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她順著殺氣盈來的地方望過去,那副辨識度絕佳的寬面厚底書生眼鏡讓她一眼就把他認了出來。


四眼怪!

舊日玩家 你什麼意思?

楊一航也沒想到他的準星怎麼忽然就變成了謝欣,面對女孩子傳來的不滿與警告,他本應有「悔改」之意,可對方是她。

在謝欣讀來,如果楊一航看她的第一眼是殺氣,那麼第二眼還不收回去,就是挑釁了。

挑釁?

她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勾當?

「她們以多欺少、恃強凌弱,罪名坐實,聯大容不下這樣的人。」楊梅的男朋友一眼就認出了這個突然不知從哪兒冒出來的男人。

蓉大電子系名聲在外的商界貴公子,身價是自己的成百上千倍,據傳旁系再旁系再旁系對的親屬里還有直指蓉城核心地位的權勢一族,自己和他懟,簡直就是螞蟻撞大象。

放在平時,他萎了就是萎了,可這一次他是梅梅的護花使者,連自己的女人都護不好,他還算什麼男人?

他剛剛這一句「有理有據」的嗆聲,算是半收回方才鬥狠的惡話,把矛盾從個人立場提升到校級高度,艱難地把自己從裡面拖泥帶水地摘出去。

謝欣卻忽然反應過來。

對啊,在路人的眼睛里,她們幾個不就是欺負人的惡霸嘛!難怪那四眼怪看她的表情那麼憎惡。

道理一想通,謝欣兀自露出一個微笑。

楊一航卻片刻失神。

謝欣膚白貌美,額上頂著端正的美人尖,眼睛動輒碧波流轉、格外動人,天生一副好皮囊。此刻朝他粲然一笑,害他不小心失了心智。

純禽前夫滾遠點 呵,楊一航收回跑偏的心思,不良少女能興風作浪總應有些本錢,她的本錢就是那張臉。不像他,憑實力也能得到兒子們的認可。

他推了推眼鏡,藏在下面的何嘗不是一張盛世美顏。

「聯大容不下容得下誰,你說了算?」

周冬晴意識回籠,擋在她前面的老二回頭看了她一眼,露出一個痞得不行的笑容,看,小辣椒,哥哥我能耐還是你能耐? 「茵瀾,我平時在他們眼中就當真如此令人懼怕么?』』

幾人突然消失快速的跑走此時令他頭疼不已,本想著要上前去說上那麼幾番卻沒想到見到了自己溜得比誰都快,掌門的心裡也很是哭笑不得啊。

「哼…….可不是嘛,你沒看見人都被你嚇跑了,這足以證明。』』趙茵瀾說完之後心裡有種痛快的感覺,就好像倆人那時剛遇見的時候也正是這般小打小鬧。

「哎,有你這麼損你夫君的嗎?』』

「哼,損你怎麼了,我樂意我高興。』』

「哎,你等等我嘛,等等我嘛。』』?見自己的妻子被自己氣的一臉憋氣的表情,內心也苦惱的尾隨追上前去。可謂是一邊追著一邊喊著幾乎沒有了一點掌門的架子了,反而更像一對平凡的老夫妻了,兩人外在上是吵架但實則是在卿卿我我恩愛不已。鳥兒從樹枝上飛奔而出,樹葉隨風而飄落。

夜晚,整個青元山安靜不已,這個安靜的夜晚卻下起了傾盆大雨,帝燁痕正抱著顧綾風一步一步往青元山山上走去,眼看就要快到了,可不知怎的停留了下來,往這前方看去,這正是那時與顧綾風相遇的地方,那時她還是一個單純不已的小丫頭,天真可愛。

回憶起與顧綾風從相遇到相識再到如今,使她陷入如此險境,而令她陷入種種困境的人卻是自己,心如刀割般疼,撕心裂肺。

「啊~~~~啊~~~啊~』』

身後瓊漓悅站在一旁,一路上都尾隨著帝燁痕來到青元山,剛剛好停下來腳步看到了這一幕。看著帝燁痕抱著顧綾風摔倒在地,聽見他那撕心裂肺的聲音,他的難過他的傷心都是為了她,看見他那般難受手伸出來想抱著他安慰,可是卻怎麼也觸碰不到心裡也跟著傷心難受。

「呵呵…..師兄~師兄~~為什麼,為什麼不管我做什麼都入不了你的心裡。哪怕是再好的,雖然

(本章未完,請翻頁)

我知道你心裡只有顧綾風,可我~~可我還是抱著另一絲希望,相信總有那麼一天你會喜歡上我。如今自知是有多傻………呵呵』』

瓊漓悅雙手緊握,同時也恨自己,一人傷心的時候同時在乎的那個人也在一同傷心,自古以來唯有情是最讓人容易生變,變成一個連自己都不認識的人。

雖然腳步很輕但還是被人聽見了,守夜的弟子還以為是賊人便上前詢問著「什麼人?膽敢闖入我青元山。』』

「是我~~』』

守夜的弟子走前去,這才看清楚是誰,看了看懷裡的女子,震驚了~~?「這不是…大…..大小姐,太子殿下你~~』』

「快去稟報掌門和夫人,切記不要驚著任何人,快~~』』

「哦……好,我這就去。』』

守夜弟子嚇的連走路都摔跤了,跑到掌門的這慌亂地說著「掌…..掌門,不好了,出大事了。』』

正在熟睡的顧閆非和趙茵瀾被叫醒了,見弟子慌亂的神情快速的穿起了衣袍打開了門說道「怎麼了?大半夜,出什麼事了?』』

「是……是……..』』

「是什麼?什麼時候連你也變得結巴起來了。』』趙茵瀾也著急的說了起來,這幾天本就心裡不安,胸悶的猜到會出事卻不知道是什麼事情。

「夫人,是大小姐,大小姐在外面,她…..她』』

在他說出大小姐這三個字的時候兩人都按耐不住往外走去,心裡能讓青元山弟子這麼慌亂的就是顧綾風她遇難了。?果真走到外頭的時候只見帝燁痕跪在青元山山外前,遠遠的便瞧見了他懷裡的女子,這女子不是別人,正是他們的女兒。

雖然著裝頭飾等都不一樣,但那股親切的氣息非常強烈。?「太子殿下,這是怎麼回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顧閆非兩手發抖,神情異常地質

(本章未完,請翻頁)

問帝燁痕。

「綾兒,我的綾兒,這是怎麼了?太子殿下,綾兒不是在皇城么怎麼會,怎麼會受如此重的傷呢?』』

「好了,茵瀾這裡不宜說話,太子殿下你也起來吧,我們進去再說。』』

紫芊也被連夜叫醒,一聽說自家大小姐出事了,馬上清醒了許多,趕來前山掌門的住所。

「太子殿下你先下去換一身衣服吧,不要著涼了~~來人,帶太子殿下去。』』

帝燁痕走出房間后,顧閆非和趙茵瀾兩人馬上為顧綾風療傷,檢查,不料沒有治醒她反而還被內力所反噬受傷。?「閆非,綾兒她,她怎麼會有這麼強大的內力存在。』』

「哎….只怕是她找到了答案,當年那句話真是應驗了,該來的始終還是會來,我們的女兒能不能醒來怕是只能靠她自己了。』』

「不~~不可能,當年那人是胡說的,我不信。』』

「我又何嘗不願相信,但,但她~~~~哎。』』

門外的帝燁痕聽了這番話后,原本以為帶她回來掌門有辦法卻沒想到這回,所有人都管不了了。

「太子殿下,進來吧~~~』』

顧閆非早早就感覺到帝燁痕在門外,便把他叫了進來,也問了下關於顧綾風這幾月所發生的事情,帝燁痕很快便一五一十地將所有發生的事情都告知了顧閆非和趙茵瀾。這個結果掌門是很早就知道會發生的,卻怎麼也都沒有想到這一天會來的如此之快。

「閆非,都是你,要不是你當初讓綾兒去參加武陡賽綾兒也不會被牽扯其中,也便不會去皇城,也不會出現如今這般事情。』』

一邊罵著一邊打著,帝燁痕看著也很揪心,不管如何事情已經發生自己也是難逃其究。

「掌門,夫人,要怪就怪我吧,是我沒有保護好綾風,讓她受了這麼多的傷害,是我的錯,你們都不要爭了。』』

(本章完) 「聽說白漣在這件事過後私下去找了輔導員,一哭二鬧三上吊,逼著輔導員以『舉報有功』的名目給她額外加分。輔導員哪裡見過這樣的陣勢,這不,一頓違規操作就要把她送上一等獎學金之列。」

「原本連步瑤從一等名單中撤下來,按順序上位的應該是楊梅,這下她把人家擠了下去。」

「楊梅是個消息緊的,一聽到風聲就跑去給輔導員講道理。」

「她過去的時候又恰逢白漣在給輔導員送『答謝禮』,被逮了個正著,兩人直接在辦公室撕了起來。」

「巡視組本來是打算去樓上查實驗室設備管理情況的,路過這邊的時候見她們吵得火熱,便停下來認真聽了一會兒。巡視組的人可有招兒了呢,當下苟著不吭聲,等取證完畢之後,才挨個對她們進行傳話。」

「實錘。」

「原來是這樣,那當時瘋傳的有人賄賂輔導員,獎學金到手后一人一半的事情是假的咯?」

「哪有那麼誇張,謠言不都愈演愈烈嘛!」

聽到這兒,周冬晴已經把獎學金違規事件的來龍去脈梳理清楚了。

楊梅是檢舉人沒錯,但她檢舉的不是陳靜然,甚至於楊梅自己都差點成為獎學金違規事件中的受害者。

周冬晴心情複雜。

她差點變成受害人的加害者,兩次。



教室的最後是大家日常混課的黃金寶座。

周冬晴走了過去。

「冬晴,你知道陳靜然『發』論文的事嗎?」

黃金寶座上的小花興緻勃勃地問道。

周冬晴剛想說知道,卻發現楊梅正在看她。

當下眼珠子不聽使喚地滾到另一邊,改口道:「不知道。」

「說來話長……」

小花幾乎把剛才她聽到的牆角複述了一遍,末了問她:「還有更勁爆的,你要聽嗎?」

更勁爆的?

周冬晴說:「你繼續講。」

「我這可是獨家消息,你不要外傳。」

「這麼神秘?我不外傳就是了。」

得到保證后,小花壓低聲音,娓娓道來。

「偷陳靜然作業去發論文的不止連步瑤,還有白漣。」

小花十分滿意地看到周冬晴臉上震驚的表情。

「等等,你說這話有什麼依據?」

冥王溺寵警花小妻 周冬晴接受不能,管小花要證據。

小花不贊同地看著她:「信就信,不信你就當聽我講故事,別打岔,我還沒講完呢。」

周冬晴示意她繼續講下去。

「去年期末,連步瑤趁著統計成績的時候把陳靜然的課程考核論文抽了出來,同一篇文章,她和白漣一人改一個題目,一人投一家期刊,單純投著玩,根本沒報任何期望。」

「沒想到連步瑤居然走了狗屎運,稿子被期刊採納。」

「但白漣的稿子卻被退回來了。」

小花停下來,給周冬晴一點時間反應。

周冬晴想了想,說道:「白漣覺得心裡不公平,於是舉報了連步瑤?」

小花十分滿意地聽到周冬晴說出錯誤的答案。

「這就是你頭腦簡單了吧!兩人三年的室友情,哪能那麼容易就崩盤?」 「你~~要不是你當初非要上青元山來綾兒怎麼會與你同去皇城,我的綾兒她也不會受傷,如今已是那副模樣,說什麼又有什麼用。』』

「茵瀾鬧夠了沒有…….都別吵了~~~」在一旁看著自家人起鬨,腦袋還是真的頭疼,於是不禁的大聲的怒喝說道。

「來人,扶夫人下去好生歇息著…….太子殿下你跟我過來。』』

帝燁痕尾隨著顧閆非又來到了那處極為神秘的密室中,密室中只是黑暗一片,只見掌門手一揮,變的明亮了起來。帝燁痕每走一步都很震驚,看著那些壁畫竟然是如此的真實,即又有著某種熟悉的感覺。

「呵呵,你現在的表情就如當初綾兒的表情一般無二,她最開始看到這副景象也很是震驚,甚至不相信,綾風是我的女兒,我多麼希望這一切都不是真的。」

「綾風?綾風也來過這裡?』』

「沒錯,之所以綾兒會離開青元山都是為了尋找這些答案,看來如今她答案是尋到了卻搭上了自己的性命。』』

「什麼意思?這些又和綾風有什麼關係呢?』』

「你在仔細瞧瞧,在仔細看看。』』

聽了顧閆非的話帝燁痕又往前湊了好幾步,這時才看清楚壁畫中的人還有那些已經發生的事情,這正是神臨,他也正是當年的魔衍,而壁畫上的她則是她。

「掌門,所以你的意思是要救綾風最終還是得尋得神臨才有救?』』

「哎,也可以這麼說,但也不能完全這麼說,能不能醒來還得看她的神識,方才我已經為她續上了內力已經沒有什麼大礙。』』

「呵呵,原來如此~~~』』

掌門看著身心疲憊的帝燁痕安慰地說道「太子殿下,你身為皇城唯一的太子,還是早些回去吧,天眼看就快要亮了,一有什麼消息我會命人第一時間通知你。』』

(本章未完,請翻頁)

「好~~多謝掌門,綾風也只有在這才是安全的。』』

見帝燁痕離開顧閆非的臉上露出憂愁的神色,雖然那時顧綾風要去皇城的時候提醒過,可沒想到還是,身為她的爹爹也只有默默守護在她的身後盡所能保護她,但也只是保護這一時。

期待在地下城相遇 一大清早,整個青元山都知道了顧綾風受傷昏迷不醒的消息,尤其是顧沛月得知了此消息高興真是嘴都合不攏了。?「哼,當時在天罰境外沒能殺了你,現在落得如此下場,哈哈哈,報應。』』

「沛月,已有許久未見你這般開心了,顧綾風遇難對你來說真的值得那麼高興嗎?』』

帝敖炎基本天天往青元山跑,也和顧沛月走的無比的親近。?「哼,當然,她遇難那是她的報應,我永遠都忘不了她傷害我,我的臉便是毀於她之手。』』

「可想而知你當時是該有多傷心……』』

「哼,傷心?是很傷心,當時我巴不得活剝了她。』』

顧沛月的眼神瞬間掙得大大的,讓帝敖炎看了都不禁冒冷汗,雖然他不怎麼恨顧綾風,但是為了自己心愛之人,卻怎麼看著顧綾風都不順眼。

另一邊尹文靜,子遜和紫芊每天都是輪著守在顧綾風的身邊,身怕有心人趁此機會下毒手,幾乎日日都未曾合過眼。?「紫芊,你快回去歇息著吧,綾風這裡我來照應,這些天也著實辛苦你了,瞧你憔悴的~~~』』

「文靜姐,我不累,大小姐從小待我如同姐妹般,如今她遇難這是我應該做的。』』

「綾風能有你這樣的丫鬟在身邊也著實是她的福氣,但你也得為你自己身體著想,若是你都累垮了誰來照應綾風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