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就是這裏了”一棟半新的大樓的第三層前衆人停下了腳步,樑軍拿出一串鑰匙打開了樓梯口的一個鐵門。


大門一打開楊藝發現這原來是一套兩房一廳的套房,房子是半新舊的,整個房子都鋪設着純木質地板,牆面也是粉刷得甚是雪白,而客廳的中央放置着一套二手的老式紅木沙發,沙發前擺放着一個同樣是紅木的老式電視櫃櫃子上放着一個黑色的電視,這個就是客廳大致的擺設。

“怎麼樣小藝,這個就是我們大家一起幫小雨、小帆租的房子”馬昊得意的指着這個房間問着楊藝。

“你們大家……,這怎麼行,這得花不少錢吧!”楊藝總算明白了大家口中的驚喜是什麼了,對於大家這樣的幫着楊藝怎麼能受得起呢?他堅定的拒絕着。

“沒有多少啊,我們大家平攤下沒什麼大問題了”馬昊無所謂的回答着楊藝。

“這真的不行,你們雖然解決了他們一時的困難,但這樣的房子我們是住不起的,他們兩個每個月靠着那點點的拾荒的收人那夠交房租的呢?再說還有那些七七八八的費用就更不行了”楊藝並沒有被突如其來的好事而衝昏頭腦,他理智的說着。

“關於這點小藝你也不用擔心,發生了小雨這樣的事情後我們都不放心繼續讓這兩個孩子再去做拾荒,所以我們與樑老大一起想了一個好辦法,這個辦法可以解決你所有的顧慮哦!”聽到楊藝的話馬昊卻是一點都不在乎,因爲他們大家已經早就有了應對之策,不過馬昊卻給楊藝賣了個關子沒有說出來。

“這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呢?”楊藝滿頭霧水的問着大家。最終還是餐館樑老闆自己說出了事情的真相:“小藝,你們的運氣很好,我的餐館正好缺兩個廚房幫工的,所以我決定錄用小雨和小帆來我的餐館工作,工資的話是一個月800塊,而這個房子就是餐館提供給他們的宿舍,我知道這錢不算多工作可能也很辛苦,但卻也好過他們起早貪黑的去做拾荒了”

“什麼?樑老闆,你要知道他們兩個都還小呢,小帆才16歲,小雨也才15歲而已,如果被查出來你不是要被處罰的嗎?那樣可就得不償失了啊!”楊藝聽聞樑軍準備錄用蕭雨與林帆時不免爲樑軍感到擔憂。

“你放心,如果有人來查我就說他們是我的子侄來我的店裏玩就可以了”早有對策的樑軍將想好的應對檢查部門的說辭搬了出來。

神醫嫡女 “謝謝你樑老闆,你不僅幫助了我還幫助了小雨和小帆,你的大恩大德我們會永遠銘記於心的”楊藝知道樑老闆如此幫助他們三人頓時他的雙眼都有些溼潤了,他說到這裏轉頭對着蕭雨與林帆說道:“小雨、小帆,還不快給我們的恩人磕頭”言罷楊藝便擡頭拉上蕭雨與林帆就準備給樑軍磕頭,蕭雨與林帆也乖巧的面向了樑軍。樑軍見狀急忙上前扶起他們:“你們三個這是幹什麼,我可沒有幫你們什麼,你們需要工作,而我需要人員,我們雙方只是各取所需而已,你們真的不必這樣,你們這樣不是折我的壽嗎?”樑軍故作不悅的說着眼前的三個孩子。

樑鈺彤見楊藝接受了大家的幫助總算放心了,見事情解決她急忙上前打着圓場:“小藝、小雨、小帆,其實你們真的不必感謝樑老闆,因爲這都是你們的工作所得,難道就因爲小雨、小帆年紀小就變成了樑老闆的幫助了嗎?難道他們和我們在這裏打工有什麼不同?所以你們就安心的在這裏住下吧!”

“謝謝……真的謝謝你們大家了,小雨、小帆,你們以後在樑老闆的餐館裏一定要認認真真的工作,不能辜負了樑老闆知道嗎?”楊藝向大家鞠了一躬後認真嚴肅的叮囑着蕭雨與林帆。

“嗯,我們一定會努力的,對了藝哥哥,這樣以後我們就算是同事了吧!”蕭雨興奮的向楊藝保證着。

“沒錯,我們以後就是同事了”楊藝肯定的點點頭。

“那麼楊藝哥,以後我們也可以去餐館裏吃飯嗎?”林帆滿臉期待的向楊藝問了一個問題。

“當然,我們以後都一起吃好吃的熱菜熱飯”

……

之後在大家的幫助下這個剛剛租到的房子便被大家打掃得乾乾淨淨的。初步安頓好蕭雨與林帆後梁軍與馬昊等人便帶着蕭雨、林帆到店裏去熟悉環境了去,而楊藝本來也想一起去,但他忽然接到黃鑫的電話要求他今晚準備着裝與黃鑫演練一次,於是楊藝便找了個藉口離開,與王婧琪一起去買反串用的裝備去了。

事隔幾日後楊藝再次踏上了市裏的步行街,步行街一如既往的人來人往、熱鬧非凡,一樣的還有楊藝的心境,因爲這兩次他來到這裏都是爲了自己的工作。所不同的是上次自己是一個人來的,買的也是男裝,而這次他身邊還有個王婧琪,買的衣服卻換成了女孩子的女裝。最最大的不同就是現在的楊藝,因爲上次來的他可是個純爺們,可是這次爲了買衣服方便而化上了女妝並且暫時借了一套王婧琪的衣服給他穿,他的頭髮雖然短了一些,但化妝後的楊藝那天使般的容貌使得沒有人懷疑他不是女生,只是楊藝卻是有些不滿,因爲他是被王婧琪強迫穿上女裝的。

這不,楊伊到現在都還有些小鬱悶呢:“婧琪,你不是說不允許我在舞臺下穿女裝的嗎?怎麼現在反倒逼着我穿?而且還穿到大街上來了?”楊伊不悅的抱怨着。

“小伊,我說的是一般情況啊,但你做這行不可能沒有一點裝備吧,不然你怎麼演出?而一個男人來買這些東西你不覺得很奇怪嗎?當然你不怕被別人當成變態打的話那我無所謂”

“這個……”楊伊雖然不爽,但王婧琪說的問題更令她無從辯駁。

“好了,我知道你不喜歡這個樣子,所以我們就更應該快去快回不是嗎?”王婧琪趕緊出言催促着楊伊。

在王婧琪的催促下楊伊便與她一起穿梭於各個店鋪之間,只是楊伊出於男性的潛意識而沒有看中任何一件,無奈之下二人就只好先去買化妝品了,楊伊學會化妝後對化妝品有了一定的認識,二人買起來倒是沒有花費太多的時間。

“這個怎麼這麼貴啊?”楊伊看到一瓶隔離霜上面標示的價格時嚇了一跳,她小聲的在王婧琪耳邊問着她。

“有什麼關係,黃鑫不是給了你幾萬塊錢嗎?幫小雨、小帆他們預交了幾個月的水電費難道還能用完了?”知道真實情況的王婧琪無所謂的說道。

“可是這錢我還要攢着還錢呢,現在的我們當然是能省就儘量省啊!”楊伊認真的向王婧琪解釋到。

“嗯,也對,那我們就換那一款吧,那一款便宜點”最終王婧琪將目標鎖定在了旁邊的另一個品牌的化妝品上。

她們買完化妝品後便準備去買另一個必須品,那就是假髮,這個對於楊伊來說可是必不可少的東西。然而就在她們走到一家店前時楊伊忽然感到一陣尿急:“婧琪,我忽然有些尿急,我先去解個手”

“那你快去快回吧”王婧琪應了一聲。

然而就在楊伊剛剛離去時王婧琪想到一個至關重要的事情,於是她趕緊回頭想叮囑楊伊,可是令她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到底是什麼事情呢?那就是此刻的楊伊似乎忘記了自己目前是穿着的是女裝而直接走進了男廁所…… “這個笨蛋居然忘記自己現在穿的是女裝了嗎?這樣走進男廁所還不嚇死人啊!”眼見楊伊走進了男廁所王婧琪急忙追去,不過可惜她追到男廁所門口的時候停下腳步了,因爲她可不好意思走進男廁所,於是她在廁所門口大喊着楊伊的名字。那麼現在正在裏面的楊伊的情況又是怎麼樣的呢?

楊伊雖然穿着的是女裝,但這畢竟是第一次,她還沒有習慣所以在這種問題時她仍然是下意識的選擇走進男廁所。不知是她運氣好還是運氣背,總之她走進男廁所的時候裏面居然一個人也沒有導致她並沒有發現自己走進的是男廁所,在這種情況下她即便發現自己所處的地方是男廁所應該也不會發現什麼異常的,於是她直接就站在了小便池前。可是當她準備拉開拉鍊時卻怎麼也找不到,這時她纔想起自己身上穿着的是女裝所以根本就沒有男士褲子特有的那個拉鍊。

正應了禍不單行的俗話,就在她剛剛發現異常的時候從大門口出傳來了幾個男人的說話聲音,聽到這幾個男人的聲音楊伊立刻被嚇得魂不附體驚出了一身冷汗,雖然她沒有見過闖進男廁所的“女色狼”,但她同樣知道“女色狼”的下場只會比男色狼更慘,因爲男廁所裏的“受害人”在這種情況下可不會跟你保持什麼紳士風度,最可怕的是當這些男人發現自己其實和他們一樣時那後果楊伊想都不敢想。

怎麼辦?楊伊急得左右張望,可是仍然沒有想到什麼好的應對之策,就在這時她想到了一個不是辦法的辦法,想到這個餿主意楊伊急急忙忙向男廁所最裏邊跑去,她鑽進一個廁所隔間後立刻關上了廁所隔間的小門,她前腳關上門後腳幾個男人正好也走了進來。楊伊緊張的坐在馬桶上大氣都不敢出一個生怕被這樣惡狼發現什麼異常。漸漸男人們的聲音遠去了楊伊才放心下來。她小心的將廁所隔間的門打開了一個小縫隙往外看了看,好像沒有已經沒有男人在了,她將隔間門打開得更大了一些將整個頭都探出來再次確認沒人後她就完全放心的打開了隔間的門走了出去。

“呼,還好只是有驚無險而已”才從剛剛的一場意外中回過神來的楊伊拍着胸口萬分慶幸的想到。

向男廁所大門走去的她還沒來得及慶幸多久臉色馬上又變得慘白,因爲就在她剛剛走到門口的時候正好一個男人走了進來。事出突然楊伊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完蛋了……

“對……對不起小姐,我……我走錯門了……我……我不是流氓,我這就離開”男人看到楊伊那天使般的美貌時一時看呆了,雙方沉默了好一會他纔回過神來知道自己走“錯”廁所了,於是他緊張的向楊伊道歉着。

楊伊聽到男人的道歉時感到有些不知所措,可是時間不容她多想,要不等男人回過神來她可就完蛋了,電光火石之間沒有更好辦法的楊伊只好順着男人的話說罵了他一句:“臭流氓”。緊張之中的男人聽到楊伊罵自己便灰頭土臉的逃出了廁所並且看都不看就走進了隔壁的廁所。男人離開後“大難不死”的楊伊也趕快溜了出去。就在楊伊離開沒幾秒她便聽到身後傳來幾個尖細的女聲:“有流氓啊!”……

聽到身後傳來的聲音楊伊就知道自己這次闖禍了,可是她可沒有膽子去解釋,因爲這種事情只會越描越黑搞不好還會把自己的底都漏出去了,現在的她只有快點離開這個是非之地的唯一一個想法。

王婧琪見到楊伊安全從男廁所裏走出來立馬迎了過去,王婧琪雖然沒有親眼見到廁所裏面發生的事情,但現在這種情況王婧琪多少還是也是猜到一些的了,她來到楊伊身邊後不由分說的拉上楊伊便離開了這裏。

二人跑出了好遠確認沒人追上來她們才停了下來,危機解除后王婧琪終於忍不住大笑了出來:“哈哈,小伊,你好厲害啊,這樣都沒被那個男的發現,而且還反咬了他一口,你真是太絕了……”

楊伊聽到王婧琪取笑自己無奈的苦笑着:“婧琪,這有什麼好笑的?”

“哈哈,本來看你走進去我還怕你會出事,看來真是我多此一舉了,沒想到你楊大美女魅力大到在男廁所裏出現都沒有人懷疑!”王婧琪仍然是不停的捧腹大笑着。

“你!你光想着我有沒有被人看出是男人,那你有沒有想過如果那些男人見到我而起了色心會怎麼樣?你不是男人不知道男人的可怕!如果……如果”這樣的話楊伊實在是說不出口,最後的如果半天也沒有如果出個所以然來。

然而王婧琪聽到楊伊的話原本嘻嘻哈哈的臉馬上就變得嚴肅起來,她認真的問着楊伊:“小伊,不對是小藝,小藝你不會心裏上已經承認自己是女生了吧?不然你爲什麼要擔心那些男人會把你怎麼樣?”王婧琪問完後一直盯着楊伊,希望她能給自己一個滿意的答覆。

“婧琪,不是你讓我穿上女裝的嗎你怎麼還說這種話?你看我現在的樣子那裏像個男人了?我就是說我是男人也沒人會相信我的,但你放心,如果不是你逼着我穿女裝上街的話我平常是不會這麼做的,我可是個貨真價實的男人”楊伊聽到王婧琪居然這麼懷疑自己不免有點不平,她信誓旦旦的說道。

“呵呵,這我就放心了,否則的話我真的就不知道怎麼辦了”王婧琪慶幸的回答着楊伊。

“好了,我們還是快點去買別的東西吧,今晚的着裝排練對我可是很重要的”心情不爽的楊伊趕緊催促着王婧琪。

二人言罷便繼續着她們的購物大戰,經過了剛剛那場小小的風波後楊伊更加沒心情認真的買衣服了,當沒心情不代表她不願意買衣服,恰恰相反楊伊沒心情之下買得反而更快,因爲楊伊想快點結束這個折磨人的苦差事而不再糾結於衣服是否完全合她的意,只要王婧琪覺得好就行她一律同意。就這樣二人很快就爲楊伊買完了楊伊表演所需要的全部東西。

買完衣服後二人心滿意足的回到了他們餐館的宿舍,不過走到宿舍大門口時楊伊並沒有先進去而是讓王婧琪先進去探探路,因爲她現在可是完全的女裝別人都還不認識她呢。很快探路的王婧琪就出來了,她走回門口拉上楊伊便走了進來,並且不由分說的就將楊伊推進了衛生間,同時從楊伊的房間裏拿出一套她的男裝衣服給她:“快點,趁現在沒人快點換回來,換完衣服我們還要趕去上班呢!”。楊伊哦了一聲後關上了衛生間的門。

衛生間裏的楊伊熟練的用卸妝油卸着臉上的那層淡妝,楊伊一點點的變回了楊藝,臉上洗乾淨後楊藝總算變回了他自己。容貌變回來後楊藝趕緊把身上的衣服也脫掉了,並且快速換回了自己原本的男裝,和身上的這身女裝相比自己的男裝衣服雖然很樸素也不夠漂亮,但楊藝可不是異裝癖他這麼做完全都是爲了工作而已。儘管換回男裝的楊藝不再擁有女裝時的靚麗,可楊藝還是覺得這身普普通通的男裝穿起來更舒服。

“好了小藝,快把衣服收好我們就去上班吧!”王婧琪見到楊藝提着一包衣服出來便催促着楊藝,楊藝聞言走回房間把新買的衣服收到了一個很隱蔽的地方,而借來的王婧琪這套衣服則直接留在了洗衣機裏。

一陣忙活完了後兩人緊趕慢趕終於趕在上班前趕回了餐館。回到餐館時楊藝就特別關心蕭雨與林帆的情況。他穿過大廳來到了後面的廚房,據樑軍所說爲了不讓蕭雨與林帆被人發現所以安排他們來到廚房這裏幫忙。楊藝推開廚房大門看到廚房裏的大夥都在爲營業前做着準備,不過可惜他在來來往往的人羣中找了好幾遍都沒有發現兩個孩子的身影。

“咦?藝哥哥,你這麼快就和婧琪姐買完東西回來了嗎?”就在楊藝尋找兩個孩子的時候,他的左手邊響起了一個他很熟悉的聲音。楊藝尋聲望去發現一個穿着純白工作服的漂亮女孩站在那裏向自己打着招呼,楊藝揉了揉眼睛再次確認着,經過仔細辨認楊藝才確認眼前的女孩就是原本那個邋里邋遢的拾荒女孩蕭雨。現在的蕭雨邋遢的小臉被大夥洗得乾乾淨淨,原本被掩蓋着的美麗容顏重新煥發了光彩,而亂糟糟的頭髮經過清洗之後被樑鈺彤等女生整整齊齊的梳成了兩條可愛的小馬尾披在身後,再加上這身純白的女生員工服更加凸顯出她的純潔。此刻的蕭雨就猶如一個剛剛降臨人間的天使一般,只不過這是個遲到的天使。

“你……你真的是小雨?呵呵,現在的你我還真的不敢認呢!”楊藝仍然不確定的向蕭雨確認着。

“藝哥哥,人家當然是小雨啊!怎麼樣藝哥哥人家這樣穿好看嗎?”愛美是每個女孩的天性,即便是蕭雨這樣曾經做過拾荒的女孩也一樣。

“好看,當然好看,沒想到我們家小雨打扮一下居然可以這麼漂亮”楊藝摸着頭傻傻的笑道。

“嘻嘻,傻哥哥,那你看看你右邊的是誰?”蕭雨指着楊藝的右手邊一個突然出現的男孩說道。

“什麼?你……難道你是小帆?林帆?”不錯,楊藝右手邊的的確是同樣經過一番打扮之後的林帆。林帆的容貌在男孩中雖然不算出衆,但正應了人靠衣裝那句俗話,經過一番打扮的林帆卻有着一種說不出的味道,一身男員工的淡黃色制服,理着一頭短短的頭髮,還有一雙大家送的新跑鞋,這一身的裝備雖然很普通但還是讓林帆得到了脫胎換骨的改變。

“楊藝哥,我當然是林帆。衣服是餐館的工作服,鞋子是大家一起送的,我和小雨都有,而頭髮則是我剛剛自己去理的,怎麼樣?”林帆有些擔心的看着楊藝,因爲他一直記得楊藝的話,做人要有骨氣絕對不能讓別人看不起。

三人相處的時間雖然只有短短的兩年,但這兩年來三人卻如親兄妹一般,所以林帆心裏在想什麼楊藝當然是一清二楚,他爲這兩個孩子這麼聽話而高興,更爲大家的無私付出而感動,他轉身輕輕的拍着林帆的肩膀對着兩個孩子說道:“小雨、小帆,你們要對得起大家對你們的關心與幫着,知道嗎?不能讓大家失望”

“嗯,我們會的”兩個孩子異口同聲的保證着。蕭雨更是自豪的對楊藝講述着自己今天在店裏的學習成果:“藝哥哥,小雨可是很聰明的,今天樑老闆還誇我學東西快呢!”

“那就好”

餐館每天第一個忙時就是每天營業前的準備工作,每個崗位皆是如此,所以楊藝也知道自己同樣有很多準備工作要做,他草草的和兩個孩子隨便聊了一會後就回到自己的收銀臺忙活去了,工作還是一如既往的簡單而繁瑣,可是楊藝卻仍然是做得那麼的一絲不苟。

楊藝做完全部的準備工作後卻沒有閒下來,因爲他還有一件事要去做。他放下手中的工作後悄悄的找到了餐館老闆樑軍,並且把樑軍拉到了餐館後面一個沒人的角落裏,他左右看了看確定沒人他纔開口:“樑老闆,我有件事情想求你,可以嗎?”楊藝小聲的問着。

“你這傢伙到底在搞什麼?這麼神祕?”樑軍不解的追問着。

“事情是這樣的,樑老闆,爲了小雨的事情我不是欠下你50萬嗎?爲了儘快還錢所以我自己又去找了一份兼職,可是這份兼職有些特殊,這個兼職是不可以讓不相干的人知道的以免產生誤會,所以我想拜託你讓我和小帆他們一起住可以嗎?他們還小即使那些做兼職用的工具被他們發現了也不會有什麼誤會!”楊藝隱諱的向樑軍說道。 樑軍聽到楊藝說什麼特殊工作,並且工作用的工具還不能讓別人知道,這不免令樑軍感到擔憂,因爲既特殊又不爲人知的工作實在是太容易令人產生誤會了

,這不樑軍就下意識的認爲楊藝去從事了什麼不法工作。他異常嚴肅的問着楊藝:“小藝,你老實告訴我你到底找到的是什麼特殊兼職?爲什麼這麼神祕?難道

是什麼非法勾當嗎?小藝,這錢雖然不少,但你還小可不能爲了這些錢而這麼做啊!不然你讓我老樑這輩子怎麼安心?”

樑軍雖然是在責怪自己,但楊藝知道他這麼說也是爲自己着想,所以楊藝不僅沒有生氣反而很感動,因爲自從自己的父母去世後就再沒有一個長輩這麼的關

心自己了,還是一個萍水相逢的人。聽到樑軍的話楊藝心裏暖洋洋的,不過楊藝更知道眼下的事情是不能繼續讓樑軍誤會下去了,否則這個關心自己的長輩還不

把自己關了禁閉啊!楊藝擦了擦眼角欲出了淚水後說道:“樑老闆,你誤會了,我當然知道違法的事情是不能做的,所以我做的這個兼職絕對合法,你放心”

“那你到說說看到底是什麼合法的兼職這麼神祕?”很顯然樑軍並沒有這麼簡單的相信楊藝的話,因爲楊藝不說清楚的話他實在難以放心下來。

楊藝知道樑軍這裏是瞞不住了於是便開口說出了真相:“我知道今天不和你坦白是不行的,那我就告訴你,這個兼職就是和黃鑫一樣的反串演員,而那些不

能讓別人知道的工具就是反串用的女裝與女性用的化妝品等等東西,這些東西如果被不知道真相的人知道的話你覺得他們會怎麼看我?”

儘管樑軍本來都做好了最壞打算,但當他從楊藝口中知道了這個兼職居然是反串演員時他還是感到非常意外,因爲這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他萬萬沒有想到楊

藝的兼職居然是這麼個工作,似乎楊藝這個工作給他的震驚程度比楊藝去做違法的工作還大。一時間他的大腦完全短路了……

“樑老闆?你怎麼發呆了?我的這個兼職你覺得怎麼樣?”楊藝看到樑軍突然陷入沉默後感到不解,他伸手在樑軍的眼前晃了晃提醒着樑軍。

“呵呵,原來你做的是反串演員啊,害我白白擔心了一會,這樣我就放心了,不過小藝你是怎麼找到這麼一份兼職的?”經過楊藝的提醒樑軍纔回過神來,

同時也對楊藝的兼職放心了,只是令他感到不解的是楊藝是如何找到這麼一個對他們來說遙不可及的工作的。

“樑老闆,難道你忘記小雨受傷我們送她去醫院時在半路上遇見的那個人了嗎?他不就是黃鑫?當時他還把他的包忘在了出租車上,後來我拿包去還給他時

他問我們當時爲什麼這麼着急我就把事情都告訴他了,正好當時他在比賽中遇到了強大的對手需要一個人來幫着他,他看我有演反串的潛力便邀請我前去幫他,

就這樣我們就一拍即合了”楊藝如實的講述着全部的事情。

“原來是這樣,現在聽你這麼一說後我也發現你的樣子的確有些女性化,打扮成女生的話應該也是很漂亮。不過小藝,你要知道每個工作都不容易,你同時

做兩份工作就更難了,記得千萬別勉強自己知道嗎?”放心下來的樑軍還不忘叮囑楊藝。

“嗯,這個我當然知道,不過樑老闆,我剛剛問你的事情你能答應我嗎?”楊藝點點頭向樑軍保證着,同時再次提出一開始的問題。

“關於這個我不同意,原因的話出在兩個孩子身上,因爲這兩個孩子並沒有你想象的那麼不懂事,他們雖然年紀還小,但過早獨立的他們其實心智是非常成

熟的,尤其是林帆,通過這個上午在餐館裏的相處我發現這小子在待人處事方面非常厲害,僅僅一個上午的時間他就和大家打成一片,把大家的事情全都問透了

,可是他自己的事情卻巧妙的提得很少。別的不說就這點而言你都不是他的對手,所以說他們不可能在看到那些反串的道具後不明白是怎麼一回事的”樑軍語出

驚人的說出了自己對蕭雨與林帆的看法。

“樑老闆,你說的這怎麼可能呢?我可是和他們住了兩年,小帆那有你說的這麼厲害?”兩年來的相處楊藝處處呵護着這兩個孩子,他無法相信自己保護之

下的兩個孩子原來自己並不瞭解他們。

“小藝,事實就是如此由不得你不信,而你之所以看不出來是因爲你一直把他們當成自己的弟弟妹妹一樣的照顧,他們成熟的一面沒有被你發現而已,現在

他們一離開你的照顧之後他們成熟與堅強的一面就顯露出來了,這對於他們來說有好有壞,就看他們怎麼對待了”樑軍擺擺手向楊藝解釋着。

“可是樑老闆,那我的這個兼職怎麼辦?那些東西長期放在宿舍裏是不行的啊!”這個辦法不行楊藝不免有些急了,他着急的問着樑軍。

“這個問題簡單,你不是做反串嗎?這些衣服你應該都只是在舞臺上穿而已吧!所以我的建議是把它們存放在黃鑫哪裏,這樣就不會有什麼誤會出現了!”

“對啊,我怎麼就沒有想到呢,還是樑老闆你有辦法!今晚我去他哪裏彩排的時候就帶過去”一言驚醒夢中人,楊藝恍然大悟的說道。

……

這個小問題解決後楊藝那點點的擔心也就煙消雲散了,接下來的時間裏他在這樣的好心情下努力工作了一整天。很快夜幕降臨了,楊藝算完今天的最後一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