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它仿似在蒼茫無盡的蠻荒古原上,迎風綻放。


但這些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每一片花瓣上流轉的道韻都不一樣。

彷彿蒼天萬道,都已凝於這一朵花中。

「這,這是蠻荒神殿的荒花印記,你怎會……」

野人首領,此時震撼到極點,說話都打結。

其餘的野人修士,更是匍匐在地,不敢抬頭再看。

江寂塵卻直接打斷他的話道:「這些,並不是你該知道,帶我去部落祭司就好。」

這時候,野人首領哪裡還有半絲的猶疑?

立刻恭敬無比地道:「是,大人!」

此時,這些野人修士,對江寂塵敬畏到極點。

或者應該說,他們敬畏的不是江寂塵,而是江寂塵凝出的荒花印記。

荒花,那是蠻荒世界的傳說之花,它每長出一片花瓣,天地之間,就會多出一種大道。

而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片花瓣,就代表著這蠻荒世界的天地大道規則,都是由一朵荒花而生出。

當然,這只是傳說。

但是,荒花印記卻是蠻荒古殿至高的標誌。

只有蠻荒古殿中,高層的人物才能夠凝練、幻化出來。

所以,他們可以不相信江寂塵,但必須相信荒花印記,並要聽令於可以凝出荒花印記的人。

至於江寂塵為何能夠凝出荒花印記?

這些都是前世之事。

當年,他深入蠻荒世界千萬里,遇到一個小女孩,正受一群歷練者追殺。

不知出於什麼心理,江寂塵出手救下了她。

爹地有病媽咪有葯 並且,江寂塵帶著她奔逃了三天三夜,歷經無數兇險。

在途中,那小女孩就把這荒花印記的手法教給他,說,以後若來蠻荒世界要找她,只要找到蠻荒部落,結出荒花印記即可。

那時,江寂塵只是隨手學了,並不在意。

最後,小女孩自然是被蠻荒古殿的人接走了。

之後,他單獨一人誤入蠻荒世界一處古遺地,也是在那裡,他獲得了第一塊神秘古玉。

但也是在那裡遇到兇險,然後家族強者劍奴出現,將他救走。

說起劍奴,江寂塵知道,劍奴可是前世家族始祖身邊的老奴。

也即說,劍奴是至高聖帝身邊的一名老奴。

為了救他,竟然出動了劍奴!

這些事,現在想來,無不充滿著詭異。

甚至,江寂塵現在忽然有種感覺,那時候,始祖一直都在看著他,只是他不知道而已。

往事,充滿迷霧不解。

但現在顯然也不是多想的時候。

而且,也是直到後來,江寂塵才知道小女孩是蠻荒古殿的人,並且身份很驚人。

這一次,江寂塵之所前往蠻殿古殿,是因為傳方中,蠻荒古殿的至高法器,映照諸天,可以看到過往萬界之事。

所以,江寂塵前往蠻荒古殿,就是想借用一次映照諸天,觀看當年之事,尋找真相。

那個小女孩,江寂塵並不知道具體的身份!

更不知道,現今她如何了?

但不管怎樣,下一步自然是先要找到蠻荒古殿了。

連荒花印記都出現了,野人首領自然不敢拒絕了,隨江寂塵上了寶船戰舟。

然後在他的指引,楊雪瑤駕馭寶船戰舟前進。

越過重重蠻荒群山,途中,也遇到凶獸截擊。

但都被江寂塵他們斬滅,最終是有驚無險的出現在蠻荒群山中的其中一處山谷處。

表面看起來,這一處山谷與其它的山谷並無不同。

但江寂塵可以感應到有幻陣紋路的氣息。

「竟然只是一枚幻陣符,真是好精妙,恐怕一些大帝境修士都要被騙到!」

阿狸驚嘆了一下開口道。

「什麼,姑娘竟然可以看出這是幻陣符所化,這……」

一群野人修士再次被震撼。

本以為,江寂塵足夠的變態了,但他身邊的人,也一個個都太過不凡了。

要知道,這可是蠻荒部落祭司從蠻荒古殿求來的幻陣符,放置於此,生成幻境。

但卻被眼前的絕美女子一眼看穿!

「要解幻陣符所化成的幻境,只需要找到幻陣符所埋的地方。」

「若我猜得不錯,那一株小草就是幻陣之符所在處。」

阿狸指著一片野草叢中,一顆弱小的小草淡淡地道。

(謝謝各位兄弟的票票與打賞支持,大家很給力,現在十五更送上,且問一聲音,還有嗎?)

(本章完) ??聽到阿狸的話,這一群蠻荒修士已經震撼到說不出話來。

覺得,就算沒有他們領路,對方若有心要尋找,也必然可以輕易的找出他們蠻荒部落所在地。

「阿狸姐姐好她厲害哦!」

「可是,素洛怎麼看不出呢?」

這時候,素洛活潑的問道。

素洛的親和力太強大,現在已跟眾女經打成了一片。

阿狸媚然輕笑道:「你看,那一片野草叢,每一棵野草都長勢旺盛,唯獨那一顆顯得太弱小,太過顯眼,有失真實。」

阿狸認真的進行點評,但最後又來了一句話道:「當然,這些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阿狸可以透幻陣,直指本質哦!」

江寂塵等一眾人聽了,都覺得一陣無語。

合著阿狸前面的話完全是白搭,只有最後一句話才是實在的。

眾女嘻笑打鬧著,行程很輕鬆。

最終,在首領野人修士的帶領下,他們穿過了山谷幻陣。

在前進過程中,江寂塵知道了野人首領名叫蠻石!

當江寂塵他們出現在山谷的盡頭時,眼前的視線驀然間開闊起來,彷彿到了一個新的世界。

只見,一片古湖,巨大無邊!

那裡,有一處湖心小島,綠草茵茵,古樹參天,一間間高大的石層,散落其中。

而在湖心小島最中心處,有一座高大的石殿。

「誰,敢闖我蠻荒部落?」

然而,就在這時候,一道深沉的聲音響起。

同時,一個蠻荒老者領著一群荒蠻修士出現,把江寂塵的寶船戰舟圍住。

蠻荒老者,身上的氣息無比的強大,已然是一名真正的大帝一重境修士!

「大長老,是我,蠻石!」

蠻石率領著一群野人修士出現,同時開口說道。

只是,他們現在的樣子實在有些狼狽不堪,一個個皮青臉腫,身上帶傷。

完全就是一副剛剛被胖揍了一頓的樣子。

「蠻石,你們這是什麼情況?」

「還有,為何還乘坐入侵者的寶船戰舟,更把他們帶到我們部落來?」

「你可知,這是等同於叛族,是死罪!」

大長老神色難看地道。

同時,他也在戒備的看著江寂塵的寶船戰舟,隨時都要準備出手。

「大長老,你聽我說,他們不是入侵者,他們」

蠻石聽了大長老的話,嚇了一跳,趕忙要解釋。

然而,他話還沒有說完,大長老已經打斷他道:「這還有什麼好說的,先拿下這些入侵者再說。」

「你們身上的傷,也必然是出自他們之手吧?」

蠻石看到大長老要出手,更急了道:「大長老,江公子可以凝出荒花印記,所以」

「什麼?」

聽到荒花印記四個字,這裡的蠻荒部落大長老失聲驚叫,倒吸了一口冷氣。

最終,大長老沒有繼續出手,他看著從寶船戰舟走出的江寂塵。

「若真是如此,那麼有請公子凝出荒花印記,讓老朽一觀!」

這裡的蠻荒部落大長老這時候開口道。

對於這個大長老,江寂塵皺皺眉。

剛才蠻石明明都已經告訴他,自己可以凝出荒花印記了,對方竟然不信,還要他再次凝出!

要是荒花印記都是那麼隨意凝出,江寂塵倒也不介意再凝出一遍。

但是,凝出荒花印記,不僅需要消耗龐大的精神力,而且,一天也只能練凝出兩次。

這應該是因為蠻荒世界規則的原因。

而江寂塵今天已經凝鍊過一次,若再次凝鍊,那今天凝鍊荒花印記的額度就用完了。

總裁你好 再者,對於大長老的要求,江寂塵很是不喜。

他不信蠻石的話也就罷了!

但若是,每一個蠻荒部落修士都不信,那豈不是他見到每一個不相信的人,都要凝鍊出一遍荒花印記?

可笑之極!

「你們真當荒花印記是如此的廉價,想看就看?」

江寂塵看著大長老冷冷地開口道。

大長老想不到對方如此囂張,而且口氣不善的樣子。

這不由得讓他森然一笑道:「呵呵荒花印記,至高無上,唯有蠻荒古殿中的大人物才能凝出。」

「憑你一個入侵者,又怎麼可能凝鍊得出來?說謊也找件靠譜的事來說!」

隨後,他又看著蠻石道:「蠻石,你必然已是被他們擒下,然後屈打成招,聯合這些入侵者來騙我們吧?」

「這點小小伎倆,又豈能騙得過老夫?」

大長老在那裡自嗨地道。

江寂塵有些無語,沒見過有這麼自以為是的人。

而且,根本不聽別人的解釋,直接靠自己的臆想進行判斷。

就是蠻石,此時也被大長老的推斷,噎得說不出話來。

「哼,蠻石,你竟然敢聯合入侵者,入侵我蠻荒部落,實是罪該萬死。」

「另外,這些入侵者,必然是這一次的歷練者,是想來獵殺我們,賺取歷練積分的吧?」

「可惜,遇上了老夫,你們休想!」

大長老繼續自嗨。

江寂塵臉色已經一片陰沉了。

他冷冷地道:「本公子不想與你廢話,叫你們部落的祭司出來說話。」

大長老聽到江寂塵的話,直接就是嘲諷道:「我們的部落祭司,高高在上,豈是你說想見就能見的?」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