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天子劍陣的威力極其之大,八個羽林衛雖然不夠,但如果二十個羽林衛合力結下這天子劍陣,如一個半步魂嬰境,可以瞬間絞殺!


大周王朝曾經有著三十個羽林衛結陣,連續屠殺過四個半步魂嬰境的戰績,而這一戰,其實是當日剿滅血修的一戰!

這一刻,羽林衛再次拿出了天子劍陣,要對付蘇銘的這一招!

而蘇銘也是皺起了眉頭,自己那一招固然是隨意一擊,可現在看來,自己這隨意一擊,倒是在這天子劍陣之前,有被打破的風險。

不過看樣子,這八個羽林衛個個都是咬牙切齒,滿頭大汗,雙眼都血紅了,看來這八個人的能力,也都是達到了一個極限了。

「嗯……這些羽林衛已經是再無底牌了。」蘇銘點了點頭,而他通過對這八個羽林衛試手,也大概知道整個羽林衛的估計實力了。

當然,羽林衛是大周王朝最精銳最王牌軍種,數量一直都是很神秘的,不得為外界所知。

畢竟,羽林衛是絕對底牌!

若是提前就被亮了出來,那整個大周王朝的底牌被人家都摸透了,可是很愚蠢的一件事,嚴重點,那是會導致被滅國的!

但蘇銘心中隱約間,是對這些羽林衛的數量有一個猜測的!

只是這個數量到底是多少,他也不太好說!

九皇子皺著眉頭,他看著身前的天子劍陣,一言不發。

蘇銘這道攻擊,他自忖,自己若是要擋的話,也是不太好擋的,但他還是想看看羽林衛的戰鬥力!

只見的又是轟的一聲,羽林衛結出的天子劍陣,便是跟蘇銘的那一道更加兇猛的漣漪火浪狠狠的懟在了一起,頓時整個空間都撕裂般的被扭曲了!

先是膨脹!

就好似是水蒸氣熱浪那種,整片空間地域都好像是被一道怪力扭曲的拉了開來,讓空間都變得歪歪扭扭,而這堪稱扭曲的地域之間,八個羽林衛都在裡面,每一個人的表情都是極其的難看,他們都是哀嚎著!

在那水蒸氣恐怖熱浪的席捲之下,這八個羽林衛個個都是有著快要被瞬間秒殺的危機感!

但他們不能,他們需要死死的抵抗住!

而八個人合力召喚出的天子劍的虛影,在那攻擊之下,卻是變得更加的虛幻了……甚至是虛幻到了快要虛無的程度。

馬上就要消失了……

而那些九五龍氣,本來是很多的,但先後凝聚了那九五金龍,以及天子金劍后,這八個羽林衛身上的九五氣運,也馬上就要消耗殆盡了。

蘇銘看了一眼這八個羽林衛,眉頭微微蹙起,心裡則是若有所思!

在他看來,這九五龍氣似乎慢慢的就不再神秘了,而這所謂的龍氣,像是空氣一樣……它是可以充的!

但這肯定不是空氣,而是一種質量亦或者是能量,非常濃郁強大的氣,就彷彿是靈氣一樣,但它還不是靈氣!

靈氣是可以修鍊的,而且靈氣也無法被轉化成戰鬥力。

但這種龍氣,居然是可以增幅戰力,而且也是消耗型的!

那麼……這到底是什麼氣呢?!

蘇銘心中想了想,可想不出個所以然,他深吸了一口氣,心中快速的有了一個判斷,那就是這種九五龍氣,應該是類似於麒麟祥瑞之氣的那種……

對,祥瑞之氣!

被這祥瑞之氣加身,戰鬥力自然是會加強,同時運氣也會變好,就比如是本來走路是要掉在臭水溝里的,但沒有,腳馬上要踩到臭水溝的時候,突然間有個人出現,他驚喝一聲,說公子小心!

在千鈞一髮之前,被那人提醒,而自己自然就收回了那腳,從而導致沒有掉進臭水溝去!

可這樣的事情,卻是很巧合的,在每一次災厄之前都出現,這就讓人很是意外了!

所以,這就是祥瑞之氣!

而龍氣,應該是類似祥瑞之氣的,之所以他不是祥瑞之氣,是因為九五龍氣和這祥瑞之氣,在本質上,也只是類似,他們還有著很大的不同!

那就是祥瑞之氣是增加運氣的,而且增幅很大,至於龍氣,雖然也能增幅運氣但並不大,他真正增幅是掌控之力!

說白了,就是王朝的皇帝、王侯、皇子,擁有的類似於皇族之氣,有這種氣運,就是王朝正統,反之,就是亂臣賊子!

而天子劍陣,更是在與蘇銘那一招的交鋒之中,慢慢的就陷入了劣勢,而這劣勢……又在一個極其之小的時間之內,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的萎靡了下來,搖搖欲墜著,像是隨時都會崩潰掉!

隨時都崩潰掉!

九皇子眉頭都皺了起來,他想過羽林衛沒有那麼弱,蘇銘……應該也沒有那麼強,可現在看來,他錯了,甚至是錯的離譜!

蘇銘,看來是真的很強!

而這麼一個強者,如果他是自己朋友還好,可若是他與自己為敵呢,那結果如何……他簡直就不敢想!

從另一方面來說,若是沒有他當初和蘇銘結下的那一場善緣的話,恐怕如今的他,也早就倒霉或者一命嗚呼了,哪裡有如今這樣被皇帝器重,一步一步,步步生蓮式的節節高升!

從他被皇帝派出羽林衛輔佐開始,九皇子實際上已經走入了皇子奪嫡圈了!

如今的他,有這個資格!

那麼他接下來,就不能再像從前那樣滿不在乎或者是鄉野作風了,他要把架子端起來,待人接物方面,都要如太子那般做!

雖然大周王朝目前沒有太子,但要想在九龍奪嫡這個圈子裡出彩,那就不能有太子的脾氣,但得有太子的風度和本事!

最重要的,得有太子一樣背後的人!

沒有人捧著推著,那就什麼都不是!

九皇子無疑是很懂這一點的!

他深吸了一口氣,對羽林衛道:「你們不用再努力了。」

「什麼?!」羽林衛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只見的九皇子輕聲道:「蘇先生,你的神功本皇子已經看到了,非常厲害,這幾個羽林衛怕不是你的對手,而我們也奈何不得你!」

「當然,這並非是皇族丟人的事情,相反,皇族覺得光榮!」

「哦?此為何意?!」蘇銘笑了笑,九皇子說話的確還挺會找台階的。

「呵呵,是這樣的……」九皇子簡單的說了說,旋即道:「蘇先生是我九皇子的朋友,你越強大,小九就越是自豪和驕傲啊……」

說完之後,感覺意思沒有完全到,九皇子沉吟一聲,又道:「得蘇先生這樣的朋友,我想天下人,無論是誰,都會興奮的啊!」

九皇子的話,讓的蘇銘都是忍不住笑了,他淡淡道:「既然勝負已分,我看這場戰鬥也可以收場了。」

蘇銘目光看向了那八個羽林衛,只見那八個人,還在那裡苦苦掙扎著,蘇銘點了點頭,抬起手輕輕的拂動了下,旋即那困擾著這些羽林衛,讓他們表情猙獰扭曲的始作俑者,那漣漪火浪也一瞬間消失了。

八個羽林衛瞬間輕鬆了,而他們沒有了死亡的危險,本該是一件高興的事情,可他們這些人,卻是高興不起來的,相反,他們還感到了恐懼!

因為,這說明了一件事!

那就是這種只要蘇銘願意,可以隨意碾壓秒殺他們的武功,蘇銘是可以收放自如的,這是一種境界!

而要想隨心所欲的如意掌控一門武功,就需要將這門武功修鍊到爐火純青的程度,而一般來說,一門已經修鍊到巔峰火候的武功,那破壞力是巨大的!

到了半步魂嬰境這個程度,假如說是擁有了一身這種恐怖至極的武功,那破壞力自然是毀天滅地的,只要一出手,那種驚駭的程度,是會讓空間都崩潰的!

可現在,蘇銘出手的那種程度,卻遠遠是達不到毀天滅地,可以說只是小試牛刀而已,從另一個方面也就是說,蘇銘將這門武功施展的,並非是巔峰水準,而是刻意壓低了很多威力。

儘管如此,蘇銘那一招,依然是讓的羽林衛是抵擋不住的!

側面更反應了一個問題,蘇銘若是全力發揮,或者是極限戰鬥的話,他將達到一個怎樣的層次?!

九皇子突然間心中驚駭了,因為他想起了皇帝對他說過的一句話。

而皇帝是見識過蘇銘的戰鬥力的。

貴為大周王朝四海之尊的大周皇帝,這樣對蘇銘評價,說他天縱奇才,假以時日,必將成為蒼元界的巔峰武者!

一界巔峰!

那是何等風采,那是何等輝煌,那是何等境界!

想到這裡,九皇子心中對蘇銘的驚駭越來越強,而蘇銘卻始終是一副淡淡的笑容噙在嘴角,他淡淡道:「九皇子,我們之間的約定,若是沒有什麼意外的話,完全可以依照原計劃進行。」

九皇子!

若是沒有什麼意外……說到這裡的時候,蘇銘的咬字是很重的,九皇子心中一寒,他脊背後面都是有著寒氣冒了出來,看來蘇銘對自己之前的行為也是很不滿意的。

他不滿意了!

九皇子對這個是非常看重的,若是沒有蘇銘的話,他恐怕就會瞬間被奪嫡圈子踢出去!

這一刻,他深刻的感受到了一句話。

這句話就是……成也風雲,敗也風雲,若是因風雲而起,自可逐鹿雲巔,若是因風雲而敗,人生自然也龍墜於野……

而蘇銘,就是他九皇子的風雲!

他若是敢怠慢!

那下場……可是很慘的!

皇帝提拔他,並非是看重了九皇子,或者是九皇子多麼有本事,而是因為九皇子身邊有蘇銘這個朋友……可問題來了,既然是因為蘇銘,才讓九皇子步步高升的,那若是九皇子失去了蘇銘這個朋友,他人生還會這樣轉折嗎?!

恐怕是不會的!

而皇室之內的奪嫡之爭,若是失敗,那就會死!

想活著?!

天真的很!

這裡是皇室,怎可讓失敗者活著!

九皇子心中的駭然,都不能用其他的詞語來形容,他強行壓制住這種因驚駭而帶來的失態,聲音都是有些顫抖的道:「蘇先生……本殿下……不,我……我……」

九皇子都不敢在蘇銘跟前自稱殿下了,他稱呼自己為我,畢恭畢敬道:「蘇先生,之前的試手,可見你的身手太好太好!」

「而這些人,他們是我大周王朝的最精銳部隊,叫做羽林衛……這一點,你應該也是知道的。而這些人,他們和你交手中,可見他們根本就不是你的對手。」

蘇銘點了點頭,淡淡道:「好,我知道了!可是,所以試手算是結束了嗎?!」

我知道!

試手,結束了嗎?!

蘇銘說完后,嘴角噙著一抹玩味笑容,他的意思很明確,那就是你到底是服不服,若是你心裡不服,但是嘴上是服氣,那我不滿意!

我要的!

就是讓你這廢物,心服口服!

心服口服!

以德服人?!那不現實!

什麼現實?!

那就是拳頭服人!

蘇銘其實本來是個願意講道理的人,可通過在修鍊界這個生死修羅場,生生死死了不知道多少回合后,他的心也變得越發的堅硬,甚至變成了一種類似於鐵石心腸般的心!

他發誓,自己要狠!

如何狠!

對自己狠,對敵人狠,對一切可以狠的地方狠!

如今九皇子不服是不是?!沒關係,有拳頭嘛,那就打服他!

蘇銘冷笑了一聲:「九皇子,還有招式嗎?!若是有的話,今天你最好還是一次性全部拿出來!我逾期不候!」

說完后,蘇銘雙手背負在了身後,袖手以待的樣子,還真是頗有一番高人風範!

他淡淡道:「我說你這九皇子,之前不是一番帝王風範嗎?!怎麼,現在啞巴了?!」

九皇子臉色想要陰沉,可他不敢陰沉下來。

蘇銘不禁是搖了搖頭,他道:「我逐漸對你失去興趣了,你離開吧!」

說完后,蘇銘對著這片虛空道:「皇帝,你看夠了沒有?!」

皇帝,你看夠了沒有!

九皇子,我對你失去興趣,你離開吧!

蘇銘的兩句話,讓的九皇子瞬間愣住了。

那八個羽林衛也是愣住了,他們都是一臉驚駭的樣子,不知道蘇銘為什麼會突然間要說這兩句話,一時間,他們都是有些手足無措的。

可蘇銘說完這兩句話后,整個天空卻是突然間變得寂靜了開來,只是這種氣氛,卻是變得逐漸特殊了起來。

天地之間的氣氛……變得怪怪的!

而九皇子卻好像是感覺到了什麼不詳,突然間誠惶誠恐的跪了下來,向著虛空中某個位置,瘋狂的磕起頭來,而他磕了幾下后,覺得有些不敬!

九皇子便是來到了地面上,在那石板之上,撤去了所有武功的保護,對著青石板瘋狂磕頭,很快,現場血流如注!

原本英俊瀟洒,一表人才的九皇子,頃刻間變得如同血人,非常可憐!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