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她沒放在心上,只是覺得這樣也好,省得自己親自去把這些傢伙干趴下。


加上,安莉潔也說了,不用搶別人的分數牌,也能通過比賽,她就對這些三分的傢伙沒多大興緻了。

赫里斯塔有些嫌棄地在鼻子前揮了揮,往右邊的一條路走去:「走吧。」

佩利、神近耀和安莉潔毫不猶豫地就跟了上去。

就剩下金和紫堂幻獃獃站在原地。

羅德烈有些生氣:「快跟上去啊,兩塊部件都在她那。」

金和紫堂幻瞬間瞭然,連忙跟上去。

走了一段路后,赫里斯塔停了下來,轉過身看去,單手叉腰。

要問安莉潔剛剛說的事情的時候,便看到金和紫堂幻,眉頭微皺:「你們兩個怎麼跟來了?」

兩人嘿嘿乾笑了幾聲。

這時,凱莉從暗處走了出來,眉梢處冷厲。

主要還是因為赫里斯塔和安莉潔在這裡。

兩個她討厭的人都在這裡。

安莉潔總是有意無意把她惹毛。

而赫里斯塔,與生俱來的高高在上讓她覺得十分不舒服。

見到凱莉,金倒是十分高興的模樣:「凱莉!」

「凱莉,你沒事真是太好了,這次比賽那麼危險,我一直都很擔心你呢。」

聞言,凱莉神情略緩和了些。

赫里斯塔不甚在意地掃了他們三人一眼,便繼續走了。

金見她要走了,叫住她:「請等一下。」

赫里斯塔停下腳步:「現在你們暫時安全了。」

「不是這個……那個,可以把你手上的藍色部件給我嗎?這種東西對我們來說很重要。」金解釋道。

赫里斯塔看了看自己手中的藍色塊塊。

原來這玩意是什麼的部件嗎?

那倒是對自己來說沒什麼作用,只是……

她轉身,看向金懷中的羅德烈:「給你們也行,只是,你們要把知道的,全部告訴我,否則,這輩子都別想從我手中拿走這塊東西。」

赫里斯塔也隱隱感覺到是跟金懷中的那玩意有關。

而且,那玩意,似乎不是參賽者……

金低頭看向羅德烈,徵求他的意見。

羅德烈沉默了一會,道:「告訴她吧,不然她不會把部件給我們的,不是嗎?」

更何況,在場的所有人跟赫里斯塔打,都不一定能打得過。

現在的他也是十分地弱……

安莉潔看向赫里斯塔,小聲道:「赫里斯塔大人,占卜告訴我,不搶別人積分且順利通過比賽的關鍵在他們身上。」

赫里斯塔沒回答,也沒去看她,也不知道有沒有聽進去。

金把懷中的羅德烈往前方抬了抬:「這是羅德烈,上一屆的參賽者……之前的參賽者把他的身體部件封印在這個迷宮各個地方……」

接下來的話,赫里斯塔沒有聽進去。

羅德烈?

她愣了一下,又仔細看著一下只剩下腦袋的他。

不對,上屆的參賽者沒有這麼一個人。

她雙眼微眯。

這讓羅德烈慌了一下,心道,她不會知道些什麼吧?

猛然間,赫里斯塔想起來這貨是誰——迷宮之主。

「如果集齊我部件的話,我有辦法讓你們不搶別人的分數牌,也能成功晉級!」羅德烈扔出了這麼一個勁爆的消息。

除了赫里斯塔和安莉潔外,其餘的人都露出了驚訝的神情。

「你不會騙我們的吧?」佩利雖然口上是這樣說的,但他內心還是偏向「相信」。

如果是真的,那麼這回當人質似乎也不算怎麼虧。

赫里斯塔臉上沒有一絲表情,異瞳澄澈,彷彿能看透世界上的所有,這讓羅德烈心頭跳了一下。

但羅德烈又想了想,除了自己是上屆參賽者這件事說謊外,其它的都不是假話啊。

他內心定了定。

難不成赫里斯塔還能知道他是迷宮之主這件事情? 上空傳來一聲驚呼。

眾人便都抬頭去看。

便看到了黃衣和綠衣帶著面具的兩個傢伙。

兩個參賽者見赫里斯塔等人發現了他們,連忙拔腿就跑。

蜜糖時光滿滿愛 本來,他們是想來找公布積分和位置的安莉潔和紫堂幻的,誰知道這邊全是人?!

而且積分榜排行第一的怪物也在!

綠衣帶著面具的人邊跑邊低聲罵著什麼。

黃衣身體寬胖的人有些怨氣:「這可是你說要來的!」

「這能怪我嗎?我鬼知道赫里斯塔會在那邊!」綠衣帶著面具的人反駁道。

黃衣寬胖的人一哽,要說啥的時候,一股力量拉著他們的后衣領,不能再跑動一分。

接著,那股力量使他們兩轉過身,還未反應過來,就被揪著領子抵牆上。

總裁,我要離婚 這會,他們倒是看清了拉住他們「力量」的主人——赫里斯塔。

「赫里斯塔大人,我們只是路過啊。」綠衣戴面具的人連忙說道。

「是啊是啊,放過我們吧!」黃衣體胖的人迎合道。

這兩人倒像是唱戲的一般。

如果帶在身邊應該會很有趣吧?

於是,赫里斯塔在腦海里搜颳了一遍,最終無果,也只好放棄了。

畢竟她只記得積分榜排名前二十的人,至於其他人……也沒什麼可記住了必要了。

她又看了看瑟瑟發抖的兩人。

以赫里斯塔的經驗來看,這兩個人應該是一百名內最外圈的弱者了。

可以說是「食物鏈的底端」了。

想到這裡,她便放棄了把這兩人帶在身邊的念頭。

赫里斯塔沒有回答二人的話,什麼也沒說,拖著兩人回到之前的地方。

兩人被像垃圾一樣隨意扔在地上,八個人的目光都落在他們身上,他們覺得自己都快要因此暈厥了。

只是一想到,自己要是暈厥了,恐怕怎麼死都不知道,於是就強撐著意識。

「見過這種東西嗎?」赫里斯塔問,拿出了會發光的部件。

兩人快速在腦海里快速搜刮。

綠衣帶著面具的傢伙連滾帶爬到赫里斯塔,差點就要抱著她的大腿。

「在下見過!在下見過!」他重複了兩邊,生怕赫里斯塔沒聽清楚。

聽到他說見過,羅德烈和金等人眼睛不由得一亮。

剛剛赫里斯塔去抓兩人的時候,就說他們說不定知道一些。

起初很多人都不怎麼贊同,甚至認為她是多此一舉。

不過現在看來,不是多此一舉了。

赫里斯塔饒有趣味:「哦?在哪裡?」

「那您要先答應我們,說了之後就放我們走!」綠衣帶著面具的人這時有些理直氣壯了。

赫里斯塔異瞳驟冷,眼底滿是輕蔑:「跟我討價還價,你是活得不耐煩了?」

見她要對自己動手了,綠衣帶面具的人急忙說道:「在下記得是在路邊一片全是金屬的廢墟的時候見到過!」

頓了頓,他繼續道:「至於具體在什麼位置,在下真的不記得了!」

聞言,赫里斯塔神情緩和了些,隨即露出一個滿意的笑容:「只要聽話,在我這裡什麼都好說。」

「可以了,你們兩走吧。」

反正現在都知道了,有方法不獵別人,同時也能成功晉級,那麼獵其他參賽者就沒顯得那麼必要了。

既然不需要獵別人的分數,也就沒有必要再留著他們了。

兩人有點難以置信。

就這麼簡單?

他們沒動,怕是自己聽到了幻覺。

「要我改變主意嗎?」最後一個音緩慢上揚,從中兩人確是感受到了一股寒意。

兩人踉踉蹌蹌地起身,踉踉蹌蹌地走。

雖然赫里斯塔說放過他們,但兩人還是有些不放心。

之前,他們就聽說過,強者都會有這樣那樣的癖好。

比如,簡單地放過弱者,在弱者充滿希望地離開時,再從背後把弱者殺了……

光是想想都讓人毛骨悚然。

所以他們走的時候,時不時往後看幾眼,生怕赫里斯塔真的那麼做。

要是赫里斯塔知道他們內心是那麼想自己的,就一定不會放過他們了。

羅德烈見如此輕鬆,內心不由得暗嘆,有排名第一的強者幫忙就是好啊。

「一個情報,兩個部件,就當是我出的一份力,所以,之後你們去找部件,就不要算上我了,我會在暗處默默支持著你們的。」赫里斯塔面無表情地說著,倒是有理直氣壯的意味。

但確實也是能夠理直氣壯。

至於赫里斯塔為什麼不去幫忙,那是因為她覺得,這份「工作」,想想都讓人覺得無聊透頂,不如四處逛逛,說不定能遇到什麼好玩的東西。

即使之前一直都沒怎麼遇到過好玩的東西。

羅德烈等人贊同。

赫里斯塔朝神近耀伸出一隻手。

神近耀愣住。

「部件。」 村花小妻凶又甜 赫里斯塔提示道。

神近耀瞭然,拿出部件把部件給她。

而不遠處的羅德烈可就看得眼睛都要瞪出來了。

一下就有兩塊部件,能不快樂嗎?

赫里斯塔看了看書中的兩塊東西,一一扔給金。

慌忙之下,金竟也都全部接住了。

「是真的。」羅德烈確認了一遍。

赫里斯塔一陣無語,誰會無聊到特地造假給他。

想了想,她還是覺得再派個人幫他們好了。

赫里斯塔轉過身看身後的三人。

佩利不知道她想幹嘛,只是下意識地往後退了幾步。

最終,她的目光落在安莉潔的身上,說道:「你去幫他們吧。」

赫里斯塔主要是覺得安莉潔會占卜,應該能幫他們一點忙。

安莉潔有些高興:「好!」

「等一下,你把安莉潔派來幫我們,是想把我們至於危險之中嗎?」凱莉見赫里斯塔要留下安莉潔,有些急了。

霎時,金和紫堂幻也都反應過來。

是啊,原本就有紫堂幻一個活靶子了,再加上安莉潔的話,豈不是所有人都得往他們這邊涌?

赫里斯塔不甚在意,嘴角勾起,有些譏諷的意味:「放心吧,不會有人敢來找安莉潔了……不識趣的,也就之前那些人……我想,他們現在也應該識趣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