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小玉渾身如同電流穿過,酥軟地靠倒在雨青林胸口,驕喘氣來。


「我今天,就是來吃掉你這隻,粉嫩嫩的母豹子的……」

不等小玉反應過來,雨青林就發出一聲壓抑許久的低沉嘶吼,猛地一把抱住小玉的小蠻腰,將這具柔媚到骨子裡的嬌軀扔到了大床中央!

小玉被突如其來的幸福嚇到一般,緊閉起了雙眸,任由雨青林在她身上撫m揉捏,親吻*,兩隻小巧的素手緊緊抓住了床上的毛巾毯……

柔滑的絲質睡裙被略顯得粗糙的大手從身體上扯開,賽雪的膚色曝露在空氣里,散發出灼人的魅力。

好像每一寸的肌膚都不肯放過一般,雨青林火熱的親吻從那小巧玲瓏的肚臍處開始,順著平滑的腹部一路往上,毫不猶豫地頂開那如若無物的黑紗胸罩,將兩團D罩以上的粉肉含在口中不斷吞吐啃咬著。

或許是太久沒有這麼在清醒的狀態下享受這樣一具成熟嫵媚的女體,雨青林感到自己的血液已經在難以抑制地沸騰。

「你真香啊」

平日里總是佔據主動的小玉,此刻卻是情竇初開的少女般羞澀靦腆,聽到如此露骨的讚美,只是越發雙靨緋紅,根本發不出任何回應。

終於,當雨青林的嘴唇吻住小玉的櫻唇時,天雷勾地火般的,兩條濕舌開始不斷絞動纏綿,小玉那甘美的汁液令雨青林難以割捨地不斷索取,直把小玉吻了難以喘息才不甘地吻上別處。

小玉已經徹底迷失在初次的火熱糾纏中,身體軟地跟水做的一般,每一處都成了敏感的神經末梢,稍微一點碰觸,都讓*泛濫的沼澤地更加溪水橫流。

當雨青林解除兩人身體上所有束縛,一隻手掏向小玉那神秘花園處時,那一片泛濫成災的花露讓雨青林瞬間荷爾蒙分泌再度加速!

「小玉寶貝,你這麼敏感啊」

「唔……」

小玉羞不可抑地撇過頭,她也從來沒遇到過這種狀況,此時根本說不出話來,只能含糊地表示抗議。

難以多加忍受的雨青林不再多說,掏出自己那已經昂揚的猙獰龍角,猛地破入小玉那嬌嫩的花蕾。

小玉彷彿感到自己的半個身體被狠狠撕裂,那一瞬間的痛楚伴隨著苦盡甘來的幸福,讓她流出兩行清淚,緊隨而來的,則是一波一波數不盡的衝擊。

一時間,屋內的溫度急劇上升,男人的渾厚呼吸與女人的酥媚哀怨交錯起伏。 凌晨時刻,天際只懸挂著一輪狼牙月,但此刻的月牙,顯得猩紅。

在被北區的一處僻靜街道上,一個狼狽的身影從一個巷口處猛然竄出,她穿著一身緊緊勾勒出完美曲線的皮衣,手臂此刻已經被劃破幾處,流淌出殷紅的鮮血。

一把森寒的匕首被緊緊握在手上,在月光的照映下顯得猙獰而雪亮,殘留的血跡證明了它才剛從某個人的血肉中劃過。

「大小姐,不用再逃了」

一個渾厚的嗓音從女人前方的一間倉庫內傳來。

女人頓時停下了飛奔的腳步,警惕地看著前方走出來的數個人影,足足有十多人之多。

帶頭的男子頭上纏著繃帶,面容粗獷,穿著身黑色大外套,手裡把玩著一把國產式手槍,不急不緩地擋在了路前方。

「大小姐,你的身手果然很恐怖,彈無虛發,一個人幹掉我們三十多個兄弟,還能逃到這裡」

黑衣人男子冰冷無情的聲音慢慢接著又說

「不過,大小姐,今天我們大費周章為您設的埋伏,早料到了這點,這不,等你沒槍,沒子彈了,我們就出來了。」

「黑衣人,我以前待你不錯,你為什麼非要跟我父親一個來對付我。」

女人喘著氣息,連續幹掉了數十個敵人後,自己的手下已經折損殆盡,她也已經是強弩之末。

代號黑衣的男子嗤嗤笑了幾聲。

「大小姐,不論幫主與您發生什麼糾葛,我黑衣人這條命是幫助給的,自然要為幫助效勞。大小姐以前待我不錯,但自從大小姐離開北盟會組建藍狐會以後,大小姐就成了幫主的敵人。那麼,自然就是我的敵人,沒什麼情分可講。」

「我父親獨斷專行,做的買賣喪盡天良,就算是也都以他為恥,更何況待你們並不怎麼樣,在他眼裡,你們根本只是他養的走狗,這麼多長老和兄弟都願意跟著我出來,你為什麼這麼執迷不悟。」

女人知道,自己已經沒有力氣再抵擋十多人的槍彈掃射,只能做最後的勸說。

黑衣人搖頭,神情依然冷漠。

「大小姐,再見吧!」

話音剛落,黑衣人的手就往前一指,後方十多名黑衣男子同時舉起了手上的槍,槍口對準了十米開外的女人。

生死一瞬,就當所有的槍手準備扣動扳機的時候,一個幽靈似的磁性男聲出現在眾人耳朵里。

「嗨,哥們,你們打擾我看月亮就算了,不會真打算十幾個大男人用槍打穿一個女人吧,你們瞧,她多漂亮啊,」

話語間,竟是充滿惋惜。

「你是誰!」

黑衣人警覺地看向四周,但卻是沒發現半個人影。

原本等著受死的女人卻是突然睜大了一對美眸,難以置信地看著正前方的上空!

做你的夢中新娘 一個從天而降的身影如同鬼魅般出現在十多名槍手面前,就如同英洲神話中的吸血鬼,在月色迷人的夜晚,悄然張開他們的巨大蝙蝠黑翅,伸出銳利的爪牙。

妖孽寶寶:爹爹離我媽咪遠點 這是一個年輕帶著幾分懶散面容的年輕人,他的臉上有幾分戲謔,有幾分好奇,但更多的,卻是不屑。

黑衣人不喜歡這種眼神,但骨子裡卻產生一絲恐懼。

「你究竟是什麼人!?」

年輕男子並沒回答,而是輕鬆地轉過頭問女人。

「如果我幫你解決他們,你能答應我一件事么?」

「可以,可以是任何事」

女人因為失血而蒼白的臉色此刻卻是紅了下,她能想到一個男人救下女人後,想要做的任何事,包括獻出自己的身體,但她此刻別無選擇,甚至連她自己都不清楚,為什麼相信一個陌生的手無寸鐵的男人能從十多支槍口下救下自己脆弱的生命!

「我不管你是誰,你必須死」

黑衣人怒了,他討厭被漠視,他第一個將手槍對準了男子,打了三槍。

「砰!砰!砰!」

槍口的火花迸射的一瞬間,男子消失了,再次出現的時候,男子的一隻手掌突然已經覆蓋在了黑衣人的天靈蓋上,輕描淡寫地一擰。

「咔……咔!」

黑衣人軟綿綿地倒在地上,怒睜著雙眼,滿是不可思議的不甘神色。

他根本沒來的及反應,就被擰斷了脖子!

所有黑衣的持槍男子都嚇傻了,幫會裡有數的好手,地下黑拳市場出身的黑衣人,竟然莫名其妙地開槍的時候就死了!

「剛才這蠢人的話怎麼說的來著,還有,我送你們一句話,子彈這種東西,對我沒用」

男子話剛說完的同時,身體再度化作一道殘影,在黑暗中穿梭於十多名男子中央,每接近一人,便是伸手一擊!他的手或是拍頭,或是鎖喉,亦或是打在胸口,凡是被擊中的男子,都瞬間倒地不起。

在不遠處看到這一幕的女人只有等那些打手死去才艱難地看明白,他們竟然都是被拍碎頭顱、捏斷脖子、震碎內臟那等毫無人性的殺伐手段瞬間斃命!

如果說剛開始這名男子降臨的時候,女人心目中將他幻想的成的對象是英雄救美的話,那麼此刻,這名男子在她眼中根本就是死神!

是的,自己被一個死神一般的男子救了下來,而且還答應了他必須接受他的要求!

事實上,女人此刻想的是,哪怕事先不答應,自己也根本生不起反抗他的情緒。

幾乎在一息間結束這場毫無懸念的戰鬥后,年輕人拍著手慢慢走到女人面前,月光下,他露齒一笑,絲毫沒對剛剛的屠戮感到不適應

「我叫雨青林,美女你叫什麼?」

「李小玉」

小玉看著剛才的畫面,突然有些失神。

「李小玉,好名字啊」

雨青林嘿嘿笑著,有幾分不好意思地摸摸後腦勺。

「那個……李小玉小姐,我來說下要求……」

「你請……你請說……」

小玉垂下了頭,做好了任人宰割的準備,心跳卻不由自主地加快了。

雨青林一本正經地看向受傷的女子。

「小玉小姐,我希望……你別把今天的事情說出去,我不想惹上這群黑衣人沒有必要的那麻煩,拜託你拉」

他說了一句拜託?他是在跟我說拜託?

小玉錯愕地抬起頭,這一瞬間,彷佛世間的一切都凝固了,只有眼前男子那尷尬的笑臉,一絲真切,一絲溫和。 深宮魅影之賢后難當 有些回憶,過得再久,也難以忘卻半點,它就像越釀越醇的女兒紅,不論多少年後,都能芳香四溢。

小玉與雨青林前幾天的見面,顯得血腥而富有戲劇感。

小玉那帶著淡淡女人味的嗓音慢慢將這一段記憶敘述完后,讓雨青林有些失神,兩個人,這樣一次偶然的打鬥互相認識,時不時的簡單交流,才有了如今的這種微妙關係,有些距離,有些曖昧,有些刺激。

攏了攏柔順的烏黑長發,小玉抱膝坐在床上,有幾分沉醉地笑了。

「雨青林,你知道當時,你沒出現的時候,我在想什麼嗎?」

「你想什麼啊?」

「我在想,我媽媽小時候給我講的童話故事,故事裡,柔弱的公主在被壞人惡魔迫害的時候,總會有白馬王子出現,將公主救出苦海,然後,故事的結尾,肯定是『從此,王子和公主過上幸福的生活』那句話。我以前覺得那是多麼無聊可笑的一句話……可是,你卻讓這一切都應驗了。」

小玉眼中露出幾分興奮神色,脈脈地看著雨青林。

雨青林摸摸鼻子。

「沒想到你有這麼感性跟童真的一面。」

「呵呵……「

小玉看向雨青林,輕笑著。

「怎麼說呢!我知道,我不是公主,你也不會是白馬王子。嗯,黑馬王子也不像,連馬都沒有,就這麼神不知鬼不覺地從天而降。不過,我當時覺得,這一切都不那麼重要了。我只想,如果以後都有這樣一個人在我身邊,他不需要整天守著我,整天逗我開心。只要,在我走不下去的時候,扶我一把,在我傷心的時候,給我一個依偎的胸膛,讓我不再那麼無助,那麼孤單,那就夠了「

「小玉」

雨青林伸出手,輕撫過女子細膩水潤的臉頰。

「我實話告訴你,我並不算是個好男人,在過去的那些歲月里,跟我發生過關係的女人,沒有一千也有八百。你也說了,你需要的並不是強大的幫手,以你的條件,或許找個老實可靠,對你一心一意的男人,更好些吧」

「已經不可能了。」

小玉的眼中露出幾分調皮。

「雨青林,你知道豹群和豹頭的關係么?」

雨青林哭笑不得。

「這麼一說,我們成豹子了?」

「我是打個比方,想告訴你,從我們初次見面開始,我的眼裡,這輩子都不會有其他人了……或許你不會是全世界最強大的,但,你是我心目中最強大的……」

小玉的目光逐漸變得堅決,直直地望著雨青林。

「我愛你,雨青林。」

「……」

足足沉默了半分多鐘后,雨青林臉上的笑容逐漸濃郁起來,幾分釋然,幾分玩味地。

「你真是個笨女人。」

小玉適才還無比忐忑的姣美容顏,此刻露出欣喜之色。

「笨女人又怎樣啊,我不後悔的!」

「你知道我今天來,原本想做什麼的么?」

雨青林的目光上下打量著,彷彿要窺探進小玉睡裙下的風景。

小玉雖然早有了充分的心理準備,但此刻被雨青林毫不掩飾的放肆目光打量,還是臉紅心跳起來,難得地露出幾分羞澀。

「你……你想做什麼啊?」

雨青林緩緩湊近小玉那晶瑩漂亮的小耳墜,在那塊嫩嫩的粉肉上用牙齒輕輕一咬。

「嚶……」

小玉渾身如同電流穿過,酥軟地靠倒在雨青林胸口,驕喘氣來。

「我今天,就是來吃掉你這隻,粉嫩嫩的母豹子的……」

不等小玉反應過來,雨青林就發出一聲壓抑許久的低沉嘶吼,猛地一把抱住小玉的小蠻腰,將這具柔媚到骨子裡的嬌軀扔到了大床中央!

小玉被突如其來的幸福嚇到一般,緊閉起了雙眸,任由雨青林在她身上撫m揉捏,親吻*,兩隻小巧的素手緊緊抓住了床上的毛巾毯……

柔滑的絲質睡裙被略顯得粗糙的大手從身體上扯開,賽雪的膚色曝露在空氣里,散發出灼人的魅力。

好像每一寸的肌膚都不肯放過一般,雨青林火熱的親吻從那小巧玲瓏的肚臍處開始,順著平滑的腹部一路往上,毫不猶豫地頂開那如若無物的黑紗胸罩,將兩團D罩以上的粉肉含在口中不斷吞吐啃咬著。

或許是太久沒有這麼在清醒的狀態下享受這樣一具成熟嫵媚的女體,雨青林感到自己的血液已經在難以抑制地沸騰。

總裁寵妻法則 「你真香啊」

平日里總是佔據主動的小玉,此刻卻是情竇初開的少女般羞澀靦腆,聽到如此露骨的讚美,只是越發雙靨緋紅,根本發不出任何回應。

終於,當雨青林的嘴唇吻住小玉的櫻唇時,天雷勾地火般的,兩條濕舌開始不斷絞動纏綿,小玉那甘美的汁液令雨青林難以割捨地不斷索取,直把小玉吻了難以喘息才不甘地吻上別處。

小玉已經徹底迷失在初次的火熱糾纏中,身體軟地跟水做的一般,每一處都成了敏感的神經末梢,稍微一點碰觸,都讓*泛濫的沼澤地更加溪水橫流。

當雨青林解除兩人身體上所有束縛,一隻手掏向小玉那神秘花園處時,那一片泛濫成災的花露讓雨青林瞬間荷爾蒙分泌再度加速!

「小玉寶貝,你這麼敏感啊」

「唔……」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