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完全沒想到,這一問,又弄出一個任務來,而且這獎勵,十年道行啊!怕是不好做呢。


有些詫異的看着少年,陳浩道:“說清楚。”

少年抿抿嘴,說出了自己的故事。

它死還真是被湖蚌所害,只不過這遇害不是它所願,而是被逼。

一百多年前,不知道是誰發現湖中有一個巨大的湖蚌,說是其中孕育了仙珠,服之可延年益壽,換老還童。

然後當年本地的一位老鄉紳得知,動了心思,得知少年是本地聲名遠播的潛水王,它能夠在水中潛水一刻鐘,就好像人魚一樣。就設計抓了少年的爺爺,還打成重傷,逼迫少年入水尋找湖蚌,如果能夠找到仙珠,就放了少年爺爺,還爲之治病,給予重賞。

少年無法,只能聽從,也是機緣巧合,在一處隱祕水洞之中,它發現了湖蚌,也發現了蚌殼中的一顆紫色珠子,結果少年在採取的時候,湖蚌合攏,夾住了少年,少年驚慌失措中,也吃了那紫色珠子,之後就是之前告訴陳浩的,它死了,湖蚌也死了,可是等它有了意識,已是滄海桑田,數十年後。

原本少年是打算爲爺爺報仇,卻發現了兩個問題,第一就是當年戰亂波及,鄉紳不知所蹤。第二就是它死了,哪怕能夠掌控湖蚌殼,卻無法帶出湖泊。經過後面摸索,少年終於能夠駕馭蚌殼,卻因爲無法掌控那吞噬紫色珠子而帶來的力量,被困在湖中,哪兒也去不了,這一次陳浩和幾個有關部門的修士,是它這些年來遇到的僅有的修行之人,經過判斷,它本想靠近陳浩,想要偷取一些修行之法,卻被陳浩發現,最終功虧一簣。

這一次第二條地下魚衝向捕獵船,它跟在後面,也想見識修行之人如何戰鬥,可是陳浩再次出手,直接強勢斬殺地下魚,那暴虐可怕的攻擊,可把少年嚇壞了,直接慫的現身就跪。

聽完少年的話,陳浩信了幾分。

比起之前高大上的回答,現在的纔有幾分真實嘛。

不過看着少年那怯怯弱弱的表現,陳浩嘆息了一聲。

就你這慫樣,也敢說報仇?

“你的事,我表示同情,不過呢,問題來了,第一,你不能離開湖泊,第二,都過了這麼多年,你要報仇的對象早就死了,你準備找誰?找他的後人嗎?先不說找不找得到,就算找到了,祖上的仇,子孫代替,這有些過了吧,都這麼想,這世界都亂套了,人間數千年傳承繁衍,戰亂不休,我敢說這仇恨交錯,簡直無法分辨了,如果都要爲祖上負責,這人間還能有幾個人存在。”

少年欲言又止,全然不認同,卻反駁不了。

陳浩道:“我的話,你想聽就聽,不想聽就拉倒,我也不多勸,只希望你不要辜負這一番機緣,如果能夠持續保持,或許未來還有幾分道緣,若是不能保持,我不收你,也會有人來收你,勿謂言之不預。”

說完,陳浩招呼黑貓一聲,轉身就走,至於湖蚌,直接丟下,還給了少年。

少年急忙道:“大師,你就不能幫幫我?”

陳浩頓了頓,頭也不回的道:“如果是冤有頭債有主,幫你一把也無妨,但是禍害無辜,恕我不能苟同。”

少年還想說,可是陳浩已經分水而去。

看着陳浩消失,少年沉默下來,低下頭,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冒出水後,陳浩四處看了看,這一番追趕,卻是遠離了船隊,不過卻靠近了一處岸邊,陳浩看黑貓在水中矯健的身姿,笑着翻身騎在了黑貓背上,摸了摸黑貓的脖子,笑道:“沒看出來啊,小黑你還能潛水,真是貓不可貌相。”

黑貓得意的喵嗚一聲,扭動身軀,在水中快速破浪而去。

不多時,黑貓上了岸,變回原形,陳浩則換了一身衣服,掏出手機給廖一波撥打了電話。

接通後,一翻詢問,陳浩這才得知,船隊聯合,擊殺了大魚,現在正在拖回小鎮。

這一戰,直接讓小鎮的自組隊伍,信心膨脹,氣勢高昂,準備回家慶功。

聞言,陳浩通知廖一波,收拾好了,讓靈車帶他出發,至於小鎮,最主要的傳播真武帝君信仰已經完成,其他的,交給有關部門引導就行了,這種集團行動,還是官方比較有經驗。

掛了電話後,陳浩也沒有停留,手機導航了一下方向,邁步而去。

一路前行,先是給雙腿加持了這段時間在小鎮畫出的甲馬符,然後天罡步邁動,身影如幻,快的不可思議,在晚上七八點的時候,陳浩看到了連綿的城市燈火。

然後,陳浩也看到了一輛輛呼嘯而過的跑車,感知到了一絲熟悉的氣息。

矚目一看,陳浩咧嘴笑了。 七一二章 雞爺歸來

“這混球,挺悠閒啊,居然跑這裏來跟人玩賽車!”

看着遠去的跑車,陳浩抱起黑貓,問道:“你說,它欠不欠揍?”

黑貓果斷喵嗚一聲,不過貓眼卻歡喜的眯起。

陳浩也笑了笑,然後身影邁動,向着跑車遠去的地方追去。

一路飛掠,十多分鐘後,

不過這時候,陳浩發現,場地上倒了一地的人,都在哎喲慘叫。

而在豪車打開的燈光中,一個魁梧大漢,**着上身,叼着煙,正在訓話。

“做人,就要言而有信,連誠信都沒有,你們玩個蛋,臉都被狗吃了嗎?”

“咱也不扯,說好了我輸,給你們一千萬,我贏,你們裸奔五公里,一個都不能少,都特麼給我站起來,脫。”

“嗚嗚嗚,我們不用吧大哥。”一羣女孩嚇得瑟瑟發抖。

魁梧大漢咧嘴一笑:“女人嘛,理解,可以給你們留點面子。”

女孩們大喜。

魁梧大漢就繼續道:“穿着內衣跑吧,五公里,少一米,打一拳。”說着,魁梧大漢對着一輛跑車就是一拳砸下,砰的一聲中,跑車的車蓋憋了下去,發出警報。

女孩們看的目瞪口呆,心驚肉跳。

一羣原本在慘叫的年輕人,也都不敢叫了,被魁梧大漢目光掃過來,急忙爬起來,顫顫巍巍的開始脫衣服。

很快,年輕人就變得光溜溜的,和一羣穿着內衣的女孩,在魁梧大漢的目光下,順着原本賽車的路開始跑步。

“呵,玩的還挺嗨啊!啥時候口味變得這麼重了?”一道聲音響起,陳浩走了過來。

魁梧大漢轉身看到陳浩,大喜:“浩哥!你可想死我了,快抱抱舉高高。”說着就衝了過來,這貨,赫然正是公雞幻化大漢。

陳浩白了一眼公雞:“別扯開話題。”

公雞幻化大漢嘿嘿一笑,道:“這不是從戴雲那貨口中知道了浩哥的行走路線,提前過來候着浩哥嘛,結果這羣小夥子不老實,居然聯合擠兌我,我這不閒着沒事,就和他們耍了耍,順便幫他們父母教育教育孩子,少玩刺激多鍛鍊身體。”

陳浩好笑道:“你還挺有心,電影拍完了?”

公雞道:“拍完了,投資足夠,人員隨便挑,我想怎麼拍就怎麼拍,自然很快,不過拍完之後我才發現,拍的過程和看到的電影,完全不同,也就沒興趣了。而且浩哥你不知道,有關部門那些人還想拉攏我,每天早晚的鞍前馬後,各種許諾,呵,當我雞爺是什麼了,這輩子除了浩哥,還有誰值得我追隨?沒說的,我直接就來找你了,怎麼樣,感動不?”

“修爲看起來沒變化,這嘴皮子倒是進步很大。馬屁拍的不錯。”

陳浩倒是不意外,公雞這樣的靈雞,還掌握了厲害的神通,有關部門肯定稀罕,想拉攏也正常。

“哈哈,浩哥,聽說你去了什麼死城,怎麼樣?沒遇到啥事吧?”公雞問道。

陳浩道:“這都完好無損的回來了,能有啥事。”

公雞遺憾道:“早知道不拍什麼電影了,居然錯過和浩哥一起冒險,真是損失大了,哦對了浩哥,我到了之後,遇到了一個怪事。”

陳浩一愣,好奇道:“遇到什麼怪事了?”

公雞道:“我是很早的時候到這個城市的,那時候天還沒亮,在進入城市之前,我在路邊遇到一個正在散步的女孩。她招手讓我停下,讓我帶她一程,去市區,我也沒多想,就同意了。結果我送完她之後,不到半個小時,就在市區的另外一個地方又遇到了她。”

陳浩笑道:“這算什麼怪事。”

公雞道:“怪在,她不認識我了,還說沒去過郊區,也沒坐過我的車,我也問了,她是獨生女,沒有姐妹。”

陳浩愣住:“你確定是同一個人?”

公雞點頭:“我確定,因爲那個女孩長得很有特點,她的眉心有顆黑痣。因爲這種古怪,我在後面悄悄跟蹤,然後發現了更大的問題,這女孩長得很漂亮,眉心黑痣也挺吸引人,可是除了我,似乎在別人的眼中,她們沒有存在感一樣,哪怕當面打招呼,被她吸引的年輕人,一旦女孩不理,那年輕人也會莫名其妙的走開,沒有絲毫留念,但是古怪的是,這女孩身上,沒有任何的修行氣息或者妖邪的氣息,就是個普通凡人。”

陳浩沉默,眼睛看向燈火輝煌的城市,目光所及,城市在夜色中顯得有些安靜,城市中陰氣不算多,人氣卻很旺,這是每個城市都有的特點,不算稀奇。

但是按照公雞這樣說。

兩個長得一模一樣的女人,性格不同,卻擁有讓人無視的能力,卻非修行之人,也沒有任何異常。

這肯定有問題。

琢磨片刻後,陳浩道:“算了,現在各種異常越來越多,還有一些看起來像是凡人,卻來歷不凡的人,我們也管不了那麼多,愛誰誰,走,天色不早,先找個地方休息吧。”

公雞點頭:“成,聽浩哥的。”

隨後公雞駕車,帶着陳浩,順着公路向城市而去。

腹黑姐夫晚上見 路上,那些原本應該在跑步的年輕男女,自然一個也不見了。

公雞也不理會,本就是玩鬧,戲弄一下就夠了,沒必要較真。

一路進入市區,陳浩美團定了一個酒店,然後一路過去。

剛進酒店,公雞驚疑一聲。

陳浩也是一頓。

因爲酒店前臺有一個值班女孩。

這女孩長髮披肩,身穿小西裝,膚白貌美,最引人注目的,就是眉心一顆黑痣。

面對過來的陳浩和公雞幻化大漢,女孩臉上露出公式化的微笑,看起來對公雞幻化大漢一點也不認識的樣子。

互相看了看,公雞幻化大漢就走了過去,嘿嘿笑道:“楊白,你怎麼跑到這裏做前臺了?”

女孩笑容一頓,看着公雞幻化大漢道:“這位先生,我不認識你,而且我也不叫楊白,我叫許青。”

公雞幻化大漢假裝仔細一看,露出尷尬而不失禮貌的微笑:“真是不好意思,你長得和我一個朋友真是太像了,嗯,我們訂了美團,你看看。” 七一三章 王爺現身

酒店公寓中,你看到了吧,第三個了,這特麼絕壁有問題啊。”

陳浩淡然道:“有問題管我們什麼事嗎?她們是爲非作歹了,還是爲難我們了?”

公雞愣住。

陳浩笑道:“好了小黃,以後可能遇到的各種異常越來越多,總不能每一個我們都要搞清楚吧,在它們沒有危害人間,或者主動針對我們的時候,大家相安無事就行。”

公雞沉默下來,好一會兒後點頭道:“也是,我就是遇到了好奇,也沒有發現什麼問題,算了,聽浩哥的。”

簡單洗漱,躺在牀上,陳浩拿出一冊道經,默默觀看。

雖然自身法力不需要修煉,但是隨着修爲越高,陳浩對於大道理解的越多。

大道無窮,包含無量。

想要突破更高,需要的不僅僅是道行,還有諸多需求。

而道經之中,就有許多相關的道理,讓陳浩看了,每每都有領悟。

隨着對道的領悟,又反饋陳浩,讓他運用法力,越發如魚得水,並且能夠了解細微,爆發更強大的威能。

凌天神帝 陳浩在看書,黑貓則和變回了原形的公雞,趴在窗戶邊的兩個椅子上,正在聊天,說着分別後各自遇到的事。

時間在這一刻顯得很輕柔,氣氛恰恰好。

但是看着看着,陳浩突然感覺不對勁了。

太安靜了。

彷彿整個世界只剩下他和公雞黑貓,再也沒有了其他。

面色微動,陳浩合上道經,從牀上站起,感知四方。

黑貓和公雞也發現了不對勁,停止了閒聊,站了起來。

就在這時,一聲輕嘆響起:“這麼快就發現了,果然不愧是此界有大氣運之人!”

聲音響起的時候,黑貓和公雞都差點炸毛,急忙跳到了陳浩身邊,警戒四方。

太可怕了。

都被人算計了,居然還毫無所覺,這說話的人,很可怕。

陳浩面無表情:“既然來了,就現身吧,何必裝神弄鬼?”

“好啊,本尊現身,倒要看看,你是否還敢再斬本尊一次。”話落,一大片光點凝聚,化作一道身影。

等光芒散去,露出了一個十四五歲的少年模樣。

這少年劍眉星目,五官俊美,皮膚白皙的讓女人都嫉妒。不過他腦袋剃了半邊,留着一個長辮子,身上穿着錦袍,單手揹負,面帶微笑,氣質超俗。

看到少年,陳浩一愣,仔細想想,突然倒吸冷氣,駭然看着少年。

“看你表情,你認出本尊了。”少年笑着詢問。

陳浩死死看着少年:“你能出來了?”

少年誠實道:“出不來,神器畢竟是神器,又契合人間大勢,本尊目前還沒有那樣的力量能夠傾覆。”

“那你這是……”陳浩狐疑的看着少年。

少年看着陳浩,笑容逐漸收斂,認真道:“本尊是被你嚇出來的。”

陳浩:“……”

扯犢子吧,我特麼能嚇到你?你這突然冒出來嚇到我了知道嗎?

“怎麼?不相信?說實話,本尊也有些不信,本尊雖然落難於此,可是從來沒有怕過誰,哪怕被鎮壓,也無所畏懼,自信能夠翻身。但是……”說到這裏,少年看向陳浩:“你不同,之前的身外化身,本是本尊的一步棋,但是卻硬生生被你破壞,而且化身還被你引導,走上了另外的道路,不得不說,你有些與衆不同,讓本尊不得不重視你。”

陳浩笑了:“這事兒不是讓你很憤怒嘛,都鬧出那麼大的動靜了,怎麼會被嚇着。”

少年道:“本尊被嚇着的自然不是這個,而是你身上的那個無法形容的存在,它讓本尊對於這個世界有了新的認知。”

陳浩無語。

這貨,說的是系統吧,嗯,系統的可怕,那的確是無法形容的,哪怕是少年這樣的存在,面對系統,也只能慫。

“之前被你破壞了身外化身,本尊只是鬧騰了一下,哪怕損失了一個手下,也無關緊要,但是這一次,我怕,因爲這是本尊出世的唯一機會,如果再被你破壞,本尊想要離開這裏,真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馬月了,本尊絕不允許。”少年看着陳浩,面色凝重。

陳浩一愣,然後恍然道:“你說的是那幾個長得一模一樣的女孩,嘖嘖,沒看出來啊,這幾個女孩居然也是你佈局?嗯,你這麼說出來,就不怕我破壞?”

說着,陳浩似笑非笑的看着少年。

少年道:“怕,所以本尊現身,鄭重警告你,不得胡來,並且本尊與你們人族那個有關部門已經達成共識,本尊不對人間危害,但是人間衆生,也不能與我爲敵,特別是我要出世,你們不得破壞,否則,本尊就算是拼着形神俱滅,也要帶着這人間同歸深淵。”

陳浩嘖嘖道:“和有關部門達成共識了啊!厲害了我的王爺,嗯,你也不用威脅我,我本就沒打算做啥,是你自己膽小跑出來的。”

少年瞪視陳浩。

陳浩笑道:“不過話說轉來,小王爺,你到底是什麼來歷?來人間幹什麼?”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