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就在他們在殿里商量詳細布局的時候,霍嬗早就回到了麒麟殿,天也快黑了,霍嬗有些不太開心。


因為他把已經開了家,但是還沒有適應,依舊飛回老窩的鴿子抱到新巢后,數了數,發現少了一隻。

霍嬗等了好一會都沒有回來,只能搖頭嘆息。

這件事他早有預料,這四五日時間,不可能一隻都不跑,只跑了一隻,已經算好的了!

「希望是走失,不是被啥猛禽抓走了,不然就得放小黑了,有這麼個東西,我這四十幾隻,估計都留不住!」 ,

第50章

蘇有晴說:「好吧,這周末,我送甜甜回去一趟。」

宋三喜微微欠身:「謝謝大姐。到時候想吃什麼,給我講啊,我給你們做。」

然後,他進廚房去,提上一個大號保溫桶,便出門離去。

杜海平冷哼聲,不管他,低頭吃飯,真香!

甜甜看了看父親的背影,小臉凄然。

蘇有晴很心疼,撫撫她的小臉,「甜甜,吃飯啦,今天的飯菜很香的。」

「大姨我們以後,天天能吃到這麼好吃的飯嗎?」

蘇有晴苦澀一笑,正想說什麼,杜海平冷道:「那得看那個人渣能堅持到幾天了,呵呵狗改不了吃屎」

「大姨父,他是個人,不是個狗」

「在我眼裡,他就是」

蘇有晴一拍筷子,冷喝道:「杜海平,你能不能行了?大男人家的,跟小孩子斗什麼,飯還堵不上你嘴了?」

杜海平一咬牙,沒再說什麼。

吃飯,反正好吃!

反正,打死不信人渣能變好。

三環電器廠門口,周文兵不在那裡。

保安把宋三喜攔下了,說不準外人進去,要送飯,8點半下班了再來。

宋三喜知道,蘇有容晚上在廠里捨不得吃飯的,經常回家餓著肚子。

這會兒,才六點半。

宋三喜也沒生氣,微笑的說了聲謝謝,然後騎著車子離開了。

十分鐘后,他已經出現在蘇有容的工作倉庫門口了。

喜教父想進個廠里,不走正門,還進不去了?

翻牆,多簡單的事啊!

蘇有容是廠里的品管員,工作相對輕鬆一些,但壓力也大。

發出去的產品質量,出現了一例問題,都會扣錢的。

所以,她的要求嚴格,工作細緻,自然也挺能得罪人的。

這個倉庫,就她一個人品檢,也很忙。

宋三喜,走到她工作台的時候,她還在認真的檢測一款小太陽取暖器。

「有容,吃晚飯了。」

「啊?!」

蘇有容嚇了一跳。

抬頭一看,人渣!

宋三喜已經把保溫桶打開了,一樣一樣的菜取出來。

好香!

還和昨天、今天中午的菜,都不重樣。

肯定,又是他做的。

蘇有容口水暗流,但也抱怨起來:「你嚇死我了。怎麼進來的啊?」

「翻牆。」

「你被抓住了,要罰款,要送局子的,趕緊走吧!」

「不怕!老公給老婆送個飯,還不許了?」

「你無賴啊!我怕啊,罰錢是的我啊!再說,我這裡沒時間吃飯,忙著呢!」

「沒事,你忙你的,我喂你。」

「啊」蘇有容看著宋三喜,臉都紅了。

有些不好意思。

羞澀感,這是好久都沒有的。

宋三喜,已經一勺飯帶著飄香的肉片,送到嘴邊了 三人走在通往商業街的路上,此刻,蘇哲對約會二字還沒有個深刻的認識。

在他的腦海里,『約會』應該只是一種在安撫暴躁的女性精靈才會出現的名詞,在平常現實中,根本不應該出現在麻瓜的嘴裡。

還是說,這附近有暴躁的女性精靈?嗯,自己身邊的算一個。

看著那一臉僵硬的沈佳瑜,蘇哲嘆了口氣

「喂,我說,還是算了吧,這樣下去你不也很難受嗎?」

「才不!我才不要輸給那種傢伙!你難道不會看那傢伙不爽嗎?」

沈佳瑜不滿的說道

「林暄同學只是嘴巴毒了一點,嗯,或許內心也有些毒,總之你大人有大量不要跟她計較就是了!」

蘇哲一邊說著,一邊還小心翼翼地回頭看了眼林暄

那吸引路人眾多目光的美少女,此刻正與他的視線對上,還挑了挑眉。

蘇哲連忙諂笑的扭過頭,不敢與她對視

果然,氣場好強大!

「切,抖M!」

看到這一幕的沈佳瑜嘟起小嘴,一臉鄙夷的說道。

蘇哲臉上的表情僵硬了幾下,「喂!這可是誹謗!我可以告你的啊,還有,讀書人的事怎麼能叫抖M呢,我那叫尊重,尊重你懂不懂」

「我是不懂你的尊重是那種尊重,還是說,蘇哲你已經被那傢伙馴服了?」

蘇哲沉默了。

貌似,自己好像真有點這種傾向啊混蛋!

「哎」蘇哲無奈地嘆了口氣,「或許···吧,總之,我們現在要去那?」

「電影院,今天有倆部上映的動漫電影,我很感興趣。」

「好吧」

雖然蘇哲很想說『你感興趣關我什麼事』這種大逆不道的話出來,但思考了一下現在身處境地,還是放棄了這種愚蠢的想法。

假日的電影院,人數果然好多,尤其是還有倆部超熱門影片的同時

蘇哲抬眼看了看沈佳瑜說的那倆部動漫電影,一部叫做《你好世界》一部叫做《普羅米亞》

這倆部蘇哲在貓眼上見過,是都達到了8.5以上評分的佳作

「要看電影嗎?」

不知什麼時候,林暄突然走到了蘇哲的身邊,輕聲問道。

「是的,有什麼想看的嗎?」

「你好世界吧,聽說評分很高」林暄有些猶豫的說道

「評分高可代表不了任何東西,相比之下,像扳機社的品牌更能被人認可吧,好歹製作方也是從GAINAX退下來的三位核心人員!」

彷彿是故意要找茬一般,沈佳瑜立刻在身邊發表了自己的看法,語氣頗這些嘲弄的味道。

「呵,沈佳瑜同學,看起來你是那種喜歡用個人態度與大眾反著來的傢伙呢」

林暄環抱雙胸,嘴角勾起一絲冷笑。

「哈?我說過我不認可這部電影了嗎?我只是說,相比起那種討好大眾的軟色情電影,這種小眾的,代表自己思想的電影才更值得我去觀看!」

沈佳瑜不滿的與她回頂過去。

周圍的路人已經將目光聚集在二人的身上,蘇哲嘆了口氣,從電影院的工作人員手上接過倆張票

「這沒什麼好吵的吧,既然有喜歡看的電影,就去看唄,噥,電影票」

他將倆部電影票塞到二人手中,語氣隨意的說道。

二人看了看手裡的電影票,又對視一眼,互相發出了一聲冷哼。

但片刻后,二人又感到了一絲詫異

「等等,蘇哲你的票呢?」

沈佳瑜皺起眉頭說道。一旁的林暄雖然沒開口,但也同樣以困惑的目光看著他。

「啊,我沒什麼想看的電影,所以就在對面哪家星巴克等你們好了,嗯,在此之前我會去逛一下旁邊的舊版遊戲市場。」

蘇哲帶著幾分渴望的說道,在剛剛進電影院的時候他就看到了,這裡竟然有販賣二手遊戲的專賣店,這對一個遊戲宅來說,是不可能抑制住的衝動,所以····

沈佳瑜小嘴微張,雙目有些獃滯,而林暄也是滿臉無奈,用右手輕扶額頭嘆息道

只見得沈佳瑜向前走了幾步,有些彆扭的說道:「蘇哲,你明白,什麼叫做約會嗎?」

「誒,是安慰女性精靈的指代名詞?」

沈佳瑜:「······」

「你去死吧!」

沈佳瑜瞪了一眼他,隨後轉身朝著放映廳走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