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好!大哥你記得快點回來啊!”七個小星童很乖巧地應道,結伴離開了。


想想韓濤之前離開時那極具深意的微笑,莫天心裏就是無奈。

本來想着在學院內將這個世界的戰技特點都盡數瞭解的莫天一開始就已經制定了悶聲發大財的路線,結果每一次都會有着這樣那樣地情況讓他不得不陡然變得高調起來。

外院,院長辦公處。

這個地方很好找。

畢竟外院也就那麼大點的地方,除去了一些教室圖書庫之類,就只剩下了這麼一座很**的三層大樓。

院長辦公處,就坐落在這座大樓的最頂層。

而這第三層,所有的區域盡皆都是韓濤的領地。

這時莫天問了這裏的一位導師所得到的結果。

莫天一進入這棟大樓,幾乎所有看到莫天的導師都露出了極爲怪異的神情。

誰都知道這幾天院長因爲被步同院長擠兌的有點下不來臺,很是上火了。

幾乎沒有一個人敢主動和韓濤答話了。

而這三樓更是被導師們列爲了禁區。

一個剛入學院的新生,就這樣光明正大,肆無忌憚地走了進來。

雖然這導師辦公樓並沒有學員不準入內的禁令,但是自己要不要提醒一下這個學員呢?

之前被莫天詢問的那名導師看起來還是很年輕的樣子,只有二十幾歲,和一般的內院學員都差不多大了。

古巨俠,現任外院黃級班的導師。凝神一重天初期的實力,是留院執教的老一輩學員。

被莫天詢問的就是他。

而就在剛纔,古巨俠就因爲自己去年代教的一個班級上的幾個學員因爲口角衝突大打出手,已經有一人致殘,終身也沒有了進軍武道的可能。

這樣惡劣的事件,讓本來就心情很不好的韓濤在院長辦公處劈頭蓋臉地給了古巨俠一頓臭罵。

其實,在外院的所有導師都知道,古巨俠和院長韓濤之間有着很深的淵源。

出身極爲普通的古巨俠當初就是韓濤從市井中將其一步步地領進了外院,當作了親傳弟子傾心培養。

而古巨俠也很爭氣,天賦平平卻憑着自己的意志不斷地在武道上一次次地突破,五年的後天境磨練,困在先天境三年;觀元境五年;而從觀元境三重天突破到凝神境,古巨俠卻只用了一年半的時間,這在內院之中極爲顯眼。

本來,這樣出奇的進階速度是可以讓古巨俠毫無阻攔地進入到學院中最神祕的玄院內進修的,但是卻因爲外院弟子在去年學員百強爭奪賽中的極大失利,讓古巨俠放棄了進入玄院的機會,而留在了外院來幫助自己的恩師!

被韓濤責罵了一頓,古巨俠現在聽到莫天的詢問之後,作出了簡單的回答就直接向着自己所帶的那個班級去了。

要知道,他可是對韓濤下了軍令狀的。

看着古巨俠都沒有提示莫天的意思,這些原本就抱着明哲保身心思的導師當即就將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姿態擺出來了!

莫天好似一個隱形人一樣,被導師們忽視地闖進了三樓的院長室。

門,虛掩着。

莫天走上前去,敲了敲!

“進來!”

聽着聲音,莫天知道這說話的人此刻心情並不好。

走了進去,莫天粗略地掃了眼這室內的佈局:簡約、古樸!

這是莫天對這間院長室的第一印象。

寬敞的房間內,就像是一個大廳。

茶几、座椅神馬的都是全套的鐵木。

正伏案看着歷屆外院學員資料的韓濤聽着莫天進來的腳步聲,緩緩地擡起頭來,一雙精光閃爍的眼睛對着莫天不斷打量着。

“你來了,很好!”韓濤微微一笑,似乎這幾天外院的連番瑣事給他造成的怒氣都消散了不少。

莫天看着韓濤陡然變得晴朗了的笑容,心裏卻是一凸,他似乎感覺到這韓濤笑容的背後掩藏着什麼不可告人的打算。

“笑得和姦計得逞的老狐狸似的!”莫天在心頭微微腹謗着,面上卻帶着和煦謙卑的微笑,對着韓濤欠了欠身道:“院長好!不知叫我來有什麼教導?”

“莫天,告訴我你和穆大將軍是什麼關係!”韓濤突然問道,讓莫天一陣錯愕。

“見過幾次面!”莫天言簡意賅地回道。

“只是見過幾次面?”韓濤臉上露出了古怪,“可是穆大將軍對你卻是夠關心的啊,就在昨日他親自找我讓你直接進入內院!”

“是嗎,那得多謝穆將軍的好意呢!”

“但是,被我斷然拒絕了!”韓濤話鋒一轉,踩了一個大大的剎車。

“哦!”莫天臉上無悲無喜,一臉疑惑地問道:“院長你叫我來難道就是爲了告訴我你拒絕了穆將軍讓我直接進入內院這件事嗎?”

“嘿嘿!”突然,韓濤笑了,很奸詐的樣子。

被韓濤這聲詭笑莫天狠狠地擰了擰眉頭,聚精會神地等着韓濤接下來要說的話。

韓濤按了一下身前那張被黑漆粉飾過的木桌,一道機關猛地崩開了。

一隻細長的木桶從這張桌子內蹦了出來。

韓濤當着莫天的面,打開了這隻木桶,從中取出了幾張稀薄的紙片:“莫天,本名莫言。系自由聯盟五大家族莫家家主——莫笑天嫡孫,因爲體質的原因終身沒有成爲武者的可能。最後一次出現,是在幽暗森林被血狼盜賊團俘獲,而就在前不久,血狼盜賊團駐地被大火付之一炬,其下所有盜賊不知所蹤具現已在混亂之領除名……”

韓濤一字一句地照本宣科着,每吐出一個字莫天的臉色就會嚴肅一分。

說完了,韓濤將手中薄紙上的最後一張平鋪在寬大的桌面上,莫天驚奇地看到了這章紙上竟然生動地描繪出了莫言往昔的樣子。

儒生氣十足的捧着一卷書坐在長亭綠蔭下的情景,莫天看了感覺是那樣的熟悉。

【明天開始恢復更新速度!】 “是不是很驚訝?”韓濤看着莫天那有些失神的樣子,心中滿是得意,“一個被傳言不能修煉的廢柴,卻能在我凝神境的威壓下面色如常,沒有半點的不適。這一點,莫天你能不能給我一個解釋?”

“這一點我也無法向院長你解釋什麼!”莫天微微一笑,“如果您沒有其他事要吩咐的話,小子這就告辭了!”

對於韓濤的問題,莫天一點也不想解釋。

難不成,莫天要告訴韓濤說,他是從另一個世界穿越來的嗎?

這顯然是不可能的。

而且,就算是莫天真的這樣說了,韓濤也絕對不會相信,反而會認爲莫天在編造極爲荒誕的謊言來矇騙他這個睿智的院長。

原本是一副好整以暇地等待着莫天的解釋,或者說想自己表示妥協的韓濤聽了莫天這番言辭,眼中滿是不可置信的樣子。

“難道你就不擔心我將你的真實身份公佈出去嗎?要知道,可是會有很多的人對你感興趣的!”韓濤不甘心地威脅道。

“若是院長真的打算這麼做,那就請便吧。大不了,我繼續回到莫家做我那清貴少爺。我想,只要莫家不衰敗,還沒有人會真的衝到莫家把我給拿去吧?”莫天毫不示弱地反擊着,臉上滿是不屑的神情。

“哼,你還真是油鹽不進!”韓濤對莫天這一幅無所謂地樣子,氣得牙根都發癢了,但卻對莫天無可奈何。

總不能,他一個還虛三重天的頂級武者,去出手對付一個剛剛入校的新生吧。

這傳出去,他韓濤就真的不要在烈焰帝國混下去了。

太拿還虛武者不當回事啦!

“院長,我看你還是直截了當地說你有什麼企圖吧。要是有足夠的好處,我不介意答應下來!”莫天嘿嘿笑着,拋出了主題。

但是此時此刻,莫天卻掌握了完全的主動權。

“哼!”韓濤不滿地哼了一聲,在一個不及弱冠的少年手上吃癟,他韓院長還是平生以來的第一次。

“你還是先告訴我,你現在的實力吧。太弱了,說了也是白說!”韓濤猶自不肯放棄主動,再者,對於莫天那一身看起來毫無精元的樣子確實是能夠矇混過絕大多數的人,他韓濤堂堂一個還虛三重天的頂級高手若不是凌壓試探,不也差點看走眼了嗎?

“勉勉強強地,可以抗衡一下凝神境吧!”莫天咂咂嘴,很平淡地說着。

事實上,莫天的整體力量,就算是抗衡還虛境武者都是沒有什麼問題的。但一向喜歡低調一點的莫天只好稍稍地隱藏了下自己的實力!

“什麼!”韓濤一聽,雙手都不能自己地抖了下,“真正是凝神境?”

莫天淡淡地點了點頭!

得到了莫天的肯定回覆,韓濤一下子就興奮地從那張木椅上站了起來,不斷地繞着寬大的辦公桌四周轉着圈,還不時地雙手相碰着呢喃自語:“凝神境,凝神境!哈哈,步同看你這一回怎麼和我爭!”

你是我的滿世歡喜 轉了一會兒,韓濤突然停了下來,一對虎目正對着莫天道:“莫天,我要你在今年的新生大賽上奪得第一名,並且要進入全院十強!”

“這樣啊,有什麼好處沒?”莫天扳了拌手指頭,大咧咧地問着。

“我可以做主,讓你在學院的武技庫存中任意選習玄級以下的任何戰技功法,而且進入學院的修煉室你能免除所需要的靈石。”韓濤開出了價碼,但卻沒有任何的心疼。

因爲,韓濤開出來的好處都是學院讓新生第一名所能夠享受到的特權。

而韓濤不過是提前給莫天預支了而已。

“就這點好處?”莫天面露不屑,“玄級以下的武技,就算是在市面上花費錢財也是能夠買到的。而學院裏面的武技,不是我說,大多數都是大路貨吧!我聽說,學院裏面好像是有着三本玄級武技的……”

莫天說到此,手指微微攆動着,給了韓濤一個‘你懂得’微笑。

“玄級武技!”韓濤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氣,對莫天的獅子大開口一下子就氣樂了:“玄級武技,學院中就算是一些還虛境的導師也無法習得,你倒是敢想。而且,你莫家又不是沒有符合血脈的玄級武技!”

“這個技多不壓身嘛。就算是我自己不學,送給人也行啊!”莫天這番話,差點沒把韓濤給氣死。

“你當玄級武技是什麼,整個幽燕之地也就有數的那麼幾十種。還全部被各個大勢力寶貝着。你小子可倒好,牛氣地都可以拿玄級武技送人了!”韓濤心裏憤憤地想着,但見莫天態度堅決,只好咬牙道:“你若是能拿下全院第一,我可以教你一種玄級武技!”

韓濤想着,“若是外院部新生能打敗全部的學員,奪得第一。到時候,步同這老小子的臉色將比現在的自己還要黑上十分吧!能一吐心中悶氣,一本對自己已經沒有大用的玄級武技而已,就算是送給莫天這小子又能如何!”

雖然心裏還是有點肉痛,韓濤終究是答應了下來。

雙方定好了協議,莫天接過了韓濤的一塊紫色的玉牌:“這是我在學員內的權限玉牌,持着它武技庫內你可以隨意進出,修煉室也不需要你任何的靈石費用。”

“那沒事我就走了!”莫天一把將這玉牌揣在了懷裏,現在交易已經達成,訂金也已經收到了。莫天自覺已經沒有了留在這裏的必要。再說,宿舍內可還有着七個小拖油瓶在等着自己呢!

“……”韓濤看着莫天那一副理所應當,受之無愧的樣子,心中來氣。遂不再言語,悶聲坐下繼續看他的學生資料了。

“唉!哥原本是多麼低調的一個人啊。現在,就爲了一本玄級武技,就這樣把自己給賣了,太虧了!最起碼也應該要個聖級的呢!還好,平白得了塊玉牌,這下到食堂去打再多的飯也不用排隊了!”莫天摸了摸手中的玉牌,想着昨天傍晚帶着天樞七個回小院的路上,看到外院以萬記的學員捧着餐具擠在食堂的門口,感嘆這異界學院和地星上食堂就餐難的問題一樣嚴重的同時不由想到了對這玉牌的妙用!

在莫天走出院長辦公處大門的時候,一聲小小的嘀咕從輕飄飄地傳入了埋頭公幹的韓濤的耳朵裏!

韓濤的臉一下子就黑了,還沒見過這麼糟蹋院長的呢!

ps:這幾章寫得沒什麼感覺,速度也特別慢。差不多一個小時下來也不到1000字。修改了好幾次,只能先湊合着上傳了。嚇死鬼保證會盡快找回狀態的! 莫天回到了自己的小院,還沒有推開這小院的大門。院子中,天樞七個就一窩蜂地涌了上來。

“大哥,你回來啦!”

被一羣孩子圍攏着,莫天此刻心裏也不知是何種的滋味。

“都餓了吧,咱們這就去食堂吃飯去!”得了韓濤的玉牌,莫天覺得不將它利益最大化的使用實在是對資源的一種浪費。

“好哦!”

等了莫天這麼許久,所有人都餓的前胸貼後背的了,聽到莫天此言哪有不歡呼雀躍的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