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如果陽旭不是擁有那些古老的傳承記憶,也不可能知道此物是什麼。


「這個笨蛋,將天縷魂光當做普通的五色魂光,拿來做成封印之物,恐怕也不是什麼特別識貨之人,如此一來,秘境洞府中的東西就算再好,全部加起來,估計也不及這天縷魂光的萬一,恐怕,想在其中找到足以讓我修羅霸體大幅度恢復的魂葯,可能性很低啊。」

陽旭在心頭輕喃著。

但不管怎麼樣,此刻的他,已經非常確定,眼前的就是天縷魂光。

而這一切的源頭,就是那顆五彩晶石。

重生八零之舉案齊眉 「三千一百零八道魂印煉化封印的嗎?手段倒也還行。而且,能想到這種辦法來操控天縷魂光,此人也還算有點本事。」

就在陽旭繼續於心頭低喃之時,熊霸天催促的聲音傳了過來。

「喂,小子,快開啟秘境大門!」

想要在短時間內收取這些天縷魂光,以陽旭目前的修為,顯然是不可能的。

索性,他暫時將這些念頭拋到了腦後,回頭看了一眼漫山遍野的魂武者,然後才一臉怯懦地道:「我……我可要開啟了,你們要記得答應過我的事情。」

「趕緊開啟,要是再廢話,小心我扒了你的皮。」熊霸天怒斥道。

陽旭轉回頭去,只是簡單地掃了一眼,便已經大慨知道要如何開啟了。

不過!

他卻是裝出不懂的樣子,左邊摸索一下,右邊觀察一會兒,弄得大家都心痒痒了,他才一副好不容易找到開啟位置的樣子。

咔嚓!

當陽旭將兩把鑰匙分別插入左右的石像之後,一聲沉重而滄桑的機械聲音隨之響起。

頓時!

像是有某種機關轉動了起來似的,兩樽石像朝著中間緩緩合攏過來。

而當它們靠攏到一定的程度之後,中間那顆五色晶石頓時折射出數百道天縷魂光,在不遠處形成了一個四方大門。

大門內,氣流旋轉不息。

人們的視線,一下子從陽旭的身上轉移到了那個大門內。

可惜,什麼也看不見。

無數的魂武者,都開始蠢蠢欲動起來,那望眼欲穿的模樣,恨不得立刻衝進去似的。

可暫時沒有人敢亂動。

畢竟,誰也不知道,現在是不是真的安全了。

「衛兄,現在是不是可以安排我們手底下的小子進去了?」熊霸天急不可奈地問道。

「這個……」衛猛遲疑了一下。

而這時,陽旭的聲音也響了起來。

「那個……個子最高的那位前輩,我已經如約打開秘境大門了,你可得為我做主啊,咱們之前的約定,你們可絕對不能抵賴啊。」

「咳咳。」衛猛輕咳了兩聲,「放心吧,我一定會替你做主的。」

「那行,我現在要宣布規矩了。」陽旭道。

聞言,眾人不禁一愣。

什麼意思?

宣布規矩?

什麼規矩?

不是已經說過了嗎,每人給你一些銀兩就行了,還有什麼規矩?

媽的,一個普通人,還拽上了是不是?

沒有理會眾人一臉錯愕和憤怒的神情,陽旭沖著白芯招了招手。

白芯微微一笑,早就知道陽旭不可能做虧本買賣,隨即示意了一下蠻山等人,然後朝著陽旭那邊跑了過去。

「長老,那不是白……」

一個三劍宗的弟子,一眼就認出了白芯。

「閉嘴!」

三劍宗的長老立時輕喝了一聲,並且冷冷地瞥了那名弟子一眼。

「你以為,就你認出來了?多嘴!」

那名弟子被喝斥得低下頭去,不敢再多說一句話。

是啊!

轉念一想,白芯和陽旭都曾出現在三劍宗,並且將三劍宗攪得雞飛狗跳,但最後又救下了整個三劍宗,谷白宗主難道不認識他們?

但谷白宗主都沒有點破,那自己這些做弟子,還瞎嚷嚷個什麼勁啊?

這個時候,只需要安安靜靜地看著就行了。

不僅是他們,狂虎傭兵團和狼頭傭兵團的一些人,自然也是認出了陽旭和白芯的,但沒有人敢點破。

而就在這時,有人眼見白芯等人居然沒事,頓時以疾快的速度,朝著已經張開的秘境大門閃掠而去。

「卧槽,那小子搶先一步……」

「媽的,那個混蛋是什麼人?」

「該死!」

不少人都是大罵不已,恨自己居然沒搶先衝上去。

可就在這時,那道率先衝上去的身影,剛剛觸碰到秘境大門的時候,一聲慘叫立時傳來。

「啊……」

剎那之間,那個想矇混過關的傢伙,直接化為一堆灰燼,散落在秘境大門前。

所有人都是一怔。

尤其是那些之前還暗恨自己慢了一步的人,心頭頓時慶幸不已。

而陽旭只是在心頭淡淡地笑了笑。

不給錢,就想進?

門都沒有!

不過,陽旭卻是沒有解釋的意思,而是等白芯等人趕到他身邊后,方才朝著四周無數的魂武者道:「那個,是這樣的,我的規矩就是,前一百個進入秘境中的人,每人一萬兩銀子。第二批的一百人,每人十萬兩銀子,第三批,每人一百萬兩銀子,第四批,每人一千萬兩銀子。」

「嗯,就這麼簡單。」

「好了,所有想進入其中的人,都自各兒把錢交到她那裡。」

陽旭指了指白芯。

早在之前,陽旭就已經悄悄塞給白芯一枚下品魂戒。

有了那枚魂戒,相信也差不多夠裝了。 「媽的,你想死嗎?」

熊霸天頓時就怒了,那眼睛一瞪,一副凶神惡煞要吃人的樣子。

而其他魂武者,也是紛紛喝斥起來。

「哼!小子,人心不足蛇吞象,你的貪婪,會要了你的小命。」

「沒錯!」

「媽的,原來還想給你幾文錢,當打發叫花子,沒想到,你居然敢獅子大開口,老子一文不給,照樣也要進入其中,看你能把我怎麼樣?」

兒子住我家隔壁 「對,一文錢都別給他。」

「沒錯,咱們一文不給,而且還一定要進入秘境中,看他能怎麼樣。」

「……」

氣憤之聲,紛紛湧來。

陽旭聳著肩,並且攤了攤手,一副隨意的樣子,道:「我是無所謂的,愛給不給,由你們,但沒錢,你們統統都別想進去。」

說完,他直接看向蠻山、伍凌、伍志,還有柳纖纖幾個。

「蠻山兄弟,你們幾個想不想進去玩玩?」

蠻山搖了搖頭,道:「陽兄弟,我們可沒有那麼多銀兩。」

伍家兄弟和柳纖纖也是連連點頭。

「呵呵,你們就不用交錢了,想進去,直接進去就行了,如果在裡面找到什麼好東西,出來後分我一點就行。」陽旭笑道。

「真的?」

萬古丹帝 幾人有些喜出望外地看著陽旭。

「當然是真的,誰讓咱們是隊友呢。」陽旭笑了笑,「當然,裡面說不定會有什麼危險,你們自己也要想清楚了,如果害怕的話,還是不要進去的好。」

「另外還有一點。」

「如果你們確定要進去,那就一定要記住,必須在一個月之內,找到秘境中的傳送陣,並離開。」

星際迷霧 「否則,你們這一輩子,都得在秘境中渡過。」

秘境的誘惑太大了!

即便是實力只有柳纖纖那樣的,也萬分想要進去闖一闖,畢竟,萬一真的找到了什麼好東西,那這一輩子就發達了。

甚至如果好運地獲得什麼魂修傳承之類的,那更加不得了。

四人的腦袋連連點動,眼睛里全是興奮。

「你們進去吧。」陽旭笑道。

四人遲疑,不敢邁步。

「放心吧,只要我同意了,你們就能安全進入其中,但如果是那些想趁機闖進去的,呵呵……」

陽旭呵呵一笑,雖然顯得人畜無害,但眾人卻是覺得渾身一陣惡寒冒起。

尤其是看見秘境大門前那一堆灰燼,更是覺得整個人都不舒服。

「去吧。」陽旭再道。

「那好,我先來。」蠻山一臉決然之色,邁著大步,直接跳入了秘境大門中。

嗡……

秘境大門傳出輕微的一縷波動,蠻山整個人便消失不見。

見狀,柳纖纖和伍家兄弟也是興奮地跟了上去。

嗡!嗡!嗡!

三聲嗡鳴響起,三人的身影也隨之消失不見。

依舊還站在人群中的楚風,一臉羨慕之色,可沒有陽旭開口,他卻不敢跟過去。

「第一批還有九十六個名額,想要的趕緊交錢。」陽旭目光一掃四周,嘴角輕輕咧開,噙著一抹笑意,一副吃定眾人的模樣。

「混蛋,老子偏不交錢,看你能怎樣?」

呼……

隨著那聲音落下,一個修為達到了九魂罡煞境三重的青年,如飛鷹升騰一般,直接掠向陽旭,並且一爪扣去。

「鷹裂長空!」

「唳!!」

一聲驚天長鳴,高亢刺耳。

那青年的五爪之上,也隨之包裹了一層淡金色的魂力,形成一隻鋒利的鷹爪,劃破虛空,朝著陽旭的咽喉直衝而去。

可就在那青年靠近到陽旭身前一丈時,陡然一聲慘叫。

「啊……」

剎那間,就在眾人的眼皮子底下,那青年整個人直接化為了一堆灰燼。

「哎,何必呢?」

陽旭無奈地搖了搖頭,一臉替剛才那個青年感到悲哀的樣子。

「你好歹也是個高高在上的魂武者,為了一萬兩銀子,就跟自己的小命過不去,這值得嗎?」

眾多魂武者,你看著我,我看著你,之前囂張的氣焰,全都偃旗息鼓下去。

「那個,個子最高的那位前輩,要不,你給他們解釋解釋。」

陽旭看向衛猛。

眾人的目光,也隨之落到了衛猛的身上。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