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如果不是因爲卡卡的氣息,那就應該是因爲自己斬殺了靈獸位面上一個最強存在的原因吧,靈獸位面曾經的主人是五階靈獸三頭血蛟,或許是由於自己把它擊敗了的緣故,這些靈獸自然而然的就把自己當做它們新的主人了。


夏凱想了半天,找了一個還算靠譜的理由,就不再理會了,不管如何,只要這些靈獸聽自己的話就好,雖然靈獸位面裏大部分都是三階或四階靈獸,但是勝在數量巨大,算起來也是一個不小的戰鬥力了。

想到這一點,修煉中的夏凱嘴角也揚起了得瑟的笑容,果然在靈脩界位面纔是各大家族爭相想霸佔的東西,淬鍊島一個小小的靈獸位面就有這麼多好處,不知道那些所謂的中級、高級位面,又會是怎樣一副光景呢? 蕭凡並沒有叫張強,大概是有人認出了蕭凡,所以就告訴了張強。

此時鐵甲軍氣勢洶洶的將戴臣鳴等人圍了起來。

張強霸道的說道:“給我打!全部廢掉,丟出去!”

一聲令下,五人鐵甲軍小隊迅速衝上前和戴臣鳴的手下扭打在一起。

戴臣鳴已經慌亂,鐵甲軍的厲害他還是聽說過的,眼看他的手下處在下風。

他開口道:“很好,張強,你非要跟我過不去是不?”

“在我天籟玫瑰鬧事的人,不管是誰都會被趕出去!”

“我的人看的很清楚,你打了這位小姐,還要去扒她的衣服,我沒記錯吧?這位小姐,你說是不是他?”

張強冷笑一聲,說完就指着戴臣鳴,順便扭頭看着小美。

小美剛纔已經有些害怕了,不過她知道蕭凡可能是裝醉的,而且還救了她,她沉吟了一下,開口道:“是他,是他的手下猥褻我!”

ωωω▪ttκá n▪C〇

張強淡淡吐了一個菸圈,說道:“戴臣鳴,自己滾還是我送你?”

戴臣鳴怒極反笑:“欺人太甚,別以爲你的地盤,老子就不敢動你!”

“張強,我他媽今天還就跟你槓上了!”

“你信不信老子一個電話,你的天籟玫瑰立馬關門倒閉?”

戴臣鳴威脅着,順便掏出手機在張強面前晃了晃,意思很明顯,你壞我好事,我就要你好看!

張強眯着眼睛,他的確害怕戴臣鳴背後的勢力,要知道戴臣鳴的老爹可是鴻運商會的會長,人脈關係遍佈各地,實力不可小覷。

見到張強有些慫了,戴臣鳴更是得意的揚了揚下巴:“怎麼樣?趕緊讓你的鐵殼子滾蛋,不然要你好看!”

這時蕭凡忽然伸了個懶腰,輕笑道:“真舒服啊,咦?戴少,你怎麼還沒走?”

“蕭凡,你少他媽裝蒜,我問你,剛剛是不是你故意砸我的!”

戴臣鳴吃定蕭凡,他面色一冷看向蕭凡。

當然他知道蕭凡肯定不會承認,不然也不會偷偷摸摸搞偷襲了。

“哦,是我,我就是故意的,你能咋的?”蕭凡擡起頭輕蔑的看着他。

“哈哈哈,這小子是不是瘋了?跟戴少作對不是作死嗎?還敢承認的如此坦白。”

“就是,張強都給戴少幾分面子,他一個鄉巴佬有什麼資格和戴少叫板!”

蕭凡的話,讓周圍認識戴臣鳴的人都忍不住大笑出聲。

這時候可可等人早就被吵醒了,她們一臉茫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不過片刻她們就知道,肯定是蕭凡又惹了戴少!這讓她們氣憤不已!

可可上前一步,厭惡的看着蕭凡說道:“我敬你是卿卿的姐夫,才讓你認識戴少,纔有機會和戴少在一起喝酒聊天!沒想到你這麼不識擡舉!”

“真是白費了我一番苦心!”

小美張了張嘴,想說些什麼,又咽了下去。

“哦?是嗎?那就太謝謝你了,不過我覺得是他比較有幸才能跟我一起喝酒。”

這種不要臉的自以爲是,讓周圍人覺得蕭凡就是一個跳樑小醜,而且蕭凡這時候的樣子看起來無比欠打。

此刻,可可聽了他的話,已經冷着臉朝着蕭凡走了過去。

“今天,我就替戴少教訓你一頓!”

她二話不說,掄起手掌就要扇過去。

蕭凡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沒想到這個可可如此胡攪蠻纏。

“可可,你幹什麼!蕭凡剛剛救了我們!如果不是他,我們現在就被戴臣鳴的手下侵犯了!”小美皺了皺眉,突然開口道。

可是可可根本聽不進去,就在她的巴掌快落下去時。

“啪!”

張強出手了,直接一個耳光將她扇倒在地。

可可直接被抽的暈頭轉向,她轉頭看見戴臣鳴正在打電話。

忽然獰笑的搖頭:“你死定了!你打了我,戴少一定會爲我出頭的!”

“你算個什麼東西!也配跟凡哥叫板?”張強也冷蔑而笑。

此刻不僅僅是戴臣鳴的手下,包括周圍的賓客們,全都一臉呆滯的看着張強!

這一聲凡哥讓他們懷疑是否聽錯了。

只見張強恭敬走到蕭凡身前說道:“凡哥!”

這一刻全場寂靜!

沒聽錯吧,張強真的叫蕭凡凡哥,態度還這麼恭敬!

就連陸卿卿的朋友們更是不可思議的看着蕭凡。

這個被他們瞧不起的上門女婿竟然和張強有關係,難怪這麼囂張。

不過她們只是冷笑一聲,蕭凡這種鄉野之人又怎麼見過大場面,等戴少的人來了,他也就只能跪地求饒了。

蕭凡沉吟了片刻點了點頭,忽然邪笑着:“戴少,趕緊有多少叫多少,讓我也看看你有多少本事。”

戴臣鳴此刻已經打完電話,他沒有直接打給他的父親,而且打給他的朋友熊霸!

在他看來對付這種小魚小蝦根本不需要父親出馬。

戴臣鳴此刻有了底氣,故意哭喪着臉:“哎喲,蕭少好威風啊,我說你怎麼敢砸我,原來是有張強撐腰啊!”

“不過你完了,他也完了,今天你們都完了!得罪我的人都沒有好下場!”

蕭凡也戲謔說道:“這麼巧?得罪我的人墳頭草都長三米高了。”

嘴上說不過蕭凡,他倒也不生氣了,只要等熊霸的人來了,蕭凡還跪地求饒!他可是知道自己的朋友熊霸可是個武學高手,他來了這些人都會被打的屁滾尿流。

蕭凡這時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問道:“你叫的人是不是叫熊霸啊?”

戴臣鳴一驚,不過細想一下,剛剛打電話離這麼近,他聽到也正常,況且熊霸熊少的威名誰不知道?

“怎麼?現在知道怕了?不好意思,沒機會了,上門姐夫!”戴臣鳴以爲蕭凡慫了,挺起了腰桿得意說道。

“沒怎麼。”蕭凡淡淡迴應道。

陸卿卿還沒有醒,可能喝的太多,所以蕭凡就任由她窩在自己的懷裏睡覺。

張強這時說道:“戴臣鳴,你會後悔的,別怪我沒給你機會。”

“呵呵?後悔的是你吧,你就等着關門倒閉吧,也不看看我是什麼人,是你能得罪的起的嗎?”戴臣鳴輕蔑的說道。

此時他的朋友李浩也打了一個電話,他也叫了一幫人幫忙,正是蔣家的人。

整個局面一片凝重,蕭凡也懶得再說什麼,有張強在,他們也不敢動手。 隨着時間的漸漸流逝,夏凱的丹田也逐漸滿溢起來,二紋回氣丹的藥效實在驚人,恐怕靈導師以下使用它都是有些浪費的事情。

只是,仍然沉浸在靈氣補充喜悅當中的夏凱,突然心中一緊,他發現自己丹田中球狀靈氣的包裹之內,數月來都沒有異動的火靈根,竟然有開始變化的跡象!

這個發現着實讓夏凱又驚又喜,喜的是或許自己的靈導師瓶頸終於要突破了,但更加驚慌的是,接下來可是還要比賽的,火靈根怎麼能夠在這個時候晉級呢?!

爲了確認自己的發現,夏凱把一道精神牽引順着經脈,放置到了丹田之內。再將細若遊絲的精神牽引穿透靈氣的阻隔,進入了火靈根的世界。

在那裏,夏凱看到了自己大靈師等級火靈根的樣子,它的渾身都充滿了明亮的紅光,三道菱角分明的火苗在底部連成了一體,一道道流光從火靈根最中心不斷往外圍擴展,直到火苗邊緣的菱角處才消失,彷彿是在把最深處的能量平分到所有的火苗之上。

這是一幅美麗的場景,一年多以前,夏凱剛剛見到它的時候,它還像是一個螢火蟲一般,渺小又脆弱,可如今,火靈根已經變得如此強大美麗,就像一盞最純淨的霓虹燈。

要是夏凱此時是在閉關修煉,那麼就這樣靜靜欣賞也是一種不錯的修煉方法,可是,心中不斷生出的焦急讓夏凱根本無法再安定心神,因爲在火靈根的最中心處,一股異常強大的力量正在蠢蠢欲動,隨時可能爆發!

“當——!”悠揚的鐘聲不合時宜的響起了,夏凱眉頭一皺,鐘聲的響起意味着今天第一場比賽已經結束了,五組勝出的勢力已然選出,接下來便要進行第二場的比試!

晉級靈導師是夏凱努力了數個月的目標,但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它竟然在最不該來的時候來臨了。

看臺之上,成旬鎮定的聲音傳了出來,“我宣佈,三院爭霸大賽第二場預選賽已經結束,勝出的勢力分別是,白虎堂、夏宗…”

成旬每念出一個名字,就會引起廣場上學員的一陣歡呼,可聽到夏宗兩個字的夏凱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因爲他發現火靈根的異動有越來越劇烈的趨勢,那道流離的光芒也彷彿開了一個加速器一般,越來越快的流轉起來。

夏凱眉頭大皺,額頭之上也因爲心中的焦急和不安開始滲出了一層細密的汗珠,他將更多的精神力往丹田之內輸送,試圖用精神牽引的力量將火靈根的晉級暫時壓制住,最好能再拖到第二場比試的結束。

成旬的聲音不緊不慢的響着,“根據比賽規則,今日還要進行第三場的比試,從五組獲勝方中,選出三組進入最終的三院爭霸賽。”

夏凱第一次覺得這個成長老怎麼這麼囉嗦,語速又TM跟龜爬似的,夏凱恨不得衝上看臺把五組作戰隊伍直接排出來,他覺得自己只要一分鐘的時間就完全可以做到。

嘀嗒,一顆豆大的汗珠從夏凱的臉頰上掉了下去,靈脩者進入修煉狀態,通常就跟普通人類進入沉睡狀態似的,本是一個非常享受的過程,可對於此時的夏凱來說,每一分每一秒都如同在油鍋裏煎熬一般。

他發現自己的精神修爲雖然比靈力修爲還要強大一些,但就算把精神力全部放置到丹田之內,也完全不能控制火靈根的晉級,反而自己的精神牽引就像壓在火山口上的一塊大石似的,控制了片刻,卻會引來更加瘋狂的爆發。

但夏凱別無選擇,他不能夠在這個時候晉級,更不能讓火山就在廣場上爆發,因此他不得不讓石塊的分量更大,把就要衝出的能量再次壓制回去。

可夏凱心裏非常清楚,這是一個非常可怕的惡性循環,等到自己的精神力再也無法承受的時候,火山的爆發將會前所未有的猛烈,如果當時的自己是在作戰當中,不僅僅會直接失去戰鬥力,更加有被火靈根反噬的風險。

因此,現在的夏凱唯一希望的就是成旬老頭,能夠哪怕說的再快一秒鐘,自己也就能夠在擂臺上爲夏宗多出一份力。

“五組的比賽場次,依舊按照抽籤進行,在五個獲勝勢力代表上臺以前,我將會請我們的貴客,來自西方大陸米奈希爾魔法學院的凱瑟琳小姐,從五根竹籤中抽出一組幸運兒。”

WQNMLGB,夏凱很不客氣的在心裏罵了一句髒話,剛纔成旬老頭的那一段話至少花去了兩分鐘的時間,還要請凱瑟琳小姐代爲抽籤,是想當庭廣衆之下泡妞嗎?…

一段很漫長的沉默時間,讓夏凱心中升起一股無名火,不需要用肉眼去看,這段等待時間肯定是凱瑟琳小姐搖曳着風*騷的身姿,走向帶着猥瑣微笑的成旬老頭。

“經過凱瑟琳小姐的代勞,這一組被抽中的幸運兒就是,夏宗!”

嗡的一聲,夏凱腦袋瞬間發麻,幸運兒,夏宗?什麼意思?剛纔夏凱只顧着對成旬的謾罵,根本沒有理會所謂的幸運兒有什麼好處。

“由於第二場比試有五組勝出,而我們擁有入選資格的隊伍是三組,因此有一組不需要比試,這一組就是凱瑟琳小姐抽中的幸運兒,夏宗。他們將直接進入三院爭霸賽!”

轟!彷彿晴天霹靂一般,讓夏凱渾身大振,天上真有掉餡餅的事情啊,第三場比賽不用打了?!

廣場上近千名學員發出了大小不一的噓聲,如果他們認爲誰應該直接晉級,肯定不是以夏凱爲首的三流勢力夏宗,但天下就有這種狗屎運,讓夏凱一下子就踩中了。

但對於夏凱來說,能夠直接進入三院爭霸賽並不是最重要的,更加讓他興奮的是,他可以安安心心的回到住所,閉關修煉了!

成旬聲音落下之時,夏宗四人同時睜開了眼睛,他們從對方的眼神中都看到了喜悅的光芒,彷彿是夢想成真一般,夏宗,一個由全部新生組成的勢力,竟然真的進入到三院爭霸賽了! 此刻雙方氣勢看起來劍拔弩張。

“戴少,不用擔心,他就是一個陸家的上門女婿而已,現在仗着有人撐腰就狂妄起來,等你的人到了,他還不就乖乖的跪地求饒!”

可可現在是越看蕭凡越厭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