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奇洛慌慌張張的擺著手,他連連搖頭,額頭上沁出了一排焦急的汗水。


「但大蒜在吸血鬼面前就是屎啊。」西莫無情的補了一刀,「你還一直吃屎吃到了現在」,他抱著胳膊往後縮了縮,試圖離奇洛更遠一些。

「我….我沒有…」再一次開始結巴的奇洛很艱難的反駁道,但弱氣的發言基本沒有絲毫的說服力。

他將目光投向了羅恩,至少在這節課上,他的開口似乎比自己有用得多。

「好了,你們怎麼能這樣說教授,大蒜就是大蒜,怎麼可能是屎,奇洛教授不會吃屎的。」羅恩一本正經的開口,壓住了教室中的竊竊私語。

「我們是巫師,這裡沒有人是吸血鬼,不然我們現在不都像被浸泡在了糞窖里了一樣嗎?」

羅恩的位置在最前面的第一排,他起身之後坐在了桌子上,背對著奇洛輕輕的豎起了手指在鼻子前晃了晃,然後堵住了鼻孔露出了一臉嫌棄的表情。

「奇洛教授吃下大蒜驅逐吸血鬼是非常明智的選擇,雖然魔咒也是一種非常有效的選擇,但吸血鬼的襲擊是很突然的,能夠在這種危險的時刻立即想到吸血鬼的弱點,這種機智是我們應該學習的,也是教授打算教給我們的寶貴經驗。」

心領神會的小巫師們端正了表情,他們一個個都憋紅了臉,忍得十分的難受,隨後便默默的抬起了手,微微地下頭,做出一副懺悔的樣子,實則是捂住了鼻子。

「是這樣對吧,奇洛教授?」

羅恩轉過身,臉上的表情也恢復了正經之色。

「對…對,沒錯…是這樣的。」

感受到了來自羅恩善意的奇洛萬分感激的看向了羅恩,雖然他心底有些怪怪的,但看著羅恩那張正經的臉,還要他身後似乎認識到錯誤的小巫師,奇洛把那小小的古怪拋之腦後。

「韋斯萊先生加…加二十分。」

「謝謝教授,您太慷慨了。」

「不過,要不要把頭巾取下來?我看您出了一頭的汗,現在是有點熱了。」

九月的英格蘭在早上的陰冷過去之後,這晴朗的大陽天帶來的是與清晨截然不同的炎熱,雖然離中午還早,但溫度已經上來了,雖然奇洛並不是因為天氣熱而出的汗。

「不…不用。」奇洛抹了把汗水,他指著頭巾解釋了一句:「這是…是一位非洲王子…送…送給我的禮物,作為我幫他擺脫了還魂屍糾纏的謝….謝禮。」

就在這時,悍不畏死的格蘭芬多勇士西莫再次起身,他捏著鼻子神情嚴肅而認真,雙眼中透著求知的渴望,這動作嚇得奇洛一頓皺眉,他苦著臉盯著西莫,這腦迴路絕對有問題的小巫師到底是想幹什麼?

「教授,你是怎麼打敗還魂屍的?」西莫瓮聲瓮氣的開口,「還魂屍是很厲害的東西對吧!」

「那是非常可怕的活死人!」赫敏驚呼出聲,隨後高高的舉起手臂。

然而奇洛卻沒有點她起來回答問題,在被問出了這個之後,奇洛並沒有像之前解釋吸血鬼一樣說起了並不精彩的故事,他支支吾吾的不做聲,顧左右而言其他。

「我不得不說…說,英國的天氣真是太….太糟糕了,我…我更喜歡…歡冬天。」

他的目光在游移,蒼白的臉上紅暈越發閃亮。

「奇洛教授,你難道是在吹牛么?」

這一番話出口,小巫師們頓時又開始了起鬨,他們捂著鼻子『呲呲呲』的笑著,奇洛額頭上都不由得蹦跳起了青筋。

「我只是…是…是…不能說。」

他惱羞成怒的瞪了眼西莫這個罪魁禍首。

「教授…授怎麼會…會騙你們,那種危…危險的事情不適合你們這些小巫師知道,還魂屍可是…是比吸血鬼還要凶…兇殘的魔物,你們還都…都太小了。」

「那我們幾年級能知道?」挺著長槍用一往無前之勢前進的西莫繼續騎著奇洛的臉瘋狂輸出,「我可以問問高年級的學生對吧,他們肯定能夠從你這裡知道的。」

心裡本就沒底的奇洛慌慌張張的把目光投向了其他地方,他看到了赫敏高舉的手,鬆了一口氣似的點起了赫敏回答問題。

腦子裡肯定是裝了個圖書館的赫敏開始了一次詳細的科普,這種由信仰古怪邪神的伏都教黑巫師創造出來的邪惡活死人被她拆開了,扒乾淨了,那些不為人知的故事被她一五一十的講述。

赫敏的口才非常不錯,配合上了幾個簡短但形象的小故事之後,這種邪惡的活死人的形象被完全的搭建了起來。

這根本就不是什麼黑魔法防禦術的教室,而是赫敏的百家講壇。

此前對她生出的一絲絲嫉妒在很短的時間內就向著崇拜而改變,這種博學且樂於分享知識的好同學有誰能不喜歡,哪怕她有點令人不太歡喜的高傲,可天才總有些怪脾氣嘛。

「格蘭傑小姐加…加十分,非常不錯的講解。」

接連被救場的奇洛帶著劫後餘生的感嘆為赫敏的表演畫上了句號。

隨後,他那結結巴巴,斷斷續續的聲音開始了對小巫師們講起了那課本上老掉牙的故事。

「真是太棒了!」

在熬過了後半段枯燥沉長的難熬時光之後,剛一下課,小巫師們就將羅恩和赫敏團團圍住。

「四十五分啊!」

一群小巫師興高采烈的歡呼著,這可是了不起的成就!

「我們也要謝謝西莫,他可是在作死的邊緣來回試探,不過在其他教授的課上,你可別這樣,不是每個人都和奇洛教授這麼好說話。」

羅恩從人群中把自己的室友給抓了出來,拍了拍他的肩膀,沖大夥眨眨眼。

「嘿嘿嘿….哪裡哪裡…我只是好奇而已,只是好奇,不過我會小心的,嘿嘿嘿。」

在課堂上豬突猛進的西莫不好意思的摸著頭髮,臉上露出了小小的得意,傻笑著看向了其他同學。

格蘭芬多似乎發現了什麼寶藏,他們一直苦惱於被瘋狂扣分而沒有入賬的來源,折身前輩學長們告知他們的慘痛歷史,但今天的課,給了小巫師們啟發。

只要作死能圓的回來,有槍有盾有控場,奇洛這個副本刷起分來,格蘭芬多今年的學院杯還不是手到擒來的?

挺槍豬突搞事情可是格蘭芬多學生與生俱來的本領,躍躍欲試的小巫師們已經開始期待起了下一次的黑魔法防禦術,在走向休息室的路上,小巫師們已經你一言我一語的討論出了好幾套折磨奇洛的連環套路。

「這不太好吧,羅恩,那是教授啊。」

旁聽了這些稀奇古怪方法的赫敏有些不安的拽了拽羅恩。

「這怕什麼,我們不是還有你么,剛才你講還魂屍的時候,你難道沒瞧見大家的目光么,感覺不錯的,對吧。」

羅恩轉頭看向了赫敏,有些羞澀的小女巫輕輕的咬著嘴唇,她回味了一下剛剛揮斥方遒指點江山的感覺,心裡那些許的不安一掃而空。

「嗯!」

赫敏燦爛的一笑,那對醒目的大門牙閃過了一絲光亮。

「赫敏。」

「嗯?」

羅恩悄悄的拉過她,隨後在她耳邊開口:「有空可以去校醫室看看,龐弗雷夫人說不定能給你個驚喜呢。」

「是…是么?」赫敏疑惑的看著羅恩的臉,隨後似乎想到了什麼,她抿住了嘴,光潔白皙的下巴一抬:「哼~」

她沒好氣的跺了羅恩一腳,扭頭就走。

「誒誒誒….別介啊,其實不去也行,都好看!」羅恩急急忙忙的追了去,「哎喲別打,打頭會變蠢的…..」 陳韻菡不知康國輝與唐昕關係如何,見他提出與自己和史曉琳合影,便將目光投向唐昕,用眼神徵詢他的意見。

唐昕微微頷首,說:「菡菡,這幾位領導對我店子、對我本人多有照顧,而且也是你和琳姐的粉絲,你們就一起合個影吧!」

待康國輝與陳韻菡史曉琳合完影后,謝海也走過去,滿面笑容地說:「史小姐、陳小姐,我女兒也是你們的忠實粉絲,我想跟兩位大明星合個影,然後發給我女兒,讓她也榮光一下。」

史曉琳和陳韻菡自然不好拒絕,便也跟他與小凌分別合了影。

合影完畢后,陳韻菡用擔憂的語氣問:「唐昕,你店子的問題搞清楚了嗎?不會再有啥事端吧!」

謝海忙說:「陳小姐放心,唐老闆這店子啥問題也沒有了,就等著開張大吉吧!」

隨後,他對康國輝和小凌說:「你們趕快把封條撕下來,讓唐老闆打開店子營業,別影響他做生意。」

陳韻菡聽他如此說,這才放下心來,對唐昕說:「唐昕,等下琳姐有個閨蜜從京城趕過來,也是位大明星,名叫張瑛。琳姐準備請她到『祥興海鮮樓』吃飯,邀請你一起出席。你有那個海鮮樓的訂餐電話,給琳姐訂個包廂吧!」

謝海等人一聽此言,眼裡都流露出艷羨的神色:原來,張瑛比史曉琳的名氣更大,而且正當紅,剛剛獲得某電影節的「影后」稱號。所以當聽陳韻菡邀請唐昕去出席迎接她的宴會時,謝海等人心下都羨慕不已。

唐昕笑道:「既然是琳姐的閨蜜來了,而且宴席上只有我這個男士,理應由我請客啊!這樣吧,我現在訂包廂,晚上我做東請三位大明星。」

史曉琳還沒答話,陳韻菡馬上附和道:「對,唐昕買下了這店子,還沒請琳姐客,今晚我們就要他做東。」

史曉琳是個很爽利大度的人,聽陳韻菡如此說,便也不假惺惺客氣,說:「那行,今晚就叨擾唐先生。但我們得說好:明天晚上我在『月華樓』請客,你們兩人一定要到場。」

康國輝忽然將嘴巴湊近謝海的耳朵,用惋惜的語氣低聲說:「謝科長,你聽到了嗎?唐老闆準備請三位明星吃晚飯,要是我們也能一起出席,那就太好了。只可惜,剛剛你拒絕了他的邀請,不然的話,我們就能與這些大明星一起吃飯喝酒了。」

謝海此時也有點後悔拒絕唐昕的邀請,卻又不好再提此事,有點遺憾地搖搖頭說:「當時我哪知道史小姐陳小姐會過來啊,更猜不到她們會與小唐一起吃飯,不然的話,我怎麼可能拒絕?」

康國輝往唐昕那邊瞟了一眼,然後悄聲問:「要不,我去找唐老闆說說?就說你改變主意了,可以與他一起吃晚飯,行嗎?」

謝海還沒答話,唐昕忽然笑眯眯地走了過來,熱情洋溢地說:「三位領導,今晚我做東請陳小姐、史小姐等大明星吃飯,想邀請三位做個陪,一起去喝杯酒,不知領導們賞臉不?」

他的話還沒落音,康國輝高興得一蹦而起,忙不迭地應道:「唐老闆,我們去,我們去。謝謝,謝謝!」

謝海心裡也很高興,笑著對康國輝說:「小康,你怎麼一點都不注意形象?能與這位大明星同席喝酒,雖然是非常榮幸之事,但你也沒必要高興得手舞足蹈啊!哈哈哈!」

小凌也興奮地說:「唐老闆,今天我們是沾你的光,才能由此榮幸,我們真的感謝你呢!」

此時,卷閘門上的封條已經撕了下來。謝海清唐昕過去,用鑰匙將卷閘門打開,然後拍拍手說:「唐老闆,我們得先回一趟局裡,向張局長做個彙報。你們定好在『祥興海鮮樓』吃飯嗎?」

唐昕答道:「沒錯。三位領導既然有工作要忙,我就不虛留你們,六點鐘左右,請你們趕到祥興海鮮樓,我在大門口迎接你們。」

「好,我們一定準時趕到。」

待謝海等三人笑眯眯地離開店子后,唐昕請史曉琳和陳韻菡進店裡喝茶。

喝了幾口茶后,陳韻菡皺著眉頭問:「唐昕,你店子到底是怎麼回事?剛剛琳姐打電話給我,說黃總告訴她,你店子被文物局查出違規違法問題,可能會被永久查封。我聽了后非常著急,趕緊和琳姐跑過來探問情況,結果又沒事了,搞到我一頭霧水。」

唐昕是個信守承諾之人,既然答應過張蔭不抖露他的陰私,就不想把真相告訴陳韻菡和史曉琳,便輕描淡寫地說:「我們店子被別有用心的人舉報陷害了,文物局督察科的人來了兩次,第一次認為我們有違法問題,便做出了查封店子的處罰決定。後來我去找他們領導據理力爭,又找了一個哥們出面說情,讓他們改變了立場,撤銷了對店子的處罰決定,就是這麼回事。」

陳韻菡「哦」了一聲,又問:「你怎麼沒徵求我和琳姐的意見,就擅自請那幾個文物局的人一起吃飯?萬一琳姐的客人不高興,怎麼辦?」

史曉琳忙說:「菡菡,我朋友不會介意的。那三個人都是唐先生要結交的重要人物,且都是國家公務員,又不是什麼雜七雜八的社會人員,一起吃個飯喝杯酒有何不可?」

唐昕點點頭說:「琳姐說得對。我的店子今後若想順風順水,文物局督察科的人是一定要打點好的。他們都是基層辦事和執法人員,手握實權。所謂『不怕縣官就怕現管』,如果不把他們擺平,日後我的店子開張后,他們三天兩頭跑過來『檢查』、『執法』,動不動就要封我的店子、吊銷我的《文物經營許可證》,豈不糟糕至極?所以我今晚不僅要請他們吃飯,還要給他們每人打一個大大地紅包。」

見陳韻菡臉上露出不以為然的表情,唐昕繼續解釋道:「菡菡,你可能不知道:上次你見到的那個猴子,把文物局一個執法人員打掉了一顆牙齒。如果不能求得那個受傷的執法人員的諒解,猴子很可能會坐牢。那個傷者是謝科長的部下,我需要謝科長去做他的工作,讓他不要堅持追究猴子的刑事責任。所以,這個謝科長我必須要擺平他!」。 只見樹林後轉出一頂小轎,轎中緩步走出一個全身縞素的少婦。那少婦低下了頭,向喬峰盈盈拜了下去,說道:「未亡人馬門溫氏,參見幫主。」

喬峰還了一禮,說道:「嫂嫂,有禮!」

之後在場的幾人就要馬夫人將今晚所有事情的原委,一五一十的全部說了出來,中間穿插著丐幫長老以及單正等人的證明。

喬峰早就感覺不對,但是卻神色泰然。喬某人生平不作半點虧心事,不管有何傾害誣陷,又有何懼。

但是隨着事情的講述,喬峰的臉色開始變化,直到最後完全說明白就是針對喬峰而來。

徐長老咳嗽幾聲,說道:「此事說來恩恩怨怨,老朽當真好生為難。」

這時眾人這才明白,原來徐長老邀請譚氏夫婦和單正來到丐幫,乃是前來增加信件的分量,證明其真實性。

「老僧可以作證。」忽得聽杏林深處,有一個蒼老的聲音傳來,說話之人,聲若洪鐘,傳盪數里,顯然一身內功很是了得。

眾人回過頭來,只見杏子樹後轉出一個身穿灰布衲袍的老僧,方面大耳,形貌威嚴。

徐長老等人連忙歡迎對方:「天台山知光大師到了,三十餘年不見,大師仍然這等清健。今日佛駕光降,實是丐幫之福。」

趙錢孫忽道:「雁門關外亂石谷前的大戰,智光和尚也是有份的,你來說吧。」

很快,三十年前的一段公案便開始紛紛上演。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