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密密麻麻的危險如蜘蛛網一樣包裹月千歡。這次,月千歡肯定跑不掉了吧!


紫珞大喊:「北玲玲去!我要你親手抓住她!」

「是!」

北玲玲從紫珞身邊走來,目光陰測測盯著月千歡。這是她復仇的機會!

月千歡給她的恥辱,她要千百倍奉還。把月千歡折磨的生不如死,讓她明白這裡是武宗。不是她這種狐狸精勾三搭四的地方!

「月千歡去死吧!」北玲玲拔劍衝進來。

月千歡踮腳身影掠起。眨眼消失在北玲玲眼中,她的速度快如鬼魅。瞬間出現在北玲玲身前,旋身飛腳一踢。

「砰!」

「啊——」北玲玲慘叫一聲,身體倒飛出去。

她手中的長劍脫手而出。落在月千歡手中,隨手一擲,利劍擦著北玲玲脖子沒入地面之中。

北玲玲驚駭瞪大眼,嚇得直哆嗦。她的裙擺下迅速被濕透了,有黃色的液體流出來。竟是是被嚇尿了!

所有人看向北玲玲的眼神,充滿了鄙視和厭惡。紫珞更是氣的臉青一陣白一陣。「沒用的廢物!」

月千歡步步走向北玲玲。北玲玲嚇得都站不起來,趴在地上驚恐的尖叫:「紫珞師姐救我!救命!」

「開啟陣法。現在即刻抓住月千歡!」紫珞看也不看北玲玲。她怨毒紅著眼死死瞪著月千歡。

北玲玲瞪大眼,不可置信看著紫珞。開啟陣法,她還在裡面。月千歡一定會殺了她的!

「不!紫珞師姐你不能這麼做!救我!」 這一番折騰,所有人都是疲倦不堪!楊老三生好了火堆之後,我們就圍著火堆坐了下來!

我讓他們好好睡一覺,我自己留下來守夜。兩兄弟的確累了,相互靠著就睡著了。我早已經習慣了這種晝伏夜出的生活,加上這鎮子發生的事情,也是一點兒睡意也沒有。

我看了一眼麻溝村的方向,短短几公里的路程,我卻是思緒萬千。我盡量讓自己不要想,一個勁兒的安慰自己,就算麻溝村現在暗無天日,我也相信還有村民活著!哪怕就剩下一個活人,也絕對不能放棄!

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后,榕樹上還有鎮子里的引魂燈就全部熄滅了。但陽光卻是照射不進來,被鎮子周圍那一層厚厚的鬼霧給遮住了。

天一亮,他們兩兄弟也醒了過來。周圍找不到吃的,連一隻活的動物都看不到。 豪門奪愛:冷梟總裁替代妻 我帶他們去遠一點的地方,去太陽能夠照射到的地方。

長時間照射太陽,身上的陽氣就會加重!晚上他們還要做活人引魂燈,必須讓他們體內的陽氣充足。不然的話,會害了他們!

一直到了兩公裡外的松樹林,我們才照射到了陽光。冬天的陽光不溫暖,但還是多少有一些溫度。我去林子里找了幾隻野兔子,烤著吃了點后,就開始休息了!

等到了下午的時候,我們才重新回了麻溝鎮。還沒有到夜晚,我無法開陰門進入陰曹地府,只得先把做活人引魂燈事情給他們交代了一遍。

「一會兒我去地府借了陰兵之後,我就會把你們肩膀上還有頭頂上的陽火給拔出來!陽火離體,你們的陽氣就會很弱,一定不能說話或者回頭!到時候要是被冤魂上了身,我很難救你們回來!你們只要在鎮子里繞一圈,那些冤魂就會跟著他們。不管發生了什麼,一定要把他們帶出去,千萬不能大意!」

「好的,九哥!」兩兄弟也是一臉的謹慎,跟著我又給他們交代了一番之後,天就已經徹底黑了下來。冬季的白天雖然短暫,但其實還沒有到入夜的時間,只是這裡有鬼霧遮擋著,所以提前黑進入了黑夜!

我讓他們在榕樹下等我,守護好我的肉身,跟著才用道術打開了陰門。等我三魂七魄離體后,我就被吸入了陰曹地府的陰門中。

已經來過幾次陰曹地府了,自然是輕車熟路。一到了鬼門關,那鬼差立馬把我給認了出來,熱情的招呼道:「大哥,你又來了啊。」

他這話把我說的有些不好意思了,我尷尬一笑,直接道明了我的主題,說:「鬼差大哥,我想找你們胖官,還請你們通報一下!」

這鬼差是個精明人,知道攔我沒用,讓我稍等片刻,跟著就飄去找判官了。沒過多久,我就看到判官來了。

一手持著生死簿,一手拿著勾人命的陰陽筆,依舊是一副凶神惡煞的樣子。看到是我之後,眉頭一皺,道:「李初九,你又來幹什麼?」

我沒有說客套話,直接開門見山,道:「判官爺,此次來,是想給您借陰兵!」

「借陰兵?!」胖官冷冷的重複了一聲,而後怒目一瞪,呵斥道:「上次你們斬殺我陰兵,之前又強闖十八層地獄,如今又要借陰兵!下場來,是不是要本判官把手中的生死簿給你?」

我已經習慣了他的套路,笑嘻嘻的說道:「判官爺,我這次借陰兵,也是幫你們陰曹地府!想必你也知道,麻溝鎮、麻溝村聚集的冤魂吧?如果不把他們帶入陰曹地府,以後可能就沒有人能夠控制他們了!到時候,連老天爺也會找你們陰曹地府的麻煩!」

在提到麻溝村和麻溝鎮的時候,我的語氣就暗中加重了不少,其實我是在試探他。果不其然,我在提到這兩個地方的時候,胖官的濃眉就不自覺的跳動了一下!

看來地府押鏢人說的沒錯,正是那人給地府打了招呼,這才會讓他們給麻溝鎮的冤魂送陰鏢。

只見眉頭一皺,道:「你說的沒錯,麻溝村、麻溝鎮聚集了不少的冤魂,陰兵不敢去拘魂!除非是有人去把他們引出來,否則我們陰曹地府也沒有辦法!」

我見他鬆口了,立馬配合道:「判官爺放心,此次來找你借陰兵,就是我要去把他們引出來,然後你再讓陰兵把他們帶回地府便成!」

「這件事本判官答應你,借你三千陰兵拘魂!」我沒想到,判官這次竟然這麼爽快的答應了。就在我以為他們突然變大方之時,這判官的語氣轉瞬就變了,「但是,如果你失敗了,本判官會把你的三魂七魄一併帶入陰曹地府!」

「額……」聽到判官這句話,我當即楞了一下,隨即笑道:「判官爺,不用玩這麼狠吧?」

判官陰陽怪氣的笑了笑,說:「李初九,你還真是記性不好啊!本判官再提醒你一次,你生死簿上的名字已經變成了紅色的,也就是離死不遠了!本判官只希望,你能幫忙解決了這兩個地方的冤魂,多積陰德。到時候你死了,本判官會優先讓你去投胎轉世!」

他這麼一說,我才猛然一驚,也同時想起了這件事情。上次我和王磊來陰曹地府的時候,判官就說過,我的壽元快盡了,就是麻溝村十年之約這段時間!

之前我一直把這件事情忘記了,沒想到這麼快就到了。

判官以為我是嚇著了,語氣突然緩和了不少,說:「生死簿上的紅名,誰也逃不了,別說是你,就算你的開山祖師爺,也無法逆天而行!這是你的命數,也是你的五弊三缺。勾了紅名,回天乏術,便自會來陰曹地府報道!本判官告訴你,是讓你心裡有個準備!你也要告訴你朋友王磊和趙子龍,如果他們敢來搶魂,就是和地府作對!不但救不了你,相反只會害死你身邊更多的人,明白嗎?」

判官是忌憚王磊的,但他說的也是實話。人死自有定數,逆天而行,只會遭受更加凄慘的報應!

「嗯!」我點點頭,道:「判官爺,可否多給我一些時日,讓我解決了這兩個地方的鬼魂后,您再來帶我走!」

「生死天定,豈是我一個小小的地府判官能決定的?走吧,趁著你還有時間,趕緊去完成你的事情吧!」判官急匆匆的說了一句后,而後給了我一面小黃旗,說:「這是陰兵將軍旗,到時候你只要揮動此旗,陰兵就會立馬出現!」

「謝謝判官爺!」我接過陰兵將軍旗,說了一句感謝之後,就離開了地府!

一回到陽間,我整個人就開始莫名的失落了起來。心裡萬千無奈,沒想到自己的壽元真的要盡了!

看到我臉上的情緒很低落,楊老三就問了起來,「九哥,你怎麼了?是不是地府不借陰兵?」

「他們同意了!」我笑著搖了搖頭,說:「沒事,只是想到了一些其他的東西。現在時間不早了,我現在就拔出你們的陽火,無比要把鎮子里的冤魂給引出來!」

「嗯。」楊老三點點頭,又看了我一眼,說:「九哥,不管遇到了啥事兒,我們兩兄弟永遠都會追隨你!」

我知道楊老三的心意,笑著搖了搖頭說沒事!跟著,我才讓他們盤膝坐在了地上,強行用道術把他們肩膀上還有頭頂上的陽火給拔了出來!

三盞陽火全部被拔出體外后,他們的身體看起來就很虛弱,好像是生了一場大病一樣!

我點燃了三炷香,讓他們拿在手裡,叮囑道:「記住了,千萬不能回頭,也不能說話!只要冤魂跟著你們了,你們就帶他們出來,知道嗎?」

兩兄弟點了點頭后,就搖搖晃晃的朝鎮子裡面走了進去!剛一進去,那陰風又颳了起來,好像要把他們吹跑了一樣!

我等他們完全進去后,就連忙走到了鎮子口的位置,把埋在地里的七把銅錢劍給挖了出來。銅錢劍一挖出來,這鎮子里的冤魂就可以跟著他們出來了!

做完這一切后,我才把陰兵將軍旗握在了手裡,眼睛一直盯著鎮子里的情況。只要他們把冤魂引出來了,我就立馬揮動這將軍旗!

這一刻,我也緊張了起來,生怕他們出半點差錯!但看到那幾盞移動的陽火,我心裡才放鬆了下來!

隨著他們越來越深入鎮子后,我也看不到他們身上的陽火了,只能在心裏面給他們祈禱,希望他們能夠安然無事的把冤魂給帶出來!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著,每一秒鐘對我而言都是心裡上的煎熬!可十來分鐘過去了,他們還是沒有出來,我心裡也開始擔心了起來。

正覺得事情不對勁,我就看到一盞快要熄滅的陽火正快速的跑了出來!我以為他們把冤魂帶出來了,正要揮動陰兵將軍旗!

誰知,楊老七突然猛的一下子撲了出來,同時大喊道:「不好了,九哥!鎮子里的冤魂全都聚集在了那口井的周圍,老三被他們圍住了。你快去救他,他的三盞陽火快滅了!」 此刻,寒尺峰上。

武司面色陰沉看著眾長老,「查出什麼了嗎?」

一眾長老齊齊搖頭,臉色都很難看。其中一人開口,「宗主。我們所有的線索都查了,看起來就像是君非寒自己自爆。然後殃及了月秀靈。」

「對啊。其他沒有任何線索,也沒有發現異常情況。難道就真是君非寒自己自爆了嗎?」

所有人百思不得其解。

沒有任何線索。唯一擺在面前的,就是君非寒自爆毀了寒尺宮。最詭異的,是他們拷問了寒尺宮弟子。居然說,他們是被君非寒呵退的。

君非寒要做什麼?為什麼要把除了月秀靈外的所有弟子趕出去?又怎麼突然自爆自殺?

武司:「月秀靈呢?有什麼線索嗎。」

「回稟師父。月秀靈身上的傷是被爆炸波及。但有一個傷,是被三長老的寒玉功打傷。」

「什麼?」

「難道是三長老教訓自己弟子。最後陰差陽錯,走火入魔自爆了?」這說法,大家也不信啊。

洛雲華也覺得詫異不解。寒尺峰的異常,君非寒的爆炸,和月秀靈的傷。就好像最關鍵的一條線索斷了,怎麼都沒法連起來。

抬頭看了眼四周,洛雲華突然「咦」了一聲。

聽見洛雲華聲音,武司皺眉開口:「你發現了什麼?」

「沒有。只是弟子剛剛看見太上長老都還在這兒,怎麼一眨眼沒人了?剛剛,也好像看見紫珞和北玲玲師妹她兩,現在也。」

太上長老一脈,好像突然間就不見了一樣。在這個節骨眼上,眾人都覺得奇怪。

就在這個時候。一名弟子急匆匆跑過來,「不好了!不好了!」

「出什麼事了?宗主和諸位長老在此,不得馬虎。說,你發現了什麼?」

「宗主,諸位長老。大事不好了!我看見紫珞師姐,還有北玲玲師姐。帶上赤焰峰和刑罰堂的弟子,殺上無塵宮去了!」

「什麼!」眾人臉色一變,驚駭不解。

君非寒自爆讓所有人注意力都放在了寒尺峰上。因此這件事到現在才傳到武司他們耳朵里。

他們都知道無塵宮上,住的是鳳九黎和月千歡。紫珞他們這是要幹什麼?造反嗎?

「他們這是要幹什麼?」

「弟子,弟子不知。只是聽說,好像是太上長老下令。要捉拿月千歡。」

聞言,武司臉色更難看了。「大長老,二長老。寒尺峰的調查交給你們。四長老,你立馬去尋找太上長老,本宗要一個交代!其他人都跟我走。」

腳步匆匆,他們迅速往無崖山趕!

武司知道鳳九黎出去了。現在無塵宮就剩月千歡,要是月千歡出事了。鳳九黎和墨九卿不得活剝了他?

湊在外面看熱鬧的葉潯,墨然他們也聽見了。當即臉色大變。

墨塵:「不好!月姑娘有危險,三哥你快過去看看。我現在去找主人!」

「好,你快去!」

「等等,我也跟你們去。」葉潯急忙跟上墨然。他同時急忙發出玉簡給鳳九黎消息。

老頭子……啊不,鳳九黎你快回來!有人要欺負你徒弟! 一聽到楊老三出事了,我內心當即咯噔了一下,連忙摁著楊老七那顫抖的肩膀,問道:「老七,別害怕,快告訴我,你們進去到底發生了啥事情?」

我手上的力氣在加大,死死摁著他肩膀,就是為了要減少他身體上的恐懼。楊老七咽了一口唾沫,回答說:「九哥,剛才我們兄弟兩人進去后,就按照你的指示,一直繞著鎮子走。起初裡面的冤魂還跟著我們走,可等我們到了那口井的時候,這些冤魂就不走了,全都守在了那口井的周圍!老三怕無法把他們引出來,就回頭去喊他們!可這一喊,那些冤魂全數把我們給圍了起來,不停的用陰氣來衝撞我們的身體,想上我們的身!老三見情況不對勁,就一把把我給推了出來。我走的時候,老三肩膀上的陽火就熄滅了一盞!」

「該死!陽火滅,活人死!我不是告誡你們不要回頭了嗎?唉……」我又急又氣,無奈的搖了搖頭,一巴掌把楊老七的陽火打回了體內。

跟著才從他們背的包里拿出了麻繩,而後又把陰兵將軍旗交給了他,交代道:「老七,一會兒你就在門口等我們。如果看到我們出來了,連忙揮動手中的將軍旗!」

「嗯。」楊老七重重的點點頭,隨即我就拔出了鎮魂尺,率先沖了進去。鎮子里依舊是冷清的嚇人,但周圍的鬼霧明顯淡了不少,光線自然就好了不少!

我一直朝那口井的位置跑,果然,在我接近那口井的時候,就看到那口井周圍全數被濃郁的鬼霧給包圍了。

這鬼霧實在是太濃郁了,我根本看不清楚裡面的情況。無奈之下,我只得用靈符打開了天眼。天眼一打開,我就看到那濃霧中,正圍著密密麻麻的冤魂厲鬼。

在我看到他們的時候,他們也發現了,一雙雙幽怨的眼睛,冷幽幽的盯著我,盯的我頭皮直發麻。幾百個冤魂守著這口井,這口井到底藏著啥東西?

而更讓我擔心的是,我現在居然沒有看到楊老三。我心裡也開始沉重了起來,如果他身上的三盞陽火都滅了,幾百個冤魂沖體,就算大羅神仙也救不了他!

我把周圍全都快速的掃了一遍,可還是沒有發現楊老三的聲影。唯一能看到的,就是在那口井邊的地方,插著還沒有燃完的三炷香!

「該死!老三肯定墜入井裡面了!」看到那三炷香,我才聯想到了這一點!顧不上其他的了,當即把鎮魂尺橫立在了胸前,另一隻手拿著殺鬼符,在空中繞了幾下后,殺鬼符「茲啦」一聲便燃燒了起來。

同時,我也橫立著鎮魂尺沖了過去,一邊衝過去,一邊大聲念起了殺鬼咒:「太上老君教我殺鬼,與我神方。上呼玉女,收攝不祥。登山石裂,佩帶印章。頭戴華蓋,足躡魁罡,左扶六甲,右衛六丁。前有黃神,後有越章。神師殺伐,不避豪強,先殺惡鬼,后斬夜光。何神不伏,何鬼敢當?急急如律令,殺!」

隨著我最後一個「殺」咆哮出來之時,頃刻間,只感覺周圍突然吹來了一股和煦的春風!驟然周圍天寒地凍,陰氣刺骨,但這一股和煦的淳風還是吹到了我身上。

一陣淡淡的暖意從身上流過,跟著我的身上就發出了淡淡的金光!這金光像是縈繞在我身上的一般,所到之處,強行逼著那刺骨的陰氣後退!

但眼前還是被冤魂給擋著路,他們就守著這口井的周圍,根本不想讓我靠近!我身體陡然一震,丹田處的玄真真氣全數爆發了出來,在衝過百會穴之後,盡數灌入了鎮魂尺中!

就是這一剎那,鎮魂尺當即發出了無比刺眼的金光,更是發出了一聲聲「嗡嗡」的劍鳴聲,如同是在憤怒的咆哮一樣!

感受到鎮魂尺的法力之後,我雙腳猛的蹬在了地上,身體高高的躍了起來,雙手緊握著鎮魂尺的另一頭,猛的朝眼前冤魂厲鬼劈了下去!

我們還有一定的距離,差不多有三四米的樣子。而我這一劈,一道強悍的劍氣猛然破空而去,甚至已經聽到了空間撕裂的咔咔聲響。

玄真真氣帶著強悍的法力,只看見一道淡淡的弧形氣體,就這麼劈向了擋在井邊的冤魂厲鬼!劍氣所及之處,活生生劈散了他們身上的陰氣。

特別是那些離劍氣最近的冤魂,當即便被削成了兩半,連慘叫聲都沒有發出來,便已經魂飛魄散了!同時,也給我在百鬼中劈出了一條路!

就是這個時機,我猛的往前一衝,趁著身上的咒法還沒有消失。而在我沖入百鬼中后,他們便全數兇狠的撲了上來!

我看準了機會,猛的往前一撲,一頭栽進了井裡!我不知道這井到底有多深,更不知道裡面還有沒有水,在我頭朝下掉下去的時候,我就感覺到裡面的陰風不停的倒灌上來,吹的我臉上的肉都晃動了起來!

我趕緊拿出了幾張靈符,點燃之後就扔了下去!可下面倒灌上來的陰風實在是太猛烈了,我的靈符還沒有落下去,頓時就被吹的飛了上去!

「該死!」我看不到井底的情況,當即大叫了一聲不好,只得在空中盡量的扭動身體,用鎮魂尺去戳井壁!

慶幸的是,這口井的直徑不算大。 美利堅傳奇人生 我用鎮魂尺一戳,一下子就戳到了井壁。我手上一使勁兒,猛的往井壁里刺了過去,想要把鎮魂尺刺進井壁中,從而緩解我下落的速度和重力!

可誰知,我這一刺,只聽見哐當一聲,好像是鎮魂尺刺在了堅硬的石頭上一樣,都已經刺出火花了。鎮魂尺刺不進去,我就連忙用嘴巴叼住了鎮魂尺,雙手舉著朝下,想要用手先著地!

然而,我剛把手往下一伸,突然間,我就感覺自己的雙被無數雙手給抓住了。我是頭朝下跳進井裡的,不光是手被抓住了,就連腦袋,手膀子也被一雙雙冰冷的手抓住了。

我在空中使不上勁兒來,還沒找到著力點,這些冰冷的手猛然一發力,直接把我給拉了下去。砰的一聲,我的身體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只感覺骨頭都要被摔散架了。

來不及喊疼,我趕緊從地上站了起來,鎮魂尺順勢朝周圍用力的掃了一圈。這一掃,就感覺我的鎮魂尺打在了人的身上一樣,也好像掃飛了幾個人!

井裡實在是太暗了,只能看到一隻只冰冷的手全數朝我抓了過來。顧不上其他的了,我當即把乾坤袋裡的靈符全部抓了起來,猛的往上一拋,咒語同時一念。

頃刻間,靈符茲啦一聲全部燃燒了起來,也照亮了整個井底!而在井底被照亮的剎那,我當即就倒吸了一口涼氣,整個人的神經瞬間繃緊!

因為這井底,竟然藏著一具具慘白的屍體!密密麻麻的一大片,結結實實的把我包圍了起來。這些屍體不光有大人的,還有小孩老人的,臉上看不到一點兒血色,比牆灰還要白。

我大致估算了一下,起碼有好幾十具屍體。而地上,還有一些散架的白骨。這燃燒的靈符緩緩落下,他們也不敢上來,紛紛往後退,更是抬手擋住了眼睛,他們害怕這靈符的火光!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