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如此算來,韓飛今日從系統得到的獎勵,竟比自己從虎骨酒上賺到的更高!


連續三天三夜,在和十一萬信眾開懷暢飲之後,韓飛通過龍神領域,為眾人送上了不少的龍氣增幅,與此同時,又收割了三萬多信仰值,同樣小賺一筆! 本來校長還沒有別的想法,可是聽到凡楊這樣說以後,感覺還真是凡楊說的那樣,凡楊來一次學校,這邊就出一次事情,不過只有第一次學校真出了事,後面的好像學校就只得到好處,別的好像沒有太大的影響。

就算是第一次出了事情,都是一些房子罷了,別的都沒有事,所有師生還得到了凡楊的好處,所以嚴格說起來,每一次都是送好處的,不算是出事。

於是說道:凡楊,話不能這樣說,我可沒有想那樣多,其實每一次都是學校得到的好處比較多,所以你這樣的話還是不要說了,我是不承認你的霉星的!

校長我也只是說說,沒有想到你還真當真了,聽到這話凡楊用無辜的神情看著校長說道。

呃!(⊙o⊙)…,聽到凡楊的話校長也無話可說,這次好像自己說什麼都不對了吧!還真是讓人無話可說啊!

「好了!我們不開玩笑了,看到校長愣在那裡,凡楊只好將神情一收,然後轉移話題的說道。」

對!我們還是去講課吧!

我還是很期待凡楊的課的,要知道你可是帝境的修行者了,如果一般人我還不相信,可是你我還真得好好聽聽,也許我就進入皇境了,或者說帝境了.

那凡楊我們現在因為人太多了,全都弄在廣場上,你不會覺得有什麼吧!如果你覺得不好,我們可以去你弄出來的那個小世界。

現在人多手雜,廣場就很好,別讓有些人將小世界給破壞了,雖然有我在破壞了也沒有事,但是總是麻煩不是,有些人眼紅病,可不是那樣容易醫好的,所以還是小心一點的好。

「你說得對!」

不過這次高中部和大學部的都來人了,雖然他們什麼都沒有說,但我知道他們肯定是為了擴能器來的,我說了你好了有一個心理準備。

沒有事,到時我本來就打算全面開放,學校也是一個重要的地方,所以他們不來我也要找他們,我只是怕他們來的不是這為了這個,還是有為了別的。

應該不會吧!就算是修行學校也是要臉的,如果他們做出什麼不要臉的行為,那可能以後對他們影響很大,現在不同往日了,以前的話,大家沒有地方可去,現在大家可能就會因為他們的風評不好,就不入校了。

何況他們真的這樣做的話,我相信我們學校的學生,很可能就不去他們學校了,要是以前的話,他們還可能獨大,因為學生沒得選擇,現在如果還這樣做的話就有些傻了啊!

先不說這些,我們還是先去講課,想來大家都等急了,這次我還是和上次一樣的,會開直播,我希望更多的人受益,所以校長不介意我開直播的吧!

不介意,你開就是,對我們學校也沒有影響,只是希望那些人收著點,不然到時就要出洋相了,哎!說實話凡楊,感謝你的同時,我又覺得有些無奈,因為你的強大作為你上過的學校,我感覺很開心。

可是你的強大,也給這裡的學生代來了很大的壓力,大多數學生還好,他們都知道無論如何都不可能追上你,只是當你是一個遠大的目標,但是有些本來成績很好的學生,他們反到一直沒日沒夜的練習,想要追上你,其實一開始我也以為只要給他們一些時間,可以看到你的背影。

可是現在看來,他們註定無望了啊!如果他們不能走出來,那他們一輩子就這個完了,當然如果他們走出來的話,就不會有什麼問題了。

「這心理素質得多差才會這樣啊!」

狗子,不要亂說話,其實這種事情是難免的,大家都心高氣傲,都還年青什麼樣的想法,都不為過,因為還年青所以敢想,敢去做,如果年紀大了,懂的事多了,也就有些事情明明努力可以做到,卻不去做了。

他們這樣做不管最後如何,他們都會成長,也許一時會一蹶不振,但是長久下來,他們自然就會明白的,校長不用擔心,如果他們知道我的真實修為時,就不會好了,有很多時候,是因為他們覺得自己努力可以追上。

「一但他們發現,不管他們如何努力都不行時,就自然而然的放棄了。」

聽到凡楊的這話,校長有些無語,這話不是等於沒有說嗎?

不過還真有可能是這樣的,但是那樣對他們的打擊會更大吧!希望這些孩子能挺得住。

看到校長那欲言又止的樣子,凡楊接著說道:別擔心,我剛才是開玩笑的,我這次改裝了擴能器,就是在裡面加的磨歷心境的陣法,讓他們修行的同時增加心境的磨歷,這樣的話他們提升不但很快,還能不懼一些打擊。

你說的幻陣就是這個嗎?我還以為你是開玩笑的,沒有想到是真的,如果是那樣的話,我們的機器都得換啊!不過這個幻陣對我們有用嗎?

帝境都有用,所以你不必擔心你們修為高,就失效了,我全都考慮到了,這個幻陣是根據修為來的,修為不同,幻境也是不一樣的,這點還是很智能的。

凡楊你老實說,你是不是全職業都會,不然的話這樣的陣法,你是如何想出來的,要知道這樣的陣法,就算是陣法宗師,也不一定弄得出來,但是你卻可以弄得全世界都是。

如果凡楊將擴能器都鋪出去,那肯定就是全世界都是,這話他也沒有說錯,只是對凡楊的能力有了一個新的認識。

其實還好,只能是熟能生巧罷了。

雖然凡楊沒有說,但是他知道,凡楊肯定是將這些副職,修行到了很高的地步,不過凡楊不說,他也不好在多問下去!

凡楊我有些越來越看不懂你了!不過你是從我們學校走出去的,希望如果下次還有好事,還是多照撫一下我們學校吧!我知道這次你肯定要做出一些大事來,希望不要波即到我們學校。

波及很到大不會,但肯定會有一些影響,不過初級學校應該不會太大,高中部和大學部就影響很大了,不過也要看他們這次的態度,如果不行,那就不能怪我沒有提前說了!

真的會有這樣的事,聽到凡楊的話后,校長瞪大眼有些不自然的說道。

當然會有了,你想現在都能修行了,你們學校能裝得下嗎?肯定裝不下吧!那他們要如何生存,如何修行,我肯定得想法辦啊!

凡楊你不會要公開功法吧!這樣的話影響就太大了,雖然像你說的這樣,我們現在不會受到影響,但是高中部和大學部的影響就大了,還有你打算公開什麼樣的功法。

我打算公開各個體系的功法,所以到時衝擊還是很大的,希望他們能忍得住吧!不過如果他們這次不過分的話,那可能衝擊不會這樣大。

想了想大學部和高中部那些人的臉孔,校長感覺這事好像有些難辦了,在想要不要自己去提醒他們一下,讓他們收著點。

可是他覺得,可能自己如果真的這樣說了,可能會事得其反,不但幫不上忙,他們反到會鬧得更凶!他們其實就是一佔便宜的。

大家都知道凡楊會放出擴能器,但是他們也知道產能方面的,肯定有些跟不上,那就是先到先得,而現在初能中學都有了,他們大學部和高中部肯定也該有,那凡楊肯定該優先供給他們,反正都是送的。

至少他們覺得,這樣的是該給他們才能揮最大的作用,他們會更合理的利用這些東西。

也是出於這樣的心理,他們過來就想直接找凡楊要,因為初中部和,高中部大學部都是一體的,如果初中部都有了,高中部和大學部還沒有,那就有些說不過去了。

本來他們打算直接找凡楊的,可是凡楊一般人都不會聯繫,所以他們沒有辦法聯繫到凡楊,於是想到初中部借一些機器過去,可是來了后,聽說凡楊要來講課,他們都放下了這個心思,想直接找凡楊。

這樣的想法,他們沒有瞞著校長,所以校長知道理一清二楚,其實他們都不知道凡楊現在的境界,如果知道的話,肯定不會這樣做了。

高中部還好,帝境的雖然有,但是不太多,可是大學部的帝境的強者就多了去了,雖然看著凡楊能拿下帝境,可是對方必境只有十三歲,就算能拿下幾個又能如何,還不是靠家裡的寶物,可是寶物也有限制的!

不過這和他沒有關係了,他們在說出目的時,他都有勸過,現在他們做什麼就由他們吧!反正吃虧的是他們,不可能是凡楊,凡楊這邊他也提醒了,所以就算有什麼事,也不關他的事了,說實話他夾在中間,也不太好做人。

貓小妹他們聽到校長的話后,都有些好笑,他們沒有想到這些修行學院,居然敢直接找凡楊要東西,如果他們客氣點也許凡楊不會在意,但如果不是這樣的話,那就有好戲看了。

狗子,你說這次是你出手,還是我出手,我感覺得給他們一點顏色看看,不然老以為我們的便宜很好占,其實他們就算不說,小主人也應該會給他們的。

「只是小主人的東西,他給是一回事,別人來佔便宜就是另一回事了,還真以為小主人欠他們的,到時就別怪我手下無情了。」

好了,這事到時在說,不是還沒有發生嗎?我覺得他們不會這樣沒有腦子的,都是讀過書的如果還辦這樣沒有腦子的事,那就有些說不過去了。

那個凡楊,你可能對讀過書的有什麼誤會,這個和讀過書沒有一點關係,如果非要說有關係的話,那就是讀過書的人,不講理時,會有條有理的不講理,並且還讓你感覺,錯都是你的。

「校長你這樣黑讀書人,真的好嗎?」

主要是你堂堂一初級中學的校長,說出這樣的話來,就不怕別人說你的是非嗎?不過你還別說,讀書人不講理起來,那真是入木三分。 「嫂子,那個龔常侍又來了。」

伴隨着姜石帶人駐紮在積煙村,並且開始大規模招募人手進行擴建基礎設施之後,李青檸的醫館也變得越來越繁忙,在這種情況下,秦月也選了幾個有天賦的小輩跟在了李青檸身邊,打算幫忙的同時,儘快學一點醫術,好能讓對方不至於連飯都顧不上吃。

這會子,李青檸才剛剛下樓,她就跑了過來,一邊幫着李青檸準備飯食,一邊手指前方的空地,臉色古怪道:「還讓嫂子您過去,搞得人五人六的。」

「有人坐不住了唄。」李青檸撇了撇嘴,香山書院那位跑過來,只能有一個可能,是知道了自己幫姜岩挑翻了鷹愁崖,所以才重新來找自己。

「他不會真要起兵造反吧?」李青檸邊往前走邊嘀咕了一句,前世她可是看過不少這一類的狗血小說劇情,但是她可沒想過和這樣的人有過多的牽連。他造反不論成不成功,只怕都沒自己的好果子吃,搞不好,將來狡兔死走狗烹的事情還能發生在自己的頭上。

「龔常侍倒是好大的興緻,這麼一大早就跑到積煙村來,這一夜沒少趕路吧?」李青檸斜着眼睛掃了對方一眼,似笑非笑道:「大清早的來看病的?」

「廚神何必明知故問?」李青檸這話里話外都透著嘲諷,直接讓龔常侍苦笑不已,他找姜石,但是對方根本就沒顧得上他,只能硬著頭皮來李青檸這裏,想着一次把話說清楚,至少自家那位擔心的事情,絕對不能發生。

「你們從來都是神神秘秘的,我怎麼知道你們到底要幹什麼?」李青檸這話一語雙關,矛頭也直指香山書院那位的真實身份,她要搞清楚對方到底是誰,想要幹什麼。

「我家公子的身份確實有難言之隱,不是有意隱瞞,請廚神見諒。」龔常侍臉色鄭重,朝着李青檸鄭重鞠躬之後才肅然道:「但是廚神請放心,他沒有要害人的心思,反而一直都在謀劃一件大事,對整個天下都有益的大事,需要廚神你的幫助。」

「起兵造反?」李青檸看着對方的眼睛,一字一頓道:「他有他的大事,我管不著,我只是個平頭百姓,我所謀划的,也只是一日三餐而已,他也用不着讓你在我面前低聲下氣的吧?」

「廚神你都能造出那等大殺器,輕而易舉幫助姜家二公子拿下鷹愁崖,還能是平頭百姓嗎?」龔常侍面帶深意道:「我知道廚神的心思,我也可以保證,我家公子不會做出什麼飛鳥盡的事情,他只是——」

「他只是怕我被他的政敵收買,然後來對付他?」這種事情李青檸都不用想,前世看過的橋段太多了,本能的就直接朝着對方道:「那你家公子打算怎麼辦?威逼利誘?然後殺人滅口?還是打算和上次一樣,把我軟禁了?」

「廚神你怎麼老是往壞處想?」龔常侍被李青檸這番話說的有些張口結舌,轉而深吸一口氣之後,沉聲道:「今日我來這裏,是代我家公子做一個說明,請廚神體諒他的用心,同時也不要惡意去揣測他的用意,他身負重擔,在如今這個時候,確實需要多多小心,否則的話——」

「你盡可以放心,我沒有興趣參與他的事,既然我懶得去幫他,也同樣不會對他的政敵有興趣。」李青檸擺了擺手,打斷了龔常侍的話,既然那位不想公開自己的身份,那也就沒得談了,她只能保證這一條。

「那如果我想請廚神助我家公子一臂之力呢?」李青檸說完之後轉身就要走,頓時一下子讓龔常侍急的直接上前攔住了她的去路,轉而神情凝重道:「我們迫切需要廚神的那個大殺器——」

「想要啊?」李青檸盯着對方似笑非笑道:「那你告訴我,你要那玩意做什麼?那東西有悖天理,你們打算用它在什麼方面啊?」

「這個——」龔常侍答不上來了,滿臉為難之下,忽然想到了一個主意,轉而朝着李青檸拱手道:「廚神莫要問我們做什麼,我也不想要廚神關於那個大殺器的配方,但是能不能花錢購買?」

「你倒是比你們家公子懂得變通的多嘛!」李青檸看着對方微微一笑,不過隨即道:「是打算賣,不過我有條件,你只怕是出不起價格。」

「只要廚神肯開口,我家公子自然出得起!」龔常侍急忙開口,開玩笑,這時候對方好不容易鬆口,自己還敢不答應嗎?區區銀錢而已,在他看來不算什麼,只要能搞到東西,再多的錢也值了。

「好啊,那我告訴你,你可以花錢買,但是東西不能拿走,你要用的時候再來,而且用在什麼地方必須我點頭,否則的話,就算你給了錢,我也不會給你東西。」李青檸盯着對方,露出一絲玩味的笑容。丫的,讓你之前要挾我,這一次我非得給你挖出底細來不可。

「廚神,做買賣可不是你這般做法!」這話說出來之後,果然龔常侍瞬間搖頭,接着滿臉不解道:「買賣講究錢貨兩清,你這還管我們用在哪,這不是太霸道了嗎?」

「你可以不買!」李青檸直接搖頭,接着轉身就走,自己買的是武器,要不能控制流向,那自己豈不是白活了?前世那些軍事大國賣個武器還得簽署一個協議呢,我這就一條霸王條款,已經算是便宜他了。

「我——」龔常侍追了上來,這事他還真做不了主,所以跟着李青檸走了兩步之後,轉而道:「廚神能否等我請示一下再做決定?」

「可以,先付一千兩定金,成不成這定金我可都不退的啊!」李青檸伸手朝着對方就要錢,丫的,讓你充大款,這一次非得好好宰你一頓不可。

「這個沒問題!」對於銀錢,龔常侍確實如他自己所說,根本就不在意,即使面對李青檸這敲詐一樣的話,也沒有皺眉,直接讓人就抗了一個布袋子過來,看得出來是早有準備。

「那好吧,你回去告訴他吧,記得時間別太久啊,不然的話,我這忙不過來,可沒工夫幫你造什麼炸彈什麼的。」李青檸一看到錢,頓時眉開眼笑,搶過布袋子,也不嫌這一千兩快有一百斤了,扛起來就走。

「我——」這個動作讓龔常侍止不住的嘆了口氣,感覺自己面對的就是個怪物,前一秒還說的斬釘截鐵,后一瞬間居然就為了點錢而着迷!不過不等他感慨,忽然發現遠處,秦明正在鬼鬼祟祟的看着自己,頓時心頭一動,腳步也隨之停了下來。。 「江時霄!你為什麼非要逼着我在你身邊?你是愛上我了嗎?」

她是被氣急了,才問出的這句話。

換來的是江時霄無情的嘲諷,「你覺得可以嗎?你從上到下,都是個笑話,我會愛上你?」

「那是你認為的,我可不覺得自己是個笑話。」

在她眼裏,倒是江時霄更像個神經病!

從一開始就和自己過不去,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不對了。

「呵。」江時霄冷笑,「你父親能把你推出來,嫁給聞予珩這個殘疾,也就證明他對你的愛不過爾爾!你神氣什麼,還覺得自己是個大小姐,殷家的千金?」

「我沒那麼覺得,但我也絕不會自輕自賤!江時霄,你少在這裏打擊我的自信心,我不會輕易被你PUA的!」

「我還需要在你身上動那心思?現在,我就算當街要了你,聞老爺子都不會說什麼!結果也就是你被恥笑,成為笑柄。」

殷玥一聽,立刻攏起了自己的衣服。

「江時霄,你做個人行嗎?」

「比起做人,我更喜歡強你的時候,那種做神仙的感覺。」

殷玥語塞,怔怔的看着他!

這男人,真是擁有隨時都讓她炸毛的本領呢!這種話,就必須要時時刻刻的掛在耳邊?

「真想知道,夏羽傾如果看到你這樣子,還會不會那麼喜歡你!」

「這不是你應該關心的,你還是關心一下自己吧。」

說完,殷玥才發現車子已經到達了江氏公司的樓下。

而門口處,聞老爺子的車正停在那裏。

不用想,她也知道聞老爺子是來幹什麼的。

江時霄更是無情,打開車門就直接把她扔到了聞老爺子的面前。

她只能尷尬的笑笑,「老爺子……」

聞老爺子沉着臉,直接把她拉到了車上,「我交代你的事情,怎麼一點進展都沒有?你和江時霄睡過幾次了,懷上了孕嗎?」

「……這個,江時霄一直都很謹慎,我還沒有找到機會!」

「沒有機會,你不會自己創造?!你真是白白浪費了你的這張臉!」聞老爺子沉了口氣,然後拿出了一包葯,塞給她,「這是我準備好的,你找機會給江時霄服下!我交代你的事情,你別一件也做不成!」

殷玥看了眼手裏的葯。

不用聞,她都知道這是什麼。

只是……

作為公公,教唆自己兒媳婦去勾搭其他男人?

這像話嗎?

「老爺子,您真的不在乎聞予珩嗎?這件事他也知道?」

聞老爺子揚揚手,「無所謂他知不知道!你只管最好自己的事情!我保證,你回到我兒子身邊時,他絕不會因為此事嫌棄你!到時候,你可以穩坐江家少奶奶的位置,無人可動搖。」

「……」殷玥本來還想說點什麼的,但是看他的樣子,最後一句話也沒說出來。

她知道,聞老爺子已經被利益沖昏了頭,沒有了理智。

「我會儘力。」殷玥把葯收了起來。

「我要的不是儘力!如果你做不好,後果自己承擔!」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