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對於紫霄。周雲峰並沒有細。只是自己以前機緣巧合守護的一隻魔獸。而邢卓也沒有細問。


……

「很不錯。才不過一年多時間。你不但突破到了永生期。而且還一舉達到了永生中期。就算不使用雷獄塔。也已經具備了半王的實力。」邢卓話鋒一轉。道:「峰兒。宗門內的精英弟子大比你應該知道吧。」

「弟子知道。宗門內門弟子每五十年一次大比。核心弟子每一百年一次大比。而精英弟子則是一千年一次大比。」周雲峰迴答道。

道這裡。周雲峰突然頓出了。隨即看向邢卓道:「師尊。你是不是要讓弟子參加下一屆的精英弟子大比。」

「沒錯。原本以為距離參加精英弟子大比還早。最快也需要再下一屆。所以也就沒有和你提過。只不過以你現在的實力。也夠資格參加了。」邢卓點頭道。

「師尊。那下一屆的精英弟子大比是什麼時候。」周雲峰問道。

「一年之後。」邢卓道。

「那以師尊來看。弟子的實力能不能奪取第一。」周雲峰沉吟了一下。問道。

「第一。如果你不使用雷獄塔。你只具有爭奪前十的可能。如果加上雷獄塔。你應該可以衝擊前三。至於第一。你還差了不少。」邢卓微微一笑。淡淡的道。

「宗門內的精英弟子有如此之強。」周雲峰皺眉道。

對自己的實力。周雲峰還是非常自信的。就算不使用雷獄塔。他都可以擊殺手執下品王聖器的半王強者。他不相信以這樣的實力居然只能奪得前十。

「你還別不相信。通塔外戰域永生榜上的十人有九人是出至戰宗。而這些人雖然不是所有人都達到了半王。但是都具有擊殺尋常半王的實力。前三的人甚至還具有擊殺本源強者的實力。」見周雲峰不服氣。邢卓不由的笑道。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第二章只為第一

「師尊。不知道這精英弟子大比的第一名有什麼獎勵。」周雲峰也沒有急著表決心。而是眼中一道精光閃過。沉聲道。

「哦。看來你還不死心哦。」邢卓含笑著看了周雲峰一眼。戲謔的道。

「弟子既然要參加。那第一就是弟子追求的唯一目標。」周雲峰正色道。

「哈哈。好。好。不愧是我風滅帝的弟子。 可愛小嬌妻 要爭那就要爭第一。」聽了周雲峰的話。邢卓心中一喜。隨即開懷大笑道。

「我徒兒既然有此雄心。那為師告訴你也無妨。每一屆精英弟子前三名只要不夭折。第一時間更新都能百分之百能成為本源強者。將來成就最低都是本源後期。對於第一名的獎勵自然不會低。」邢卓欣慰的道。

「這一屆第一名的獎勵一共有三樣。宇階低級功法一部。宇階中級戰技一部。山峰一座。」邢卓頓了一下。好像是有意要吊周雲峰的胃口一般。隨即才緩緩的道。

「宇階中級功法、戰技。山峰一座。」周雲峰眼睛一蹬。有些震驚的道。

在戰宗內。精英弟子可修鍊的功法戰技是宙階高級和宙階頂級。個別對宗門有大功者會被賜予宇階功法戰技。但是這些功法戰技都只是宇階低級功法戰技。第一時間更新

在戰宗中內。修鍊宇階功法戰技基本上是本源強者的特權。修為未到本源期而能修鍊宇階功法戰技的人。就算在整個戰宗也是屈指可數。絕對不超過一手之數。

而對精英弟子大比第一。宗門能賜予一部宇階低級功法、一部宇階中級戰技。其獎勵之重可見一斑。

對於宇階低級功法。周雲峰並不太在意。畢竟他不可能為了一部宇階低級功法而放棄《極決》。雖然《極決》現在只是宙階高級功法。但是在周雲峰眼中。其價值比遠高於一部宇階功法。

只不過一部宇階中級的戰技周雲峰倒是非常在意。更多更快章節請到。雖然周雲峰手中已經有一部宇階中級戰技。但是這種等級的戰技。就算周雲峰也是不會嫌多的。

這兩樣東西雖然非常誘人。甚至可以是讓人垂涎不已。但是三件獎品中。周雲峰最看重的卻不是這兩樣中的任何一件。周雲峰看著的正是第三件。。山峰一座。

「居然有一座山峰。。」周雲峰眼神一道驚詫之色閃過。欣喜的道。

如果前邊的宇階功法戰技是本源強者的特權。那麼第三件獎品山峰那就更是了。只有成為本源強者。宗門才會賜予一座山峰。成為一山之主。。。

「沒錯。前兩件的獎勵是確定的。每一屆精英弟子大比都有。這第三件獎品卻是極少出現。在為師的記憶中。精英弟子大比中出現獎勵一座山峰的時候也不過五次而已。」邢卓微微的點了點頭道。

「我現在的修為雖然已經達到了永生中期。但是本源期的那一道塹卻不是那麼好突破的。如果要等到修為達到本源期才能得到一座山峰。那不知道等到什麼時候。但我到聖元界已經近一百年了。風雲宗內應該已經有人陸續破界來到聖元界了。」

「其他人都還好。極戰堂已經是遠古級勢力。將他們留在那裡修鍊也不是不可。第一時間更新但如果太爺爺和霞兒他們來到了聖元界。那必須將他們接到戰宗來才行。」

「如果能在這次精英弟子大比中得到一座山峰。也算是在聖元界內安了一個家。將來霞兒他們過來。也算是有了一個落腳之地。」

「師尊。弟子決定了。這次的第一必須屬於弟子。」周雲峰眼中湧出堅毅之色。正色道。

「為了那一座山峰。」邢卓微微一愣。隨即微笑道。

「沒錯。」周雲峰點頭道。

「有志氣。但是你也要清楚。距離精英弟子大比只有一年時間。而且你的修為剛剛突破。。。想要在一年之內再有大的突破幾乎已經不可能。而以你現在展現出來的實力。距離奪取第一名還差了不少。」邢卓讚賞的看了周雲峰一眼。隨即道。

對於邢卓這位師尊的話。周雲峰還是深信不疑的。而且他也非常清楚。就算他手中有極品王聖器的雷獄塔。但是因為他的修為太低的原因。能發揮出來的威力恐怕也只相當於在半王強者手中的一劍中品王聖器而已。

所以如果再比賽中遇到一個手執中品王聖器的半王強者。那麼雷獄塔的優勢也就不在了。雖然這種可能性非常。但並不是不存在。畢竟能得到大機緣的並不僅僅周雲峰自己。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你也倒是有趣。永生中期成的修為。永生後期大成的靈魂。本源中期的**。這樣怪異的事情為師活了無數年也是頭一次遇見。」邢卓深深的看了周雲峰幾眼。搖頭苦笑道。

「既然你有此雄心。那為師一定全力支持你。」邢卓頓下想了想。道:「你最強大的並不是元力修為。而是你所修鍊的灰色元力。而你這隻灰色元力似乎和靈魂修為有關。那為師就給你找一個可以幫助修鍊靈魂的地方。」

從道戰宗后。周雲峰的**強度一直都超過靈魂修為。所以邢卓並不清楚。 惡少的毒愛 混沌之力提升需要的不僅僅是靈魂修為。更多更快章節請到。**強度也同樣是不可或缺。

「師尊。你這道哪裡有幫助靈魂提升的地方。」聽到邢卓的話。 一個電影帝國的誕生 周雲峰眼中頓時閃過一道驚喜之色。急忙問道。

「那是為師早年遊歷時意外發現的一個地方。此處雖然對修鍊靈魂有極大的裨益。但是卻也危險異常。」著邢卓就將目光掃向周雲峰。沉聲道:「要不要冒這個險。就需要你自己權衡了。」

「師尊。不用考慮了。弟子願意。」周雲峰想都沒有想。直接道。

「好。既然如此。那為師就給你這個機會。希望到時你能在大比上大放異彩。。。如此為師也算臉上有光。」邢卓讚賞的點了點頭。微笑道。

「弟子多謝師尊成全。」周雲峰心中一喜。急忙躬身道。

「這次回到宗門為師還有些事需要處理。也順便給你一些時間處理私事。三日。三日之後你來為師這裡。為師帶你過去。」邢卓沉吟了片刻后。正色道。

「是。三日之後。弟子已經過來。」周雲峰恭聲道。

「那好。你先下去準備吧。」邢卓點了點頭。淡淡的道。

「是。弟子告退。」周雲峰恭聲道。

言罷。周雲峰就轉頭離開了。。。

…..

三日之後

「峰兒。你準備好了嗎。」邢卓雙手背後。淡淡的道。

「回師尊。弟子已經想好了。」周雲峰恭聲道。

「嗯。」

邢卓微微的點了點頭后。就一股青色元力從體**出。並且瞬間將周雲峰包裹。讓他動憚不得。

隨意。邢卓身形一閃。兩個就消失在了山峰之上。沒有人知道他們會去哪裡。

而在此時。震峰上周雲峰所居住的院中。有這一道身影一閃而出。停在了花園之中。神色中充滿期待和凝重的看向遠方的虛空。

「希望這次能得到大的收穫。如果能在這一年中將靈魂修為提升到永生後期巔峰。乃至永生圓滿。那奪取第一名的希望就更大了。」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周雲峰。的確切一點。那就是此人是周雲峰反對斗魂分身。

從邢卓凝重的神色以及話語中。周雲峰知道此行一定不輕鬆。並且肯定也極為危險。周雲峰本是打算將所有斗魂分身都帶上。但是經過一番權衡考慮之後。周雲峰還是決定將風、雷系斗魂分身留下。

留下兩道斗魂分身。周雲峰有著兩重考慮。其一就是為了戰典閣。其二就是為了炎。

在剛到戰宗時。震宮宮主就為周雲峰開過一些特權。讓他可以閱讀道比自己許可權更高的功法戰技。而現在周雲峰的修為已經達到永生中期。以他今時今日在戰宗內的地位。宇階以下的功法戰技。他已經可以隨意瀏覽。

和別人不同。一般人在修為提升后。想著的就是能得到一部更高級的功法戰技。讓后更換。但是周雲峰卻沒有這樣的好命。

周雲峰一旦修為提升。如果感覺到所修功法已經成了限制。那麼他唯一能做的就完善提升《極決》。除此之外沒有第二種選擇。

風、雷兩系斗魂分身留下就是為了進入戰典閣閱讀更多的功法戰技。希望能在一年之內將《極決》的等級再提升一個等級。如果也能為他在精英弟子大比中多增家一分勝算。

而炎在離開時過。一年之內回來戰宗找他。周雲峰不希望到時炎過來卻找不到人。

所以。正是基於這兩個原因。周雲峰才選擇了將風、雷系斗魂分身留下

言罷。周雲峰就向院外走去。在離開院不遠處。周雲峰身形一閃就向空中飛去。空中一轉。直奔戰典閣所在的山峰而去。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第三章牧辰到訪

雖然周雲峰和炎先後離開了通城。但是他們所掀起的波瀾並沒有隨著他們的離開而平復下來。反而激起了更高的浪潮。

萬重山內一戰。雖然戰宗不宣傳。血海宮三大勢力因為損人又丟人。那更是極力隱瞞。但是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當日一戰的場景和結果最終還是傳了出來。

一時間周雲峰和炎的名字就被推到了風尖浪口。他們兩人在通城內已經成了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人物。就算是通城外的十八域。周雲峰和石炎兩人的名字也已經被各大勢力牢記於心中。特別是周雲峰。

雖然周雲峰和炎以前都名列聖元界合道榜。第一時間更新聖元界很多人都知道他們兩人。但是他們當時畢竟還只是合道期武者。所以他們也只在年輕一代中有著不的名聲。而在那些頂尖強者眼中最多只是稍微留意一下而已。

但是現在炎已經能斬殺手執下品王聖器的半王。雖然當時這位半王已經身受重傷。但是炎能將其斬殺這就足可證明他的實力就算不如半王。也絕對相差不多。

至於周雲峰那就更加了得了。在他手中不但死了兩名半王、十數名永生圓滿級強者。而且就連已經突破到本源期的殷千傑也被他斷了一臂。

雖然周雲峰和炎都還未踏入本源期。但是在眾人的眼中。他們在聖元界已經算是一個強者。更多更快章節請到。沒有人敢輕視。

因為周雲峰和炎都回到各自的勢力中開始潛修。所以因為他們而引起的浪潮也隨著時間的推移漸漸減弱。但是這次的浪潮確實有點大。哪怕是一年之後的今。在通城內也時有人會談論起當時一戰。

而讓人奇怪的是在那一戰之後。 葯香田園,悍妻萌寶病嬌夫 戰宗和三大勢力都詭異般的極為平靜。風平浪靜的。好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一般。

難道血海宮三大勢力吃了這麼大的虧就真的忍下了。

這是無數人心中的想法。答案當然否定。

所有人都知道這只是表面。血海宮三大勢力是何等的威勢。就算面對的戰宗。他們也不可能忍下這個口氣。

只不過在大義上是三大勢力理虧在先。而且在理虧的情況下還吃了虧。所以在明面上他們已經沒有臉再找周雲峰和炎的麻煩。但是明面上不行。在暗地裡卻是可以的。

…….

戰宗

「來著何人。」宗門外的一名守衛突然喝聲道。

「一級分宗極戰堂弟子牧辰。」一個身材魁梧的藍袍男子抱拳道。

「哦。是極戰堂的弟子。不知你來戰宗有何事。」問話之人聽到來人是極戰堂的弟子。神色頓時緩和了不少。沉聲道。

「在下此次前來特地拜訪震宮核心弟子周雲峰。第一時間更新」牧辰微笑道。

「哈哈。牧辰師弟。你現在在震宮找核心弟子周雲峰可沒有。」守衛聽到牧辰是來尋找周雲峰的。臉上頓時露出了笑容。道。

五十多年過去。牧辰也不再是當年那個歸元初期武者。這五十年來極戰堂得到了戰宗的支持。並且已經晉陞到了遠古級實力。宗門內的資源遠非以前所能比。

在周雲峰三人進入戰宗后。牧辰和林雪瑤無疑成了極戰堂這一代中賦最高的弟子。自然得到了極戰堂的全力培養。

因為周雲峰三人進入了戰宗。牧辰和林雪瑤也感覺到了無盡的壓力。經過五十多年的苦修。此時的牧辰已經突破了歸元期。達到了合道初期。

戰宗作為恆古級實力。就算是守衛弟子的修為也極為不弱。都是合道期的內門弟子。並且修為都在牧辰之上。

「這位師兄。上一屆分宗弟子考核時極戰堂的周雲峰明明以第一名的成績進入戰宗。歸入震宮。並且還參加了那一屆的內門弟子大比以及后來的核心弟子大比。怎麼會沒有啦。」牧辰神色一變。急忙問道。

「牧辰師弟不必著急。震宮確實有一名弟子叫周雲峰。但是他現在並不是核心弟子。而是精英弟子。」守衛弟子見牧辰變的緊張起來。也知道是牧辰誤會了。所以急忙解釋道。

「精英弟子。怎麼可能。才短短五十年時間。周師弟就從合道初期突破到永生期了。」牧辰雙目一瞪。失聲驚呼道。

「哈哈。雖然讓人難以置信。但事實確實如此。周師兄不但突破到了永生期。而且現在已經達到了永生中期。」守衛弟子笑道。話語之間充滿了得意。好像五十年時間從合道初期突破到永生中期的不是周雲峰。而是他一般。

「這太開玩笑了吧。本以為隨著等級的提升。周師弟的變態程度會降低一點。但是現在看來。不但沒有降低。反而變得更加變態了。」牧辰心中苦笑道。

「原來如此。」神色一陣變化之後。牧辰平復了一下心情。隨即微笑道。

「這位師兄。師弟我找周雲峰有急事。不知能否為我尋找一下。」頓了一下后。牧辰恭聲道。

「周師兄一年之前就從通城回到了宗門。雖然現在還在宗門內。但是極少露面。要找他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守衛臉色發苦的道。

「這樣吧。師弟你從極戰堂而來也極為不易。師兄我這就向護法個告假。然後帶你去找周師兄。」守衛沉吟了一下。隨即道。

周雲峰現在在戰宗內的地位極高。因為通城的一系列事情之後。在整個戰宗內。不知道他的人還真不多。

周雲峰的修為和地位都在增加。想要巴結他的人也變的越來越多。而這次牧辰的到來無疑讓這位守衛弟子看到巴結周雲峰的機會。所以他又怎麼可能放過。

「那就多謝師兄了。」聽到此人要親自帶自己去尋找周雲峰。牧辰心中頓時大喜。急忙感激的道。

「事。牧辰師弟請稍等一下。我去去就來。」那位守衛弟子笑道。

言罷。這名弟子就轉身向里走去。想來是要去向他口中所的護法告假。但是他剛走出幾步就因為一句話瞬間頓時了身形。

「這點事就不用勞煩這位師兄了。就由師弟我帶他去吧。」

一道略帶欣喜的聲音突然在牧辰身後響起。第一時間更新聽到聲音后牧辰心中不由一喜。急忙轉身看去。但是那名打算帶著牧辰去找周雲峰的弟子卻是臉色一冷。眼中一道寒芒閃過。

在他看來。以周雲峰此時在戰宗的地位。只要能巴結上。那絕對不弱於一場機緣。而突然出現之人無疑是想要搶奪他的機緣。這樣的事情他又如何能容忍。

「你他……」守衛弟子陰沉著臉。轉身就欲暴口開罵。但是他剛剛出兩個字就硬深深將餘下的話吞回了肚裡。

「謝師兄。」看著一身白衣的來人。牧辰欣喜的喊道。

來人不是別人。正是五十年前極戰堂進入戰宗的三名弟子之一的謝劍鋒。這五十年來。謝劍鋒的進步雖然不及周雲峰快。但是現在也已經突破到了合道後期之境。

「哈哈。牧師弟。五十年不見。你已經達到了合道初期。不簡單啊。」謝劍鋒看著牧辰。一拳砸在牧辰的胸膛上。大笑道。

「師弟這點微末之技和謝師兄比起來。差的太遠了。」牧辰苦笑道。

謝劍鋒笑了笑沒有再接話。而是轉頭看向先前那名守衛弟子。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代替的是一臉的寒意。

「這位師兄。你剛才想要什麼。」謝劍鋒沉聲道。

被謝劍鋒一問。那人臉上頓時露出苦澀。本以為可以躲過。但是最終還是未能如願。

雖然他的修為弱於謝劍鋒。但是論實力。他卻遠遠不及修鍊了《四極劍元》的謝劍鋒。更重要的是謝劍鋒背後還有著一個封王級的師父。

「謝師弟……這…..我….」守衛弟子神色忌憚的道。

「謝師兄。要不就算了吧。這位師兄也是好心之人。對我這個分宗弟子不但沒有刁難。反而願意帶我去找周師兄。他也只是無意之失。」見守衛弟子一臉難色。並且向自己投來了求助的目光。牧辰苦笑了一下后。看向謝劍鋒勸解道。

「好吧。今就看在牧師弟你的面子上。我就不與他計較了。但是這樣的事情我不希望有第二次。」牧辰開了口。謝劍鋒不好不給面子。並且他也沒有真心追究的打算。所以就順勢賣給了牧辰一個面子。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