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天色微亮,歐陽倩兒帶著一百多難民遠遠逃離東耀郡,發現身後沒有追兵,便從懷中摸出一隻哨笛拋向空中。


凄厲的哨聲在晨曦中傳出很遠,一朵妖艷的曼陀花在天空中綻放開來。

「快走,不要停,援軍馬上就趕來接應我們。」歐陽倩兒催促著難民向前方逃去。

眾人不敢怠慢,逃了一夜,每個人早已疲憊不堪,此時還是互相攙扶著向前方逃去。

歐陽倩兒飛在半空中,不時看向後方和前方,終於數道身影在前方出現,飛快的向這裡迎來。

為首之人竟然是廣善大師,大軍正緩緩向這裡進發,他在軍中見到歐陽倩兒傳出的求救信號,便與龍羽軒帶領數名人族的高手趕了過來。

「這是在東耀郡救下的?」廣善大師驚訝的掃了一眼下方的難民,問歐陽倩兒道,他怎麼也想不到這裡竟然還有倖存的人類。

歐陽倩兒神色複雜的看了廣善大師一眼:「是,他們藏在東耀郡城外一個地洞中。」

「地洞?」龍羽軒訝然。

「他們說是冷沐風和雲前輩救下的他們,不知為何他們兩人又離開,留下穿山甲保護他們。」歐陽倩兒深吸一口氣,平復一下心情說道。

「陛下和雲前輩沒有和他們在一起?那一定是他們發現了特別重要的情報。」龍羽軒眼睛一亮說道。

「這裡不是談話之地,穿山甲和雄首領呢?」廣善大師看了一眼四周說道。

「昨夜東耀郡的鬼兵追了出來,他們斷後,現在還不知情況如何。」歐陽倩兒緊緊盯著廣善大師的雙眼說道。

「盟主已派人來接應,你和其他人護送難民過去,龍閣主我們走。」廣善大師話音未落,身形已消失在半空中。

「是!」龍羽軒應了一聲,也如閃電一般向東耀郡方向飛去,只有穿山甲和雄霸天斷後,現在他們怕也是凶多吉少。

歐陽倩兒和其他幾名人族高手護送難民與人族大軍匯合暫且不提,再說廣善大師、龍羽軒風馳電掣往東耀郡趕來,遠遠看到半空中一群鬼兵圍著兩個身影殺成一團。

雄霸天、穿山甲渾身浴血站在一起,拚命的往外衝殺,龍羽軒見狀,一把抖出銀魂槍:「呔!沖我來!」怒喝一聲,沖了上去。

廣善大師雙手合十,一道金光從背後飛出,直射向戰場上空,來到穿山甲、雄霸天頭頂上空停了下來,竟然是神器鎮魂鍾。

「嗡!」一陣轟鳴聲從半空傳來,一道道肉眼可見的金色波紋從鎮魂鐘上飛了出來。

「哇啊!」一名鬼兵揮舞法寶剛要去攻擊鎮魂鍾,正好被一道波紋劃過,頓時慘叫一聲從半空跌落下去。

「是鎮魂鍾!」鬼兵中傳來一聲驚呼,剩餘的鬼兵、鬼將頓時一窩蜂的向後散去。

「哪裡逃!」龍羽軒大喝一聲,手中的銀魂槍化作一條銀色神龍飛了出去,疾追而上。

「呼!」雄霸天深呼一口氣,險些跌落下去:「大師再晚來一會,怕是見不到我們了。」

「傷勢如何?」廣善大師飛了過來,看了渾身是血的一人一獸問道。

「來顆金還丹吧,我們現在連一顆金瘡葯也沒了。」雄霸天強提一口氣漂浮在半空中說道。

「靈氣耗盡,都是外傷,並無大礙。」廣善大師說著,拋出兩顆金還丹,一顆飛入雄霸天懷中,一顆徑直飛向穿山甲嘴中。

「多謝大師!」雄霸天感激的說道,急忙接過金還丹服下,他剛才只是隨口一說,沒想到廣善大師竟然真的取出了兩顆金還丹。

「大師,鬼兵都逃入東耀郡,要不要追?」這時龍羽軒返回來問道。

廣善大師深深看了東耀郡一眼,揮手說道:「撤,回去再說。」

「好!」龍羽軒應了一聲,他可沒有自戀到但憑兩人就直闖東耀郡,看了一眼身體已經變小,渾身傷口已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的穿山甲,龍羽軒忍不住問道:「你的主人跑哪去了?」

穿山甲疲憊的搖搖頭,突然身形一晃飛入龍羽軒懷中,盤在那裡再也不動彈。

「你們碰到歐陽峰主了嗎?」雄霸天服下金還丹后,神色大好,開口問道。

「你放心,他們都沒事。」廣善說完,一手挽著雄霸天和龍羽軒向後方飛去。

三人與人族大軍相遇,龍在天已經命令剛剛開拔的大軍又駐紮下來,正在營帳中,與眾人一起詢問歐陽倩兒,了解東耀郡的虛實。

「啟稟陛下,廣善大師和龍閣主、雄首領回來了。」一名守衛急匆匆進來稟報道。

「快請進!」龍在天一喜,急忙說道。

「是!」守衛躬身退下。

不多時廣善大師、龍羽軒和渾身是傷的雄霸天一起走進大帳,龍在天、燕無極、燕飛鷹、肖延玉、楚鍾離、唐翦、胡五、孤鷹、禿狼和張豹等人急忙起身相迎。

「大師,東耀郡情況如何?」龍在天急忙問道。

「都退了回去,我們也只是將雄首領、穿山甲救了回來,並未深入。」廣善大師說道。

「哦?」眾人神色各異,燕無極目光閃閃看向雄霸天。

「咳,我們在東耀郡城外被鬼族圍困住,幸好大師和龍閣主及時趕到。」雄霸天咳嗽一聲說道。

還未等燕無極說話,龍在天搶先問道:「你是說你和穿山甲被困了一夜,有多少鬼兵?」

「約兩千多吧。」雄霸天回答道。

「兩千多!」龍在天面露思索之色,兩千鬼兵竟然只圍困他們,沒有追擊逃走的歐陽倩兒。

眾人也很容易的想到這個問題,孤鷹看了一眼胡五,見他沒有注意自己,開口說道:「怎麼可能,一千鬼兵便能將你和穿山甲圍困起來,他們怎麼沒有追擊難民和歐陽峰主?」

穿越之大神棍 「是啊,難道東耀郡中兵力空虛,鬼族不敢追擊?」肖延玉也奇怪的說道。

「兵力空虛?」龍在天自言自語的說了一句,將目光看向燕無極。 燕無極問雄霸天道:「那些鬼兵可有全力圍攻你們?」

「沒有。」雄霸天搖頭道:「它們全力進攻,我和穿山甲早被它們撕碎了。」

「這就奇怪了,既沒有全力進攻你們,又沒有追擊歐陽峰主,難道東耀郡真的變成一座空城了嗎?」燕無極輕聲說道,自言自語的說出了自己的判斷。

「什麼,東耀郡變成了一座空城?」肖延玉對燕無極是百分百的信任,聞言立即說道:「難道鬼族已經逃入大海不成?」

「他奶奶的,說什麼也不能讓鬼族逃走,我們馬上盡起大軍,殺過去。」孤鷹一抖手中的遮日佛影槍說道。

眾人都是身居要位之人,大帳中立時安靜下來,都在思索。胡五狠狠瞪了一眼孤鷹,然後說道:「這也難說,說不準這也是鬼族的誘兵之計。」

「你是說虛虛實實,鬼族在東耀郡設伏,然後故意向我們示弱嗎?」燕飛鷹皺眉問道。

「不排除這種可能。」胡五說道。

眾人微微點頭,燕無極看向歐陽倩兒:「歐陽峰主到過東耀郡,您以為呢?」

「胡先生所言也有道理,不過鬼族放任我逃了回來,也未必是示弱,也有可能是怕暴露東耀郡的虛實,屬下認為是鬼族的主力又逃入大海之中。」歐陽倩兒一躬身說道,她從燕無極的語氣、眼神中判斷出,這正是燕無極希望她說的。

果然燕無極眼中閃過一抹亮色,微微點下頭說道:「歐陽峰主聰慧過人,我相信她的判斷不會有錯。」

眾人沒想到燕無極這麼快表明自己的態度,紛紛看向龍在天,龍在天深深看了燕無極一眼,微微一笑問道:「陛下認為鬼族已經撤入大海之中?」

「一座孤城,它們守著還有何意?」燕無極面色平靜的看著龍在天說道。

「對,鬼族這次來四處劫掠,對我們的物資需求甚大,怎麼可能會守一座孤城,萬一失利,不是再無翻身之地了嗎?」肖延玉聽到這裡大聲說道。

眾人聽到這裡都看向龍在天和廣善大師,孤鷹猶豫了一下還是說道:「也有可能鬼族物資奇缺,不得不侵犯我們古武大陸,大家不是都察覺鬼族的戰力比上次低很多了嗎?」

龍在天點點頭:「馬上盡起大軍,迅速包圍東耀郡!」

「呃!」孤鷹一下子愣住了,他只是說出了心中的疑惑,卻萬萬沒想到竟被龍在天採納了。

「那個、盟主、我也是……」孤鷹想解釋。

「你說的非常有道理,各軍團馬上出發。」龍在天打斷孤鷹,沒有聽他解釋。

「遵命!」幾位軍團長躬身領命。

「是…盟主。」孤鷹無奈的看了一眼胡五,只好應道。

幾位軍團長轉身離開,燕無極拱手行了一禮說道:「盟主,我也去準備一番。」

「這次就由神機軍團和鐵血軍團打前鋒如何?」龍在天突然說道。

「當然可以。」燕無極面不改色的說道。

「好,辛苦陛下。」龍在天一拱手說道。

「盟主客氣,都是為了打敗鬼族。」燕無極說著退了出去。

「那個,多謝大師救命之恩。」雄霸天朝廣善大師行了一禮,緊跟著燕無極也出去了。

歐陽倩兒盯著廣善大師看了一會,一言不發的離開,整個大帳中只剩龍在天、廣善大師和龍羽軒三個人。

「陛下,您為何相信燕無極的話,還讓他打先鋒?」龍羽軒等所有人都出去,不由急道。

「只有他同意打先鋒,我才能確定東耀郡到底有沒有埋伏。」龍在天淡淡的說道。

龍羽軒反應過來,看了一眼神色平靜的廣善大師,說道:「原來如此,燕無極爽快的答應,說明東耀郡一定有埋伏了。」

「崽賣爺田心不疼,更何況這個燕無極就是鬼王,他巴不得徹底毀掉神機軍團和鐵血軍團。」龍在天說道。

「那陛下為何還……」龍羽軒說了一半停了下來,再問下去他就十分幼稚了,這可是一個徹底毀去神機帝國軍力的絕好機會,還讓任何神機帝國的人說不出話來,誰讓他們的國王竟然是鬼王呢。

「你明白該如何做了?」龍在天看了一眼龍羽軒問道。

「屬下明白!」龍羽軒躬身說道,轉身離開大帳,去找唐翦和楚鍾離了。

「如果冷沐風在此,大師說他會不會同意我這麼做?」半晌,龍在天問道。

「唉!」廣善大師突然嘆了一口氣,沒有言語。

龍在天久久無語,馬上就要和鬼族決一死戰,而他卻要將兩支人族的軍團推入死地,這麼做究竟是對還是錯?

「大師,麻煩您去找下胡五,他雖然什麼也沒說,但相比已明白我的計劃。」龍在天突然說道。

廣善大師沒有說話,身形一晃在大帳中消失不見,只留龍在天一人呆立帳中。

胡五、孤鷹、禿狼和張豹正往複仇軍團的營地走去,孤鷹興奮的舉著手中的遮日佛影槍說道:「終於要痛打落水狗了,這次我們復仇軍團一定要一鳴驚人。」

「一鳴驚人?萬一要是一敗塗地呢?」胡五瞪了他一眼,沒好氣的說道。

「呃!我知道多言了,可這不是明擺著的嗎,鬼族已經逃入大海了。」孤鷹小聲解釋道。

「哪有這麼簡單,你們都跟我來,我們要商議下如何攻打東耀郡。」胡五說著朝大帳走去。

孤鷹還要說什麼,被張豹拉住,微微對他搖搖頭,三人跟在胡五身後走了過去。

人族大軍經過短暫的調整,分三路向東耀郡殺來,中路便是鐵血軍團、神機軍團和嗜血軍團,左路是孤鷹、禿狼和張豹率領的復仇軍團和暴龍軍團,右路是唐翦率領的狂龍軍團和楚鍾離率領的神龍軍團。

馬蹄震動、旌旗飛舞,二百餘萬人族大軍,如潮水一般席捲向東耀郡。半空人影穿梭,無數修鍊者縱橫飛過,揮舞法寶殺向東耀郡。

燕飛鷹臉色鐵青的跟在燕無極身後,龍在天的這番安排他如何看不出來,他已經將嗜血軍團交給唐德,一旦事情不可挽回,他拼了命也要留下燕無極。 龍在天、廣善大師也在中軍之中,天緣寺眾人和眾散修護衛輜重跟在後面,一路浩浩蕩蕩直殺到東耀郡城下。

胡五、孤鷹、禿狼和張豹率領復仇軍團、暴龍軍團在東耀郡北面安營紮寨。燕無極指揮鐵血軍團、神機軍團和嗜血軍團直抵東耀郡西門。唐翦、楚鍾離率領狂龍軍團和神龍軍團則在南面將東耀郡圍困起來。

「盟主,下令進攻吧,不要給鬼族喘息的機會。」眾將見東耀郡中的鬼族這時還龜縮不出,紛紛求戰,肖延玉率先喝道。

龍在天先前已經判定鬼族一定會在城中設伏,此時見狀也不禁有些猶豫,難道鬼族真的已經逃入海中,不然為何這時還不與人族決一死戰?

看了一眼廣善大師,見他面色平靜,龍在天問道:「大師以為如何?」

「事已至此,難道我們還有退路嗎?」廣善大師心中暗嘆一口氣說道。

「就是,我們大軍已經壓城,如何能退,我願為先鋒,定殺進東耀郡,已雪我人族恥辱。」肖延玉激動的喊道,也不知燕無極給他打了什麼雞血。

眾人都看著神色激動的肖延玉,一直比較衝動的孤鷹這時突然變得沉默寡言,顯然廣善大師的一番話起了作用。

「好,肖將軍準備,一個時辰后立即攻城。」龍在天掃視了一眼眾人,見燕無極沒有說話,便高聲宣佈道。

「領命!」肖延玉興奮的一拱手,向眾人告辭退出去準備了。

「燕老將軍?」龍在天看了一眼燕飛鷹問道。

「在!」燕飛鷹面無表情的上前一步說道。

「你的嗜血軍團作為第二梯隊,緊隨鐵血軍團之後進攻東耀郡,不給鬼族喘息的機會。」

「軍團的指揮權我已交給唐德全權負責,我會通知他的。」燕飛鷹冷聲說道。

大帳中的氣氛變得微妙起來,這時眾人多多少少都猜出了什麼,只是大家比較奇怪,為什麼一向性如烈火的燕飛鷹不反抗,反而任由自己的送死。

「有勞老將軍。」龍在天也不好多說什麼,安慰一下燕飛鷹說道。

「陛下。」

「在!」燕無極上前一步應道。

「我和廣善大師以及天緣寺眾高僧、人族武尊以上的修鍊者,連同陛下的神機軍團為第三梯隊,待前方打開缺口后,立即殺入城中,陛下可有異議?」龍在天認真看著燕無極說道。

「沒有異議!」燕無極神色不變的說道,讓龍在天微微有些失望。

「好,其餘各軍團,務必按昨日制定的計劃行事,違者定嚴懲不貸!」龍在天轉身看向胡五、孤鷹、張豹、唐翦、楚鍾離等人說道。

「遵命!」眾將急忙躬身領命。

「嗚!嗚!」號角吹動,人族二百餘萬大軍齊聚東耀郡下,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向鬼族發起了主動進攻。

大地震動、駿馬飛馳,鐵血軍團的騎兵一騎當先,吶喊著沖向東耀郡的西大門,密密麻麻的步兵宛若螞蟻一般,在後面高舉盾牌,抬著攻城弩向前方衝去。

鬼族終於有了動靜,慢慢聚集到城牆上,手中法寶閃著各色光芒,目露凶光的盯著蜂擁衝來的人族軍隊。

「起!」一聲暴喝在人族大軍後方響起,密密麻麻的修鍊者騰空而起,呼嘯著向城牆上飛去。

「殺!」鐵血軍團士氣大振,發出震天的怒吼聲,肖延玉身在半空,手中提著一把金色的大砍刀,光芒四射,宛若戰神一般盯著東耀郡中的鬼族。

人族的修鍊者后發先至,搶在士兵前來到東耀郡城牆附近,隨著一聲厲嘯,無數法寶激射飛出,轟向城牆上的鬼族。

「殺!」鬼族中也響起一聲暴喝,密密麻麻的法寶閃耀各色光芒,從城牆上升起,宛若一道光幕將東耀郡護住。

「轟!轟!轟!」巨響聲不絕於耳,從天而降的七色銀河,與崛地而起的光幕相撞到一起,發出耀眼的光芒和震耳欲聾的嘯聲。

遠遠看去,宛若這天地之間盛開出一朵美麗至極的花朵,光芒流逝,艷麗照人。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