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她說完,就要往牀上走去,卻被男人一把抓住手腕,甜甜蹙着眉冷斥,“放開我!”


“我也很累,所以檢查完身體,我們再休息!”

斯林不顧甜甜的掙扎打橫抱起甜甜,將外頭等着的醫生喊了進來,直接將女人按在牀上。

甜甜使出全力想要推薦壓在她身上的男人,卻都是徒然。

那幾個女醫師戰戰兢兢的走進來,看到壓在女人身上的斯林爵,紛紛別開了眼,走上前去朝着女人手臂而去。

眼瞧着針就要扎進肉裏,甜甜無能爲力的放棄了掙扎,驀擡起眸,憎恨的盯着壓在她上方的男人,“斯林爵,我恨你!如果現在這裏有把刀,我一定會毫不猶豫的插進你胸口,會毫、不、猶、豫、的!”

斯林撫|摸着女人即便是發狠都美豔依舊的臉龐,裝作若無其事的笑,“我知道……我都知道,沒關係,你怎麼說都傷不了我,我只要你……只要你好好的,就好!”

他說着脣印上女人的臉頰,一下一下輕柔的小心翼翼的吻着。

“真噁心!”甜甜嫌惡的避了避,知道避不開,她猛然傾起頭張口咬上了男人的脖頸,狠狠地咬了下去。

男人笑着,任女人發狠的咬他,那無所謂的樣子好似真的感覺不到一絲痛意。

感覺到針扎進了手臂,她無力的閉上眼,越發下狠的加大了力度,直到血水在她口中蔓延,她才鬆開了男人,睜開眼看去,男人脖頸被她咬的慘無人睹,她心裏一陣暢快,溫熱的血漬卻驀地滴到了她臉上。

這男人是有多噁心!張開脣吻上了她臉上的那滴血,認真的吸進了他的腹中。

直到針管裏灌滿了她的血,男人才從她身上起來,甜甜猛地從牀上跳起來,幾乎用盡了全力,狠狠地甩了男人一個巴掌,“滾出去!”。

一聲清脆的把掌聲響徹整個房間,沒把斯林爵打蒙,那幾個醫生卻似乎被打蒙在那裏,大氣不敢出一聲。

斯林的左臉頰瞬間起了無跟紅印,他卻淡淡的看着甜甜,面不改色心不跳的下令,“讓你們滾出去,聽不到麼?一個小時之後,進來送化驗報告!”

甜甜瘋狂的抄起牀上的枕頭,朝着男人猛地砸去,“我讓你滾!你滾出去!滾啊!”

斯林坐在那裏一動不動,任甜甜拳打腳踢,那幾個醫生收拾好東西,老醫生看了瘋狂的在斯林爵身上有抓又繞的女人,再看了眼斯林脖子上還在猙獰冒着血的傷口,硬着頭皮開了口,“先生……要不要給您——”

“滾出去!”

斯林猛地一聲大吼,幾個人不敢再做停留,轉身跑走。

直到甜甜累的打不動了,才停止了抓扯,她無力的滑落在了牀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氣。

斯林臉上身上無數道抓痕,他能隱隱的感覺到痛疼,卻不及他心裏痛的一分,他轉過身去,神色淡淡的看着她,“打夠了?”

甜甜不語,可氣息明顯的還未緩和過來。

“打夠了,休息吧!一晚上都沒睡,也該累了!”?說着,他將甜甜抱起,將她安置在了枕頭上,爲她蓋好被子,自己也脫了外套躺在了一邊,想了想還是將她撈在了自己懷中,這樣抱着她……聞着她身上的氣息讓他安心了許多。

嬌寵神醫世子妃 甜甜後背緊緊地貼在男人的胸膛上,感覺到男人有力的心跳聲,她有一瞬間的恍惚,眼淚就這麼掉了下來,“斯林爵,你告訴我,我到底哪裏還有你利用的地方,讓你到現在都還不肯放過我?”

她感覺到男人的身形一僵,然後是他極淡極淡的聲音從她頭頂傳來,“你就這麼想我的?”

甜甜好笑的反問,“那麼我問你,照片上你跟你老婆的熱吻是真的麼?”

斯林抿着脣,及艱難的嗯了一聲。

甜甜簡直要給自己鼓鼓掌,沒想到自己居然還能這麼淡定的呆在他懷裏,“那麼,鏖展受你老婆指使,包括你老婆對我的所作所爲,你是早就清楚瞭解的,對嗎?”

斯林嗯了一聲,着急的想要解釋清楚,可他還未來及開的了口,甜甜就已出聲堵住了他的嘴,“所以,我這麼想的,有錯麼?”

斯林扳過甜甜的身子,着急的解釋,“不是你想得那樣的!甜甜……我從來沒有騙過我,我是愛你的,對miday,我承認我沒有告訴你是我的私心,可是那也是還未及傷害到你的性命之前。”

甜甜截住了男人話,“那昨天呢?明明已經到了傷害到我的地步了!你現在要、怎、麼、解、釋!”

“不會的,你相信我,我怎麼會讓你的性命受到威脅!我那時候之所以不出手,是因爲事情還在我的掌控下,顧及到以前的情分,我是想給她最後一次機會,如果她還執迷——”

甜甜驀地打斷了他着急的解釋,語氣清清淡淡,無波無瀾,“放開我!”

女人的聲音讓斯林感到一陣煩躁,咬着牙問出,“你先聽完我解釋成不成?”

“放開我!”

“溫甜甜!”斯林受不了了,他覺得他自己快被她給折磨死了,“就算你再油鹽不進,就不能想想我這些日子對你的好,我若是不愛你,又怎麼會那般縱容你!”

甜甜的火全被斯林這一句話給勾了起來,“我就是太相信了,所以纔會把我自己搞的這麼慘的!”

斯林抓住女人單薄的雙肩,眸子裏像是碎了火,“溫甜甜你有沒有良心,你看看你自己,再看看我,真覺得你自己很慘,是麼?”

甜甜卻閉上眼,可能是知道自己懷孕的消息藏不住了,一滴淚從她眼角滑落,“斯林爵……我懷孕了!” 總裁愛你上癮

“你說什麼?”斯林整顆心漏跳了一拍,他眼睛瞪得大大的,聲音依稀里讓人聽出一絲竊喜。

感覺到男人放在她肩上的手猛地一僵,然後她望進他眸內,那裏頭有太多的情緒,她想,若在以前她或許能讀懂,而如今她卻再也看不真切。

她故意放大了聲音,“我說,我懷孕了!孩子在我肚子裏已經四十多天了,我不管你怎麼想,除非我死,否則這孩子我是要定了!”

斯林有些激動,聞甜甜話後心一沉,猝的從甜甜身上起來,將她緊緊的抱在自個兒的身上,連聲音都在顫,“胡說!這孩子……是你我的骨血,我怎麼會不要!”

甜甜訝異的一揚眉,思忖一番,才道,“斯林爵,你以前不是說過不會再要孩子了的麼?現在,你又在耍什麼花樣!”

斯林恨的牙根癢癢,恨不得張口咬這可惡的小女人一口,“那是以前,現在是現在!”

甜甜沒再說話,他越是這樣她就越害怕,越想離開他,總覺得他這次改變的太多,感覺不怎麼像他了。

或許,她下意識不敢再去相信,其實,這個男人還是愛她的。

斯林此時還沉浸在甜甜懷孕的狂喜中,至少有了孩子的牽絆他有留住她的辦法了。

兩人一時間各懷鬼胎的想着自己的,病房裏一時間也安靜了下來。

只是後來沒幾天,斯林才無望的發現,這個孩子的到來,不但沒有起到撮合他父母的情緣,卻成爲了他們兩人分開的最大理由。

甜甜想了無數辦法,還是決定了用絕食的辦法。

原因一,因爲她懷孕的原因有的營養針是不能隨便打。

原因二,孩子若是沒了,斯林知道那等於是要了她溫甜甜的命,所以目前,不管斯林喜歡不喜歡她肚子裏的這個孩子,他不會罔顧她肚子裏的孩子隨意給她打營養針。

果不出其然,斯林看着女人越來越憔悴的面容,他考慮了一天一夜,最後端着一碗小粥,來到了甜甜的房間。

甜甜虛弱的睜開眼,見是斯林爵,脣角驀地揚起了一個篤定的笑。

斯林看着小女人,面無表情的將她扶起靠在牀頭上,挖了一勺小米粥,放在女人的脣邊,勉強扯了扯脣角,“溫甜甜,你贏了!吃飯吧,等身子養好了之後……你愛去哪就去哪,我斯林爵……放棄你了,可以了嗎?”

甜甜沒有回話,卻張開了口,一口一口的吃下了男人送往她脣邊的每一口稀粥,可吃着吃着,不知怎地,眼淚好無徵兆的,嘩嘩落了下來……

他問,“不離開我,不可以嗎?”

她笑,故意說了一句讓斯林爲難也讓他無法做到的話,“斯林,如果miday死了,我就不離開你!”

斯林一臉的煞白,終是閉上了嘴。

等甜甜恢復了體力的時候已是三天後,下午她簡單的收拾了自己一番,打開了酒店門,本來是要到隔壁去跟斯林爵道別的,可想了想,都分手了還道什麼別,怪彆扭的,她聳了聳肩,轉身一步一步的堅強的走出了酒店。

其實,她不知道,在她離開酒店之前,斯林就已經回了美國……

是又一個三天,甜甜在一間很簡樸很簡樸的旅館裏接到了斯林的一封快遞。

收到這封快遞的時候,甜甜沒有感到有太多的驚訝,因爲她自己都清楚,要讓斯林爵一時之間徹底斷了她的消息,這個問題似乎有點不怎麼現實,所以接到快遞的時候,對於斯林爵的跟蹤,她沒有過多的驚訝,或者說是氣憤。

她回到房間,打開快遞一看,是一封很厚很厚的信。

她對着這封潔白的信封看了很久很久,最後還是沒有忍住打了開來。

他的第一句話是,甜甜,我想你了,你想我嗎?

看到這句話,她沒由來的心裏一痛,卻分不清是爲她還是爲他。

然後她看到滿滿的一大張紙上面全都是歪歪扭扭的中文字,她艱難的看完之後,淚早已溼了面頰。

他說:甜甜,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已經回到了美國,不管怎樣,我求你,求你心平氣和的看完我整封信之後再扔了它好嗎?權當是我最後對你的一個請求。

你還記不記的前些日子我問過你的話,是不是一直很在意我不能明媒正娶你!那個時候或許我已經在向你明示了,因爲在那之前我已經找過miday,用很強硬的語氣跟她談了離婚之事,那天你看到我跟miday的吻照,那就是我跟miday談過之後,miday求我,讓我再給她最後一次回憶。

當時,我想我沒有任何理由再去拒絕了,甜甜,當時miday安的什麼心,我都清楚,可我還是答應了她,那時確實是我忽略了你,我一直都以爲你是最信任我的那個,可是直到現在我才明白,愛情,不是信任的問題,而是隻要愛還在,愛情就需要加溫需要維護,才能保的住那段幸福。

不管你以後還決定不決定再跟我在一起,至於miday,我已經跟她辦了離婚手續。

接下來我要說的,可能你會不願聽,但是,只要我還愛你一天,這些話我總要跟你坦誠的。

miday,對於她想要你命的這事,我反覆思考了好幾天,還是決定……放過她。

甜甜……我知道這樣的決定對你了能真的很不公平,可甜甜,你能不能換位思考一下,miday她爲我爲我們爵家,真的是付出過太多太多,忍辱負重的待在敵人身邊那麼多年,她的青春爲了我全都給了……所以,至少在我能保你安全之內,我是真的對她起不了殺心!

甜甜,我欠她的,太多太多,以前我還能給她至高榮耀的身份,可現在……我連身份都給不起了!

我這兩天回來,就是爲了處理她的事情。她,我已經將我在美國所有的資產全都無條件的給了她,算是我給她的全部補償,從此我們倆再無瓜葛。

如果美國國防部部長的位置你也不希望我繼續做下去,我便辭位,去中國,跟你,還有我們的孩子,去一個山青水綠,花田農下的地方,從此逍遙生活一輩子。

我斯林爵雄戰了一輩子,這一輩子做過最後悔的兩件事,一件是在我還沒弄明白什麼是愛情的時候就輕易的許了miday一輩子的承諾,一件是我終於弄明白了愛情是什麼的時候,卻該死的不敢去面對愛你的事實,如果可以再加一件的話,如果可以,甜甜……不管怎樣,那件事,對於那個還未成形的孩子,失去他,我是最後悔、最自責的那個!

那些無法挽回的痛苦,請你相信,在你回憶痛苦的同時,我……斯林爵永遠比你還痛!

我愛你,溫甜甜!

或許,這些話當着你的面我說不出,可是,溫甜甜,我不說不代表我心裏沒有,而你,更不能抹殺我愛你的事實。

你傷我、損我,我都能承受,可甜甜……能不能……能不能不要離開我!沒有你,你讓我怎麼活下去!

如果、如果你還有一丁點兒的意向想跟我在一起,就回那個有我們美好回憶的小窩找我吧!我會在那裏等你、等你……

直到等到你來的那天……。

斯林上。

甜甜看到最後,已經不能自已的失聲慟哭。

斯林爵,你怎麼這麼傻,我從頭至尾都不是在意那些,我只是想讓你多抽點時間出來陪陪我!你說的沒錯,可我又何嘗不知道你欠miday的什麼! 我愛你,所以我也怕……怕你因爲miday而放棄我們之間緊緊以愛情來持續的感情。

斯林爵,如果可以……如果可以,下輩子請不要讓我遇上你,因爲不管結局是好是壞,過程太痛苦!

可是……如果……如果時間可以倒回,我想我還是會選擇愛你……愛你……還是愛你,因爲愛上你,溫甜甜本身就是情不自禁,是無法自拔,是心甘情願!

其實,說是從此與你陌路,就像心被剜去,怎麼可能不痛。

搞定失憶小皇帝 所以,她連東西都沒有收拾,直接跑了出去,爲了肚子裏他們的寶寶,她儘量讓自己小跑跑動,她一刻不能再待在這裏,她要回去,回去找回那段讓她無法割捨的心臟。

本能的,無法割捨。

斯林,等我……等我回去,我們重新開始,我愛你! 婚姻風暴 至死不熄!

(小劇終)

呃,本來大綱裏,甜甜從酒店出來的時候,斯林跟miday還有甜甜之間還有個不小的衝突,本來是要把miday寫死的,但是冉又再次的深思熟慮,畢竟miday曾經爲斯林付出過的,那不是一般女人能受得起的痛苦,所以,最後還是小小的仁慈了一下下,哈哈……

如果有想看後記甜甜他們小甜蜜的親們,可以在留言區留言,冉會在辛研故事結尾之後再奉上甜甜他們的外番。

呼~~~冉還想再囉嗦一句,接下來辛研的故事,是貫穿整個故事的大高chao,喜歡的親們,繼續跟着冉走下去吧^_^。 總裁愛你上癮

“他們二老都低頭了! 三世獨尊 我們還是依了他們……明兒個回去吧!”

夜晚,辛研與樑逸羲的主臥裏,兩人交纏在一起的身軀還未分開,樑逸羲還覆在辛研的身上輕聲低語,房內還依稀聞的到歡愛過後的氣息。

辛研卻還未緩的過起來,大口大口的喘着氣,聞聲,死命的搖頭,“我纔不要回去!”

樑逸羲也不急,似笑非笑的道,“好,不回去……”

他說完,低頭咬上她的豐盈頂端,猛地吸了起來,剛纔已經半軟半硬的-欲-望-,又生龍活虎的立了起來!

辛研受不了的尖叫,“樑逸羲你這個¥%@#%……不是剛剛做完嗎!”

樑逸羲穩當當的笑,驀地抱起尖叫聲不已的女人,走了下牀,上身壓着她,將她死死抵在牆上,辛研沒了一點力氣,雙腿掛在男人的腰腹上,任他快而猛的在她身體裏衝撞,每一次都頂到最裏面,兩人交接的地方都會一下下的發出羞人的滋滋聲。

“樑逸羲……我快不行了……你快……快停下來啊!”辛研實在受不了他巨大的猛力,她覺得自己的雙腿都開始打顫,快要夾不住他的腰腹了。

樑逸羲邪裏邪氣的笑,堅實的胸肌故意頂住她胸前的柔軟,下面慢慢地抽了出來,抵在她的幽深幽深的花谷外,笑的沒心沒肺,“說,明兒個到底是回還是不回去!”

辛研雙手抱住樑逸羲的脖頸,連忙軟語求饒,“樑逸羲我錯……”

她求饒的話語還未說完,就被斯林爵一個重重的撞擊尖叫出聲。

樑逸羲笑的越發邪氣,“再給你一次機會,說,明天回不回去!”

辛研戰慄不已,實在是受不了他的折磨,連忙點頭。

樑逸羲滿意的笑笑,抱着她離開牆面,她以爲他這是要放了她了,不想這男人卻抱着她來回的在房間裏走動,沒走一下狠狠地撞她一番。

“樑逸羲,我都答應你了,快停下來啊!我快受不了!”

“我什麼時候說過你答應我,我就要停下來了?”

“……”

“樑逸羲,你混蛋!”

“……這就混蛋了?那這樣呢?”

“啊!嗚嗚嗚……樑逸羲……我錯了……”

“哪錯了?”

“……”

結果第二天晚上,一家三口還是回了辛宅。

不管怎樣,爲了樑逸羲與她還有凡凡的未來,其實辛研心裏已經或多或少的原諒了辛家二老,或者與其說是或多或少的原諒倒不如說她是在嘗試的原諒,畢竟在她心裏徘徊不定的,她一直都覺得她母親的死跟老爺子和樑惠儀脫不了關係。

樑逸羲也是瞭解辛研的,過猶不及,物極必反,所以,只要她肯來,其餘的他也不會再去逼她。

他們一家三口剛剛下了車,辛研遠遠的看去,似乎記憶中,每次他們來的時候,都會看得到屋檐下,樑母站在那裏等着他們的單薄身影。

鼻子,有那麼瞬間……竟然酸的不行,她擡頭望了望天,生生將快要溢出的眼睛被憋了回去。

媽……女兒若爲了自己的幸福……原諒了他們……你會不會覺得女兒不孝?

這一幕自然逃不過樑逸羲的眼睛,他笑了笑,單臂抱着兒子,一隻手圈着女人的蠻腰,慢慢地走向了站在那裏等着他們的老母。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