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太可怕了!


一路狂奔,在頗為密集的樹林中穿梭,頃刻間,十幾條身影已經奔出了兩三里。

前方的樹林越來越密,夜色迷濛。

「大少主」

陰陽怪氣的屬下喊了一聲,氣喘吁吁,「那小子可能逃脫了吧。」

「混賬!」

花梟轉頭罵道:「他剛剛被我們逮到,凡是被我們逮到過的人,都會沾染上我們採花會的獨特藥粉,這種味道很隱秘,在某種範圍內,我們能很輕易地察覺到,但他是個陌生人,根本就不會感覺到。這是我們的優勢,相當於順藤摸瓜,我相信,他逃不出我們的手掌心。」

經過提醒,陰陽怪氣的屬下眼睛放了光,想了起來。

「就算暫時跑了,也要追到底,不計代價,不計後果,因為他搶走了聚火令。從現在開始,我們十五人分成五組,三人一組,展開地毯式搜索,我就不相信這小子能逃了,上天入地,也要給我找出來。陰蛇,你跟我一組。」

「遵命。」

叫陰蛇的陰陽怪氣屬下,爽快點頭答應。

密集搜索當即展開。

密集火把照亮了一大片樹林。

荒古戰場入口,深入幾丈后的一棵樹的茂密樹冠上,韓棠輕輕探出了腦袋。

「好險。」

韓棠呼出口氣,心有餘悸。

「實力弱,就是這種結局。」

神秘年輕人的話語,再次從腦海中傳來:「你也感覺到了,靈魂境的實力,對你有很大的壓迫性,以前你跟慕容飛鴻和那神秘青年對決,他們都沒施展全力,所以,你佔了僥倖的成分。但現在,你遇到了真正的敵人,在實力上的弱勢便暴露出來。」

韓棠鄭重點頭,剛才那種明顯的壓迫感,讓他印象深刻。

「現在,咱倆一體。你受到壓迫,也會影響到我。」

神秘年輕人聲音鄭重:「以前為了幫你,已經透支了我太多的力量。我現在越來越虛弱,除了幫你壓制你腦海中的黑暗力量,剩下的精力,只能維持跟你說話了。」

「這麼慘?」

韓棠苦笑了下,有點無奈。

「你個混小子,別忘了我已經沉睡近千年了,殘留下的力量,幾乎都被你壓榨乾凈了。」神秘年輕人停頓了下,笑罵道。

「咱倆不是一體嘛,幫我,就是幫你自己。」

韓棠颳了刮鼻翼,強調道。

「好吧,誰讓我寄人籬下呢。」神秘年輕人語氣有點無奈,頗為蒼涼,隨即肅然道:「現在,你已經招惹到他們,還搶走了聚火令,想要過安寧日子,恐怕是有點不可能了。所以,應對的唯一途徑,就是變強。你變強,就是咱倆一塊兒變強,這樣,對咱倆都有保障。」

「我明白!」

韓棠緩緩點頭,神色鄭重。

「還有重要一點要提醒你,在取得火靈副靈之前,絕對不能再動用黑暗力量,否則,不用敵人搜索追殺,咱倆都會先完蛋。」神秘年輕人肅然提醒。

「我記下了。」

韓棠神色凝重,答應道。

「不過,你小子的腦袋,還是相當不錯的。在危急時刻,居然懂得避實就虛,以假亂真。」神秘年輕人的語氣微微緩和下來,催促道:「趕緊離開這裡吧,我怕那幫傢伙腦袋一激靈,你小子就完了。不要迎面深入,往斜方向去。」

「瞭然。」

韓棠輕輕飄下樹冠,向著斜方向悄然而去。

四周一片寂靜,夜色昏暗。

韓棠穿行在樹林中,時不時地,從遠處傳來魔獸的吼叫,攝人心魄。

「封金地帶是一片祥和地域,但這荒古戰場就不同了。」在韓棠安靜前行中,神秘年輕人侃侃而談,「這是野性地域,各種魔獸是隨處可見的。人修鍊,魔獸同樣修鍊,雖然方式不同,但基本殊途同歸,魔獸分為一到九階,而一階魔獸,就相當於融元境的修鍊者,在實力上有著天然的優勢。」

「一階魔獸,相當於融元境?」

韓棠有點吃驚。

「所以,你要加快修鍊,提升實力,否則,搞不好會成為魔獸的口中食。現在,隨隨便便的一頭魔獸,都基本超過你的實力,危險性不用我多說了吧。」神秘年輕人波瀾不驚講解著。

韓棠默然點頭,現實變得越來越殘酷啊。

「關鍵是……」

神秘年輕人的話語剛要繼續,韓棠視線猝然一縮,幾乎在剎那間,橫移出一丈。

「咻」

一道古怪的叫聲傳來,昏暗光線中,衝來一隻巴掌大小的黑色影子。

韓棠身體瞬間繃緊。

金芒一閃,金靈劍迎面劈砍而出。

啪!

劍刃與黑影碰撞,居然發出一道頗為鈍重的撞擊聲,黑色影子旋即跌落,落在了韓棠腳下。

有溫熱的液體濺在了韓棠的臉龐上。

「是吸血夜梟,算是最低級的魔獸,專門潛伏在隱秘夜色中,伺機吸食血液。有堅韌長嘴,身體不大,但厚重,耐劈砍。不論是人,還是魔獸,都是它攻擊的目標。」在韓棠抹掉臉龐血跡之時,神秘年輕人的聲音平靜傳來。

韓棠深深呼出口氣,剛才的情況,有點兇險啊。

如果不是金靈劍,而是尋常金屬製作的刀劍,恐怕無法做到一擊必殺,弄不好自己已經中招受傷。

「所幸,吸血夜梟喜歡獨居,否則,遭到一群夜梟攻擊,後果不堪設想。」神秘年輕人的話語,也是有著淡然的慶幸。

韓棠輕輕皺著眉,點頭。

「從今天起,神經繃緊起來,要處處小心了。」神秘年輕人叮囑道。

韓棠變得更為機警起來,低聲問道:「魔獸還有哪些特點?」

「魔獸攻擊修鍊者,將其擊敗后,能吸取修鍊者的元素。當然,必須是屬性匹配的。這就是它們的修鍊方式之一,修鍊之後,會在它們心臟內,凝結成元素晶體,這就是魔晶。」

韓棠聽得興緻盎然,忍不住感嘆原界的神奇。

神秘年輕人細細講解著,聲音頗為肅然:「魔晶,蘊含了魔獸自身的精華,從其它魔獸或者修鍊者那裡奪取的精華,以及天地間的精華,是相當珍貴的東西。」

「價值不菲吧?」

韓棠想象著,下意識地問道。

「當然。」

神秘年輕人承認:「魔晶不能直接服用,否則,會給吞服者帶來損傷。主要的價值,在於某些丹藥的煉製,需要到它,而且還是必不可少。還能鑲嵌在兵器上,增加兵器攻擊力,偶爾會做裝飾品,但很少見,更有強悍者,直接嵌入肌肉內,慢慢吸取魔晶的力量,但效果很緩慢。」

「這麼猛?!」

聞言,韓棠一愣,有點驚嘆,旋即忍不住淡然笑了笑。直接在額頭上嵌入一枚色彩鮮艷的魔晶,那模樣想想有點滑稽吧。

「對了,要想順利掌控火靈副靈,需要三種頗為偏門的丹藥。」

神秘年輕人忽然提醒道:「不過,丹藥雖然獨特,但品階都不高,最高兩階而已。對你來說,正好是個磨練和提升。你現在的煉丹能力,勉強一階,需要加強了。」

韓棠輕輕點頭。

「小心!」

韓棠剛剛繞過一棵樹,神秘年輕人的提醒驟然響起。

「後面有動靜。」

韓棠悚然一驚,隱身在樹后,只見幾十丈外的樹林,有著影影綽綽的火光,偶爾夾雜著幾道微弱的話語聲,正想著這邊靠攏過來,但距離太遠,無法聽清。

「媽的,這幫混蛋,跟得夠緊的。」

韓棠低聲咒罵了句,旋即施展開御風漂移,衝上樹冠,加速向前掠動而去。 夜幕深沉。

韓棠施展開御風漂移,借著夜色和樹冠的遮擋,如同一條鬼魅般向前掠動,在這種緊急情況下,幾乎顧不上方向,慌不擇路,雖然前進的速度增加數倍,但對體內元素的消耗,卻是不容忽視。

御風漂移品階不高,但對現在的韓棠來說,根本無法維持長時間的施展。

不過半盞茶時間,韓棠便不得不落下地面。

而這也是他第一次,維持這麼長時間的消耗。

「呼」

深深呼出口氣,韓棠忍不住舒展了身軀,一種明顯的疲憊感蔓延而來。

而後面火光消失,重新恢復了黑暗。

似乎擺脫了追殺。

「沒想到,聚火令的魅力竟然如此巨大,這幫傢伙,真是玩了命的追啊。」韓棠喘息著,忍不住苦笑了下,低聲感嘆道。

「你可別忘了,聚火令的最終指向是火靈的副靈。」

神秘年輕人的聲音再次傳來:「而火靈副靈,是掌控火靈的必需物品。沒有火靈副靈的輔助,根本無法順利地將火靈納為己有,所以,聚火令的吸引力便凸顯出來。」

「這聚火令,根本就是燙手的山芋。」

韓棠手指觸摸著聚火令,那種頗為厚重的金屬觸感,讓他隱隱有種熟悉感。

「對於火屬性修鍊者來說,有著巨大的誘惑。所以說,可以確定,那採花會的首領,或者採花會其中的重要人物,必定是火屬性修鍊者。」神秘年輕人推測道。

「看來,我捅了馬蜂窩了。」

想到先前的出手搶奪,再想到採花會這個神秘勢力,韓棠嘴角的笑意更加無奈,採花會到底有多龐大,力量如何,他到現在為止,幾乎是完全不得而知。

現在想想,那時的出手倒是有點衝動了。

不過,先前花梟的言論,卻是讓韓棠內心的緊迫感悄然加重,花梟放言,採花會遍布整個荒古戰場,任何勢力和人聽到都會忌憚。

「這個馬蜂窩,你非捅不可。」

神秘年輕人語氣堅定:「捅馬蜂窩,也是你前進的強大動力。接下來,你要更加努力地修鍊。剛才的那種消耗,對你來說,有著相當的壓力。」

韓棠微微苦笑,不置可否。

夜色安靜,後方十里。

「奇怪了,剛才捕捉到那種獨特味道了,這會兒怎麼沒了?」稀疏交錯的樹林中,火光竄動,一名採花會成員嘀咕道。

「我看你是立功心切,產生錯覺了吧。」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