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她已經摸清楚了佐美欣的行程安排,明天上午,是布魯斯分公司的管理層例行週會。自從分公司成立以來,都是由佐美欣親自主持的。這次也不會例外。


清晨,成功混入公司大樓的索斯菲,一個人躲在了女衛生間的單獨盥洗室內,看着手機屏幕。

她趁着剛纔在樓道里溜達的時候,已經偷偷在走廊裏面安裝了一個鈕釦監視器,跟手機系統連在一起。索斯菲把調成靜音功能的手機放在面前,自己坐在馬桶蓋上,等待着時機的到來。

上午九點,佐美欣進入了大會議室,與她一同進入的,還有六名公司高管。

九點四十的時候,散會,大家紛紛離場。

每一個保潔都有自己的負責區域,恰好,被索斯菲處理掉的那個保潔大媽就是負責打掃這一層的。

索斯菲拿上了拖把,直接來到了佐美欣的辦公室門前。

在總裁辦公室附近,是公司的禁區所在。閒雜人等根本就不敢輕易靠近這裏。 情人路 都是因爲佐美欣這個霸道總裁的氣場,沒人會自找倒黴來這裏瞎晃悠的。

佐美欣最近心情不是特別好,大部分的原因還是分公司業務發展的事情。

對於維斯入駐臨江市的動作,凌妃煙不會坐視不理的。她已經聯繫了秦海山,兩個人發動了關係網,對布魯斯分公司開始了層層施壓。在各種商品的上市審批方面,布魯斯分公司都被各種部門來回審查,反覆審查,不定期的抽查。

不僅對產品進行檢查,還對他們名下的各種門店,商鋪反覆檢查,防火、防電、防水,緊急逃生通道、安全設備、建築裝修材料等等,每一個方面都要檢查。

只要有一點點的毛病,就要返工整改。

這已經讓佐美欣煩到吐血了。

“怎麼搞的?這種小角色都搞不定麼?不就是幾個區區的檢查團,難道非要把查爾曼的隊員調過來,跟他們來一次‘以德服人’才能讓咱們的分公司順利營業麼?你們都是吃乾飯的麼?我告訴你們,如果真需要查爾曼隊員的話,你們這些管理層也就到了職業生涯盡頭了,下一步就是到樓底下的停車場去當收費員了。”

手底下的人連大氣都不敢出,腦袋恨不得都扎到桌子底下去。

“我們的產品有問題麼?爲什麼在別的國家和地區都能順利銷售?爲什麼在臨江市就不行?難道我們的質量標準不達標麼?平時給你們的招待費,都是幹嘛用的?吃喝玩樂一條龍不會去安排麼?”

“天天坐在辦公室裏面,等着天上掉餡餅呢?現在是讓你們去花錢,花錢都不會麼?你們要是約不出來的話,就去送,關外抹角送到他們手裏。購物卡、古玩字畫、手錶、金銀飾品……人,總是要有點喜好的,大家都不是出價和尚,怎麼可能沒有七情六慾呢?”

事實上,他們確實在凌妃煙和秦海山的打壓下,業績慘淡,不怪佐美欣動怒。

“公關部經理茂才、商務部經理樂冰、採購部經理雅麼琪,我告訴你們,如果在兩週之內,公司的產品還是不能順利上架的話,你們就引咎辭職吧”

在大會議室裏,佐美欣像是在訓狗一樣,把他們幾個人罵的一文不值。

作爲部門經理,他們是很有機會上位的。

因爲現在,整個分公司都是由佐美欣直管的。而佐美欣作爲總公司的總裁,是不可能一直把精力放在臨江市的,等到這裏走上正軌以後,一定會選出地區負責人的。他們這幾個部門經理,其實是很有機會的。

所以,就算再委屈,也不能表現出來不滿和憤怒。

想辦法搞定檢查團和商品上架纔是正經事。

佐美欣摔門而去之後,三個人沒有跟其他部門經理一同離開,而是做在會議室裏面,商量一下對策。

在例會上被點名,很沒面子的。佐美欣說得出做得到,要是他們三個再沒有辦法的話,這個部門經理的位置就要換人了。

就在佐美欣怒氣衝衝坐到了自己辦公室的老闆椅上的時候,打扮的不起眼的索斯菲拎着拖把走了進來,反手就把門關上了。

“一會再打掃吧,先出去。”

佐美欣沒好氣的說道,她現在這種失態的情緒,不想跟下人們表露出來。

“沒聽見我說的話麼?”看着索斯菲無動於衷,佐美欣立刻提高了聲調。

索斯菲一個箭步衝到了佐美欣的面前,身手如電,一隻手緊緊捏住了佐美欣的脖子。像是提溜小雞仔一樣,把她從老闆椅上拎了起來。

佐美欣手刨腳蹬,嘴裏發出“嗚嗚”的聲音,但是無法掙脫索斯菲的控制。

索斯菲另一隻手拿出了一個手環,直接套在了佐美欣的手上。然後慢慢把她放了下來。

“先別激動,好好看看手腕上的東西再說話。”索斯菲用手指了指手環,壓低了聲音說道。

佐美欣一看,神色大變。

這種東西在殺手俱樂部裏面太常見了,遙感**手環嘛。

“你可以先穩定一下情緒,然後咱們慢慢商談一些事情。”索斯菲看着佐美欣沒有大呼小叫的意思,便坐到了一旁的沙發上面。

佐美欣不是職業殺手,對於這種專業的武器設備和近距離格鬥,都是不擅長的。

能闖入這裏對她這個霸道總裁直接發起生命威脅的人,絕對不是善茬。

佐美欣看了看手腕上的遙感**手環,發現跟查爾曼俱樂部的殺手訓練基地裏面的東西差不多,大概就知道了它的作用和威力,不管怎麼樣,血肉之軀是不會在這種**的威力下,保持完整的。 佐美欣看着索斯菲的神色,沒有流露出太多的殺氣,覺得自己的人身安全還是有保障的。便冷靜下來。

所說佐美欣在布魯斯生物科技公司出任總裁一職,但也沒有什麼除了金錢以外的利用價值。要是有人打算利用佐美欣的生命安危去威脅維斯的話,簡直就是個天大的笑話,維斯纔不會因爲一個高級打工仔的死活而受制於人呢。

“要錢麼?只要價格別太過分就行了。我只是一個高級職業經理人而已,不是布魯斯生物科技公司的所有人,你別打錯了算盤。”

“別這麼謙虛,維斯的主要精力都放在了查爾曼俱樂部的身上,對於正道商業的事情,不都是交給你負責麼。”

“看來,你做了不少的功課嘛,對於我們布魯斯生物科技公司和維斯的事情還是挺了解的……那就打開天窗說亮話吧,你究竟想幹什麼?”佐美欣聽到索斯菲的話,更加堅定了自己的想法。

索斯菲不是衝着自己來的,而是想打老大的主意。

“我想加入你們查爾曼俱樂部,麻煩你把這個想法直接告訴維斯!”索斯菲的口氣雲淡風輕,就跟在菜市場挑選食材一樣。

“什麼?你是不是瘋了?還是覺得現在的查爾曼已經日薄西山了,任誰都能過來踩兩腳?”索斯菲狂放不羈的態度已經激怒了佐美欣。

也不照照鏡子,看看自己是個什麼東西,就要加入查爾曼俱樂部。查爾曼不是阿貓阿狗的,別說索斯菲背景如何。如果認爲進入到分公司的總裁辦公室折騰一番就會被選中,那簡直異想天開。

“別這麼着急拒絕啊,這種事情你能替維斯做主麼?你可不負責俱樂部的事情啊……”索斯菲胸有成竹地說道。

“你既然知道的這麼清楚,幹嘛不去東瀛羣島直接跟維斯見面呢?面談是很有效率的方法啊,還是說,你也會害怕?”佐美欣反將了索斯菲一軍。

“現在不是時候,時間已經很緊迫了,這一來一回的,太浪費時間。幽冥和黑龍馬歇爾都在巴拿鹿灣整裝待發了,葉塵是不是也過去了?我現在去東瀛羣島的話,是不是也要撲個空呢?”

索斯菲的情報讓佐美欣刮目相看,都說到了這個份上,佐美欣的確不能輕易做決斷了,必須要把這裏的情況跟維斯老大彙報。

“我可以把你的請求上報給維斯老大,說說具體的事情吧,你該不會就憑着一張嘴就打算得了查爾曼俱樂部的門票吧……”

“兩件事,第一,索斯菲;第二,斯庫瑪。”說完,索斯菲把自己的電子郵箱留給了佐美欣。

“三天時間,等你消息!”索斯菲大步流星離開了佐美欣的辦公室,只留下了一個目瞪口呆的佐美欣。

這難道就是索斯菲的這麼面目?易容術吧……

佐美欣當然聽說過索斯菲的事情,上一次就是索斯菲作爲幽冥的行動小隊,跟松本泉和萘銘共同發兵臨江市,跟葉塵的冰海俱樂部對戰的。

結果,兩方人馬全羣覆沒,只有索斯菲活了下來。

哎?她不是背叛了組織麼?她不是加入了葉塵的隊伍當中麼?黑龍馬歇爾全世界發佈契約任務,開高價要得到索斯菲,自己也派出去了不少的好手來處理這個事情。在這個節骨眼上,索斯菲怎麼幹在臨江市大搖大擺地出現呢?

一時間,無數謎團出現在佐美欣的腦海裏面,一點頭緒都沒有。

算了,這麼重要的事情,還是讓維斯老大來拿主意吧。

佐美欣拿起了電話,把整件事情原原本本跟維斯老大做了彙報。

“還真是一個有趣的小傢伙呢……”維斯慵懶的聲音從電話聽筒裏面傳了出來,絲毫沒有因爲索斯菲的無理而動怒。

“老大,我們該怎麼辦呢?她這種底細複雜的人,我們要不要收下啊?”

“三天以後你就跟她回話吧,說我同意她的加入了。到時候,你親自把她手裏面的斯庫瑪技術配方給我送回到東瀛羣島上面來。告訴她,只要配方沒有問題,她的安全就由查爾曼俱樂部來負責。”

“是,明白了。”

掛斷佐美欣的電話後,維斯有一種天上掉餡餅的感覺,滿臉的笑意絲毫不加掩飾。

他已經決定要用爆棚的“正義感”來摧毀斯庫瑪市場,爲得就是把黑龍馬歇爾和幽冥的一大資金來源徹底切斷,而治療藥物的研發,是個大問題。布魯斯生物科技公司研究所所長察德樂接到任務後,一直潛心研發,但成效不大。

很多成癮類藥劑都是難以徹底根除的。長期的治療需要長期的藥物配合,維斯三世不可能把鉅額資金扔到這個無底洞裏面去的。

要想來點立竿見影的東西,還要從斯庫瑪的源頭着手分析。現在,索斯菲就把斯庫瑪的核心技術帶過來了,這可真是一個非常實惠的大禮包。

至於,跟在索斯菲屁股後面的重重追殺,維斯纔不會把他們放在眼裏呢。反正這幾個殺手俱樂部早就摩擦不斷了,索斯菲的事情根本就不重要。

如果,索斯菲實在是擔心自身安危的話,完全可以把她給安排到查爾曼俱樂部殺手訓練營裏面,或者是察德樂的研究所裏面也可以。

總之,在東瀛羣島上,索斯菲絕對不會受到任何威脅。

維斯在心裏面謀劃了一下,就把首席祕書南條尋叫到了自己的辦公室裏面。

“老大,有什麼吩咐?”南條尋恭恭敬敬地站在了維斯對面。

“索斯菲出現了,出現在臨江市佐美欣的辦公室裏面。”

“那,我們收了她?”要是不能成功揣測到大老闆的心思,南條尋也不會在維斯這裏這麼得寵的。

“是啊,我就要讓她加入查爾曼俱樂部了。她身上有斯庫瑪的核心技術,很值錢的。你現在就派幾個人去臨江市分公司,負責保護索斯菲的安全。順便問問她有沒有定居東瀛羣島的打算!” 南條尋接到任務後,立刻去聯繫查爾曼俱樂部的殺手訓練營。然後盛琿、君美夕、雲下世,這三個頂級殺手坐着遊輪就朝着臨江市奔去。

而索斯菲,回到了破舊的汽車旅館後,又過了三天閉門不出的日子,終於在電子郵箱裏面收到了維斯的邀請。

意料之內的事情。就算是財大氣粗的查爾曼家族,也不會拒絕這麼強大的吸金商品。

索斯菲把屋子裏面的東西簡單整理一下後,就立刻出現在了佐美欣的面前。

她要住在布魯斯的分公司大樓裏面。爲了安全考慮,索斯菲的選擇不是很多。當然了,盛琿、君美夕、雲下世這三個專屬保鏢也早就在佐美欣這裏等候多時了。

“歡迎索女士。”佐美欣的臉上掛着職業化的微笑,一點都沒有上一次的厭惡情緒了。

“你們打算怎麼安排我呢?”索斯菲問道。

“你要是想去東瀛羣島的話,我立刻就安排行程。你要是想留在臨江市的話,我這三個俱樂部的高手也會在你身邊保證你的人身安全的。”

索斯菲看了看站在佐美欣身後的盛琿、君美夕、雲下世,這三個人都是練家子,一眼就能看出他們的殺手技能的強大。

索斯菲當初就是這樣來到本傑明身邊進行監視的,現在輪到她被查爾曼的人監視了。沒辦法,過程就應該是這樣的。

就算索斯菲的身上有斯庫瑪核心技術,但是她的忠誠還有待考證呢。維斯不可能一開始就把索斯菲完完全全地當成是自己人。

“斯庫瑪的核心技術……”

“這麼重要的東西,我還是直接交給維斯老大吧。你也不比擔心,我可不會用這種吹大話來你面前換過來這三個保鏢的。”

“行,那你跟維斯就直接談吧。”佐美欣毫不擔心,因爲索斯菲的身邊已經安排上了盛琿、君美夕、雲下世,他們三個是不會讓索斯菲出現任何狀況的。

更何況,現在葉塵的人已經撤離了臨江市差不多了。維斯老大即便來到這裏,也不會有太大的威脅的。

就這樣,索斯菲正式入駐佐美欣的分公司大廈裏面了。這座大廈本身就是有幾個樓層是準們給高管居住的,爲了安全考慮,裏面的裝修比五星級賓館都不遑多讓。

佐美欣沒法給索斯菲安排具體的工作,因爲維斯老大還沒有發話,而且分公司是走正規經營生意的路子,像索斯菲這樣靠契約任務活着的殺手,她沒法在佐美欣這裏賺到什麼錢。

白吃白喝是不行的。索斯菲雖然沒有把斯庫瑪的核心技術交出去,但是,她已經彙總了一份黑龍馬歇爾和幽冥的情報。

在兩個組織裏面工作這麼多年,索斯菲知道不少祕密信息。現在把它們交給維斯,也算是展示了最大的誠意吧。

“老大,您要不然抽空過來一趟?索斯菲這傢伙指名道姓要親手把斯庫瑪的核心技術交給你……”在電話裏,佐美欣有些爲難。爲了這種小角色讓維斯老大親自出馬,有些不合適。但是現在又不能對索斯菲強行逼供,讓她交出技術。

“嗨,這就不用着急了。你把索斯菲的照片跟咱們商業活動的照片合成在一起,放到官網上去,然後在給她一個分公司的職務頭銜……”

這種手段張口就來。維斯跟葉塵學了一把。把索斯菲徹底暴露出去,讓大家知道她的位置信息,然後,索斯菲就會再度陷入被追殺的噩夢之中。她要是想跟查爾曼有二心的話,離開了保護,分分鐘就讓她暴斃街頭。

佐美欣領會的很徹底,有了這招,她不怕索斯菲會再度背叛。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