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對付女人,尤其是有些「不講理」的女人,往往可以用這一招以退為進,把「問題」拋回去給她們,讓她們自己提出條件來。


這樣一來,事情就從「她不肯替你這樣做」,變成了「她提出一個條件來,你答應后,她就會替你這樣做」了。

大家要記住,這是一個很重要的知識點。

是一個可以化「不可能」為「可能」的神奇套路,無形當中,就會把人給繞進去了。

「哼!除非,你現在就能證明,你有好好學習,下次成績肯定能進步。怎麼樣?你證明不出來吧?證明不出來,就別想讓我替你打掩護。」

雖然被何煊的套路繞進去了,但是秦可嵐也沒那麼笨,她提出了一個她認為不可能完成的條件來。

就這麼隔著電話,讓何煊怎麼證明他可以提高成績呢?

然而……

很遺憾的是,何煊經過這一整天的努力學習,尤其是硬啃了一本英語語法書和單詞本之後,幾乎……已經完全掌握了高中三年的英語知識。

所以,面對秦可嵐這個刁難的條件,何煊很有底氣地說道:「好!那秦老師,請你隨便考我任何關於英語的語法考點或者是單詞的拼寫,如果我有一個答不上來,就算我輸!如何?」

「任意考你?何煊,你這語氣,也有點太自大了吧!哪怕班裡英語最好的董子衿,也不敢誇下這樣的海口呀!」

秦可嵐有些意外,不過,她也正想用這種辦法,好好打擊一下何煊這兩天來面對自己時候的囂張氣焰。

「秦老師,你就儘管出題吧!答不上來算我輸,都答對了,你就要信守承諾。」何煊再次強調道。

「行!那我出題了,當either…or…與neither…nor,連接兩個主語時,有什麼用法需要注意?」

秦可嵐一來先出個較為簡單的語法知識,不過也就她自以為簡單,一般學生還真沒辦法一下回答出來。

但是,何煊卻是微微一笑,立刻就脫口而出:「這個很簡單。關鍵點在於,謂語動詞與最鄰近的主語要保持一致。如果句子是由here,there引導,而主語又不止一個時,謂語通常也要和最鄰近的主語保持一致。這種體型,經常出現在選擇題和完形填空當中……」

「咦?你真答對了?看來我要出難一點的……」

秦可嵐一臉意外,她沒想到何煊真答對了,便立刻加大難度出了一題。

可才問出口,何煊又秒答,完全正確。

再出!

再對!

毫無紕漏,也根本不可能是一邊打電話一邊用手機查的。

一直問了十幾道題,何煊無一錯漏,這哪怕是秦可嵐自己,偶爾也還有一些語法記不清楚的時候呀!

「真的!真的全都答對了?」

又問了一道秦可嵐自己覺得很難的語法知識點后,她算是徹底相信何煊所說的了。

「好了!秦老師,你還要再問么?不問的話,咱們今天就到此為止吧!反正,你也問不倒我。記得要替我打掩護哦!我先掛了……」

趁著秦可嵐懵逼的狀態,何煊當機立斷將電話掛斷,不給秦可嵐反悔的機會。

這樣一來,要是爸媽打電話過去求證,秦可嵐就必然會替自己打掩護了。

做完這一切之後,何煊才敢放心的回家去。

不得不說,他真的是一個謹慎的人啊!

但是這年頭,謹慎小心一點,總沒錯。

……

上樓,小心翼翼地用鑰匙開門。

何煊知道,以前每次趁爸媽加班,偷跑去網吧回來時,都會被老媽劈頭蓋臉罵一頓。

雖然這次不是去網吧玩遊戲,但是……老媽可不這麼覺得的吧!

咔咔!

打開門!

何煊卻是徹底愣住了。

卧槽!

這是什麼情況?

這特么是我自己家么?

旁邊dvd放的是……什麼曲子啊?

屋子裡掛著的這一條很騷氣復古的燈帶,這特么不是爸媽結婚時候留下來的那條么?

還有……

這個屋子的男女主人,你們這是在幹嘛啊!

一把年紀呢!

放著這麼尬的曲子,把飯桌都收了起來,兩個人面對面搭著肩膀,居然在……在跳起舞來了?

哦買嘎!

何煊覺得自己一定是在做夢,自己的爸媽,怎麼突然一下,變得如此之不正常了啊!

他有點接受無能,就這麼愣愣地站在屋門口。

何煊覺得,自己需要好好冷靜一會兒。

但是,何父何母看到他回來了,便立刻停了下來。

何母還皺了皺眉頭,一臉幽怨的表情,似乎在怪何煊回來的好像有些太早,打擾了他們的二人世界。

「小煊,你回來了?這大晚上的,不在家待著……跑哪兒去了?」

咳了一聲,化解尷尬,何父一邊將音樂停了,一邊詢問何煊道。

「那個什麼……我今天被秦老師留下來,補課了。爸媽,你們別管我……你們繼續呀!」

何煊一邊說著,便一邊要往自己房間里走。

「秦老師留你補課?我怎麼這麼不相信呀?」

何父今天心情大好,倒是沒有多說什麼,但是何母卻是一臉認真和狐疑地盯著何煊質問道。

「媽!你要是不相信的話,可以打電話問秦老師。」何煊絲毫不慫地回答道。

「真的?」

「當然是真的。」

「好!那我就打個電話問問……」

何母見慣了何煊故作鎮定的「空城計」,才不會讓何煊矇混過關,必然是要打個電話確認一下的。

拿起手機,就撥了過去。

嘟嘟嘟……

電話一接通,那邊的秦可嵐已經洗完澡,剛回到房間里,手機就又響了。

「喂!您好,對!我是秦可嵐,何煊媽媽您好。啊……何煊……對!他的確……今天被我留下來補課了。剛走不久,恩!不麻煩!不麻煩……好的!再見……」

本來根本沒想要幫何煊撒謊的秦可嵐,被迫應和了這一通電話。

「臭何煊!奸詐的何煊。竟然這麼算計我……害我不得不幫你圓謊。可是……你是怎麼回事?一下子英語水平提高這麼多?難道說,這段時間,真的有默默地在苦讀?」

掛斷電話之後,秦可嵐嘟囔著小嘴,狠狠地埋怨著何煊。

可就在這個時候,秦可嵐突然眼睛隨便那麼一瞟,掃過通話記錄的時候,竟然看到……

「這是什麼……視頻通話?時間持續了38秒?這……天吶!這什麼時候的事兒?」

……

【秦可嵐:秦老師在這裡祝福廣大書友小哥哥小姐姐們國慶快樂!為了迎接我們偉大祖國母親的生日,以及新的一周和新的一個月的到來,大家請勇敢的獻出手中的推薦票吧!

么么噠,恭喜你,獲得了秦老師的香吻一枚。】 絞盡腦汁,秦可嵐怎麼想也不記得,自己什麼時候點開過視頻通話啊?

而且,這個號碼……就是剛才何煊打過來的。

那麼……這個意思恐怕就是,自己和蘇夢涵浴缸里打鬧的時候,曾經不小心點開過視頻通話。

我天!

難道說……

自己光著身子和蘇夢涵打鬧的畫面,現場直播……

天吶!天吶!天吶!

秦可嵐簡直不敢再想下去了,怎麼會出現這種烏龍啊?

「不會的!不會的……應該是手機出問題了,而且現在視頻通話功能,也不是很完善吧?」

「再說了!當時手機在我手上亂晃,就算何煊那邊點開了視頻通話,也看不到什麼吧?」

「對對對!一定是這樣的,何煊根本就沒看到任何東西。不然的話,後面和我說話的時候,怎麼還能那麼自然鎮定呢?」

「可是,何煊這個壞傢伙。每次在學校里做了壞事,也都是可以很淡定假裝沒事人一樣企圖矇混過關的。」

「萬一!我是說萬一,要是他真的看到了,怎麼辦啊?都被他看……看光了!哎呀!他會不會嫌我的身材不夠好?太……太豐滿了?或者,或者腰不夠細?」

「不不不!呸呸呸……秦可嵐,你腦子裡又在胡思亂想什麼?為什麼要擔心何煊嫌棄自己的身材啊?明明是應該焦慮他如果真的看到了,怎麼辦啊?」

「哎呀!都還不知道,他到底看沒看到呢?要不……我再打個電話過去問問?」

「不行!不行!這種事兒,怎麼問?難道,直截了當問何煊,有沒有看到自己光著身體的樣子?這……這也太羞人了吧?」

「我的天呀!真的是煩死了……」

……

躺在床上,秦可嵐一副生無可戀的表情,將枕頭蒙在臉上。

……

另一邊,何家。

何母向秦可嵐確認過後,這才很欣慰的相信了何煊說的話。

「怎麼樣?媽!我沒騙你吧?你們繼續……我回房間學習去了。」

鬆了一口氣,何煊見爸媽今個兒興緻這麼好,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厄運bra】起效果了,老爸肯定順利當上組長了吧!

「等等!小煊,你過來。爸有個好消息要告訴你……」

一臉笑呵呵從容坐在沙發上的何父,紅光滿面地對何煊說道。

「爸!我知道了,肯定是你終於順利當上組長了,對不對?」

何煊很配合地笑道,「恭喜爸你終於得償所願了。」

「哈哈!小煊,那你可就猜錯了,你爸今天沒當上組長……」何母見狀,笑著說道。

「沒當上組長?那……你倆這又是跳舞又是掛燈帶放音樂,慶祝什麼啊?」何煊疑惑道。

「因為呀!你爸當上了車間副主任啊!等於連升兩級,你說該不該慶祝?」

「什麼?爸跳過了組長這個位置,直接當上了車間副主任?這……這怎麼做到的?」

聽到這話,何煊也是一臉意外和驚喜。

他雖然知道【厄運bra】的效果會很顯著,但是,這畢竟是加在張國生和賴昌明兩人身上的,和自己父親並沒有直接關係,而是間接的影響。

然而,所帶來的一系列影響的結果,卻是出乎意料的好呀!

「小煊,是這樣的。今天也不知道怎麼回事,車間副主任張國生被人實名舉報……這不,就空下了一個位置……」

何父繪聲繪色地將白天發生的事情,簡略地說給了何煊聽。

這一下,何煊才徹底明白了過來。

【厄運bra】雖然都是觸發「倒霉的一天」效果,但是對於不同的人,所表現出來的形式和程度卻又是不一樣的。

平日里作惡多端,留下諸多把柄的惡人,往往就會在倒霉的時候,一口氣全爆發了。

相反,若是平日里為人處世都與人為善,不做傷天害理之事,哪怕倒霉起來,也只不過是摔個跤掉點錢財之類的。

「小煊,這回你放心了吧!只要你考上好大學,爸可以保證,你想要什麼樣的電腦或者手機,都給你買。哈哈!一定要加油呀!」何父很慷慨地許諾道。

「恩!謝謝爸,我會努力的。」

點了點頭,何煊其實並沒有表現出太過於驚喜的樣子。

也許,現在父母物質上對自己的獎勵,已經激發不了他的興奮來了。

畢竟……

和系統獎勵的道具比起來,什麼電子產品能比得了呢?

「對了!也不知道,這次系統會隨機獎勵給我哪一個道具呢?」

回到自己屋內,何煊將門反鎖,他看到今天任務的那幾個道具都已經被收回了系統空間,呈現灰色不可用狀態了。

和上次一樣,只要顧客好評后,隨機永久獎勵一件,其他的道具便會徹底消失。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