了古洞之外,而且丹田之中還多了一個這個黑色的小蟲子!」孫夢如輕輕的搖了搖頭,並沒有說出什麼有價值的線索。

洛天的眉頭皺的更深了,按照孫夢如所說,若是沒有偽紀元之寶,根本就無法在神魔古洞之中活著出來。

「這到底是個什麼東西?」洛天心中有些煩躁,回憶著典籍之中,似乎也沒有發現這個小蟲子到底是什麼東西。

「靠,古雷你他嗎口味真重!」就在洛天沉思的時候,鄭欣幾人的大叫之聲,讓洛天回過神來,轉過頭看向古雷鄭欣等人的方向,不過隨後,洛天和孫夢如的嘴角便是抽搐起來。

視線中,碧晶琉璃火被古雷催動著,火焰包裹著一刻奇怪的珠子,發出陣陣的惡臭的氣息。

「尼瑪的!古雷,你他嗎在幹嘛!」洛天飛身來到古雷的身前,大手掄出,一巴掌扇在了古雷的腦袋之上。

腦海中,陣陣不滿的意念傳遞在洛天的腦海之中,碧晶琉璃火彷彿受到了委屈一般不斷的在跳動著。

「尼瑪的,你竟然用畢竟琉璃火煉那個怪物的口水!」洛天忍不住破口大罵,一想到,畢竟琉璃火等下還要回到自己的身體之中,洛天便是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快他嗎給老子住手!」洛天大手再次揚起,朝著古雷的腦袋扇去。

「別,姐夫,你是我親姐夫,馬上就要成功了,你可別收回去,我跟說,我保證你絕對不會後悔,要是後悔我特么自己吃上十斤春藥!」古雷臉上帶著祈求之色,看向洛天,眼中露出陣陣的興奮之意。

孫夢如臉上帶著笑意,看著洛天這麼一群人,眼中露出羨慕之色,她能感覺到,洛天這些人都是那種可以將性命交給對方的情意。

「這!就是朋友么?」孫夢如輕笑了一聲,口中低聲呢喃起來,不過,隨後當她聽到古雷那一聲姐夫的時候,孫夢如的臉色猛然一變,本就蒼白的臉色更加蒼白了三分,眼中露出一絲苦澀。

「原來他有妻子了!」孫夢如眼中有些發濕,胸口有些發堵,不過還是強行將那股情緒壓了下去,臉上露出牽強的笑意,走到了洛天幾人的身前,也是有些好奇,古雷到底在搞什麼鬼。

「你們別著急,等下就知道了!」古雷臉上帶著激動之色,即使被洛天扇了一下,都沒有將視線離開那被綠色火焰不斷淬鍊的珠子。

「快了!快了!」時間緩緩流逝,在所有人都期待的目光之下,足足過去了小半天的時間,古雷終於動了。

古雷眼中露出凝重之色,雙手不斷的在身前變化起來,道道的紫氣從古雷的手中飛出,被打進那已經被琉璃火淬鍊成人頭大小的綠色珠子上。

一道道紫色的聖力,從古雷的手中飛出,化成一條條紫色的符文長龍,被打進了珠子之中。

「嗡……」珠子在古雷紫色的聖力打進去之後,便是發出了陣陣的嗡鳴之聲,讓洛天等人疑惑不以的是,那難聞到極致的腥臭的氣息,在古雷紫色聖力打入之後,便是緩緩的下降著。

「這是怎麼回事?」鄭欣臉上帶著疑惑,他們都知道,古雷是毒屬性的體質,對於毒,古雷絕對是鼻祖級別的。

「嘿嘿,你們等著瞧好吧!」古雷更加賣力,身體之中的聖力彷彿不要錢一般,甚至還吞噬了幾顆丹藥,補充著聖力。

又是過去了半天的時間,經過碧晶琉璃火的淬鍊,珠子也是越來越小,那惡臭的氣味也是越來越小,整個珠子也是變的有些透明起來,甚至還有些香氣傳遞在星空之下。

「搞什麼鬼,好無聊啊!」鄭欣和萬凌空兩人臉上露出一絲不耐煩,但是古雷此時已經不搭理眾人的說話了,雙眼之中露出陣陣的瘋狂之色。

終於在人們期待的目光下,一股驚人的清香衝進了眾人的鼻子之中,即使洛天都是忍不住想要多聞上幾下。

「收!」古雷聲音都有些顫抖起來,雙手打出無數的紫色長龍,衝進了已經被煉化到,一個指甲蓋大小,幾乎透明的珠子中。

「哈哈!煉毒珠!成了!從今以後,誰也別想用毒來害咱們了!」古雷長笑一聲,伸手將那顆幾乎透明,卻是散發出陣陣氤氳之氣的珠子抓在了手中,眼中露出陣陣的興奮。

洛天幾人露出沉思之色,看向古雷手中的珠子,隨後彷彿猛然想到了什麼一般,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但是就在幾人將注意力都放在了古雷手中的珠子上時,孫夢如的臉色卻是猛然一變,一口鮮血噴出。

與此同時,一條黑線眨眼之間,便是衝到了古雷的手中,黑色的小蟲子,也不知道是哪裡來的那麼大的嘴,附著在那比起他身軀大上了幾十倍的煉毒珠上,咔嚓咔嚓的啃食起來,僅僅片刻的時間,便是將古雷辛辛苦苦淬鍊出來的煉魂珠吞噬的一乾二淨。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噬魂蠶

星空之下,古雷臉色難看,看著手中的煉毒珠眨眼之間便是消失不見,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煉毒珠呢?」鄭欣,萬凌空等人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看向古雷的手掌,煉毒珠消失的實在是太快了,快到這幾個人根本都沒反應過來。

江難軒眉頭微微一皺,他也僅僅看到一條黑線閃過,並沒有看見那個黑線到底是什麼東西。

「尼瑪的!是誰,敢在老子的手中搶東西!」古雷大吼一聲,本就洪亮的聲音,在整個星空之下傳出老遠,可見古雷有多憤怒。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