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威斯等人雖然很想把他們都留下,但是奈何對方實力更強大點,只能一邊打一邊追,壓縮他們逃跑時間。


一路走一路打,打到了領地入口,洛文命名的「扎克大道」,洛文眾人終於趕到了。

「穩住啊!穩住啊!」還有百米距離,可不能讓這些人渡了河。

洛文兄弟幾人騎著戰寵跑在最前面,後面是白灰傭兵團和劉德忠帶領的巡邏小隊,還有租來的幾隊西部軍團的士兵。

見敵方的援兵來了,殿後的幾名高級武士鬥氣猛爆發,拉開了和追擊眾人的距離,然後全體朝河灘狂沖,只要衝到河灘,他們就安全了。

「快!不要讓他們過河!」眾人戰寵再加速,在這些人渡河之前終於追上了。

這時候,最實用的就是地雷,洛文毫不客氣的扔了兩顆地雷扔到敵人人群里,精神力再一牽動,「轟」,炸斷兩個士兵的腿,爆炸甚至把跑在最前面的士兵衝進了河裡面。

殿後的四級高級武士排成一排,決定為同僚掩護過河,正面迎上了最前面的小胖子和王小松。

可惜,他們是輕劍武士。小胖子和王小松作為十人團裡面的前鋒,勢大力沉的一劍可以把同級別的輕劍武士撞退幾步。不出所料,四名輕劍武士居然被兩人一劍撞的齊齊退了兩步。

「噗……」有一名輕劍武士沒忍住,吐出一口鮮血。

小胖子和王小松在戰寵上直衝而來的衝擊力就如一頭牛撞到身上似的,讓他內臟受傷了。

眼看著後面衝上來的人更多了,其他人都跳進了河中,墊底的四個高級武士互相示意一番,齊齊後退一步,跳入了河中。

小胖子和王小松還想跟著追進河中,對岸一陣箭雨射了過來。

「小心!」

「我X你大爺!還有接應!」怒罵一聲,兩人趕緊掉頭狂奔。

箭雨齊刷刷的插在了河灘上。只見對面草叢裡站起來兩隊弓箭手,雖然人數不多,但是如果眾人渡河肯定會受傷的。

「他大爺的!」洛文把衝天炮從空間戒指里拿了出來,給白灰傭兵團的兄弟們十幾個管,「抗穩了啊,壓著他們打,讓他們抬不起頭來射箭,其他人跟我一起過河。今天不放倒一兩個我還真不甘心!」

「是!老大!」整齊,宏亮。

額,怎麼整的跟黑社會似的,找個機會糾正一下,老大這個稱呼可不好,彆扭,我可是走的高端路線。洛文心頭爆汗了一番。

弓箭怎麼能跟衝天炮這種大殺器相比,對面的弓箭手被壓著不敢冒出頭,四散的火星迫使他們不斷後退拉開距離。

眾人噗通跳下河,奮起直追。

有河的地方就是水系魔法師的天下,威斯站在河灘邊,冷冷一笑,報復的時機到了!剛才被他們壓著打可讓威斯憋了一肚子火。

兩條水龍從水裡突然出現,並一口吞下了最前面的兩人,衝天而起,往後拋來。兩人嚇得在水龍中四肢亂蹬,但是就是掙脫不了束縛,水龍一散,兩人直直的往下掉。

下方正是萬里和包打聽,兩人鬥氣一漲,長劍一揮,懶腰把兩人砍成兩半。內臟鮮血四下散落,屍體掉入水中,淋了眾人一臉。

「威斯……太噁心了!」

還好是在水中,眾人簡單的沖洗了一下,繼續朝前游。

威斯繼續發威,又是一個禁錮水泡禁錮住了最後一個高級武士,雖然只能堅持幾秒,但是這幾秒小胖子就追上了,鬥氣芒猛的一揮,禁錮水泡解散的時候,鬥氣芒剛好到。這名高級武士護體罡氣還沒打開就被小胖子砍下了頭。

敵人見勢不妙,紛紛加速前進,奈何埃爾和扎克齊齊一道土牆接連起來十幾米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繞道肯定耽誤時間啊,揮劍想把土牆砍倒,後面的追兵就追上了。

「讓開!」僅剩的三名高級武士一聲大吼,讓前面的人讓開,一道狂暴的鬥氣芒一閃而過,土牆被砍開了一道豁口,眾人得以魚貫而入。

可惜這道豁口不夠寬,只夠一個人進入。再來一劍,又加一道豁口。

小胖子和王小松率先上了岸,迎上了殿後的三名高級武士。

「跑你大爺!」 小胖子和王小松同時狠狠的一記重劍砸了過去,三名高級武士齊齊的退後一步,然後揮劍死命抗下。

不敢再退了,後面就是他們的隊友了,兩個豁口根本不夠這麼多人快速通過。可惜現在他們沒機會再砍一道豁口了。

後面緊跟而來的萬里和包打聽也上了岸,這一下就是四打三了。

「快點啊!」一名高級武士眼看著自己三人被圍攻,大吼一聲讓後面的人加快速度。

四打三,三人很快就堅持不住了。

最邊上的一人在小胖子和萬里聯合攻擊之下被砍到了左手臂,頓時無力再戰。其餘兩人掩護他穿過了豁口讓他先走一步。

這一下只剩兩人,兩人邊退邊戰,直到退到豁口處無法再退了,死命的抵抗著四人的圍攻。

這時,洛文眾人也上了岸。

「照顧好我女兒!」一高級武士大吼一聲,然後開始不要命的猛攻。他們兩人現在走不了,倒不如拚命一搏,多拖延一點時間。

雖然拚命,但是架不住人多,最後被埃爾和扎克的地刺頂了起來,掛在石柱上。

「是條漢子,可惜了……埋了吧。」

埃爾和扎克地陷加流沙就地把兩人掩埋了。

其餘敵人正在往金沙鎮方向拚命狂奔,眼看著離金沙鎮越來越近了。

「追!能留下多少算多少!不給他們一點顏色瞧瞧,還真以為我們領地是他們度假村咋的!」洛文大吼一聲,騎上灰機帶頭狂奔。

有戰寵的眾人狂奔在前,其餘人因為把戰馬留在了對岸,只能撒腿狂奔了。

不過敵人也是撒腿狂奔的,所以……他們很不幸的被洛文追上了。

還有點距離的時候,洛文就在灰機背上把爆裂火球準備好了,然後瞄準扔了出去,再接連的扔了十幾顆地雷。

「轟轟轟!」在人群中一陣巨響,炸死了幾人。反應快的趕快分散開來,免得被一鍋端了。第二批地雷扔過去的時候就只炸死了一個人,畢竟敵人跑的快,可不會站著不動等著挨炸。

地刺,風刃,冰槍緊跟著鋪天蓋地的轟了過去,人還沒到,技能已經到了人群里。

慘叫聲不斷,多人受傷倒地不能再跑了。

受傷的就交給後面的吧,洛文眾人繼續追擊。

幾人追幾十人,也是夠拉風的,如果說出去夠吹幾天了。

快到金沙鎮城牆的時候,突然前面狂奔的人速度慢了下來,明顯能感受到他們鬆了一口氣。

洛文等人來不及思考為什麼他們不跑了,一聲巨大的轟鳴聲響起!

「退!火龍炮!」

嚇得眾人趕緊撤退,就算以他們高級魔法師高級武士的武力值,還是扛不住火龍炮一擊的。

剛倒退了幾米遠,大火球就落在了他們剛才站立的地方!熱浪一瞬間把大家後背的汗都蒸發了,驚險!太驚險了!

感覺太危險,再齊齊後退了十幾米。

「好了,在射程外了。」洛文示意不用退了。這時候白灰傭兵團也狂奔到了。

「來,兄弟們,來一發!」洛文嘿嘿一笑,「就對準那些個還在看戲的!」

是的,還有十幾人因為想看洛文等人被火龍炮炸成灰燼,居然站在原地等著看戲。雖然火龍炮沒有炸到他們,但是想著在火龍炮射程內,諒他們也不敢殺過來。

顯然他們忘了衝天炮的存在了。

洛文眾人退後,讓扛著衝天炮的兄弟們站在了最前面。「放!」

整齊的一聲「轟」,然後只見那十幾人還站著的就幾人。斷肢四散,鮮血染紅泥土,現場慘不忍睹。

「再放!」

剩下的那幾人還在發愣就被衝天炮轟成了渣渣。

金沙鎮城牆上剛才還在看熱鬧的士兵目瞪口呆,這一切發生的太快了,他們還沒來得及反應。

「轟他們!轟他們!」一名好似隊長的人物大喊道。

兩門火龍炮調轉炮口,然後一起發射。可惜,射程不夠,敵方一根毛都沒碰上。

「看來金沙鎮的勇士們不歡迎我們啊。兄弟們,他們都送我們兩炮了,我們也送幾炮表示一下心意吧。」洛文嘿嘿一笑。

兄弟們意領神會的嘿嘿一笑,扛起衝天炮瞄準了城牆。

整齊的十幾炮打到了金沙鎮城牆上,再抬高一點估計就打到火龍炮了。嚇得城牆上的士兵全都匍匐在地不敢起身。

「好了,爽了,回去吧。」洛文招呼了一聲,大家齊齊返回。

等了一會兒沒聲響了,有膽子看的起身看了一下,看見人走了,連忙招呼大家起身。

「混蛋!這什麼武器!居然比火龍炮的射程還遠!」小隊長怒罵道。真是太憋屈了,在保護範圍內還是眼睜睜的看著自己人被打死。

且說洛文眾人優哉游哉的回到了魔晶交易中心,金巧子作為留守的人員並沒有跟著一起。

「怎麼樣?」金巧子淡淡的問了一句。

「幹了二十多個。」

「哎呀,好久了好久沒這麼過癮了。」

「你們說我們以後要不要也這麼組織一下,給他們來一場夜襲?」

「算了,等我們建設好了再給他們算賬,現在還不是時候。」洛文嘿嘿一笑,「反正今天大家也出了口氣,暫時能讓他們安靜一段時間了。」

洛文還有一道防線還沒修,等這道防線修好了,以後這些人想過來就不容易。到時候天天騷擾他們都成。

「看來金沙鎮已經知道我們魔晶交易中心了,人多眼雜,果然瞞不了多久。」洛文沉思了一番,讓白灰傭兵團多調了一隊精英來巡邏,讓劉德忠帶人頂替了他們之前的巡邏路線。

魔晶交易中心可是重重之重,當然只能白灰傭兵團來巡邏了,交給其他人不放心啊。

第二天一大早,洛文約見了李來德將軍。

開門見山,洛文不滿道:「將軍,昨晚上莫斯帝國士兵襲擊到了金巧子的領地,不加掩飾的襲擊!我想問將軍,你們的人呢?不是來防禦帝國的邊疆的嗎? 重生后我有了美顏系統 我可沒看見一個人啊。」

李來德看出了洛文的十分不滿,冷靜的說道:「伯爵誤會了吧,我不是派出了幾隊士兵租給你了嗎?這些士兵就是我們軍團的人啊。」

「扯淡!是不是我們租的?而且他們戰鬥力太渣,昨晚上就一直吊在隊伍後面,根本不往前沖。反而是我們和白灰傭兵團打的前鋒。」

「伯爵,是你租的,但是人是不是我們軍團的人?承不承認是我出人了?伯爵還是不要咄咄逼人的好,大家都是為陛下辦事,還是互相體諒最好。」李來德也隱隱帶點火氣,以為山高皇帝遠,以後自己就是西部的土皇帝了,沒想到處處不爽。

洛文語塞……這老流氓,一番說辭讓洛文無話可說。

「好……你租給我的,我明白了。」好吧,你既然租給了我,我就讓他們來了就不想再回去! 兩人不歡而散。

第二天,受雇於十大領地的西部軍團士兵應各個領主的要求,悄悄的參與了一個保密會議。領主們稱因為領地擴張急需私人武裝護衛,開出了高價,就問士兵們願不願意脫離西部軍團,加入領地武裝部隊。

而根據帝國律法,領地的私人武裝不允許超過兩百人,所以這次每個領地的招人上限為兩百。超出兩百人的由領主組建傭兵團,然後雇傭傭兵團,這是所有領地的潛規則。

領主們說了,先報名的前兩百人,月薪比西部軍團高一倍,並有家庭保障基金,用於照顧護衛隊有家庭的成員。萬一有個傷殘死亡,家裡面不用擔心,領地照顧一輩子!而且如果潛力十足,領地還會重點培養。甚至家裡面小孩有魔法天賦的由幾位魔法師伯爵親自指點,並免費供其上學。

而超出兩百人組建的傭兵團,也有家庭保障基金,也有後輩培養計劃。但是月薪就比前者第一點了,各種優待就差一點了,但是還是比西部軍團好多了。

秘密會議結束之後不得了,士兵們爭先恐後的報名。

夏丘目瞪口呆的看著面前排隊的士兵們:「你們好歹也回去辭個職啥的啊,不急,不急。」

「伯爵你就登記吧,我怕等我回去辭了職再來就沒位置了……」

「是啊是啊,伯爵你就登記吧,登記完了我們再辭也來得及。」

「就是,大家參軍為了啥,還不是圖有保障嘛。伯爵你們這條件忒好了,還在西部軍團裡面呆著幹啥呢。」

「就是就是,月錢都發不起,還混什麼混,解散得了……」

「大家都不是瞎子,帝國的精英培訓計劃十大高手的領地,和發不起餉銀的西部軍團,誰都知道選誰。」

……

既然大家這麼熱情,領主們就笑呵呵的收下了。

這場秘密會議之後的第二天,秋田城某處,西部軍團駐秋田城指揮部。李來德正大發雷霆,跟隨自己幾年的水杯被他砸在了地上,碎成了渣渣。

「上千人退團!現在才來告訴我!你們怎麼辦事的!」

「將軍,才開始只是十幾個人退團,有說的家鄉遭遇了洪水,要馬上回去救災,還有說家鄉被土匪搶劫,要回去救人。開始我們也沒放在心上嘛,發了點銀子就讓他們走了,就當給他們放假嘛。結果越來越多的人來要求領錢走人才發覺不對,甚至有些人乾脆就不到軍營來報道了。」

李來德發泄一通了,氣也消了不少,吐了口氣說道:「查清楚了是什麼原因嗎?」

「據說是十個領主正在招人組建領地私人武裝,條件很好……」

李來德聞言一驚,馬上明白,洛文伯爵這報復也來的太快了吧。

頹然道:「你下去之後統計下有多少人退團,這件事情我會親自給陛下彙報,明天就走。」

「是。」

帝國的精英培訓計劃十大伯爵的領地聯手搞事情,李來德也是無計可施,這事,就只有陛下才能解決。李來德有種寄人籬下的感覺,原以為這個西部軍團將軍是個香饃饃啊,怎麼這麼難呢。

只一天時間,上限兩百人的領地私人武裝就組成了,大部分中級武士,小部分初級武士組建。更多的報名者則組建了一個百人傭兵團,由小胖子擔任團長。為此小胖子還專門去了一趟大金城傭兵工會把傭兵團名字定了下來,秋田傭兵團。

塗興勇彙報說李來德啟程去大金城了。

「哼哼,由他去告狀,我們該做什麼做什麼,見招拆招。」洛文哈哈一笑,看來李來德是逼急了啊。

現在十大領地人手充足,洛文計劃中的「防線」終於可以開工了。

從扎克領地一直延伸到王小松領地,挨著埃爾大道和扎克大道,由磚石構建而成,計劃的高十米,寬四米的城牆開始動工了。

「老大,修這個幹什麼?」埃爾不解的問道,「感覺沒必要啊。」

「有必要,總有一天會和莫斯帝國開戰的,修這個城牆是為了保護我們的領地,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啊。」洛文意味深長的說道。

埃爾不是很明白的哦了一聲,沒哪個帝國會在邊境上修一道這麼長的城牆啊。但是現在領地有錢搞,老大說搞那就搞吧。

「知道這城牆叫什麼嗎?」

「叫什麼?」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