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如此,江寂塵可以確定,洪荒之道,必然就在太古仙界中。


只是,萬古洪荒,代表的又是什麼?

這些,還需要江寂塵親自去了解。

十年時間,他暫時推衍到這些信息。

但對於他來說,已經足夠了。

到時,他只需要到太古仙界走一趟便可。

以前,他實力有限,無法在太古仙界行走。

現在,江寂塵擁有足夠強大的實力,縱橫天地宇宙間。

江寂塵走出了修鍊密室,姬無夜和姬雨柔行來。

「現在,頂級仙界是什麼情況?」

江寂塵隨口問道。

姬無夜道:「收割者四處毀滅各方仙星和勢力,現在已殺到了天運聖地。」

「據說,天運聖地已是收割者要毀滅的最後一處地方了。」

江寂塵聽了,神色一動道:「這麼說來,天運聖地一旦被滅,頂級仙界便算是毀滅了吧?」

姬無夜點點頭,不明江寂塵為何如此問!

而江寂塵這時微微一笑道:「既然如此,我們便可以出手了,掃滅頂級仙界的收割者。」

「如此,該讓頂級仙界,有一個新生的未來。」

「而神朝仙宮,就是火種。」

「我會屠滅收割者,再封絕頂級仙界。」

「如此,你們雖然出不去,但收割者也無法再次降臨了。」

說話之間,江寂塵帶著姬無夜和姬雨柔,運轉永恆之道,直接進行空間大穿梭。

下一瞬間,他們便出現在天運聖地中。

此時,天運聖地已經被一群收割者包圍了起來。

天雲聖地的弟子,已經死傷大半,狼狽萬分。

此時,收割者正在準備進行最後一擊,滅掉天運聖地。

但這時候,江寂塵帶著姬無夜和姬雨柔同時出現在戰場中。

瞬間,江寂塵三人,成了全場的目光焦點。

「是、是江寂塵!」

無論是收割者,還是天運聖地的人,臉色都同時大變起來。

不過,天運聖地的人一喜道:「難道,江主是來救我們的?」

然而,這時候江寂塵卻已開口道:「你們繼續!」

「我是來找蒼穹仙尊的,不用管我。」

(一會還有一更)

(本章完) 江寂塵來此,確實也是找蒼穹仙尊而來的。

蒼穹仙尊,乃是天運聖地的人。

江寂塵早已想找他算帳了。

只是,一直抽不出時間而已。

現在,他已經足夠的強大,可以隨心所欲的做很多事。

往時的帳,今日可以一一算清了。

聽到江寂塵的話,天運聖的人,臉色皆不由得大變起來。

他們沒有想到,蒼穹仙尊竟然惹到了江寂塵。

若真是如此,那他們就有麻煩。

莫說指望江寂塵能幫他們,不雪上加霜都不錯了。

「江主,蒼穹仙尊所做之事,與我們天運聖地無關。」

「希望江主在追究蒼穹仙尊的同時,莫要追究到我天運聖地的身上來。」

天運聖地的聖主開口說道。

江寂塵漠然地回應道:「放心,我不會找你們天運聖地的麻煩。」

「不過,我會坐看收割者殺光你們天運聖地的人!」

「到那時,我將會出手,再把收割者,也統統殺光的,為你們報仇。」

江寂塵此言一出,震撼四方。

太狂、太霸道了!

但是,卻讓人敢怒不敢言。

因為,江寂塵他擁有說這樣之言的資格。

果然,江寂塵說完這一段話后,便不再理會收割者與天運聖地之間的大戰。

而是神念一動,搜索起蒼穹仙尊的位置。

很快,江寂塵鎖定了一個人,然後,他一步邁出,便出現在了這個人面前。

這個人,正是蒼穹仙尊!

「蒼穹仙尊,別來無恙!」

江寂塵看著蒼穹仙尊,淡淡地開口道。

蒼穹仙尊看到江寂塵,瞬時之間,已面如死灰。

如今,他又怎會不知江寂塵的大名?

當飛劍和劍痴仙尊被江寂塵斬殺之後,他便知道,遲早有一天,會輪到自己。

所以,一直以來,蒼穹仙尊都過得提心弔膽。

特別是得知,江寂塵能斬殺半步無敵收割者時,他便完全絕望了。

他知道,江寂塵若要殺他,那麼,這世上,無人可以救他。

「江寂塵,要殺便殺,不必廢話。」

蒼穹仙尊咬牙道。

江寂塵淡漠地道:「如你所願。」

言罷,便一指點出。

噗!

蒼穹仙尊當場爆滅,化成一片血霧。

而這時候,收割者們,還在收割者天運聖地眾弟子的生命。

很快,就只餘下了天運聖地的聖主。

江寂塵此時心中一動,把一個女子丟了出來。

「天運聖主,你女兒在此!」

「本來,擒你女兒,要拿來威脅你的。」

「可惜,現在根本用不到了。」

江寂塵淡淡地開口道。

而他放出的那個女子,正是齊芸竹。

「父親!」

看到天運聖主,齊芸竹驚喜大叫道。

她剛剛被江寂塵從異時空中放出來,根本不明白髮生了什麼情況。

不過,看到自己的父親,她覺得自己得救了。

因此,她感到非常高興。

然而,天運聖主齊方看到自己的女兒后,臉色徒然大變起來。

他此時,竟然用哀求的目光看著江寂塵道:「江主,此事與我女兒無關。」

「能否高抬貴手,保她一命?」

「我齊方,從此以後,願成為您的僕人,結下契約,永世追隨。」

這時候,齊方為了自己的女兒,他竟然甘願成為江寂塵的契約僕人。

所謂契約僕人,便是出賣自己的靈魂給江寂塵。

那時,江寂塵一念之間,想讓他生就生,想讓他死就死。

而且,在說話之間,齊方已經完成了契約。

這個時候,他的生死,只在江寂塵一念間。

「你這等僕人,對我來,可有可無。」

「不過,你作為一個父親,對待女兒的態度,讓我忽然想保下你的性命了。」

江寂塵的聲音隨意平淡之極。

彷彿他想保誰的命,這對他來說,一切都是理所當然。

這樣的態度,讓四周的收割者,非常不爽。

「江寂塵,你不要太過份了。」

「我們收割者不招惹你,已是給足了你面子。」

「可是,你卻非要過來招惹我們。」

「你可知,頂級仙界,現在已無至強人物守護,我收割者界的無敵收割者,隨時都有可能會降臨。」

「一旦無敵收割者降臨,就算你十個江寂塵,也不夠殺。」

這時候,一名至尊收割站了出來,冷視著江寂塵道。

江寂塵聽到至尊收割者的話,心中一陣恍然而悟。

難怪這一段時間,收割者如此的囂張瘋狂,不斷的毀滅頂級仙界的仙星和各方勢。

敢情是他們收割者界的無敵收割者即將降臨。

而且,守護頂級仙界的至強人物,確實已經不在。

正是這些原因,促使了收割者們突然之間,無所顧忌,瘋狂行動起來。

然而,江寂塵從不受威脅。

他冷冷一笑道:「看來,你們之前,並沒有把我話當真啊,所以根本沒有放在心上吧。」

「我說,我會滅盡頂級仙界中的所有收割者。」

「然後,封絕頂級仙界,不再讓你們降臨。」

「你們既然不信,那我只有用實際行動來,讓你們相信,我所言一切非虛。」

說完話,江寂塵已經直接出手,主動殺出。

「不好!」

「江寂塵此子,簡直瘋了,竟然根本不受威脅。」

看到江寂塵直接出手,收割者們,臉色不由得大變起來。

對於江寂塵,他們心中皆是忌憚不已。

對方,連半步無敵收割者都能反殺,所以,他們在江寂塵眼中,絕對什麼都不是。

「我們快退!」

「若想斬殺江寂塵,唯有等無敵收割者降臨了。」

收割者們臉色大變,驚聲說道。

同時,他們踏動最快的速度,要極度退走。

但是,在擁有永恆之道的江寂塵面前,他們簡直連一絲逃跑的機會都沒有。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