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她沒有想到,事情會發展到今天這一步,眼看天器城要落入聖宗手裡,她極為後悔,


「完蛋了,杜前輩要是輸了,還有人能夠擋住聖王嗎,」拓跋野嘆道,

反正憑藉他那些仙獸,是無力攔下聖王的,

「轟,」一聲巨響,杜雨荷從高空掉了下來,鮮血噴洒出來,身體一動不動的,顯然受了重傷,

「師傅,」

「副城主,」

杜雨荷一脈的強者亂成一團,到了杜雨荷身邊,

聖王飄飄落下,瀟洒無比,

他還有餘力,顯然實力遠在杜雨荷之上,

「聖王,聖王,……」聖宗的強者高呼出來,聲音直衝九霄,

這個時候,只有聖宗的強者最高興,連趙剛都高興不起來,

趙鼎一脈的強者所剩不多,一旦聖王翻臉無情,恐怕他們無力抵擋聖宗強者,

而鍾沅他們,一個個面如死灰,他們好不容易看到了希望,結果聖王的出現,讓他們的希望又破滅了,

拓跋野手下那些仙獸咆哮連連,眼神有些畏懼,十二名玄仙境強者一個個臉色發白,

「軒宇公子,我們擋不住聖王,必須想辦法撤離,你是天器城的未來,一定要逃出去,絕對不能被聖宗強者找到,」一名玄仙境強者說道,

「你們儘管放心,我沒有那麼容易死,到時候聽我命令,一起衝殺出去,」拓跋野平淡道,

越是這個時候,越是要冷靜下來,不能自亂陣腳,

聖王並沒有動手殺了杜雨荷,他看向了拓跋野,

「小子,你真是非常不錯,只要你願意加入聖宗,以後我保你成為聖宗的高層,」聖王笑著說道,

他打量那些仙獸,驚嘆連連:「竟然是神猿後裔,還有黃金虎,飛雪豹,龍鷹,而且修為很高,真是想不明白,你們為什麼會跟隨軒宇這樣一名年輕強者,」

「糟老頭,我們跟隨誰,那是我們自的選擇,用不著你來管,」金大力冷聲道,

黑罡因為潛力低,沒有被提及,相當不爽:「老頭,你算什麼,竟然看不起我們家公子,」

聖王怒道:「我不出手,還真以為你們可以稱王稱霸了,」

只見聖王幻化出巨大的手掌,猛地壓向了黑罡他們,

巨大的壓力出現,拓跋野都喘不過氣來,

那些仙獸也不好受,一個個咆哮出來,全力抵禦,

那手掌好像大山,被大山還要重,

以黑罡、黃金虎、金大力的神力修為,竟然有些抵擋不住,要把手掌壓趴下了,

「神力法則,」

他們紛紛施展出神力法則,才擋住了聖王的一掌之威,

「不錯,非常不錯,竟然會神力法則,難得啊,你們要是願意,我可以帶你們去聖宗,你們一定可以成為鎮派神獸的,」聖王大笑道,

「聖王前輩,你想要我的仙獸,是不是要問過我才行啊,」拓跋野微笑道,

「軒宇,我給你選擇的機會,加入聖宗,你一定成為最高層的人物,地位比在天器城要高很多,」聖王說道,

拓跋野搖頭道:「實在抱歉,我師傅都承諾把天器城交給我,我沒有心思去聖宗成為別人的手下,要是聖宗宗主能夠讓位於我,我還可以考慮,」

「大膽,你小子也太放肆了,聖宗是聖仙界第一宗派,你想成為宗主,簡直是妄想,」聖王大怒,

聖宗宗主,在聖宗有著至高無上的權威,身受聖宗強者的愛戴,

「前輩不要動怒,既然聖宗宗主不讓位,那我就沒有辦法了,我這個人從來不喜歡屈居人下,要麼就成為老大,要麼就自由自在,」拓跋野平淡道,

「小子,我可以承諾你,讓你成為一人之下萬萬人之上的存在,」聖王起了愛才之心,

「我說過了,除非聖宗宗主之位,其他位置我還瞧不上眼,」拓跋野淡然道,

聖王大怒:「小子,你耍我,找死,」

他反應過來,頓時大怒,準備出手擊殺軒宇,

他的氣勢爆發出來,光是氣勢就讓人難以承受,

拓跋野很倔強,一步不退,硬抗聖王的氣勢壓迫,

他手下那些仙獸,一個個都怒目而視,準備拚命了,

「給我滾開,」聖王大手揮舞,黑罡首當其衝,被擊中了,直接飛了出去,

他沒有下狠手,因為他想收服這些仙獸,

要知道,這樣的仙獸可遇而不可求,就算他專門去無盡山脈收服仙獸,也很難遇到這麼滿意的仙獸,

黑罡好不如穩住了身體,吐了很多鮮血,臟腑被震傷了,

以他肉體的強度,擋不住聖王隨意一擊,可見聖王多麼強大,

以拓跋野估計,就算是黃金虎的金剛不壞體,恐怕也擋不住幾次攻擊,

拓跋野心念電轉,開始思考如何脫身,

沒有人能夠阻攔聖王,他想要脫身非常困難,

就在這個時候,十二名玄仙境強者,攔在了仙獸前面,

「軒宇公子,你帶著仙獸逃走,我們抵擋片刻,」

「哈哈……就憑你們,也想擋住我,簡直是不自量力,」聖王怒極而笑,

拓跋野大為著急:「你們回來,你們上去就是送死,」

「軒宇,你最好投降,否則我殺了他們,」聖王大聲道,

這個時候,杜雨荷站了起來,恢復了一些力氣,

「聖王前輩,你以大欺小,也不怕人恥笑嗎,」杜雨荷到了拓跋野前面,

她傳音給拓跋野:「軒宇,你是天器城的未來,你必須活著離開,我還能擋住聖王片刻,你想辦法脫身,」

拓跋野有些莫名的感動,這些人願意付出生命,也要保護他的安全,

他發現,這一刻他深深的喜歡上了天器城,他感覺自己就是天器城的一員,一下子有了歸屬感,

「前輩,只要我不死,我一定會重整天器城,為死去的強者報仇,」拓跋野傳音道:「前輩,你千萬不要拚命,以你的修為,肯定能夠逃離,」

「軒宇,你就不要管我了,你逃出去才是最重要的,龍辰眼光不錯,這次挑選了一名好弟子,」杜雨荷露出慘然的笑容,

拓跋野知道,他留下只會拖累更多人,還是先撤離再說,

「撤,」

他一聲令下,九大仙獸,十二名玄仙境強者一起撤離,

他們的速度快到了極致,要遠離聖王這個恐怖的傢伙,

聖王冷喝一聲:「杜雨荷,你自己找死,怪不得我,」

他幻化出巨大的手掌,要一掌打死杜雨荷,

「我跟你拼了,」杜雨荷爆發出全身的力量,猛地迎了上去,

「不要,」一聲大吼發出,

關鍵時刻,一名老者從大陣中走了出來,一拳擊向了聖王,

聖王臉色大變,不得不收回巨掌,擋住來人的一拳,

「是你,」聖王顯然認識剛剛出來的老者,

「聖王,想不到你這個老傢伙野心還這麼大,竟然想吞併我們天器城,只要我還在天器城,天器城就由不得你撒野,」

「太上大長老,是太上大長老出關了,」鍾沅扥人激動無比,

太上大長老,一直是天器城最強者,已經數千年沒有出世了,很多人以為他死了,

實際上,他並沒有死,一直在閉關修鍊,

這件事情,只要龍辰最為清楚,外面有說他死了的,也有說他沒死的,

天器城的強者,當然情願相信他沒有死,

「太上大長老出關,我們一定能夠滅掉聖宗強者,待會兒等太上大長老跟聖王廝殺,留下一部分強者控制大陣,其他人跟我一起殺出去,殺光聖宗強者,」鍾沅激動無比,

「殺,殺,……」

拓跋野並沒有遠離,他發現天器城這邊出現了一名極為強大的金仙境強者,他又悄然潛了回來,

他暫時沒有現身,準備待會兒突然殺出,給敵人一個驚喜,

「真是想不到,你這個老傢伙還沒死,」聖王臉色變幻,不知道在想什麼,

「你都還沒有死,我當然不會死,」太上大長老冷笑道,

杜雨荷都準備赴死了,結果看到太上大長老出現,心情激動,

「太上大長老,幸好你出關了,否則天器城不保,」

「雨荷丫頭,你跟龍辰的事情我知道,你錯怪龍辰了,你們當年的事情,都是趙鼎搞的鬼,」太上大長老說道,

「真的,」杜雨荷眼睛一亮,

「當然是真的,我這裡有證據,城主也知道,只是他不讓我告訴你,」

「我錯怪辰哥了,」杜雨荷眼神之中儘是後悔之色,

……

至於趙剛等強者,現在徹底傻眼了,

不管是聖王獲勝,還是太上大長老獲勝,恐怕他們的下場都不會太好,

「父親,你趕緊出關吧,否則我們多年的心血要付諸東流了,」趙剛在祈禱,

「趙長老,我們最好現在撤回府邸,藉助大陣,我們還能多堅持一陣,」一名強者提議,

趙剛點頭道:「撤,馬上撤回府邸,」

不管是城主府的強者,還是杜雨荷一脈的強者,他們暫時都沒有心思理會趙鼎一脈的強者, 惹上小爺:女人你完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