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就這樣折騰道了天明,我實在是支撐不住了,竟然倒在了雬月的懷中睡着了,睡夢中我感覺到雬月應該是抱着我放到了牀上,然後接下來的事情就都不記得了。


昏昏沉沉的也不知道睡了多久,但是睡夢中一直有一個影子在我的身邊,她始終都在重複一句話。

我聽了好久,總算是聽明白了,他說的是,馬上就要甦醒了,馬山就要甦醒了。

我不明白這菊花是什麼意思,也不知道和這個出現在我的夢中的影子到底是誰?而他所說的,快要甦醒了到底是什麼意思。

是我馬上就要睡醒了嗎?可是我沒一次睡覺不都是要醒來的嗎。

昏昏沉沉的,我醒來的時候發現雬月正在我的身邊,當我看大雬月在我的身邊的時候,心裏面感到無比的安心。

我睜開眼睛看了一眼雬月道,“瑞奇呢?”

雬月淺笑着在我的臉上穩了一下,接着說道,“瑞奇去找軒轅寶寶去玩了。”

聽雬月說完,我掙扎這也要起來去看蘇溫柔的寶寶。

但是卻被雬月給攔住了。

“你不想知道們之前的一個月都子啊哪裏嗎?還有你先前在旅店的時候,爲什麼你念完咒語之後,我們所在的環境已經完全不在了?這些你都不想知道嗎、”

雬月說的這些事情我都知道,但是之所以一直都沒有想要去搞清楚,是因爲我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我不想知道這些事情額答案,就像我不想知道一些關於自己的前世一樣。

在很久之前我就看到過漩渦中血腥的一幕,時間的萬物都有所謂的因果,所以我知道,世間所有的事情的都不可能是空穴來鳳的,既然是出現了,那幾說明自然有他出現的額原因。

我也記得之前那個壁畫裏面的尼姑說過我,我和否有之間的糾葛,雖然雬月當時就否認了,但是我還是懷疑這裏面一定有什麼。

我看着雬月瑤瑤頭道“我不想知道可以嗎?”

雬月平靜的看着好我說道,“可是早晚還是要知道的啊。”

我點了點頭,知道有些東西並不是自己所能夠抗爭的。

“我只會告訴你關於這兩次的事情,其他的事情還有你知道額時候,你也不必知道。”雬月給我解釋道奧。

我點頭。

從上次在旅店那次的事情說起。

沒錯,正如我們所猜測的,當時的按個旅店就是一個幻想,但是那幻想也是法力十分高深的人制造出來的,所以完全可以以假亂真,而且我們去吃裏面東西,去住宿都麼有問題,這就是幻想的最高境界了。

如果說幻象的話,可以這樣說,這個整個義山都是一個幻想,每年到這來尋求仙緣的人都非常的多。 我們一直都在懷疑一些東西的真假,但是一旦幻象變得跟真的一樣的時候。我們又怎麼去判定這個東西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呢。

根本就沒有辦法判定!

雬月告訴我說我們當時所在的按個旅店是一個幻象。但是當我用清心咒將那個幻象給破掉的時候就意味着整個義山的幻象都已經被破壞餓了,所以現在已經有過多的人無緣無故的通過了一關而去晉級。當然了只是通過一關,對於這些人來說並沒有設呢太大的幫助大,但是,對於破壞義山的幻象來說,有史以來還從來沒有人呢過股歐做到。

還有就是晚上那天瑞奇招魂的時候。雬月和軒轅上祁其實是被困在了另一個額空間裏面,瑞奇當天做的法其實本身不能夠完全的將他們給召喚回來。因爲招魂的前提是他魂魄和身體是在同一個空間同一個額層面的時候,才能夠用招魂的方式。想當時魚是給魂魄指路,但是,按照當時的情況,雬月、軒轅上祁根本就不在同一個空間裏面。

當時的雬月和軒轅上祁先是被嬰兒的啼哭聲給驚醒的。接着才意識道了瑞奇的做飯的,按時他們被東西給擋着,就像是兩個空間之間的一扇大鐵門一樣。根本就出不來,所以他們而已只能夠乾着急。但是就在這個時候,他們忽然聽到一聲的吼叫聲,接着金光大閃。擋在他們面前的那扇鐵門一下子就打開了。

我知道那個大喊的額聲音肯定及時自己發出來的。但是自己也不知道爲什麼自己的一聲喊聲,能夠將那扇門給打開。

雬月接着說,從那扇門裏面出來之後,我們就看到了,瑞奇指引的路線,然後接着就回到了這裏。

原來是這樣,聽完之後我覺得十分的驚險,竟然是我們幾人共同合作的結果,想到這裏我,哦緊緊的抱着雬月道,

“那你那日的事情還記得嗎?”雬月應該是立馬知道了我提的是那天當我事情,他臉色有點難看的說道,“想不到自己竟然在自家的莊園裏面被人給算計了,等故兩天我就在莊園裏面徹查一次,看看到底是什麼人在搗鬼。”

我點點頭,對於那天發生的事情也一直到耿耿於懷的。

休息好了,之後,我們各自收拾了一番,就到了蘇溫柔的房間。因爲蘇溫柔現在是坐月子的時候,所以我們呢在之類只要又要待上一陣子了。

和軒轅上祁商量了之後,準備在一個月之後出發這已經是我們能夠做到的最快的時間了。

正如那天瑞奇所說的那樣,蘇溫柔的孩子沒有法力。

蘇溫柔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還有些傷心,但是坐月子期間的人呢,是最既怕心情不好的額,我們就都安慰蘇溫柔說是等孩子長大了我們一起來教孩子法術。

蘇溫柔這才心情漸漸好轉了。

小柔給蘇溫柔專門配了產婦應該吃的營養餐,雬月和軒轅上祁則忙着徹查莊園的事情還有準備蘇溫柔的孩子的三歲的宴席。

我和蘇溫柔這幾天倒是沒有什麼事兒,除了吃喝玩樂還是吃喝玩樂,雬月找了莊園裏面好的額丫鬟來給我們幫忙,其中以小柔爲管事的。

到了第三天的時候,宴席準時開始了,公佈了孩子的名子爲軒轅靖。

複姓軒轅,單名一個靖字,名子起的很好。

舉辦宴席自然又是玩樂一番,但是偏偏宴席的時候就容易出事情。就在宴席結束了,我和蘇溫柔回到房間的時候,我就覺得和這個房間裏面有點不對緊。

本來吧這個季節的話冷點也是正常的,但是這個時候這個房間裏面偏偏冷的有點發陰,我就絕對的不對緊了。

https://ptt9.com/11405/ 宴席結束之後,因爲雬月和軒轅上祁還要收尾,瑞奇又跟着他們去完了,所以胡來的就我我和蘇溫柔還有軒轅靖。

“怎麼了?”蘇溫柔抱着軒轅靖正準被進屋。

我瑤瑤頭道,“沒事兒。”

蘇溫柔哦了一聲,就進去了。

因爲我的四面佛牌沒有了,我讓雬月在整個莊園裏面找了好久,才找一個真正好的東西,是一個短劍,整個短劍是被加持過的,所以有靈力,蘇溫柔非常的喜歡,說是從現在就開始費靖兒增加法力了。

整個時候,蘇溫柔正在一手拿着短劍,一收拿着她的拂塵,給靖兒唸咒語呢。

說來也巧了,就在蘇溫柔唸咒語的時候,我忽然看到那個短劍上面忽然就閃了一下,我正好是站在門口的我位置,那個短劍一閃,我一下子看到了一個身影。

那突然出現的身影嚇了我一跳。

看起來是一個男人的身影,大約有一米八的身高,我看到他的時候,他正在趴着身子在看蘇溫柔懷中的軒轅靖。

我被這景象給嚇到了,趕緊的讓蘇溫柔繼續唸咒語不要聽,我也開始念驅魔的咒語,這個時候就聽啊哦一陣嗚嗚的聲音。

那聲音聽起來很小人像是一個人的發出來的,但是又像是某種動物發出來的一樣,聽到人讓人心驚。

“啊!” https://ptt9.com/5685/ 突然蘇溫柔大叫了一聲,我給趕緊的上前,一邊念着咒語一邊上前,我看到那個人好像是想要搶蘇溫柔的懷中的靖兒。

看到這個景象我也被嚇壞了。

口中念得咒語更加的快樂,我伸出一隻手來,將那人推開離開了靖兒的範圍之內。

和這個時候咒語已經發揮了作用我,哦能夠清楚的看到那人額身影,是一箇中年人,身材高大魁梧,但是看他的樣子並不兇狠,就連剛纔想要抱蘇溫柔手中的孩子的時候,動作也沒有很生猛。

這個時候,聽到那人嗚咽了一聲,然後接着就慢慢的離開了。

“你認識他嗎?”等那人走了之後,我問蘇溫柔道,溫柔瑤瑤頭道“不認識好,不過,看起來好像並沒有惡意。你要不回頭問問雬月說不定是他們莊園裏面的人呢。不過好在我們剛纔也沒有傷到他。”

我點點頭,看了一眼靖兒,他現在還沒有睜開眼睛,但是,已經能夠明顯的看出來他跟普通人的不同了,身子的感應能力非常的強。

“雖然靖兒的法力比較弱,但是我覺得他絕對不是一般人,你看他現在的感應非常的靈敏,我把我的手放到他的上空還有一段距離的時候,他就伸出手來給我擊掌。”

“是啊!”蘇溫柔看到和景象也十分的驚喜,我們又說了一會兒話,這個時候軒轅上祁和雬月都回來了,我便也回屋休息了,蘇溫柔自從知道了自家的寶寶還有特異功能的時候,特別的高興,軒轅上祁一回來,我還沒喲從五中走出來的時候,就聽見他在歡天喜地跟軒轅上祁說這個事情了。

“靖兒弟弟,本來就不是一般人。“這個時候,瑞奇突然說道。

我朝着瑞奇笑道,“你是怎麼知道的啊。”

瑞奇被雬月牽着手,雬月都要彎着身子才能夠夠到他的小手,別看他自己長得這麼小,這小人確實走氣宇軒航的,這個時候,他頭一揚,自得的說道,“他一出生的時候我就知道了,是我自己看出來的。”

看他的樣子,我不由的笑着捏了捏瑞奇的臉蛋。

瑞奇笑了起來。

我們回到屋子裏面我把今天發生的事情告訴了雬月,他一開始還不相信,但是當我帶着他出去順着那個人走的方向指給他的時候,他覺得十分的驚訝。

但是他也確實想不出來到底是什麼人。

最後,雬月用了簡單的招魂法,將那個人給招了過來,那男子,看到雬月的時候,先是給雬月行了一個禮,我聽到他的口中喊得是主上,接着又給我行了一個禮,稱主母。

“看吧,是你們莊園的人。”我說道。

這個時候,雬月也在認真的大量,好像是想要知道這個人到底是誰似的。

就在這個時候,雬月突然一拍腦門道,“是李管家。”

那人聽到雬月已經認出他來,立即叩頭,道,“回主上的話,正是家奴,想不到主上還記得我。”

雬月點頭道,“當然,記得,這幾日我還正在查這件事情呢,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現在的小柔是你的孩子吧?”

那人點點頭,又嗚嗚了幾聲,說“當年的事情已經過去了,就讓他過去吧,繼續查他又有什麼呢?況且一旦的查的話,牽涉的事情會很多,還有很多人都已經入土爲安了,這樣做反倒是打擾餓了他們的休息。”

雬月聽後沒有反駁也沒有同意。

那人繼續說道,“現在整個塗山氏族都已經毀於一旦額,這一點小事兒又算什麼,只希望主上能夠給我的小女多一些照顧就好了。”

他說完嗚咽了幾聲,扣頭謝過了雬月,然後又接着轉身走了。

李管家走後,雬月一直在凳子上面坐着,好像是在思考什麼事情,又像是在悔過什麼事情,我也不敢打擾他,自貴子的跟瑞奇躺在牀上,後來不知道怎麼回事,自己就睡着了。

等睡醒了一覺醒來的時候,發現雬月和在凳子上面坐着。 那夜雬月在凳子上面做了一天,知道我醒來的時候太還在凳子上面坐着。一開始我睜開眼睛的時候。還以爲雬月已經石化在凳子上面了,那樣子很可怕。姿勢跟我睡覺之前的動作是一模一樣的。

第二天一早,雬月就告訴我,接下來的日子就帶我們在莊園裏面玩上一陣子,等蘇溫柔除了月子我們就準備離開這個莊園了。

“那莊園裏面的事情呢?”我問道。

雬月搖搖頭道“莊園裏面的事情也費我一人所能夠解決的,順其自然吧。自然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

我聽着似懂非懂。

這莊園明敏箇舊市塗山氏族的,而雬月正是這個莊園的主上。爲什麼裏面的問題卻是他一人解決不了的你額,如果他都解決不了。那又有誰能夠解決這裏的問題呢,想到這裏,我有些費解的看着雬月。

而且雬月哈說這裏的事情自然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那豈不是說明。即便是沒有人查也能夠解決嗎。

不過,雖然腦海中有很多的疑問,這些疑問還是被雬月的那句可以帶和我們呢出去玩了。給吸引了。

從今天起當富翁 我問雬月有沒有想好帶我們去哪裏玩,雬月說道當然想好了。這個時候瑞奇也醒了。子哦倉上次我們說在水底玩的時候,瑞奇一直都是昏迷這,到現在。他還在遺憾你額。說是自己怎麼能夠昏迷呢。

雬月說,靠近莊園的地方,有一個野山,雖然也是在義山之上,但是基本是屬於義山之外,或者說是各路神仙不管的地方。

那個地方都是原生態,不像我們之前經過的地方,都是一些被改造之後的地方。

聽到雬月說有這麼個地方,我一下子就開心了,但是怎麼瞞過軒轅上祁和蘇溫柔呢,因爲蘇溫柔現在正處在月子期,肯定是不能夠出去玩的,既然蘇溫柔不能夠出去玩,軒轅上祁就更別想了,他得子啊家保護蘇溫柔啊。

雬月聽到之後,也是略一沉思。

他想了想之後,說道,索性我們就告訴偶問你,莊園裏面有點事情需要出去處理亦喜愛,香柏他們都是可以理解的。

雖然我覺得這樣對自己的好朋友撒謊並不是一件好的事情,但是好像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了,這樣的話,只能夠這樣了。

當然了這個撒謊的任務我就交給雬月去說了,我去囑託小柔這幾日一定要幫我們照顧好蘇溫柔,小柔也一再的保證了。

這樣我們才能夠準備出門。

出門的時候,蘇溫柔竟然前來送行,我看到她的眼睛紅紅的,一下子就被嚇到了,連忙上前道,“怎麼了,溫柔,你怎麼了?”

我連聲的問道。

蘇溫柔趕緊給我擠了一個笑容說道,沒有別的事情,只是因爲自己是子啊月子期間不能夠幫我們一起去外面處理事情,心裏面覺得過意不去。

本來我們出去就是在撒謊,按照道理說我是應該陪着蘇溫柔的,現在蘇溫柔這樣說,我就更加的難受了。

最後索性被雬月給拉走了,他笑道,“事情很簡單,我們過幾天就回來了,你看你們搞得倒像是什麼似的。”

蘇溫柔聽到雬月這麼說,這纔開心起來,她給我揮揮手,讓我早去早回。

我跟軒轅上祁和孫溫柔告了別,就上路了。

雬月走到路上纔跟我活,其實這一次去也並不是完全爲了玩,如果順利的話,我們還可以給軒轅靖帶來一份大禮呢。

一開始的時候我並沒有聽懂雬月的這番話,到了後來的時候,才知道,原來雬月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爲在和這個野山上面,因爲沒有人管轄,而又常見的仙氣繚繞,所以這個山上一直都傳說有不少的靈獸。

當然了,能不能夠抓到靈獸那就要看個人的本事了。

按照我們三個人的本事來看,大的靈獸抓不到,曉得靈獸還是能夠抓到一些的。

到了山上的時候,已經是傍晚餓了,雬月給我們找了一個可以避風的山洞我準備好住宿用的東西,還有一些吃的食物。

瑞奇早就已經好奇的不行了,天色雖然和了,但是他仍舊吵嚷着想要出去玩,我不同意覺得這樣太過冒險,瑞奇噘着嘴,晚飯都沒有吃。

吃過晚飯,雬月見瑞奇一直到都不開心,跟我商量,要麼索性我們就先出去玩一會兒,反正晚上的時候,也抓不到什麼靈獸,就當是先探探地形了。

瑞奇本來是生氣的坐道一邊的額,他一聽雬月這麼說,立即轉過腦袋來乞憐地看着我。

被這爺倆這樣看着,我也的確阻攔不住了,只好點點頭。

雬月一隻手裏面攔着一個,帶着我們直接飛到了高空中,從高空中往下俯視,我能夠看到這山上有一篇茂密的森林。

“那個森林裏面肯定有很多的靈獸。”瑞奇這個時候,開心呢的嚷嚷道。

我問瑞奇按你最想要一直什麼樣的靈獸啊,瑞奇想了想之後,說道,想要一隻麒麟。

雬月聽後笑道,“口氣還挺大,那可是上古靈獸,即便是你能夠抓到他,也得看他願不願意聽你的話啊。”

還有麒麟這種靈獸,我原來時候,在電視上面還有小說裏面聽說這個東西,到但是我一直到偶以爲是爲人們幻想出來的東西,想不到還真有。

而且又聽雬月說的這麼神奇,就忍不住問道,“那麒麟是個什麼東西,真的有那麼厲害嗎?”

雬月點點頭告訴我,麒麟算的上是上古奇獸了,時間少有,據說是在老祖那裏有一隻,但是不知道真假反正從啦沒有見過。這中東西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若是沒有那個緣分,你就算是求導老死也沒有用,若是真的有那個緣分的額話,或許可以求的一隻。

他說這話的時候,看着瑞奇,我知道雬月的意思,他一直都對瑞奇抱有很大的希望,包括這次來義山上面求佛緣,他也是希望這佛緣會在瑞奇的身上出現而且從現在的情況來看,瑞奇也的確陰差陽錯的幫了我們很多的忙,那說明在他身上的仙緣還是很深的。

瑞奇聽到我們說起麒麟,他開心的說道,“麒麟是一中長得非常漂亮的靈獸,我若是這麼一隻的話,一定會好好的愛惜他的”

瑞奇的聲音帶着稚嫩,在空曠的山野中,來回的回檔,非常的好聽,這個時候,我也懷有了一絲的希望瑞奇在明天的時候,真的能夠得到這樣一隻靈獸。

前面是一個峽谷,雬月伸開胳膊,將我們兩人一人放到了一遍像一隻鷹一樣直直的朝着峽谷飛了下去。

到了峽谷之後,我聽到了嘩嘩的水流聲,想來這個地方的下面應該是hi水流,而且還是很急的水流。

就在我張口想要提醒的時候,就忽然覺得身上一下子就被水給打溼了,接着峽谷裏面的水聲更大了,我們彼此說話都聽不到聲音了,耳朵裏面嘩啦嘩啦的全是水聲。

我有些緊張了,那下面的水,好像是有靈性一樣,竟然順着我的高度,在不斷的升高。

這個時候我聽道雬月喊了一聲,“糟了!”

他一邊念着咒語,一邊將身子不停的往上拉,但是那水竟然像是一個人呢一樣,水柱子靈活得獎就朝着我們衝擊而來了。

好不容易的我們終於算是才從峽谷裏面逃了出來。

上了岸之後,我們回到山洞,雬月生了火,我們一邊烤火,一邊在討論剛纔發生的事情。

雬月道,“應該是個御水者,我們明天的計劃看來不會太簡單啊。”

御水者?我有些不太明白。

雬月給我解釋說,這御水者就屬於是三界之外的人,沒有知道他們居住在什麼地方,他們居無定所,雖然是一個種類的人呢,他們同爲御水者的他們並不生活子在一起,也就是說御水者不像我們人類一樣是羣居動物,他們都是獨自生活和獨自行動的。

竟然還有這樣的人,他們不孤單嗎?我納悶的想。

“那他們爲什麼叫御水者呢?”瑞奇的衣服也都被打溼了,我把他的衣服脫下來,然後讓他圍在了雬月的懷中,這個時候,他正仰着小小的腦袋問道。

雬月低下頭,用下巴蹭着瑞奇的頭道,“因爲他們可以操縱水,就像剛纔似的,他可以操縱水來對抗我們,剛纔還是我們逃跑的快,若是真的被這御水者的水給打中了,我們也佔不了便宜。”

想不到還有這種人,我聽後又覺得害怕,又覺得新奇,因爲在我的意識中從來沒有聽說過這種東西。

“那他們長得什麼樣?跟我們一樣嗎?”這個時候瑞奇又問道。

我現在已經吧衣服都烤乾了,鋪上了被褥,準備睡覺了,雬月笑着回答瑞奇的溫問題“他們章什麼樣我,我也不知道,因爲我從來沒有見過他們,只是在古書上看到,知道有這種東西的存在,不過,我猜應該是跟我們長得一樣的吧,兩隻眼睛,一個鼻子,兩隻耳朵,一張嘴。” 由於在頭天晚上出去的時候碰到了御水者,我們的衣服都溼了。之後。我烤乾衣服,我們三人在山洞中睡了一晚。

第二天一早的時候。瑞奇早早的就醒了,因爲他還對昨天的那個御水者念念不忘呢,但是按照雬月的意思我們最好是不要去招惹那個御水者,以爲據傳聞,這種御水者可是有通天的本事。我們未必是他們的對手。

出了山洞之後,我們在森裏面轉了足足有一天。但是奇怪的是,別說是麒麟了連一隻普通的靈獸都沒有見到。

這個樹林裏面的樹木高如參天。而且都是一些不知名的樹木,就連地上的花草都一人多高,我們幾人站在裏面就完全看不到人的那種。

雖然沒有靈獸,瑞奇倒是上躥下跳玩的十分的開心。

晚間的時候。天色已經黑了,我們只能夠回到山洞,=吃了一些帶的食物。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