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她開始在案板上忙活了起來,兩條魚被洗淨,然後拉出幾段小口,喂上一些作料放在一個盤子裏備用;海腸子、韭菜被切成段分別也放在盤子裏備用……。


張軍看着這麼能幹的楊佳慧,不禁一時高興,悄悄的走到近前親了一下,楊佳慧也迴應了他一個吻。

兩個人相視一笑。

“你把豬肉餡放在一個小碗裏、牛肉片放在一個小盆裏。”楊佳慧命令道。

“盆、碗在哪?”

“頭上是碗櫃。”

“哦。”

楊佳慧幹活的確很麻利,他利用一點時間又切了一些蔥末、薑末、蒜末,放在了一個空碗裏,然後把洗淨的茄子切了斜連刀,把一小碗肉餡拌入料酒、老抽、薑末等;隨後將牛肉拌入了咖喱粉、孜然等作料。

“我先把魚燉了。”

楊佳慧說着,在煤氣竈上點燃了火,家燉黃花很容易,放那小火慢燉就可以了。

“我再做個盤龍茄子。”

楊佳慧說着,將肉餡仔仔細細的嵌入茄子之中,幾個茄子很快就碼放在盤子裏,她點燃了另外一個爐眼,伴隨着馬勺裏的油被燒熱,纔將茄子滑入鍋中,燒了起來。

她搖晃着馬勺的長把,伴隨着知啦知啦的聲音,一團火衝了出來;再一陣搖晃火漸漸的熄滅了。

“小火慢燒。”她說着關小了火焰。

她順手拿起海蜇、黃瓜、香菇等改了刀。

茄子很快就燒好了,起鍋、裝盤。

她緊接着麻利的刷淨馬勺,燒好底油,放入蔥薑蒜爆鍋,緊接着放入對蝦,她手裏握着馬勺的把,輕輕的晃動着,笑眯眯的看着一旁發呆的張軍。

“你在哪裏學的做菜?”張軍好奇的問。

“窮人的孩子早當家嘛!”楊佳慧回答的還是那麼的輕鬆。

對蝦很快就變成了紅顏色,她這時才放入調好的汁,不大一會,一盤子油亮油亮的油悶大蝦就做好了。

“看看雞湯是不是好了?”

“開鍋了。”

“那就端下來,給每個鮑魚碗裏都倒上一些。”楊佳慧指揮着。

就見楊佳慧從一個櫃子裏,找出一個蒸鍋放在電磁爐上,放進一些底水,把四碗鮑魚輕輕的放在篦子上,在每個碗裏放入了枸杞和各種調料,給上1500W。

這時,方霞從女兒的房間裏走了過來,看了看桌子上的菜,連連的讚歎說:“這樣的媳婦真是難得。”

她的眼神分明是在看着張軍。

張軍有些不好意思,就撓撓腦袋說:“我也會燉魚的。”

“把你家的黃豆找出來,芳姐。”楊佳慧說。

“在那邊的袋子裏,有一盤子就夠。”

張軍挺納悶,便問:“找黃豆做什麼?”

“你王哥和四野首長一個嗜好。呵呵!”方霞回答道。

楊佳慧的手頭真麻利,很快就做成了孜然牛肉、蔥爆蜆子、醬香娃娃菜、涼拌海蜇、海腸子炒韭菜等等。

“在做個小雞燉蘑菇、炸黃豆就行了。”楊佳慧自言自語的說。

“芳姐,王俊來什麼時候到?”

“剛纔來電話說,一會兒到。

“那我就都做好吧。”楊佳慧說着,非常痛快的做起了剩下的菜。

她把一桌子的菜擺放的整整齊齊,這才進屋陪着小莉莉看書去了,張軍也跟着走了過去。

莉莉坐在楊佳慧的腿上,手裏拿着作業本讓她看。

“都是一百分呀!莉莉真好!”

楊佳慧一邊翻看一邊誇獎。

莉莉的作業是很好,不僅僅成績好,字跡也寫的非常的工整,張軍在一旁也連連的稱讚。

“大軍,聽說你還會書法呢?”方霞問。

“練過幾天。”

“正好莉莉也在學書法,不妨教教唄!”

“行呀!”張軍特別的喜愛書法,所以也就爽快的答應了。

莉莉習練的是顏真卿的多寶塔,這對於張軍來說是輕車熟路。

他拿起一隻筆,在鋪好的毛邊紙上臨道:子勵志乎,聞樂鹹……。

一會的功夫工工整整的一幅字躍然在紙面上,莉莉拍着小手高興的說:“真好,真好!”

隨後,張軍手把手的教起了莉莉。

正在起勁的時候,一陣敲門聲打斷了他們。

“是他來了,我去開門。”

楊佳慧說着,跑了出去。

“嚯嚯,還拿來這麼多呀!”

“就一瓶酒、兩個飲料,還有點草莓。”

王俊來說着,換來鞋走進莉莉的房間。

他伸出雙手,彎下腰說:“莉莉,過來讓舅舅抱抱。”

莉莉順從的從椅子上蹦了過來,伸出兩隻小手,讓王俊來抱着,王俊來在屋子裏抱着莉莉,轉了幾個圈,纔將她輕輕的放在地上。

問:“莉莉,好沒好?”

“好了。”

“那就好,看舅舅給你買什麼了?”

說着從兜子裏掏出一袋子草莓,在莉莉的眼前晃動着。

“謝謝舅舅!”

莉莉高興的拍着小手。

“那就親舅舅一下吧。”

小女孩順從的親了一下,惹得大家鬨堂大笑。

站在一旁的張軍憨憨的樂着問:“王哥,才下班?”

“是呀。”

王俊來接着說:“看我拿瓶什麼酒?”

張軍仔細一看,不僅有些驚詫。

“五糧液!”

他有些懷疑的看了看王俊來,難道這是真的五糧液嗎?真品五糧液要好幾百一瓶呢。

王俊來到沒有什麼特別的表情,只是微笑着說:“52度的,咱倆正好拿下!”

“好呀!”

張軍又悄悄的問楊佳慧:“給家裏打電話了嗎?”

“打電話了,你呢?”

“我也打了。”

這時,方霞走到餐廳,將碗筷都整齊的擺放好,才喊道:“都過來吃飯吧!”

王俊來是這裏的常客,他非常大方的脫掉了外衣,露出上半身,那結實的肌肉和勻稱的體型,毫不遜色給年輕人,其實他也不老,只有四十多點的年紀。張軍有些尷尬,他也想脫了外衣,畢竟喝起白酒渾身都會發熱,他猶豫了半天,還是決定先這麼穿着吧,一會熱了再說。

王俊來看出張軍的心思,便大大方方的說:“又不是外人,還是隨便一點的好!”

他說着,給張軍灌滿了一杯酒,自己也滿上了一杯。

方霞搶過剩下的半瓶酒,和楊佳慧說:“咱倆也少來一點點,要不對不起五糧液了!”

說着給自己倒了一口、給楊佳慧倒了一口。

她端起酒杯對着大家說:“今天感謝大軍,咱們一起幹了!”

張軍跟着喝了一口,纔有些不好意思的說:“我應該做的嘛!”

坐在一旁喝着飲料的莉莉也插話說:“謝謝大軍!”

一句話惹得大家鬨堂的大笑。

方霞假惺惺的敲打了一下莉莉說:“是張叔叔!”

“謝謝張叔叔!”

大家又是一頓大笑。

王俊來呵呵的一陣壞笑,斜着眼睛看張軍,然後又衝着莉莉說:“是謝謝小姨夫!”

“謝謝小姨夫!”

楊佳慧臉一紅,狠狠的瞪了王俊來一眼。

“討厭呢!你!”

張軍雖然不愛喝酒,也極少喝酒,但是這樣的好酒還是可以品嚐出來的,他藉着酒勁試圖掩蓋一絲羞澀;同時又使自己的膽氣大了不少。

他對着麗麗說:“叫叔叔、姨夫都一樣的,沒關係!”

楊佳慧又轉頭惡狠狠的瞪了一眼張軍,掄圓了筷子、輕輕的敲打了一下他。

屋子裏又是一陣大笑。

五糧液的確是好酒,清澈透明,香氣濃郁,醇厚甘美,柔和協調,每喝一口都覺得有一股子熱流從嗓子眼一直到胃,熱烈而舒服,喝過之後渾身的汗毛孔都散發着酒香,存留在口腔內的酒氣也是濃濃的、香香的。

“莉莉,吃阿姨做的鮑魚。”

“好吃、好吃!”莉莉一邊吃着、一邊高興的喊着。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