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孩兒明白”韓木也明白父親心中的苦衷,父親本身實力也是不及其他各位叔伯,常受冷對,但也沒有辦法。在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只有實力纔是地位的象徵。


“你明白就好,走吧,去吃飯”父子二人來到了飯桌旁,母親李雲靈也正發下最後一道菜。

“木兒,你在長身體,多吃點肉”

母親李雲靈夾了一塊塊肉放在自己的碗中,而她自己的碗中卻是什麼也沒有。韓木望着,心裏卻是一絲絲的疼痛。父親這邊過着拮据的日子,然而其他叔伯卻是大魚大肉,此時眼中有多了一些血絲。 https://tw.95zongcai.com/zc/38344/ 飯後隨便給父母打了一聲招呼,便是朝着自己的房間走去。

來到房間,身子一倒,躺在了牀上,順手撫摸着魔獸蛋,慢慢地眼睛開始合攏,一天的疲憊終於在此刻緩緩散去。剛剛入睡不久,魔獸蛋又開始了輕微的抖動了,這時,韓木今天訓練劃破的傷口,魔獸蛋正在吮吸傷口處的血跡,過了不久,停止了吮吸。而韓木的傷口也在緩慢的癒合,這一刻發生的極爲詭異。。。 笠日,當第一縷陽光鋪灑在這片大陸時,韓家後山中,一位身着黑色外衣的消瘦身影,正在樹林中轟打着身旁的樹木,此時的少年,汗流浹背,散亂着頭髮。

“九絕拳,第二式。”轟……隨着一聲大喝,一棵碗口粗的樹被韓木一拳轟倒,此時的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氣,立刻盤膝而坐,體內的泥丸宮迅速的旋轉着,周圍的元力飛快的向着韓木聚攏,身體的疲勞也一點點的消散。

“終於到了第二式了,可是依然與他們相差太遠,黃二級的人物,也難怪會被稱爲廢物”韓木自言自語,眼中卻充滿着不甘,已經兩年了,自己的實力一點也沒有提升,他明白實力的提升意味着什麼,那是一個人尊嚴的來源,是呵護家人的保障,是家族強盛的力量。然而這一切,如今似乎相隔太遠。

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塵土,轉身向家中走去,一路上也有同族的子弟問候,但大都是帶着嘲諷的意味。韓木也不在意,小人把戲、視之若無。

來到家門口,見母親正在洗衣服。母親是一位極其普通的女子,因爲當年父親在危險的情況下救了母親,便是以身相許。

“娘,我回來了”

“木兒回來啦,快去換件乾淨的衣服,娘給你把這身髒兮兮的洗了。”

“嗯”朝着自己的房間走去。

打開房門

一道紫光飛快的投過來

接着鑽進了韓木的眉心,頓時只感覺腦袋一陣的暈眩。似乎猜到了什麼,但又不敢確定,就這樣隨着眉心處形成一個奇特的符文,融入眉心後,纔回過神,一眼望去,牀上正零亂的散着一些魔獸蛋殼,這些魔獸蛋殼證明了一切。

懷着無比激動的心走向牀邊,心中充滿了期待。

來到牀邊,一隻紫色小獸正用一雙大眼睛疑惑的盯着自己,似乎在打量眼前的少年。少年滿臉的興奮,因爲剛剛看到牀邊還殘留的魔獸蛋殼時,自己就明白,眼前的這隻小獸,就是自己期待許久的魔獸蛋中的魔獸。

這隻小獸通體紫色,頭頂有兩個隆起的小包,全身覆蓋了一層薄薄鱗片似的東西,外形像虎也又獅子,只是又有太多的不同。

“難道剛纔眉心處的符文是魔獸契約?”感受到內心處有一種血濃於水的聯繫,似乎不敢相信剛剛發生的這一切,死死盯着小獸。“一般魔獸都是要與主人進行多次溝通,才能相信主人,最後達成協議,而眼前的小獸,怎麼才相處不久就和自己達成協議了呢?”

少年喃喃自語,百思不解,也只能壓抑住內心的興奮,耐心的用心與小獸溝通。

隨後伸手去觸摸小獸,哪知後者卻向後縮去,不讓韓木的細手接近,警惕的看着眼前的少年,一雙明亮的雙眼充滿着疑惑。

“小傢伙,你有名字麼?”見狀,頗爲無奈的韓木也是收回手掌,耐心的用心去與小**流。

“呣呣呣呣……”小獸眼睛不停的眨着,甚是惹人喜愛。

“你沒有名字麼?”

“呣呣呣呣……”

“到底有沒有名字?”

“呣呣呣呣……”

“…………既然沒有名字,又只會說呣呣……那我就叫你木木吧”感到有些詞窮的韓木傳音道。

“呣呣呣呣……”小傢伙跳了起來,表達着內心的喜悅,似乎很喜歡這個名字。

“好,從今以後,我們就是夥伴,我叫韓木,你叫木木,我們都有一個木字,正所謂:木,生生不息。合作愉快!”少年不停的嬉笑着。

“呣呣呣呣……”小獸也歡快的擺來擺去,對眼前的少年也是變得有些親切,不像之前般害怕。

“木兒,還沒有換好嗎?”這時外面傳來母親的聲音。

“快了。”韓木急忙拖下衣服,找了一套乾淨的換上,然後把木木放在被子裏,飛快的把髒衣服送到母親那兒去。

“瞧你,慌什麼,娘又沒催你。”

“娘,我知道”說完又向自己的屋子奔去。

“傻孩子”李雲靈喃喃道。

“木木出來。”簡單用心靈傳音給小獸。

“呣呣呣呣……”小獸從牀底鑽了出來。

“真調皮,不是把你放在被子裏的麼”走了過去,用手輕輕撫摸着小獸。

“呣呣呣呣……”小獸側着頭,很享受被少年的撫摸一般,年幼的心還是容易被勾住啊。

“以後的道路,有了你的陪伴,我想我會更加堅定向前。自古男兒多磨練,我欲成就無盡天。”低聲對着眼前的小獸說道。

“呣呣呣呣……”小獸似乎聽懂了眼前少女的話語,大眼睛中多了些許火熱。

“走,帶你出去透透氣。”

“呣呣呣呣……”

韓木把小獸藏在懷裏,向門外走去。

“木兒又要出去麼?”

“嗯,娘我出去一會兒回來”

“小心一些,早點回來。”

“知道了,娘。”

少年話音剛落,便是飛快的向後山飛去。

不久,來到了後山,環顧了四周,發現無人,從懷中把小獸放出來,小獸剛一出來,就興奮的亂跳。

隨後帶着小獸向那個山洞走去,那兒是自己得到小獸的地方,這次前去,是想弄清楚更多關於小獸的東西。

一人一獸在後山前行着,那隻小獸,體積只有人的腦袋大小,通體紫色,在陽光下看去,倒是頗爲的妖豔。   一人一獸來到洞前,韓木對着小獸說道:“你就是我從這裏帶出去的,你對自己的身世有所瞭解麼?”

“坶坶坶坶…”小獸搖了搖頭。

“你也是剛剛纔到世間,也難怪什麼也不知道。”

“……”小獸無奈的點了點頭。

“走,進去看看。”向着洞口說道。接着抱起身邊的木木,往洞裏行去。

又一次進入這裏,倒是頗爲的熟悉,洞裏一股滄桑的氣息瀰漫而出,不禁的打了一個寒戰。

來到發現木木的地方,一塊巨大的石頭,上面鋪滿青苔,而巨石下方,又像是一個被封的通道口,不停的打量着這塊巨石,正當少年用手去觸摸它時,突然從巨石下方發出一股強光,衝破了這塊巨大的石頭,只感到腦袋一陣眩暈,便是被吸了進去。只聽見砰的一聲,重重的砸在了地面,當下暈厥過去。

等到醒來時,並沒有發現木木,於是嘗試着用心靈去尋找木木,但始終沒有結果。

“難道木木死了?不可能不可能,我眉心處的符文還在,木木一定是在上面,並沒有和我一起被吸入這個通道中。”

不斷的在心中猜想着,這時,頗爲狼狽的他,緩緩站起身子,環顧了一下四方,除了少許的光亮和未知的植物外,什麼也沒有。

絲絲的疼痛從手上傳來,原來在被吸入通道後,砸在地上弄傷的。隨手從衣服的一角,撕下一塊纏繞在左手受傷處,便又開始打量着周圍。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道充滿蒼老和無盡歲月的聲音在通道中想起,似乎在表達着一種暢快淋漓。

“是誰,誰?”

韓木此時一身冷汗,本就實力不濟的他,聽到如此怪笑聲,心中也是難以掩飾的恐懼。

“哈哈哈哈哈……小傢伙,不用怕,你看不見我,可是我卻能看的見你,我只是一道殘存的靈魂印記罷了。”

“那你爲何怪笑?爲何只是一道殘魂?”既然對方沒有敵意,韓木也就壯大了膽,瞬間提出兩個問題。

呼呼——

一股強大的威壓瞬間將少年包裹,猶如千斤巨石壓在身上一般,撲通,頓時雙膝跪在地面上,臉部漲得血紅,壓制的心臟幾乎喘不過氣來。似乎知道少年無法承受後,那股威壓緩緩消退而去,而同時,忍着身體傳來的劇痛,韓木咬牙艱難的爬起,死死盯着那幽暗的一角,雙瞳血紅。

瞬間,那股威壓又一次襲來,噗!一口鮮血直接從韓木口中噴出,本身實力低下的他,實在忍受不住這種壓制,雙腿一軟,又一次跪倒在地,只是這次身體皮膚溢出絲絲血跡,甚爲慘烈,不久,那股威壓又一次散去。

“你到底是誰?爲何如此捉弄於我?”

滿是不甘的韓木,對着幽暗的一角撕心長嘯,嘯聲中夾雜着無限的憤怒,對先前的變故甚是惱火。

“真是有趣的傢伙,意志力夠堅毅,只是沒想到我易雲,人稱無名劍聖風光一世,如今卻被人淡忘。”

隨後一道略帶嘆息的聲音蔓延整個通道。

“無名劍聖?怎麼沒有聽父親提起過?那你憑什麼對我出手?”韓木低聲喃喃,隨後又一次提高嗓子,絲毫不懼那道殘音。

“什麼?可悲真是可悲,看來東域的人都快把我忘了,也難怪,五百年了,五百年前那一場大戰,對於普通人來說,確實不知道的太多。”

“什麼?五百年前的存在?”韓木張大了嘴巴,難以相信這一事實。

“唔,確實如此,不過那些都是過往雲煙,如今早已化爲紅塵骷髏。”

“前輩爲何在此出現?沒有子嗣後人麼?”似乎意識到了什麼,內心也是變得謹慎起來,隨後略帶平和的道。

“我一生未娶,何來子嗣。當年肉體被毀,只剩下強大的靈魂支撐逃離了戰場,如今在此地等候,只是爲了尋求一個可以傳承衣鉢的後人罷了,爲此苦苦等候五百年,如今終於等到了。”說完笑聲又在通道中迴盪。

聽了這聲音,韓木更是打了一個寒戰。“前輩的意思是?”

“對,剛剛施加靈魂威壓就是爲了考驗你的意志,嘖嘖……沒想到你倒是沒有令吾失望。”

接着蒼老的聲音頓了頓,又一次響起。

“既然上天把你送到這兒,就說明你有資格做我無名劍聖的弟子,也不枉吾苦苦等候五百年之久”此刻,無名劍聖的聲音變得沙啞,無數年來,第一次這麼激動。

“前輩,我也想有像你這麼厲害的師傅,可惜我不才,如今十六歲了,卻只有黃二級,就算做了前輩的弟子,也丟了前輩您的名聲。”身上的疼痛緩緩消退,拍了拍破傷的雙手,韓木抱拳而道。

“這個…………”無名劍聖沉默了少許。“實力低下並不能決定一個人的未來,實力低下又如何,擁有一顆堅定的心,便不會擔心自己的前程”

“前輩教訓的是”

“本來吾的靈魂也就最多支撐再等半年左右的時日,如今你的到來,便是燃起了最後的希望,吾也不強迫你,但只要你答應做我無名劍聖的弟子,我便會傳給你畢生之學。”

“弟子參拜師傅!”聞言,韓木此時雙膝跪下,雙手鋪在地上,深深的做了一個參拜的動作,雖說內心對那無名劍聖有些不解,突來的好處,也是極爲激動。就算爲了以後的道路,這樣的好處不撈白不撈,韓木也就接受了要求。

“好好好……我無名劍聖終於有了傳承,你叫什麼名字?”

“弟子韓木”

“韓木,從今以後你就是我無名劍聖唯一傳人,這是無名戒指,是爲師花費數年纔打造的一個空間戒指,此戒指已經衍生出了器靈,你拿去滴血認主吧,裏面有爲師的畢生武技和感想,還有一些對你有用的丹藥,願你以後在成爲強者的路上能有所幫助。”

說完從黑暗處飛出一枚黑色的戒指,戒指上刻畫着複雜的符文。韓木一把便是抓住握在手中。

“好好對待跟你一起的那隻小獸,它有些特殊。記住爲爲師報仇,在你實力還沒有到達之前,千萬不能暴露你是我的弟子的身份,殺爲師的人是西域的一位叫卡布的大祭司,此人早在五百年前就是一方霸主,當年乘着爲師突破之時,聯合其餘二人,對爲師下殺手。所以在你沒有成長起來之前,千萬不要去招惹,如果你不能完成爲師的使命,那你就替爲師找一個合適人選,完成宿命。好了,我的時間不多了,剛纔把你從洞中吸進來已經耗費我大量的能量了,我將會用最後的一點能量將你送出去。徒兒一定要謹記爲師的話。”

“弟子銘記在心,定會完成師傅使命。”聽出其中的墾切後,心中不免有些感慨,既然答應了,那便一日拜師終身爲人弟,堅定之色瞬間充滿雙瞳。

“那爲師就安心了,好了,既然如此,爲師送你出去。”

話音剛落,磅礴的元力向着韓木襲來,一股強大的衝力,帶着他向着來時的方向奔去。轟……轟……幾聲巨響,韓木重重的摔在地上,忍着劇痛,向着通道的方向跪下,要緊牙關一字一句的說道。

“師傅使命,弟子銘記在心,師傅之仇,徒兒定會加倍討回。”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