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就在同一時間,身在火車上的楊青幾人,此時也遭到了終極的考驗~黑暗襲來!沒有預想中的尖叫,沒有恐懼中的嘶吼!在災難降臨的時候,大家早已做好了準備!但~事實上!他們並非如他們心中所想的那樣淡薄與堅強。


當小石子變成了像在油鍋中跳動不安的黃豆,他們被迫壓擠着彼此~陌生的觸感,在黑暗中飄蕩不安的灰塵間~夾雜着忽濃忽淡的血腥味,吶喊聲,尖叫聲~求饒聲~還有怨恨的詛咒聲被山崩地裂的碰撞不停的斜坡下,像是失去了方向盤的過山車一樣,直線下降,速度如閃電般的~石子,樹枝與在喊叫着發出危險的訊號。

而那些住在半山腰間的精靈與動物們,用它們倉皇而有序的身段,歌喉迴應着彼此,腳步不停的朝着聲響處駛去。

當然~對於動物們和精靈的對話!住在村莊中唯一的老夫妻並沒有立馬起身,從長夜中驚醒!反而~那每晚都不停哭喊的小娃兒,今夜卻出奇的安靜的趴在村裏的墳場上,寧靜的閉上了雙眼,享受着難得安詳!

天使的面孔中,女孩的樣子也不過是5、6左右的臉上,寫着滿足!是的~她應該滿足的~有一年的了!自從村子裏面莫名其妙的發生怪事後,原本就內向的她,變得更加不敢說話,或許;她早已經如盧爺爺和盧奶奶所說的那樣,從此以後只能做個小啞巴,在這裏一直到老。

但~她不想!不想一直在這個地方!盧爺爺盧奶奶一直對她很好,只是~除了三餐一餐飽,沒有新的衣服,沒有了小盧哥、阿米姐、順子大大、啓穗阿姨、莫田伯伯、姚旺叔叔,其他都還不錯!沒有了那些整天討厭她的人,也沒有那些整天拿她尋開心,欺負她,讓她當牛做馬的揹着的思順、琴子、小牛、大喜、二孟、小麥與那個時常從外村跑來呵斥她的東嫂嫂,齊順哥與小白鼠以外,她的生活寧靜了許多~她喜歡這種寧靜~但這種寧靜總是會在她最不希望的時候打破。

記憶中好像來了一羣很奇怪的人,一羣穿着白色大衣的人,揹着類似農藥的噴水桶,對每個見到面的人就噴,像是天空中下起的雷陣雨一樣,她跟着大家的腳步凌亂的逃竄着~躲過一波又一波要被灑落的驚險畫面,躲在村口中那間久遠無人居住過的鬼屋,碰運氣般的四處找尋着能夠掩藏自己身軀的地方,捂住嘴巴!卻怎麼也捂不住鼻息間呼進的腥味,一種非常陌生不似雨天中有着的魚腥味,心口難受的彷彿,像是要跳出來一樣!

嗵嗵嗵~~~~~~~~

啊~無言的驚喊,聽到的卻是嬰兒般的哭泣聲!

原本躺在牀上的盧爺爺和盧奶奶聽到嬰兒般的哭喊聲後,皺着沒有焦急的看着早已沒有必要關閉的門檻,嘴角顫抖的希望佛祖可以保佑那苦命的孩子,可以平安無事!

彷彿世界上真的有神仙~沒有十分鐘,盧軍便在墳前找到睜大着恐懼雙眼,扯着嗓子不停哭喊的茉莉,嘴角原本的焦急和眼中嚴厲的責備,在看到對方的表情時,柔和的安撫着與老伴對望一眼後。

這孩子~盧奶奶會意的一笑便示意對方天氣微涼,既然找到的話,那就回去吧的眼神。心中卻萬分擔憂的想着,茉莉還那麼笑,他們老兩口知道自己的時日不多了!若要真的讓這孩子自生自滅的話,他們還真的狠不下心啦!但~如果真的把這孩子送出去的話,他們能用着瘦弱柴骨的身軀,去對抗那些執意要置他們村莊於死地的惡官嗎?她不知道~若是當初他們沒有出去爲大家張羅草藥的事情,他們或許早就在一年前就與他們的孩子們一起去了!可~當初冒死回到這裏之後,給他們的只是人財兩空,遍地橫屍,死不瞑目的兄弟姐妹與孩子們!

他們不能接受的不停的翻找着村莊中所有的角落,就連那一向令人不敢靠近的鬼屋他們都沒有放棄!好在皇天不負有心人,他們找到了盧氏剩下的唯一孩子,盧茉莉,這個原本是鬼屋主人盧員外曾孫女的孩子!

忘卻仇恨~這個孩子也算是一個可憐的娃兒,從出生的時候,盧員外家算是徹底落敗成爲身無分文的乞丐之聲,盧家小主子與小姐們,不是做苦力抵債,就是嫁到別人家裏當小妾,更悲慘的莫過於~茉莉的孃親~早在未出生的時候,便與鄰縣賈員外家的三公子有了媒妁之言!可~就差一年,眼看茉莉的孃親要過門的日子的前一年,盧家落敗成爲乞丐,還欠了一屁股的債務!賈家聽聞便~連夜便讓三公子娶了他人爲妻,聽聞此信!盧員外和盧老夫人當場氣絕身亡,小姐的爹孃卻因爲賭氣,隔天便要賣女兒,可是在當時與其說是賣女兒,不如說是免費贈送來的直接。

所以;茉莉的爹孃並不是因爲相愛而生下的茉莉,而是因爲~被迫才選擇了對方!但這些原因卻直接導致了~茉莉孃親接受不了現實,而在茉莉一歲左右的時候,悄悄的回到盧家大院裏懸樑自盡!

之後~哪裏便時常鬧鬼~大家都說;只要晚上走在那附近,都會有一個女人幽怨的語氣,在自言自語,大家都覺得那個聲音特別像是茉莉孃親的聲音。

但~誰也沒有把這件事情告訴過茉莉,或許~就是因爲如此!每當有人欺負她的時候,她總是潛意識的會躲在那裏,躲在她媽媽曾經長大過的地方!可事情並沒有結束~那天過後~茉莉半夜醒來一定要到墳前哭上一陣子後,然後在乖乖回家,可~白天的你時候,不論你給她說什麼,她只是點頭或者搖頭,剛開始的時候他們老兩口還想要試着去逗逗她,但~半年過去了,換回來的始終是一字未出的結果。 時間久了!他們老兩天也都有慢慢的放棄了逗趣她的心情。

但他們不知道,對於小茉莉來說;她恐懼着~希望有人可以多陪陪她,不要讓她一個人胡思亂想的生活就好!可~就在她一邊期待的得之不易的關懷,一邊在期待中失望!所以;她因爲~盧爺爺盧奶奶也像是村裏的其他人一樣不喜歡她~覺得她是個喪門星。

即便是她這樣的覺得,但是~她沒有任何能力,或者說是理由去拒絕現在所要承受的一切。

楊青輕碰着臉上的微痛,嘴角此時再也掛不住諷刺的笑容!她知道~或許這次真的逃不掉了~那些她曾經傷害過的人,她用各種理由與藉口,殘忍的打掉原本要來到這世上的孩子,她的孩子!

如果說;世界上真的有因果輪迴的話,那麼~她曾經一定是一個十惡不赦的壞人,所以;這輩子,佛祖才那麼喜歡與她玩笑!讓那些上輩子受了傷害的,這輩子要與她有所關聯。

若是這樣的話,那麼~她是不是也可以算是半個好人!閻王看在她平日裏也算是積德行善,所以~在衆仙人極佛祖面前替她求情,讓她能早日輪迴!

但~事情並沒有楊青的胡思亂想而有所改變,大家在黑暗中一邊尋找、擁抱着可以依靠的人。一邊默默的祈禱遭難快些過去~

雖然伸手看不到五指,被丈夫抱住的艾荷幸福極了!她因爲這輩子,都不能重溫回憶中所殘流的溫暖,卻沒想到,老天爺還是有眼的,佛祖也並沒有放棄聆聽!她的願望正在實現,哪怕下一刻就要生死相離,她也無怨!想到這裏~她緊摟着對方的!歉疚切無奈的閉上雙眼!她的自私~若是成真的話!女兒是否能原諒?

問題夾雜着問題!突然被抱緊的任寬陸,被黑暗奪取實現的雙眼,在黑暗中蒼白的臉孔以及上下打顫不停的雙脣驚怒參半的眼神,疑聚着好久不見的水珠!“爲什麼~爲什麼~要這麼~對他?“我摟抱住懷中的妻子,眼淚一滴一滴落在哪被血水沾染的鋼棍,他看不到~那棍深到何處!卻也清楚的明白!這個女人還是那麼的善良!

像是他們從來就沒有爭吵過一樣~總是對着他百依百順,總是想方設法的替他保全面子~總是~那個願意在空蕩無人的黑暗中~給他留下一盞燈光!他回憶着,只是~這種回憶!卻在也換不回時間的流逝!

抽泣的聲音令站在不遠處,嘴角泛起寒意的柯常安表現出滿臉的不悅神情!心裏懊惱不已的怨恨着艾荷那個笨女人,幹嗎?替那個無情無義的男人搭上性命,他不是給過她機會,讓她躲避這種命運的嗎?笨女人就是笨女人!因爲自己這樣的犧牲,就能換回一個男人的心的話,那麼~她也太過小看~漂泊在無形中各種誘惑,是如何吞嗤人性的了。

對於~柯常安的行爲,於小小不忍心的留下同情的淚水,他知道,這樣是很沒骨氣的一種行爲!雖說是相處時間不長,但他覺得艾荷實在是太傻了!他雖不懂大城市裏面的情呀~愛呀!是以什麼來衡量的~但是對於那些深愛的人,不應該也已深愛的心情來感激嗎?

而於小小懷中的孩子,無意是幸福的!就算是臉上被澎濺的血滴劃入嘴中,也~可以當做是另一種液體的體驗。

藍禾覺得艾荷這個女人挺傻的~像她阿姨一樣傻!但~一樣的傻~卻一樣的令她心疼不已。”爲什麼~她不是應該已經沒有同情心的嗎?爲什麼要對一個不算熟悉的陌生人心疼呢!爲什麼眼淚會不停控制的流瀉呢?爲什麼她明明翹起的嘴角,卻勾連不出一絲諷刺呢?爲什麼她會覺得~‘她’那看不見無關的面孔上正洋溢着幸福的滿足感呢?爲什麼?爲什麼?她明明應該在意的人,卻勾不起她一絲想要轉移的心情呢?

她不懂,不明白,不願意的心情~他懂!只是~那些懂得也不過是書中所假設的一些表面解釋!他猜不透,也參不明~人爲什麼要去感動~爲什麼要去飛蛾撲火還覺得無比羨慕那些消失在火中的蛾。

或許;喬司永遠不會明白!艾荷眼中的愛情,心中的守候和那瑣碎的承諾!值得她像飛蛾一樣的衝動。

突然的黑暗對於另外的兩個人並沒有多大的影響,他們並沒有像其他人因爲恐懼或者同情的傷心!或許~人一定要經歷過一些事情,才能學會如何泰山崩於前而面色不改,才能學會事不關己~了無興趣的冷酷表情。

火車停止前進~掙扎的~安靜的~淡然的~不安的~撕心裂肺的咒罵聲與哀傷的嘆息~新生的安詳~死亡中的悲傷~寧和在他們臉上寫滿了疲倦~

歌聲~鈴聲~震動了所有人的神經~~~~~~~~引得衆人需找!

失落在水中,孤獨而明亮的閃動了所有人此時的慾望,求生的慾望!

”喂~~~~~~~~~~~~~~~~~~~~~~~~~~~~~~~~~

衆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講述着自己所記得,所瞭解的事情~天開始從暗色的上空中射下了幾縷微光~照進了~誰的心房?

“喂~馬鑫先生嗎?告訴您一個好消息!楊青小姐現在已經聯絡上了!但~他們所在的位置,是處於邊境地區的山村中~地理環境非常的複雜,而且~那個地方此時已經被化爲紅**域!我們會盡量挽救他們的生命,但也同時希望您們不要抱太大的希望。”

“嘟嘟~~~~~~~~~~~~~~~~”對於這個突如其來的驚喜,馬鑫從渾渾噩噩的看了下手機屏幕中已斷的畫面!不知道是因爲太過喜悅了,還是因爲太過興奮了!他沒有注意到周圍的一切陌生的,並不像是哪個酒店房間的標準佈置~便慌忙的穿着一番後,奪門而出。 洗完澡出來的秦蘇,看着消失在門邊的身影,看着空擋沒有任何東西的牀頭櫃,嘴角露出諷刺的笑容,然後~笑意越來越深,笑聲也越來越大,只是~那笑聲中-夾雜了憤怒,鄙視與不甘心的情緒。

她因爲~他懂!可事實證明上~是他不懂,還是他裝不懂,她沒有興趣知道~她此時所知道的是,她和一個不愛的男人做了一場不算美麗的春夢,夢醒後~她要處理面前的一些瘋狂過後的冷亂!且沒有任何實質性的補償。

馬鑫焦急的坐在出租車上,忐忑不安的看周黑夜中忽閃忽明的路燈,嘴角以爲太過高興而一直翹起的嘴角,手中緊握的手機~腦海中以往快樂的時光!不可避免會出現的人物~想到左木,他不自覺看了下手機,原本喜悅的心情,漸漸的被另一種沉重的不安所代替!

他知道!對於左木來說;在他的心中和在自己心中的阿青,所處於的位置的一樣的!但~他卻不想承認過,這些年來~阿青在左木的心中比阿青在他馬鑫的心中,處於更重的位置!但不承認不代表不知道 ~或許就是因爲知道~他猶豫了~與其說是猶豫不如說是逃避、自私的想讓自己接着裝傻,就像是他爲了那個不得不結的婚禮一樣。

想着想着,司機便停好了車子,他從口袋中掏出皮夾中的百元大鈔,連等待對方找的時間都不願等待,便像是被鬼追了一般的拼命狂跑到家中!卻不料等待他的並不是滿室的黑暗,刺眼的光明讓他有些睜不開雙眼~條件反射的用手臂遮住光芒,隨着記憶中的位置,找到房間!準備簡單的收拾一下,便要離開!

楊柳驚訝的表情,並不會因爲看到馬鑫匆忙回來的身影,而是~剛纔房間踏出,手中拎着黑色包囊的丈夫,憤怒~好像是被刺痛的紅牛一樣,看到了血紅的布料!因爲太過憤怒而忘記了注意身邊的茶几,碰撞的聲音終於引起了對方的反應。

馬榮在等待機會,對於一個商人來說~他們喜歡剝奪~自己控制不了的東西,但對於等待~他們卻覺得,已經掌控的東西,便要慢慢的享受!對於~教育孩子來說~馬榮覺得這就是一種享受,一種可以用時間來作伴,來戲弄的享受。

所以;當馬鑫擡頭看到馬榮的時候,他一點也不驚訝~那是不可能的!其實;這幾年來他隨人和老爸針鋒相對,但更多的時候,失敗的哪一方總是他,若不是;這樣的話,他與阿青的孩子,也已經可以打醬油了。

”爸媽~你們來了!“馬鑫知道此時的自己又要戰敗了!但~他還是想要掙扎,想要爭取~一下!

”嗯~柳兒打電話說你出去了,本來我們想吃完飯就回去的~但怕留下柳兒一個人在家,所以~就稍微坐了一些時間!“馬媽媽一邊溫柔的說道!一邊起身走向兒子的身邊!眼中的擔憂與淚光閃爍。

馬鑫知道,他沒回來的時候,楊柳這個女人一定又說了一些瑣事,給他老媽聽了!想來老媽~又在爲他瞎操心了!想到這點,他沒有怨恨老媽突然打斷他想的思緒,而是把頭轉向另一邊準備發癲的老爸!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

”哼~你這是準備去哪裏~若是;良心發現~現在跟我和你媽一起回家,也算是你對得起你的咱們家的列祖列宗!“馬榮沒有理會兒子的臭臉與態度,而是言語決定他的未來。

對於-老爸自以爲是的想法,馬鑫露出厭惡的神情!馬媽媽看到兒子一副厭惡的神情,忍不住的走向老公哀求道;”鑫兒或許,只是想帶柳兒一起去度蜜月,其他的事情~咱們還是等他們度蜜月回來再說吧!“說完後的馬媽媽,用手招呼站在原地的兒媳,希望對方能接受她話中所想要表達的好意。

但她沒有想到的事情是~這個提議~簡直是在把孩子們往火坑裏推。

對於老媽的提議,原本準備反抗的馬鑫,突然覺得是一次非常難得機會!相比較把真相說出來~免不了要去不了,還不如順應老媽的建議!只是~這目的地~必須是阿青現在所在的位置。

馬榮看着突然順從的兒子,總覺得有些詭異!但~這並不會影響他的計劃!對於~兒子來說!他越是想要逃離他的身邊,他便會讓更多的人,去打擾他想要的自由,這-是父親專有的特權!

對於老爸的自以爲是的!馬鑫~沒有想到的是,當他沒有好心的拒絕老爸老媽的好心相送時,結果是~種下了圈套,一個與阿青所在位置相反的方向。

對於這點~楊柳卻沒有什麼感覺!她與他之間現在的狀況,比陌生的路人更加尷尬,更加難以相處,所以~她不可能有馬榮與馬媽媽臉上那種溫柔的·不懷好意的笑容,來的虛假。

”我去下洗手間“馬鑫說完,便轉頭就走!馬媽媽好心的想結果兒子手裏的包囊,卻被拒絕!但知子莫若父,馬榮其不能看不出兒子想要逃跑的意圖,便不動聲色的讓身邊的司機跟了過去。

所以;剛想準備落跑的馬鑫~看到這個從小看自己長大的司機秦叔,無奈被’請‘了回去。

或許;老爸就是知道~他從小最在乎的人,不是自己的父母,而是這個幾乎把自己當成是親生兒子一樣的秦叔了,所以;~纔會特地把已經退休在他們家養老的秦叔,大晚上不睡覺的去他的住處吧!想到這點!~他不由的握拳,惹來了老爸更加得意的笑容。

天~漸漸泛白!忙碌的身影~孤單的貓頭鷹雙眼倒影出人們疲倦的身形!有人安睡~也有人一夜無眠。

吳舞輕撫着身邊沉睡的男人,怕是會錯過什麼一般~連微笑的傷痕都不願放過!滿足的笑了~看着平日裏嚴肅的臉龐,此時也同孩子一般!柔和的讓人忍不住想要保護!越是仔細的觀看,越是忍不住希望~世界沒有明天。 有人說;萬物的變化在於~你知道的一切,都在一切知道中毀滅!

沒有從溝裏走過的人,不知道~溝中泥土會塌卸,不會游泳的人,永遠覺得看不見底面的水,便是深海!

黎明還是到來的~對於吳舞的祈禱,所有的天神都拒絕~厭惡的覺得希望沒有明天的女人或者男人一定是個極其自私,極其討厭的人!所以;對於他們這些人的請求,他們寧願罷工~也不能控制萬物有過不完的今天,等不到的明天。

若是;侍奉他們的人聽到這樣的回答,是不是要甩掉他們曾經所敬佩的一切呢?他們認爲的神~都那樣的無情無義~若天下的人,真的只是這樣認爲神~是有求必應毫無私心的存在的話,那麼~信奉他們的人,是不是也同樣的居心不良呢!

對於任寬陸來說;他打破了自己所爲的原則,就希望有那個神靈聽到他的哀求,讓妻子可以死而復生!但悲劇就是悲劇,它改寫了結局~卻逃不過結局背後的續集。

若是;神會應徵任寬陸的請求的話,藍禾便希望時光可以倒流,流到她是孩子的時候!可時光不會倒流~離開便是離開,回憶便是回憶,她能做的就是讓自己儘量生活在幸福中,哪怕是別人覺得的幸福中也不錯。

跟着任寬陸祈禱的,還有手中抱着孩子的於小小,他沒有惡意,只是希望自己能盡些微薄之力而已!所以;如果神聽到的話,請不要身邊這個臉臭的傢伙,對着自己怒視的擡拳。

柯常安沒有理會於小小求饒似的表情,滿臉不悅的揮動着拳頭,打在對方的臉上!看着對方搖晃不停的身形!心中的怒氣也得到了一些消減,但這並沒有說明他此時的心情已經平靜,所以~看到一邊和比他表情更加冷漠的藍禾,他忍不住想要戲弄一番。

”你這人?“對於突然摟抱住自己的男人,藍禾氣憤到了極點!原本想要僞裝好心情的她,卻被這男人突如其來的動作,打亂了歩奏~她告訴自己!推開就好!不用在意!可是~她怒了~這男人的手臂時鐵鏈,手掌是銅鎖!不論她怎麼費勁她就是推脫不了他的掌控,對於這點,她非常反感。

柯常安當然知道對方對自己排斥,但~他不是那種管別人心情好壞,小心翼翼活着的軟腳蝦。

喬司沒有理會藍禾求救似的神情,而是轉向正在努力尋找信號與外面通話的楊青!

而看到有人走近後,楊青簡短的客套之後,便對着大家說道;”他們說,我們現在所在的位置前方不遠處有個村莊,只要是想法設法從這裏出去的話,應該很快的就能找到出路,但是~他們希望~我們到哪裏以後,就在哪裏等待,以免走失!他們會提前派人去哪裏等待接應,照顧我們的~大家還有什麼問題嗎?"

聽到這話後,衆人齊齊的搖頭,卻沒看到有一個人正在雙眼發光的看着楊青手中的手機,趁着衆人看不到的時候,強搶在手中大喊;“我是任寬陸!這裏有傷員,快派人來接我們~~~~~~~~~~~~~~~’任寬陸反反覆覆的重複着這幾句話,卻並有發現對面的人員,早就掛斷了電話。

衆人你看我,我看得你的!覺得有些不對勁,這個男人是不是瘋了!怎麼舉止那麼反常~就算是受了刺激!但~卻不待衆人反應,便把電話丟到了窗外!然後又跑回了妻子躺在的地方,卻再也不求神拜佛般的吼叫!但也不安靜的~不停念念自語!樣子異常的溫柔,甚是詭異。

看到任寬陸有些癡傻的柯常安,嘴角露出殘酷的笑容,心想~你若不選擇回到老媽身邊~那就用屍體來懺悔你的罪孽吧!

被打的於小小看到任寬陸殘酷的笑容,不由得腿腳發軟的走向一直安靜躲在角落的兩個人!希望以此能躲避面前這個惡魔。

孩子是無辜的象徵,對於突然走過來的於小小,秦尛與姚華裝作友好的一笑,其實;他們從心底不想有人不想打擾他們難得的二人世界。

可~對於於小小來說!對方這友好的笑容,簡直像是傳說中的那個什麼·蒙~~~麗~~~的!所以;他不請自便的坐在對方的對面。

被強迫上了與目的地相反路程的馬鑫,坐在靠窗的位置上,面色疑重看向窗外,怕會忍不住想要甩對方一個巴掌。

楊柳豈能不知道馬鑫現在有多討厭她!所以;對於他的討厭,她無法改變,她能改變只有自己~不要太過傷心,因爲不值得~她知道不值得~所以怕看着他絕情的背景,她也絕倒快要窒息了。

到底該不該給左木打個電話,他現在突然有些想告訴對方,他希望~不期望阿青會原諒自己,但~他不希望留她一個人在陌生的地方,他記得~阿青曾經告訴過他!她害怕陌生的地球和一羣陌生的人接觸!他記得~只是他記得的事情卻早已經改變了。

比起熟悉的人,現在的楊青~卻有點享受這陌生的一切!因爲她可以不用估計那些熟悉人在意的事情!尤其是;她不希望左木知道她現在的情況,對於他的喜歡她給予不了相應的回報!所以;他們友誼不可能在回到原來的詭異,與其雙方見面時會出現尷尬,不如~從此不要再見面 !還能給彼此保留一些美好的回憶,她知道她這樣的想法!對於彼此都很殘忍,可往往殘忍的決定,卻是治療哪些尷尬局面最好的良藥。

或許是有心靈感應,也或許是生理時鐘!左木微微的睜開雙眼,模糊中感覺有什麼東西在身邊,這個想法不由的讓他皺起了眉頭!但~當他看到身邊所謂的東西~是個人,而且是自己認識的人,原本微皺的額頭,此時卻連空氣都夾不進去了。

看到對方的反應,吳舞原本甜蜜滿足的笑容僵在了嘴邊,她低頭試圖調整自己的心情,給對方問個好!卻發現對方趁她沒有注意的時候,便已經下牀穿戴了。 是的!對於現在的左木來說,只想快些離開這個鬼地方,並且萬分頭痛~按照常理來說~他會應爲這件事情被要挾結婚、生子、然後和一個毫無感情基礎的女人了此殘生。想到這裏~那一隻沒有鬆開的眉峯,連帶着眼睛都變形成三角狀了。

看着對方毫不留戀的穿戴,吳舞強忍住淚水在眼中打轉,卻怎麼也撐不到對方離開便已是淚流滿面,楚楚可憐的摸樣了!但這並沒有因此而留住對方腳步,或者說;沒有留住對方任何一絲同情的神情。

左木並不知道自己只是希望給彼此一些時間冷靜一下,然後在做討論!他的腦海巨裂的疼痛不已~模糊中他記得他做了個夢,夢中的阿青沒有拋下自己一個人,夢中的阿青說愛自己!夢中的阿青~看他的樣子好溫柔,滿含情意雙眼中只有他一個人的身影,而他卻覺得得到了全世界般幸福而滿足。

爲什麼~醒來之後會是這個樣子?爲什麼醒來以後~身邊的人竟然是吳舞,那個他不願意傷害的小妹妹,那個他一直知道喜歡他的女孩,那個他曾經想要給對方介紹一個值得愛她的人,值得她所愛的人!可是;那個人絕對不會是他!他說過;如果~阿青不愛她,他會等到她愛他爲止!而事到如今~他還能拿什麼讓對方愛上自己呢?阿青說過;她喜歡的人可以沒有錢,沒有全,沒有性格!但唯一的是必須要爲她守身如玉,相對於~她也會如此。

阿青說~阿青說~阿青說~~~~~~~~~~~~~~·他腦海中閃爍着阿青滿含淚水的雙眼說;她太愛他了~因爲~他是她要守候的唯一,是給她承諾,伴她到老!是哪個就算死去,也會在奈何橋上等她的男人,她說;愛~太沉重~她讓自己不要走她走過的路了!她說;如果身邊有人受傷的話,她先來,這樣!就不用更多的人受傷了!

但~愛情是不能預計!像是被貓咪咬傷一樣,不是打了防護疫苗就可以防止一生不再被貓咪啃咬的程序!阿青~若是傷害的話,只有是相遇相識相知,便不可避免的會彼此傷害!如果你不那麼要強,不那麼固執,不那麼倔強!或許~我們也可以很幸福,也不必要去擔心會受傷。

但~若是真的楊青沒有她那了脾性,她也不是楊青了!對於這樣的要求~楊青沒有辦法改變,所以;那些她認爲的潛在的曖昧和危險,她都儘量不去觸碰,因爲她知道~她傷不起?傷不起別人對她所表現的出來的慾望,她無法回贈給對方想要的答案。

面對與楊青的疏遠與冷漠,喬司有些哭笑不得的苦笑~他只是想表示一下自己的友好而已!並沒有~像她心中所想的那樣,想要佔對方的便宜,或者是準備吃對方的豆腐!他因爲~只要是他表示友好的話,別人也會適當的敷衍一下,以表示~友好!可悲哀的是~就是這份與衆不同,讓他有種捨不得放鬆的情緒!難道~他得了一種叫做:賤“的病種。

楊青不知道對方在想什麼,只是~她討厭去敷衍對方,至少在一個陌生的地方,她想放鬆自我!難道;這樣的行爲也是不被准許的嗎?想到這點~她有些難過的抱怨着這人世間的糾纏,抱怨這些人沒有無情無義,且太過自私!

可~對於陌生的人來說,誰又在乎誰的自私~剛下飛機的馬鑫,連等待楊柳的時間都不給予,便轉生準備離開,搭乘另一趟班機,準備去接他心愛的女人!

”你去哪裏!”楊柳小跑的攔住早已走遠十米左右的丈夫,嘴角諷刺的笑容,帶着淡淡的怒氣!若不是不想在大庭廣衆之下丟人,她一定不會用嘲諷的微笑對着面前這個想要拋棄她的無情男人!不論他們現在是否相愛,他的人,他的下半輩子,只能是她楊柳!所以~她別想着要從她的身邊逃離。

楊柳不知道馬鑫早就不在乎他的人要和誰綁在一起,但~除了楊青以外,誰也綁不住他的心!這樣的說法或許對於面前的女人太過自私了!但一想到這個女人利用別人的野種,騙取他的責任,騙取他的背叛!他便氣不打一處來。

“告訴你~阿青沒有死!所以;你就死心吧!你的陰謀不會實現,我馬鑫~不會在拋棄心愛的女人,去養你肚子裏面的野種,負起那謊言欺騙中所謂的責任!你說過嗎?沒有孩子的話,誰也拆不散我和阿青的~不是嗎?”

”你~~~卑鄙~~~你~~~~無恥~~~~你下流~~~~~~~~~你~怎麼~~~怎麼~~~~~~~~~怎麼可以偷聽我和別人的談話?!“楊柳不可思議的指着對方,早已顫抖不已的聲音,顯露出她驚訝與極度的憤怒!她沒有想到,對方竟然會是這樣一個人,她因爲~對方是君子!是那種知道什麼時候該避嫌的人,所以;她纔不甘心讓楊青那個女人得到這樣的好男人!可~如今看來~她明白了!爲什麼對方那麼恨自己~爲什麼突然之間那麼討厭自己!原來~他們是一類人,那種爲了自己可以置別人與水深火熱之中的人。

似乎一切都開朗了~楊柳的怒極反笑,讓~馬鑫更加毫不留情的轉身!但他太低估楊柳心中所謂的自私心了!那種自私不是一句兩句話,便可以改變一件她早已規劃已久的事情,她不會讓她的孩子同她一樣,在那種虛假的愛意、虛假的責任、漫天飛舞的流言蜚語中度過人生的!這樣的人生~她逃不掉了!但~她喜歡她最愛的人,重蹈覆轍。

若是;馬鑫知道她心中的想法而改變現在所持有的敵視態度的話!他們的人生會不會走向不一樣的結局!這誰也不知道不是嗎?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