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就在這個時候,前方突然傳來了一片很細微的光亮,這一絲光亮對別人來說或許算不上什麼,可是對於此刻深陷黑暗之中的人來說,那就是在暴風雨之中,看到了燈塔中發出的光芒一般的重要,而皓陽,就在其中。


既然出現了光亮,那麼皓陽自然不會放過這一絲光,皓陽努力的朝着光亮的方向衝了過去,看着眼前的光亮越來越亮,皓陽的心裏面燃起了希望之火,在突破黑暗空間的那一瞬間,突然傳來的痛疼,就像絞碎自己的肉體和靈魂一般的痛苦,全身在在這一刻彷彿就要破碎了一樣,就在皓陽將要撐不住的時候,腦海中浮現出了自己死去的爺爺和心愛的琳菲,皓陽一咬牙,強忍着疼痛,衝破了混沌般的黑暗。

皓陽過了好久,慢慢的回過神來,看着面前的這片陌生的空間,天空,有漆黑如墨慢慢的變成血紅,又從血紅色慢慢的變成漆黑,天空之中的顏色在不斷的變化。

腳下的大地,焦灼火熱,不斷的有着無盡的、炙熱的岩漿在皓陽的眼前,衝破早已經龜裂的大地,朝着天空噴涌而出。

連綿不絕的山脈,環繞着這片大地,可是山卻不是綠色,而是詭異一般的赤紅色,山脈之下,無數的彎彎曲曲的黑色河流環繞着這片大地,到處都是皓陽從來沒有看到過的植物,甚至許多在外界的書籍上已經絕種的物種,在這裏都隨處可見,一望無際的赤紅大地,沒有盡頭,天空中,不時的飛過帶有閃電的巨鳥,大地上,跑過數不清的猛獸。還有着彷彿是天然形成的建築羣,十分的壯麗。

皓陽看着這些景象,心裏面一直都保持着震撼,環顧四周,卻沒有發現任何何人有關的食物,唯一有點關係的,就是面前的已經被這裏的猛獸所吃掉的人的骨頭和頭骨。

而這裏,就是皓陽的最終目的地,深淵。一個充斥着無盡黑暗的黑暗國度,這裏到處都充斥着危險,飢餓兇殘的黑暗魔獸,每一個角落隱藏着充滿着劇毒的植物,在這裏,一切的生物只有着兩個結果,要麼被殺,要麼殺掉別人。

雖然帕克和皓陽說過這裏的危險,可是當皓陽親眼的見識到了這裏,才知道這裏到底有多麼的危險,看來自己的生存之旅在這一刻就要開始了。

皓陽慢慢的走着,一邊前進一邊在心裏面不斷地祈禱,希望不要發生什麼事情。

就在皓陽正在慢慢前進的時候,天空傳出一陣尖銳的嘯聲,下一刻,一道道雷電從天而降,當皓陽擡頭一看,竟然是先前皓陽遇到過的帶有閃電的巨鳥,而這種巨鳥,皓陽在書上也看到過。

這種鳥叫做雷翼龍鷹,速度非常之快的魔獸,已經滅絕,可是其威力卻非常的強橫,在過去,可是許多人非常渴望得到的魔獸,而且此魔獸一身是寶,所以導致許多的人去獵殺,最後導致滅絕。

而此刻,皓陽卻十分的不幸,一來就遇到了這樣的魔獸,皓陽知道自己打不過,只能夠逃跑,可是真的可以跑得掉嗎,雷翼龍鷹就是速度快,這不是現在的皓陽可以躲得過的。

就在皓陽即將被抓到的時候,一道道狼嘯的聲音從後面傳來,下一刻,先前還十分強勢的雷翼龍鷹一下子開始四處逃竄,可是這些狼嘯卻絲毫沒有停下,很快,一場魔獸之間的戰鬥此刻打響,而皓陽則藉着這個機會趕緊的逃離此地。

先前的狼嘯,皓陽在匆忙之間,掃了一眼到底是什麼魔獸,而當皓陽看到之後,才發現,雷翼龍鷹這一次可是倒黴了,因爲這正好是它們的天敵,魔翼雙頭狼。

魔翼雙頭狼,是一種變異的狼魔獸,而這種魔獸,體內有着兩種魔獸魔核,則是暗屬相和風屬性,而這也使得他們的戰鬥力和移動速度非常的強橫,一般的魔獸無法擊敗它們。

而爲什麼說這兩種魔獸是天敵,就是因爲在魔翼雙頭狼的傳承記憶中,自己沒有變異的先祖曾經就是被雷翼龍鷹所殺,雖然後來它們的種羣有些變異,可是這份仇卻絲毫沒有忘記,而且還隨着血脈的流傳,越來越深。

不過魔翼雙頭狼在外界還沒有滅絕,可是很顯然,深淵之中的魔翼雙頭狼要比外界的兇狠的多,而且那種凌厲的攻擊,是絕對經過血的洗禮纔會有的。

此時的皓陽,使出了吃奶得勁,一直的跑,直到確定自己不會被追到,才停了下來,找了一棵樹,背靠在樹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很顯然是很累了。

“真是沒有想到,原本以爲只是來收服邪影的,怎麼搞出這麼多的事情啊,看來自己來就是個錯誤,也不知道暗影是怎麼想的,竟然會叫我自己來這裏,難道是故意的。”皓陽一直在那裏想着,很顯然,此時的皓陽也知道了現在自己所處的深淵到底有多麼的恐怖了。

皓陽的心裏面還在想,自己會不會還沒做找到邪影,自己就已經成爲了其他魔獸嘴裏的食物了。

不過很快皓陽就打消了這個念頭,因爲皓陽還有着自己的心願,那就是去守護自己珍惜和愛的人,自己絕對不能夠死在這裏。

當皓陽的腦海中中浮現出了這股念頭之後,再一次的鼓足了勁,朝着深淵再一次的前進。 不知不覺,皓陽已經在深淵裏面待了將近三天的時間,而這三天的時間也是皓陽估算出來的,畢竟這裏的天氣是無法正確的推測出時間的,而在這段時間裏,皓陽真正的瞭解到爲什麼深淵會被叫做黑暗國度了。

皓陽每一天在這裏,都是躲避各種各樣魔獸的攻擊,因爲在這裏,稍有不慎就會送命,皓陽真是不明白,那些通過深淵試煉的到底是不是人啊。

走在赤紅色的大地之上,皓陽不斷的喘着粗氣,這段時間,皓陽也沒有好好的吃東西,只是摘取了一些植物上結着的果實,幸好皓陽曾經看過一些書籍,還略微的能夠鑑別出來那些果實能夠吃,不過皓陽還是對這裏很驚奇,因爲這裏許多的物種在外界早就已經滅絕了。

不知不覺中,皓陽漸漸的來到了一個十分陌生的地方,而且這個地方相對於先前皓陽待過的地方,可謂是世外桃源,畢竟這裏的環境是真的比剛纔的那些好得多得多。

皓陽發現在不遠的地方,有着一個類似於建築物的東西,皓陽好像發現了新大陸一樣,迫不及待的朝着那裏前進。

很快,皓陽來到了這個建築物,不過當皓陽仔細一看的時候,發現這個建築物的樣子好奇特,說是塔吧,又不像,到底是什麼也說不出來,不過從其上的痕跡來看,這個存在的年代十分的就遠了。

我的蠻荒部落 皓陽看着面前的這個建築,希望可以從其中找到進入的入口,皓陽的心裏面想的就是,就算這個建築物裏沒有什麼珍貴的東西,最起碼自己暫時有一個住的地方,不至於天天休息的時候擔驚受怕。

就這樣,皓陽開始進行着摸索,皓陽在平滑的牆壁上不斷的進行着摸索,希望自己可以找尋到什麼可以打開這個建築物的東西或者是機關,可是半天的時間過去了,皓陽還是沒有發現任何有關的東西,而皓陽卻不知道,危險正在悄悄的靠近他。

就在皓陽正在搜索的時候,突然覺得背後一陣微涼,於是天生的反應,下意識的將體內的那股殺氣釋放而出,隨即立即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當皓陽定睛一看,心裏面頓時涼了一半,“這他孃的什麼命啊,怎麼那麼倒黴,竟然會遇到這些東西。”

皓陽遇到的魔獸是雙翼螳螂,雙翼螳螂的攻擊性不強,可是他們卻讓很多的人害怕,而害怕的原因就是因爲它們往往是大羣的出動找尋食物,一般不會單獨行動,所以就是在厲害的人,也不希望遇到這樣的魔獸,畢竟一個人也打不過一羣魔獸啊,而且這裏還是深淵,誰知道這些雙翼螳螂到底和外界的雙翼螳螂有着什麼區別。

先前被皓陽的那股殺氣震懾住的雙翼螳螂恢復了狀態,於是一聲類似於召喚的聲音從其嘴中發出,下一刻,皓陽看到遠處,黑壓壓的一片雙翼螳螂衝着自己這邊過來,而皓陽的頭上則是冷汗。

皓陽看着成羣的雙翼螳螂鋪天蓋地的衝了過來,而皓陽很顯然不想成爲它們的食物,於是乎發了瘋一般的敲打着建築物,希望找到類似於機關一樣的東西,就在皓陽正在捶打的時候,成羣的雙翼螳螂衝了過來,皓陽也顧不得找機關了,身形猶如靈猴一般的對着建築物的上方衝去,而那些雙翼螳螂雖然一部分撞擊在建築物上,可是還是有一些對着建築物的上方衝去。

皓陽看着下方衝過來的魔獸,一個個魔法從皓陽的手中凝聚,然後對着下方發射,雖然只是一些不是很強的魔法,可是皓陽現在的能力完全可以做到瞬發,而且皓陽的魔法數量很多,就算是很弱小的魔法,在疊加之後,也會變得很強大。

在皓陽魔法的攻擊下,雙翼螳螂也的確被阻攔了下來,可是這也只是時間的問題,當皓陽的法力被消耗完了之後,就不知道應該怎麼辦了。

此時的皓陽非常的着急,一個個魔法對着下方射去,而且皓陽還不時的對着建築物釋放魔法,雖然沒有規則的釋放魔法,可是皓陽的心裏還是抱着僥倖的心理,希望自己可以找到機關。

不過不得不說,皓陽還真是夠幸運的,真的被皓陽發現了機關,當這個機關被觸動的時候,建築物的下方突然裂開了一個巨大的裂縫,而那些在下方的雙翼螳螂則沒有什麼準備,很自然的就成羣的掉到了下方的裂縫,一聲聲撕心裂肺般的聲音從下面穿了出來,讓皓陽聽得毛骨悚然。

那些原本還打算衝過來的雙翼螳螂看到下面的情境,紛紛的四散逃跑,皓陽看到這樣的局面,微微的喘了口氣,然後慢慢的從上面下來。

當皓陽看到下面的裂縫的時候,忍不住的嘔吐起來,過了好久,皓陽才漸漸的恢復。

那些掉進裂縫裏的雙翼螳螂不知道被什麼東西弄的,全部都變成了肉泥,場景十分的噁心。

皓陽努力的忘記剛纔看到的景象,然後慢慢的走到建築物前,確實的出現了一道門。

皓陽沒有多加思考,就那麼的走了進去,當皓陽走進去的那一霎那,大門突然的關閉了,緊接着,皓陽的腳下的石板消失,皓陽沒有任何準備的掉了下去,而掉下去的那一刻,皓陽的心裏想的就是,“完蛋了。”

在下墜的過程中,皓陽的大腦還算是清醒,一直對着自己施加魔法,保護自己,防止自己等一會掉下去的時候摔慘了。

“啊,疼死了。”

很顯然,雖然皓陽給自己施加了一些魔法,可是重力的施加之下,皓陽還是狠狠的摔了下來,皓陽慢慢的從地上爬了起來,檢查了一下自己的身體受沒受傷,過了一會,情況還算不錯,只是略微的手肘處破了點皮,不過那摔下來的一下還真是疼。

皓陽的看着四周,然後慢慢的朝着裏面走去,因爲不走不行啊,自己身後也沒有路,自己只能朝着前面前進了。 慢慢的朝着裏面走去,雖然僅僅的藉助着石壁上發出微弱光亮的水晶石,才能夠看清自己前進的方向,不過總比沒有光亮,自己胡亂走的好。

而皓陽發現,自己現在所走的地方就是一個彷彿走不到盡頭的走廊,不知道何時才能夠走完。

不知道走了到底有多久,皓陽發現,自己好像是走到了盡頭,自己擡頭一看,面前時一道看起來十分厚重的石門,石門上面彷彿是用着鮮血刻畫出的符文,而符文的顏色彷彿隨着時間的流逝,慢慢的變成了暗紅色,而皓陽卻不知道,面前的石門打開之後的路,到底會通向哪裏,不過此刻自己沒有選擇了,只能夠前進。

雖然皓陽不想冒險,可是此刻的自己別無選擇,於是皓陽藉助着石壁上發出的光亮,找尋打開石門的機關,在經過努力的尋找,終於在石門右邊的第二塊石壁出發現了隱藏在石壁裏面的機關。

皓陽在按下機關之前,運轉起身上的魔法,然後輕輕的按下了開關,皓陽一邊按下去,一邊祈禱自己,祝福自己好運。

漸漸的,隨着石門開啓,皓陽發現沒有什麼危險,於是那顆一直懸着的心終於放了下來,不過皓陽發現自己的面前還是一條不知道盡頭的走廊,皓陽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夠慢慢的,接着前進。

也不知道到底過了有多久,而皓陽的動作也漸漸的麻木了,因爲在這段時間裏,皓陽一直重複着兩個動作,那就是前進和找尋機關,就連皓陽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開了多少扇石門了,不過每一次開啓的石門上面畫的符文都不一樣,而且就連其上的顏色都不一樣。

皓陽不知道走了多久,突然,皓陽的精神狀態突然好了起來,因爲皓陽發現前面有着很亮的光芒,這對於皓陽來說是一個好消息,因爲前面很有可能就是出路,於是乎皓陽也不顧自己的體力還有多少,對着前面就跑了過去。

幸好這條路不長,不然還沒有到盡頭,自己說不定就已經先倒下了。

皓陽被眼前的景象所震驚了,因爲這裏的樣子簡直就是一個實驗室啊,這裏到處都擺放着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雖然自己不知道這些都是什麼東西,正中央,擺放着一個巨大的桌子,而桌子的上面擺放着說不清的瓶子,而瓶子裏裝着各式各樣的液體,不過皓陽可不敢去碰,誰知道這些東西有沒有什麼危險性。

皓陽慢慢的走在這裏,不過這段時間,沒有發生什麼事情,而皓陽也真的是累了,於是慢慢的找了一個舒服的地方,慢慢的靠了過去。

就在皓陽剛剛靠過去,躺下的時候,身後的石壁突然轉動,而皓陽自然的就被轉進去了。

當皓陽從地上爬起來的時候,再一次的被震驚了,因爲皓陽眼前的景象確實很震驚,因爲這裏很顯然就是一個圖書館啊,而且不比魔法學院的圖書館小,這裏面所能佔用的空間很顯然都已經被書籍給堆滿了,雖然這裏面有的書已經發黃了,不過就算是對書不感興趣的人,在看到這麼多的書的時候,也應該會拿起幾本書慢慢的看。

皓陽慢慢的在這裏搜索,發現在這些書的後面,還有着幾個櫃子,而櫃子的後面有着石門,不過石門上面有着魔法的封印,看來自己一時半會是進不去這石門的後面了。

不過皓陽想,自己現在有的是時間,收服邪影的事情也不是那麼容易,自己還不如在這裏慢慢的看看,說不定還會發現一些這裏的線索呢。

於是皓陽慢慢的坐下來,翻看着這些書籍,不過就在皓陽搬動這些書籍的時候,發現這些書的下面竟然還有着一張大桌子,而桌子上什麼都沒有,只有一個盒子。

皓陽拿起盒子,仔細的看了看,發現盒子的做工非常的精美,而且自己還從盒子上面感覺到了魔法的波動,很顯然,盒子的製作材料是非常的珍貴的。

而且皓陽還發現盒子沒有上鎖,於是慢慢的把盒子打開,盒子打開之後,發現這裏面只有一本黑皮筆記。

皓陽慢慢的翻看筆記,筆記的第一頁上寫着,“暗夜精靈祭祀菲爾。”

“看來這本筆記的主人是一個暗夜精靈的祭祀啊,祭祀的實力可是不弱啊,不知道這上面到底會有着什麼記載,希望會是一些有用的東西吧。”皓陽的心裏面一邊想着,一邊翻閱筆記。

慢慢的,皓陽發現這只不過是一本日記罷了,隨便的翻看了幾頁,上面記載着這名叫做菲兒的祭祀,自己的成長記錄,不過這裏面卻有地圖,而參照地圖和這個建築的具體位置,皓陽發現自己只不過身處於深淵的外圍,自己還沒有到內部,而邪影的居住地則在深淵的內部,想到這裏,皓陽的心裏面就有些不知道怎麼辦了。

“這外圍就這麼的可怕了,那內部怎麼辦啊,這不是要命嗎。”皓陽的心裏面雖然是這麼想的,可是自己沒有辦法,只能夠想辦法到達深淵的內部。

不過皓陽還是繼續的翻看了這本日記,不過隨後皓陽慢慢發現,這個建築物不是那麼簡單的存在,實際上這是一個暗夜精靈的實驗室,而這個實驗室裏面,還隱藏着暗夜精靈一族的寶物,而那件寶物,就是暗夜精靈祭祀菲兒自己研究出來的一件神器,而這件神器就被封印在石門的後面,不過筆記的後面很顯然被撕下來了,所以具體的解除方法上面沒有記載。

“真是想不到啊,這裏竟然會是暗夜精靈的實驗室,而且這裏還有着神器,看來自己的命還不錯,不過就是不知道這個神器的解除方法到底是什麼,要是能夠知道方法就好了,說不定解除方法就在這些書裏也說不定呢。”

皓陽在略微的想了一下之後,就埋進了書的海洋,希望可以在其中找到和解除石門封印有關的一切線索。 待在全是書籍的地方,皓陽看着這麼多的書籍,不知道到底什麼時候纔可以找到有關於石門封印的相關內容,不過皓陽不擔心食物的問題,因爲在這之前,皓陽已經收集了許多能吃的水果,足夠皓陽吃半個月的時間。

“魔法備註,不是。”

“獸人世界的講述,也不是。”

在翻閱了許多的書籍,可是還是沒有找到自己所需要的書籍。

“不找了,太浪費時間了,等以後再說吧,等我實力變得強大之後,看看能不能把這個封印打破吧。”

皓陽的心裏面想完之後,就在自己起身的時候,被眼前的那些堆積起來的書籍給絆倒了。

“怎麼那麼倒黴啊,起來都要摔一下。”就在皓陽準備起身的時候,突然眼前一亮,好像發現了新大陸一樣,盯着眼前的東西不放。

“我要找的東西就是這個吧,暗夜精靈用語。”

皓陽將地上這本藍色書皮的厚厚的書從地上拿了起來,坐在地上,慢慢的翻閱着這本書。

不知不覺,皓陽彷彿被這本書所吸引,而且無法自拔,彷彿其中的語言蘊含着巨大的魔力一般。

“真是沒有想到暗夜精靈的歷史竟然這麼的久遠,而且還是大陸上曾經鼎盛的種族,而且在精靈族中還有着舉足輕重的地位啊,可惜了,現在的這個種族已經沒落了,而且也不知道去了哪裏。”

現在的大陸上,關於暗夜精靈一族的消息說真的,非常的少,而且許多的人已經快要忘記精靈族裏面還有着這樣的族羣了。

皓陽繼續的翻閱着這本書,過了兩天,皓陽再一次的來到了這個石門的面前,然後看着石門上的封印,因爲皓陽隱隱約約的覺得面前的這個封印,實際上應該是暗夜精靈一族的語言,這樣的話,就算是被別人發現了這個石門,無法通曉暗夜精靈的語言,也是無法破解封印的。

皓陽仔細的觀看石門上的那些封印,然後再和自己腦海裏面記住的一些文字相互結合,不過皓陽還是發現,自己所記住的這些語言,不過皓陽的心裏面卻很高興,因爲這和自己的判斷是一樣的,雖然自己暫時無法完全的讀出來封印的意思i,可是大概的含義還是瞭解的。

皓陽決定在努力一下,爭取在自己離開之前,徹底的解讀出封印的徹底含義。

不知不覺,皓陽翻閱這本筆記的時間已經有五天了,在這五天的時間裏,皓陽對於這本筆記基本上已經都知曉了,就算現在真的有一個暗夜精靈和皓陽進行對話,皓陽也可以很從容的和對方對話。

皓陽再一次的來到了石門的前面,這一次皓陽是抱着解除封印的心態。

皓陽盯着面前的封印好久,終於,皓陽長長的舒了一口氣,因爲皓陽徹底的看明白了。

“沒有想到這個封印竟然是一個提示啊,提示這個石門的後面不是神器的儲藏地點,而先前的那些都只不過是一個幌子,來騙人的,真不愧是暗夜精靈啊。”

“不過現在我已經知道了封印上面的含義了,那麼接下來就是破解你的時候了。”

皓陽慢慢的把手放在了石門的正中央,然後輕輕的按下石門,咔嚓一聲,石門的中央位置凹陷下去,隨即,石門的兩側突然打開,石門緩緩的向後退,漸漸地,石門就這麼輕鬆的被打開了。

“暗夜精靈真會琢磨人的心理啊,知道如果是外人看到這個石門的封印一定不會輕舉妄動,殊不知,這個封印只不過是一個騙局罷了,只要仔細的摸索石門,總會打開的。”

皓陽的心裏面微微的一笑,然後徑直的走進石門的後面。

“原來這裏是一個密室啊,說不定下面真的會有什麼好東西呢。”皓陽一邊想着,一邊慢慢的朝着下面走去,不過越走,皓陽越覺得這下面越奇特。

因爲越到下面,皓陽越覺得這下面的元素越來越強,而且這裏的元素不像外面的深淵一樣,那麼的暴躁,無法吸收,這裏的元素不僅溫和,而且十分的濃郁,要是在這裏修煉的話,那可比在外面修煉的強得多,而且這裏的一天,還可以頂在外面的好幾天,可是皓陽現在沒有多少時間,不然的話,皓陽一定會留下來的。

隨着皓陽的慢慢深入,皓陽發現,越往裏面,越是奇特,而且皓陽的這一路上,看到牆上的那些石壁到雕刻着不同的東西,仔細看的話,你會發現是一些法器和兵器,而且僅僅從這些雕刻上面,彷彿就能夠感受得到,這些東西如果真的存在的話,那麼一定是十分強大的存在。

終於,皓陽發現前面傳出了光亮,於是加快腳步,終於來到了發出光亮的地方,不過當皓陽看到眼前的場景的時候,心裏面不禁的發出了一聲驚歎。

“看來這裏纔是真正的實驗室吧,真是沒有想到啊,原本不起眼的建築裏面,竟然是這個樣子,真是暗藏玄機啊。”

皓陽慢慢的走進這裏,看着這片非常巨大的實驗場所,而且這裏非常的乾淨,就好像是經常有人來打掃一樣,沒有一絲的灰塵。

“這個東西應該是鍊金術的實驗器材吧。”皓陽看着放在地上的東西,彎下身子,將東西撿起來,然後細細的觀看,發現這東西竟然是許多的珍貴金屬合成的物品,皓陽的心裏面就在想,“要是把這個東西拿出去的話,一定可以賣許多錢。”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