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對於這些人洛天也是頗為無奈,對方都是星月神城之中,一些有權勢人的子嗣,一個兩個還好,自己能夠壓住,但是人一多,洛天也是頗為感到頭疼。


雖然這些人叫喚的歡,但是卻也不敢真正來星月閣來鬧事,畢竟這裡可不只是住著洛天,還住這伏星月這個皇子。

不過讓洛天交出肖鼎的呼聲也是越來越高,終於驚動了伏星月。

「夢晨,來我這裡一趟!」洛天聽著伏星月在統領令牌之中的聲音,長嘆了一聲,自己竟然忘了這茬。

洛天頗為無奈的走進了伏星月的大殿之中,剛一進入大殿,伏星月臉上便是帶著笑意,沖著身旁的伏星璇開口:「妹妹,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就是星月衛的大統領,曾經在蠻神殿給我解過圍!」

「嗯,二哥,我管你要個人,你不會不答應吧!」伏星璇看都沒看洛天一眼,直接沖著伏星月開口撒起驕來,那模樣,即使是洛天都是看的一呆。

「給,給,給,寶貝妹妹就是要天上的月亮,我都給你摘下來!」伏星月臉上露出寵溺之色,颳了下伏星璇的鼻子,隨後沖著洛天開口:「夢晨那,你手下是不是有個叫肖鼎的,去吩咐人將他帶過來,從今以後就讓他跟隨我妹妹吧!」

「這……」

「陛下,不是我不給,這個肖鼎,前兩天從煉藥堂出來之後,便是給了我六枚丹藥,然後就說要遊歷大陸,跟我請了長假走了!現在連我也聯繫不上他啊,星月令彷彿也是被隔絕了一般!」洛天臉上露出苦澀,沖著伏星月躬身開口,直接將所有的話都堵死了。

「是這樣啊!」伏星月眉頭微微一皺,隨後看了看身旁,伏星璇,臉上露出為難之色。

「不行,三天之內,你給我將他找到,找不到,這統領這位置,就別做了!」伏星璇臉上露出冷淡,彷彿換了一個人一般,沖著洛天開口。

「真是變臉比翻書還快!」洛天心中忍不住搖頭,剛才在伏星月面前還像個天真的小姑娘,到了自己這裡,就變成了一塊寒冰一般。

「卑職的確做不到!」洛天躬身,沖著伏星璇開口,心中暗嘆自己沒有露出真正的身份是多麼正確,要是露出來了,那麼還不得被這刁蠻公主給煩死。

「行了,既然請了長假,那就派人去找吧,早晚會回來的!」伏星月沖著不依不饒的伏星璇開口。

「不行,那你讓他親自找!」伏星璇絲毫沒將伏星月的話放在眼中,依舊開口。

「若是可以,我也可讓夢晨他現在就出去找,但是七天之後,便是三軍大會武,若是我的這個大統領走了,你讓我怎麼跟大哥和三弟去比?乖,等比試完的,我再讓夢晨親自去找,好不好?」伏星月用商量的語氣沖著伏星旋開口。 第一千二百九十七章三軍大比

「三軍大比?」洛天眼中露出一絲疑惑之色,目光看向伏星月。

「這次叫你來,一是管你要人,二便是想要將三軍大比的事情說跟你商量一下!」

「咱么星月神城有三大軍團,你應該是知道的,而這三個軍團分別掌握在我們三個兄弟的手中,可以說三個軍團是帝國的命脈!」伏星月臉上露出自豪之色,同洛天開口。

「而三個軍團,每到一定時間,便會有一次大比,也就是分出高下來,若是勝者,那麼繼承那個位置的機會也比較大!」伏星月眼中露出一絲感嘆。

「我們星月神衛,是整個神城的守衛,也是我父皇的心腹,所以每次會武都是第一,但是此次卻是不同,你是新統領,而我也需要這個第一,因為父皇之前曾經說過,過不久,或許從那個位置上退下,所以此次的大比很重要!」伏星月目光看向洛天,輕輕的嘆息了一聲。

「肩膀上的擔子有點重啊!」洛天心中暗自嘆氣,雖然說他和太古王族是敵人,但是經過這麼長時間的相處,他還是希望伏星月能夠座上皇位的,也算是彌補一下伏星月對待自的真心了吧。

另外,洛天心中還有一個大的想法,那就是伏星月真的當上皇位,那麼他或許可以嘗試,勸說伏星月不對人族開戰!

「這是大比的規則和詳情,你回去好好看一下,盡量準備吧,還有這是我的令牌,你可以拿著這令牌出入武技殿還有功法殿,任意選取武技和功法!」伏星月輕聲開口伸手又扔給洛天一枚令牌。

「是!」洛天心中感嘆這伏星月對自己是真的好,伸手將令牌收了起來,隨後退出了伏星月的大殿之中。

「二哥,你們三個就不能不打么!」看到洛天離開,伏星旋悠悠的嘆了口氣,三個哥哥每個都很疼愛他,但是讓她夾在中間卻是很為難。

「我也不想啊,可惜,沒有辦法,我若是不爭,雖然我可以繼續當我的二皇子,但是我身後的那些人卻不會那麼好過了,你認為若是大哥坐上了位置,會放任我身後的這些人們?」伏星月輕輕的嘆息了一聲。

「唉……」伏星旋眼中露出一絲心疼之色,她知道,伏星月說的對,三個兄弟任何一個上位了,那麼第一件事,便是先將對方的勢力拔起,任誰在位上,都不可能看著一個能夠威脅到自己勢力存在。

「我也先走了!」伏星旋有些不太高興,沖著伏星月開口,身形閃動,走出了大殿。

「夢晨啊,希望你別讓我失望吧,若是我坐不上那個位子,那麼到時候我還能活下去,但是以大哥的性子,你可就有些懸了!」伏星月輕聲開口,聲音之中在大殿之中回蕩起來。

洛天行走在大路之上,思考著如何面對接下來的三軍大比,洛天原本是想再過幾天就去感悟丹壁的,不過眼下還是三軍大比畢竟重要一些。

「比試團體戰么?」洛天心中一動,隨後眼中露出一絲自信之意,若是論起團體戰來的話,通天大陣是最好的選擇,不過隨後猛然想到,通天大陣並不能用,臉色瞬間便是垮了下來。

「你站住!」 黑金狩獵者 就在洛天思索的時候,一道冷清的聲音在洛天的耳中響起,讓洛天瞬間便是站住了身形,心中暗嘆麻煩,同時臉上露出阿諛之意,轉過頭,沖著站在月下的倩影開口。

「妖孽!」洛天僅僅是看了一眼,便是被眼前的女子所迷惑,失神了片刻之後,躬身開口:「公主殿下!」

「我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為什麼我感覺好像在哪裡見過你!」伏星旋臉上露出疑惑,看著洛天目光之中帶著一股審視之意。

「女人的感知真的是好可怕,老婆們那,我真的儘力了,是這個女的非要纏著我啊!」洛天心中不斷的自語。

「公主想必是認錯了吧,我才來星月神城沒多長時間,今天也是第一次見到公主殿下!」洛天臉上露出恭敬之色,沖著伏星旋開口。

「哼,最好如此,還有,別以為有什麼三軍大比,就怠慢了我的事情,那個肖鼎,你該找還是要找的,本公主讓他追隨我是他的榮幸,竟然還敢跑路,若是讓我抓到他,扒了他的皮不可!」伏星月冷哼一聲,化成一股香風,消失在了洛天恭敬的目光之中。

看到伏星旋走遠,聽到伏星旋的話,洛天心中暗自打定了主意,肖鼎這個名字是不能繼續再用了。

「切,一個名字而已,還有王鼎,張鼎可以用啊!」洛天心中自語,緩步回到了自己的住處。

時間不等人,當夜洛天便是徹底熟悉了三軍大比的規則,隨後便是趕往了武技閣之中。

「在這裡我有很多武技都不能暴露,還好時間還夠用!」洛天行走在武技閣之中,整個武技閣顯得異常的平靜,因為有伏星月的令牌,洛天才有資格在這武技閣之中行走。

洛天很快便是失望起來,整個武技閣中的武技都異常的平常,沒有什麼特別顯眼的地方。

「看來,那些不傳之密還是掌握在皇家的手中啊!」洛天輕輕的搖了搖頭,隨手抓起一本名叫星羅手的武技,整個武技閣洛天也是看著這個武技最強大了。

洛天直接通過令牌,將起拓印了下來,隨後便是朝著功法殿走去,想要碰碰運氣。

相比於武技殿,功法殿卻是神秘無比,整個功法殿中,有著一座座石碑,大小不一,石碑之上有功法的名字,只要看中了那種功法,只要盤坐下感悟即可。

功法閣也同樣冷清,不過卻是有幾個人盤坐在一座座石碑之上,石碑之中散發出陣陣的光芒,將整個功法殿點亮。

「焰靈秘典……金翼劍卷……」洛天看著一座座石碑上的名字讓人眼花繚亂,隨後輕輕的搖了搖頭。

要說功法,洛天一直都是運用著五行化元功,這麼多年一直都沒有變過,即使在羽化仙池之中感悟了羽化仙經,洛天都沒有想要放棄五行化元功。

「轟隆隆……」就在洛天行走之際,一聲沉悶的響聲在整個功法殿之中升了起來。

轟鳴之聲,讓即使還在感悟的人們都是紛紛睜開了雙眼,隨後目光之中露出一絲感嘆,輕輕的搖了搖頭。

「三皇子,實在是太執著了,這麼多年,還執著在那座石碑之上!」

「是啊,若不是如此,三皇子此時或許已經是同大皇子和二皇子一樣,成為紀元初期的強者了吧!」人們輕輕的搖了搖頭,臉上露出惋惜之色。

「伏星辰?」聽到人們的議論之聲,洛天的眉頭微微皺了來,沒想到在這功法閣竟然遇到了伏星辰。

對於伏星辰,洛天並不熟悉,但是洛天卻是對於伏星辰這麼多年依然沒有感悟成功的功法感興趣。

「三皇子也是的,有好好的星月神訣不修鍊,偏偏要選則那塊石碑,好像自從那塊石碑自己飛過來之後,便是從來沒人感悟成功過吧!」人們繼續議論著,不過卻是發現了洛天的身影。

「是星月衛的大統領?他怎麼來這裡了?也想感悟功法?」人們隨後便是議論起來,目光看向洛天,眼中帶著一絲敵意。

「哼,聽說那個肖鼎便是一名星月衛,那個肖鼎不識好歹,顯然是他管教無方!而且他還不將肖鼎交出來,明顯是想袒護!」人們低聲議論,讓洛天苦笑不以,感嘆伏星旋的魅力之大。

不過這些人也僅僅是過過嘴癮而已,誰也不敢拿洛天怎麼樣,畢竟洛天的身份在那裡擺著。

洛天沒有理會眾人有些憤怒的目光,邁步朝著功法閣的深處走去,隨後洛天便是感覺一股莫名的召喚之意,傳遞在洛天的心神之中。

而最讓洛天欣喜的是,腦海之中的紀元之書也是發出陣陣的嗡鳴之聲。

「有好東西!」洛天雙眼之中露出激動之色,按照以往的慣例來看,紀元之書有動靜,就是絕度有好東西,而且還都是比較逆天的東西。

洛天足足走了一刻鐘,終於走到了功法殿的最深處,隨後也是發現了伏星辰的身影。

嗡鳴回蕩,一座灰色的石碑矗立在洛天的視線當中,整個石碑大約十幾丈高,絲絲的灰氣在石碑身旁環繞起來,強悍的氣息,席捲在洛天的身上,讓洛天眼中露出凝重。

「你是誰,誰讓你來這裡的!」就在洛天感嘆之時,伏星辰雙眼帶著寒芒猛然轉過身,看向洛天。

若是換做一般的半步紀元,也要被伏星辰身上的氣勢震到,但是洛天卻是彷彿沒有感覺到伏星辰的目光一般,雙眼激動無比的看著那灰色的石碑。

「輪迴天功!」洛天看著灰色石碑之上,霸氣滔天的四個大字,腦海轟鳴,身體之中泛起陣陣的嗡鳴之聲,五行化元功自行運轉起來。

隨著洛天運轉五行化元功,那股強烈的召喚之意更加強烈起來。

「我問你話,你沒聽見么?」看到洛天依然站在那裡,竟然不搭理自己,伏星辰有些憤怒起來,伸手一點,一道寒芒從伏星辰的手中飛出,朝著洛天飛速的略去。 第一千二百九十八章輪迴天功

銀色的寒芒,瞬息而至,朝著洛天嗡鳴而去,眨眼之間,便是到了洛天的眉心,讓洛天心神一頓。

洛天募然抬起手來,兩根手指伸出,將那道寒芒夾住,心中殺意涌動。

一道銀色的飛針落在了洛天的手中,被洛天攥了起來,目光看向伏星辰。

「好快的反應速度,竟然能躲過我的攻擊!」伏星辰雙眼微微一縮,看向洛天的目光變化起來,隨後仔細的打量起洛天來。

「參見三殿下!」洛天強行壓制住心中的殺意,剛那也就是自己,若是換成其他人,或許直接便會被直接洞穿神魂,將其抹殺。

「你是二哥新的統領,那個被賜伏姓的肖夢晨?」伏星辰此時也是認出了洛天,冷笑了一聲,沖著洛天開口。

「沒錯!正是卑職!」洛天躬了躬身,心中雖然憤怒無比,但是臉上卻是依然露出恭敬之色。

「拿來!」伏星辰臉上帶著冷傲,走到了洛天的身前,並沒有讓洛天起身的意思,而是伸出潔白的手掌探到了洛天的身前。

洛天此時還保持著微微躬身的姿勢,手中攥著那根銀針,手掌泛白,感受到伏星辰那高傲無比的模樣,洛天真的想一巴掌將這伏星辰拍死。

「是!」但是洛天還是伸手將銀針遞到了伏星辰的手,心中已經將這筆賬徹底記了下來。

「還算識相,你來這裡幹嘛,來感悟功法?滾吧,這塊石碑,不是你能夠碰的!」伏星辰再次開口,眼中露出一絲不屑。

「三皇子,我想試試!」洛天眼中露出憋屈,心中不斷的默念著:「大丈夫能屈能伸!」

「就憑你,連本皇子都不能感悟出來,你以為你的資質比本皇子還要強?」伏星辰眼中的不屑更加濃郁,隨後更是感覺洛天違抗自己的命令,憤怒的大吼起來。

若是換做別的事情,洛天或許會忍上一忍,但是這輪迴天功洛天感覺會對自己有大用,所以洛天還沒有動地方,而是臉上依然帶著恭敬:「三皇子殿下資質驚人,這是整個星月神族,甚至整個起源域都知道的,但是有些東西就是有緣者得之,或許我可以感悟出什麼東西,到時候再獻給三皇子也不遲!還能省下三皇子不少時間啊!」

「你找死!」伏星辰聽到洛天不死心,臉色終於陰沉了下來,手掌伸出,指縫之中,一抹寒芒閃過,正是之前向洛天賜去的那枚銀針。

「三皇子在幹什麼,是要教訓大星月衛大統領么?」就伏星辰想要對洛天動手的時候,一道道身影也是出現在了伏星辰的視線當中。

「還真得給你點顏色看看!」洛天心中一狠,沒有躲避那帶著銀針朝著他拍下的手掌,而是運轉起一絲紀元之力,流轉到流轉到了後背之上。

「嘭……崩……」一聲清脆的響聲響起,隨後便是手掌拍在洛天後背之上發出沉悶的響聲。

伏星辰身形倒退了兩步,整個手掌都是開始龜裂起來,臉上露出不可思議之色,而一道寒芒也是瞬間刺進了自己的肩膀之中,一絲冰冷的感覺瞬間傳遞在伏星辰的身體之中流竄起來。

「該死!你……要謀害……」伏星辰大聲呵斥,不過隨後便是連忙運轉修為,開始抵擋起體內那不斷流竄的寒芒來。

「噗……」洛天口中鮮血狂噴,後背之上的衣物瞬間便是崩裂開來,精壯的後背之上印上了一個青色的手印,使得洛天臉色蒼白。

「三皇子,你為何要對我突然出手,卑職哪裡做錯了,你說就是了!」洛天眼中露出虛弱之意,直接跌坐在了地面之上,目光看向伏星辰,眼中露出強烈的失望與落寞。

「三皇子,你何必如此,我本就是臣,而您是雖然不是神皇大人,但是想要小人的一條,只要你開口,臣又怎麼敢不從!」洛天不等伏星辰反駁,再次開口,聲音有些凄厲,儼然一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樣子,忠心無比。

「三皇子竟然出手偷襲統領大人?」人們臉上看向跌在地面之上虛弱無比的洛天,眼中露出一絲同情之色。

「應該是的,剛才你沒看見么?洛天對著三皇子施禮,而三皇子則是直接朝著統領拍了過去!」人們議論紛紛,他們本身就是為臣之人,所以對於洛天這裡有著一絲同病相憐的感覺。

伏星辰剛剛將體內的那根銀針逼出來,便是聽到了眾人的議論之聲,臉色頓時陰沉的快要滴出血來,隨後目光看向跌坐在地面之上的洛天,看著洛天眼中的心死之意,甚至連他都有些相信洛天說的話了。

「這個統領不簡單!我剛才雖然只是用了五成的實力,但是有飛雪針在,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得助,他竟然將飛雪針彈到了我的身上!」伏星辰眼中露出凝重。

「更可怕的是,他也許早就發現我要攻擊他!倘若不是,那麼他的防禦完全是出於本能,無論是哪一種,這個統領都是可怕無比!」伏星辰心中沉吟。

隨後伏星辰便是看到了周圍人看向自己的眼神,眼神之中露出失望之色,讓伏星辰心中一抖。

「不好意思啊,我就是想試探試探你的實力,出手有點重了,你是忠臣,我是知道的!」伏星辰連忙臉上露出笑容,伸手將洛天扶了起來。

「這枚聖品中階丹藥,你拿去吧,算是我對你的賠償!」伏星辰伸手一揮將一枚聖品丹藥送到了洛天的手中。

「殿下原來是想要試探我的實力,是卑職誤會殿下了,這枚聖品中階丹藥珍貴無比,殿下還是自己收起來吧,我說什麼都不能要,為了星月神族受點傷有算的了什麼!」洛天眼中露出堅定之色,說話間又是兩口鮮血噴出,一把將聖品丹藥吞進了口中,但是卻是彷彿絲毫沒有作用一般,目光再次看向伏星辰。

「小樣,一枚破聖品中階丹藥就想將我打發了!」洛天心中不屑,眼神更加虛弱,彷彿受到了重創一般。

「王八蛋,這你他媽還嫌少!你特么哪裡是為星月神族受了傷!」伏星辰鬱悶的快要吐血,他知道洛天一點事都沒有,但是剛才的確是讓人們誤會了。

「好,不愧是我們星月衛的大統領,就沖你這話,這株聖葯星月神竹你拿去吧,回去好好療傷!」伏星辰咬牙切齒,伸手拿出了一小節翠綠色的竹子,遞到了洛天的身旁。

「不愧是我們的三皇子,知錯就改!」周圍的人們心中嘆息,目光看向伏星辰再次恢復到了尊敬的神情。

伏星辰心頭都在滴血,以洛天才能看見的目光狠狠的看向洛天,似乎只要洛天還不好的話,那麼他就會撕破臉一樣。

「多謝三皇子!」洛天眼神一亮,想都沒想,便是將竹子拿到了手中收了起來。

隨後洛天的身體便是傳出陣陣的轟鳴之聲,豁然站起身來,目光看向伏星辰:「三皇子的聖品中階丹藥效果果然顯著,我的傷勢竟然全好了!」

「你特么能演的再像點么!」伏星辰看著活蹦亂跳的洛天,臉色陰沉的快要滴出水來。

「三皇子真是出手闊綽啊,一株聖葯,一枚聖品中階丹藥!而且還是給星月衛的統領!」人們頓時紛紛拍起了伏星辰的馬屁。

「回去好好養傷吧!」伏星辰雖然心中恨的要死,要不是最近傳出老神皇要退位的消息,他也不會如此做,但是現在在風口浪尖上,若是自己偷襲星月衛大統領的事情傳出去,那麼對自己的聲望有損,所以自己也只能打掉牙往肚子里咽。

「卑職還能繼續感悟!」洛天眼中露出一絲堅定,沖著伏星辰開口。

「去吧,去吧,感悟去吧!」伏星辰實在是被洛天這副樣子給弄煩了,揮了揮手,眼中露出一絲輕蔑之色,他伏星辰都沒感悟成功,他也不相信這個星月衛的統領能夠成功。

「原來他是想感悟輪迴天功!而且三皇子竟然還答應了,以往不是誰想感悟,三皇子都會將其攆走么?難道三皇子是想要拉攏伏夢晨統領么?」聽到洛天的話,周圍的人們也是頓時詫異起來,眼中露出不敢相信看向洛天,同時心中為伏星辰感到惋惜,誰都知道,三大軍團的統領,都是三個皇子的心腹,此時洛天與伏星辰在外人看來,走的很近。

「哼,也不是一點收穫都沒有!」伏星辰眼中露出一絲笑意,心中開始盤算起如何利用今天這件事來。

就在周圍的人們都是詫異之時,洛天也是雙眼激動的走到了灰色的石碑跟前,盤膝而坐。

「嗡……」在洛天盤膝坐下的一瞬間,陣陣的嗡鳴之聲便是在洛天的身體之中傳出,道道的金光化成一道道符文從洛天的身體之中飛出,隨後烙印在了灰色的石碑之上。

「裝逼,以為鬧出點動靜,就能感悟了,還真是痴心妄想!」伏星辰看著洛天的表現,眼中的不屑之意更加濃郁起來。 第一千二百九十九章截天之主

星月神城,功法殿之中,洛天盤膝坐在灰色的石碑之前,雙目緊閉,身體之中一道道金色的符文化成一條條金色的長龍,從洛天的身體之中飛出,隨後便是覆蓋在了灰色的石碑之上,最後消失不見。

伏星辰臉上帶著不屑之色,看著盤坐在那裡的洛天,以為洛天在虛張聲勢,畢竟他已經感悟了多少年,什麼方法都試過了,但是始終也是沒將石碑感悟成功。

伏星辰知道,這座石碑了不得,在當初石碑自己飛到這功法殿的時候,便是驚動出了星月神族的供奉團,確認這石碑並不屬於太古萬族之物,並且說出這石碑之上的輪迴天功非常逆天,若是感悟,修行的速度絕對超越同齡之人。

這麼多年來,伏星辰不是第一個想要徹底感悟這石碑之人,當初伏星月還有伏星陽兩人也是嘗試感悟過一段時間,最後卻是不了了之,選擇了星月神訣。

洛天此時外表看起來平靜無比,但是心中卻是被狂喜所填滿,因為他看見識海中的紀元之書,正在不斷的迸發出金色的符文,從自己的身體之中自行飛出。

「您老終於有反應了啊!」洛天沒有阻止紀元之書噴發出的符文,也沒有辦法阻止。

時間緩緩的流逝,足足一個時辰的時間,金色的符文終於彷彿吐乾淨了一般,紀元之書也是緩緩的沉寂了下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