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大長老怒吼一聲,身體化作了一道漆黑的長光,轟的一下射進了前方的霸王鼎當中。


大長老入內,霸王鼎立馬光芒無盡,搖晃而起,速度陡然增加,劃出一道漆黑的混沌流光,破勢而去!

噹噹當!

九十九道血龍之光分別沖了上來。

轟轟轟!

一道道接著炸開,霸王鼎一往無前,鼎口出現光芒,竟然在吞噬著空中消散的龍光。

「一擊之後,震散自己的能量,我知道了,他要用兵器吸收外界的力量,才可以維持他現在的這種狀態!」冥帝大叫起來,有些驚喜,像是找到了大長老的漏洞:「他堅持不了太久,是個短暫的巨人,堅持下去,他必定敗亡!」

「我知道了,項玄前輩無法存在太久,所以想借著這一口氣蕩平三大至尊,換我等一個太平。」

「哎,自身到了如此境地,依舊記掛整個大陸。」

「這是他的執念,是他甘願沉睡百萬年的執念,也是英雄項家人的不朽傳承。」

「不錯!」

大陸眾人,紛紛嘆息,難以表達心中的敬佩之情。

而女媧娘娘則是咬著牙想要站起來,胸前卻出現了一道裂痕。

她之前就負傷,並未完全恢復,如今又大戰三大至尊,身體已經難以持久,手中的媧皇宮脫離了她的控制,眨眼變大。

三教之主的狀態比她好不了多少,三教戰力多依賴於信仰之力,而如今他們進入了神界,大陸蒼生又遭逢劫難,死傷眾多,信仰之力爆減,他們連番大戰,早已無法支撐了。

眼下,整個大陸,都落在了大長老一人身上。

「猴子,遠處似乎在爆發大戰呢。」

「是那個人,昔日我見過的人,沒想到他竟然會走到這一步。」

「每一個成為至尊的人,不是都能超過你嗎?」

「臭和尚,你不要胡說八道,整個大陸無人能夠超過俺老孫!即便至尊又如何,最終不過是黃土一培,只有俺老孫是真正的不死不滅!」猴子大叫了起來。

「你可以幫忙嗎?」

「大忙幫不上,小忙還是可以的。」

猴子點了點頭,祭起自己的金箍棒,往那邊飛了出去。

金箍棒橫穿大陸,想要再次加入戰場當中。

突然,空中伸出一隻大手,一把握住了那根棒子。

「猴子,你倒是個不折不扣的攪屎棍子。」

孫悟空沒敢答話,他擔心被至尊發現了這個地方。

「你這猴頭也怕死了嗎?」

那隻大手傳來一聲冷笑,隨即大手一震,將棒子丟到了太空之外。

「完了,你的兵器被丟了。」

「再遠都會回來,只是沒有想到,竟然還有一位出世的傢伙躲著。」

「你怎麼知道他出世了?」

「他的氣息變了,已經跨越了那道門,只是潛伏不出,這下恐怕難辦了。」猴子嘆息。

落難公主復仇記 「項玄很強大。」

「這個人很奸詐,他擔心項玄繼承他父親的傳統,擁有以一戰四的能力,所以等了起來,他是最能等的一個。」猴子搖頭。

「你們走!」

倏然,大鼎之上伸出一隻大手,眨眼就到了女媧娘娘和三教之主的面前,大手一握,將幾人一把給抓了起來,隨後往神關方向送了過來。

「若非我來,絕不可出!」

大長老交代了一聲,大手一震,神關發出了輕微的響動。

女媧娘娘連忙掏出法令,打開了神關,三人入內。

「來!送你們上路!」

送走了四人,為大陸保留了一個可觀的戰力,大長老再無顧忌,大喝一聲,力戰三尊! 「留下那四人又有何用?他們已經受了重傷,等他們出來的時候,我早已吞噬的飽了。」藏在暗處的最後一人冷笑了起來。

霸王鼎一往無前,一直衝破了九十九道龍光,隨後轟的一聲,衝進了血色的簾幕當中。

那張簾幕像是帶著無盡的毀滅威能,落在霸王鼎上,在鼎身上沖刷出一道道的紅色霞光,它竟然在分解霸王鼎!

「貪心不小,但在絕對的力量面前,一切都是虛的!」

霸王鼎急速旋轉了起來,快如風雲,在血幕中央直接拉起了一個巨大的漩渦。

隨後一震!

轟!

整條從空中直接垂落到地面上的血幕瞬間蹦斷開來,紅光四處飛出,霸王鼎再往前去,勢殺血皇!

「情況不妙啊。」

冥帝眼神一眯,張嘴收取讓大長老震滅的紅光。

他其實心中很後悔,他原本可以不出來的,但看著宇宙出現在了眼前,而大長老又不在了,項羽這種能夠成為至尊的種子選手也提前戰死了。

天地之間,似乎沒有了一個能打的,還有同行一起出來搗亂,這種情況不出來溜達溜達,也太對不起自己了。

至尊龜縮,那是由於食物不夠,所以只能乖乖的躲著,不然一沒有至尊他們就的出來走走了。

但眼下屏障破了,宇宙就在眼前,食物比以往多了無數倍,他們自然可以出來透透氣了,總比悶著幾百萬年要好。

可誰知道項玄這個傢伙竟然沒死,就在自己等人即將拔出大陸上最後一個威脅的時候,突然蹦了出來。

「能戰則戰,若是不能戰的話,我就提前離開。」冥帝眼神閃爍,暗暗打定了主意。

「項玄,你不要欺人太甚!」

血皇情願去找一條狗來日日,他活了這麼多年,從來沒有像今天這麼倒霉過。

三個人一起來打架,結果所有人都逮著他一個人揍,讓他根本沒機會發揮就受了傷,眼下這個殺神又死盯著自己,這簡直就是上天無路,入地無門,欲哭不能!

「死吧!」

大長老的身影從霸王鼎中跨步而出,一拳出擊,沖著血皇砸了過去。

一拳出,九天浩動,風雲跟著這一拳形成了一個高高的浪花,直撲了過去。

血皇大叫,扛著傷勢連連劈出九劍,才將這一擊的恐怖力量震散,再次往後退去,口中發出威脅之音。

「項玄,你若逼我,我便進入巔峰境界!」

「你不如巔峰,便為螻蟻一般!」項玄冷哼一聲,他為巔峰至尊,而且是巔峰至尊之中的絕對強者,打自砍一刀的黑暗至尊自然輕鬆。

接著一拳砸出,血皇在天空橫飛而起,血灑域外疆場。

「啊!」

他怒吼了起來,嘴中出現了獠牙,紅色的眼珠子往上一翻,盯著天空之外:「項玄,我和你拼了!」

說罷,整個人破空而起,化作一道筆直的紅線,直接射入了太空之中。

紅線越變越粗,隨後成了一隻鋪天蓋地的血色蝙蝠,蝙蝠還在不斷擴大,沖入太空之中,竟然化作了星辰大小,抬頭便能吞拿日月精光。

全球刷怪 「我的天,這麼大?」

所有人都看傻眼了,站在大陸上都能看得清清楚楚,那東西宛如天邊的月亮一般大小,震翅而飛,速度極快,身後帶著一條筆直的長虹路線,身上的氣息越來越濃郁和可怕了起來。

「血域無疆,血皇歸來,在翱翔的身姿之下,顫抖吧蒼生!」

他大叫了起來,口中噴出了血色大火。

宇宙之間,一顆沉寂已久的印記,猛地放出了血色光芒,直射在了血皇身上,象徵著一代血族皇者,再次歸來。

王者大陸之上,無數血族紛紛跪倒在地,拜著那隻無比雄偉的身影。

地球之上,那些塵封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棺材突然抖動了起來,受到遍布宇宙的這種血腥味道刺激。

咔擦一聲,棺材破了,一隻手臂伸了出來,怦然一聲,一具屍體站了起來。

在西歐,那些古堡之中緊閉的棺材也在一陣劇烈的顫抖之後,棺材蓋子紛紛飛了起來,一道道人影坐起……

「他重入巔峰了。」冥帝和血祖動容。

重入巔峰,幾乎就是死路一條了,因為如果想要再次封印,那必須需要無比強大的生命精氣才能做到。

「你們兩個也別愣著了,這傢伙絕對不是一個我加兩個半尊能夠對付的!殺了他,然後吞噬宇宙,就能讓我們再次沉睡。」血皇大叫,要拖兩個同伴下水。

血祖一咬牙,也衝天而起了。

他的紅色,帶著有些烏黑的光芒。

身體之外竟然飛出了無數的翎羽,翎羽如刀劍一般四處落去,隨後竟然化作了一隻只血黑色的烏鴉,圍繞他旋轉而飛,將他送入了太空當中!

「來吧項玄,我們死戰一場!若是你勝,我們亡!若是我勝,宇宙亡!」

血祖怒吼,讓蒼生顫抖起來。

兩個血族的至尊都停留在了太空當中,只剩下了下方一個冥帝,還遲遲沒有進入巔峰狀態。

他盯著大長老,發出了一聲嘆息,道:「項玄,我還沒有到吞噬的關頭,我不傷一人而歸,你讓路吧,我不想與你為難。」

「什麼!」

空中兩位血族的至尊頓時失聲,忍不住大罵了起來:「冥帝,你好不要臉!」

大長老已經有了斬殺兩位巔峰至尊的歷史,這一次要是失去了這位盟友,他們兩個沒有一點打贏的信心,如何不恨?

「這冥帝,難道要逼我出手嗎?」藏在暗處的人冷哼了一聲。

廢柴女道士 「太好了。」大陸眾人發出了歡呼之聲,若是如此,勝面就瞬間大了無數倍。

「你也一起吧,凡是黑暗存在,無一能倖免!」

陸先森,只婚不愛 大長老怒喝一聲,宣判了冥帝的死刑,一鼎沖著他鎮壓了過來。

冥帝頓時臉色大變,他沒想到對方連這種條件都不同意,但大鼎已經落到了頭頂,躲之不及!

「救他!」

空中兩位血族至尊雖然心中不甘,但深深知道眼下自己兩人需要他的幫助,紛紛吐出一道紅光,將霸王鼎給震飛了出去。

「太空一戰,你敢不敢!」

冥帝脫困,大怒之中明悟過來,往太空之中飛去。

「上天入地,有何不可!」

一捋衣袍,大長老大步一跨,人便登天而上! 「冥帝,你還在等什麼!」

大長老就跟在冥帝身後,這一次血祖和血皇也學乖了,根本不出手,等冥帝將自己推入巔峰再來表態。

冥帝恨得一陣牙痒痒,心裡那個後悔啊,百般無奈之下,只能怒吼!

「我為輪迴,當葬天地萬物!我掌生死,當書寂滅往生!」

默認分章[524]

地獄之中噴出一道漆黑的光柱,直接落在了他的身上。

偌大的深坑地洞之中,一道金黃色的人影微微抬頭,看著外面嘆了一口氣:「早就讓你不要出去的,非是不聽。」

說罷他坐了下來,金色面甲之後的眼神有些深邃。

「為了不死,也是無奈才走出了這一步,能不出世,則不出世吧。」

他取下了自己的頭盔,伸手在後面摸了摸,那裡竟然有一個字——戰!

冥帝嘶吼,整個人在空中迅速變大,隨後竟然成了一隻獠牙巨獸。

「冥帝不是人?」

無論是黑暗種族還是人類,都紛紛為之變色。

雲層的最高處出現了一個奇怪的動物,由漆黑的各種骨頭組合而成,身體長如鱷魚,但長著老虎一般的四肢,在四肢的前端又是人類的手,將身體撐了起來,嘴巴卻像是鳥類,尖銳而長,體外籠罩著黑暗死氣。

「我從死亡中人,不會再死的!我之出生,乃天道所贈予!」冥帝怒吼咆哮,身子微微前傾,吼碎天雲,讓大陸之上山川炸裂。

「我知道了,昔日曾有傳言,說在地獄萬坑之中堆積著無數強者的骸骨,他們死後怨念不善,在無數年的演變之下,其中最強的一部分組合成了新的生命,從死亡之中而來,也掌控著死亡。

天道降下了不世雷劫,地獄才算真正形成,而從中走出一位超級強者,在千年後成為至尊,想必就是你了吧。」血祖說道。

「不錯!」冥帝傲然抬頭,空洞的白骨眼中射出一縷紅色的光束,定在了大長老的身上。

「項玄,將我逼到這一步,今日你必死。」

「東皇鬼帝死的那麼快,就是因為他們話太多了。」大長老搖了搖頭:「我看你們,命更短。」

「放肆!」

三大至尊同時怒吼,隨後各自出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