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就這樣,慕流年和慕容酒成為了蘿蔔的搬運工。


慕容仙似乎完全不在乎被圍觀的目光,依舊我行我素。

就這樣,三個人進了星月學院,到了慕流年所住的地方。

「沈傾就是住在這裡。」慕流年一邊說一邊將蘿蔔都放了下來。

只因為慕容仙的一句話,蘿蔔不能進空間戒指,會破壞味道,慕流年便和慕容酒一起親手拿著多多的蘿蔔。

「咦。這裡的東西似乎很少,沈傾難道就沒有什麼東西嗎?」

慕容仙這麼一問,慕流年才發現,不對勁。

真的不對勁!怎麼東西都沒有了?

準確的說,是沈傾的東西都沒有了,還有單千里的東西,也沒有了。

難道進賊了?

也不可能啊,這樣的地方怎麼可能來賊?

「沈傾去哪裡了?」慕容仙看著慕流年,似乎覺得慕流年應該知道。

「應該是出去逛街了吧,畢竟小白想吃整條街上的美食。」

慕流年覺得,如果沈傾要離開,必定會跟他提前打招呼,所以便如此安慰自己。

「那我看不到我的小兔子了。」慕容仙撇嘴,表示不開心。

「那我帶你們去吃東西吧?學院外那條街,有家的飛鹿肉特別好吃。」

「好啊好啊,我要去吃。」提起吃的,慕容仙似乎很興奮。

慕容酒面無表情的看著慕流年和自己家小妹,如同一個木偶一般。

別人怎麼牽,他便怎麼動,完全沒有思想,沒有喜怒哀樂。

「可是二哥這個樣子?」慕容仙再次望著慕容酒惆悵了起來,「我也沒想到僅僅是見過一面,我二哥會變成這樣,這是從來都沒有過的事情。」

「沒關係,沈傾曾經說過,不開心的時候就吃吃吃,大吃特吃,一切煩惱就會都忘掉。」慕流年想起來,沈傾說這個話的時候,正在大吃特吃,嘴不停歇。

「那開心的時候呢?」慕容仙突然覺得這種方法貌似很靠譜。

「開心的時候,就購物!」慕流年想起來沈傾說這句話的時候,眼睛都在發光。

由此可見,沈傾是多麼的喜歡購物。

「什麼是購物?」慕容仙睜著大眼睛,好奇極了。

慕流年記得他當時問的時候,差不多也是這樣的眼神。

「沈傾說,購物就是買自己喜歡的東西,這個過程很享受。」

「真沒想到,沈傾的想法這麼與眾不同,她似乎很特別,怪不得我二哥會喜歡,你也喜歡沈傾吧?」慕容仙笑了笑,眼睛看著慕流年,似乎在說,其實我都知道。

慕流年笑了笑,沒有說話。

「其實,我也有些喜歡沈傾了,她不拘小節,與人為善。和這樣的人成為朋友,是件幸福的事。」

「慕流年,你別擔心啦,我不會說出去的,放心。」慕容仙對著慕流年眨了眨眼睛。

此時的慕容仙,心裏面閃過一道計策。

「我們走吧。」

慕容酒機械的跟在身後,似乎身體里有一種程序,在控制著他,聽到命令便前行,收到命令便停止。

「我們去吃你說的那道飛鹿肉,我要看看這星月大陸的東西,到底有多好吃。」

此時的慕容仙,已經完全不會一開口便貶低星月大陸了,這種轉變似乎是沈傾帶來的。

「抓兔子抓兔子,快點抓住那隻兔子!」

慕容仙三人走在路上,看到前面圍著一群人,在說抓兔子,似乎還在動,應該是真的在抓兔子。

「我要去看看,他們是抓什麼兔子,有沒有我的粉小兔可愛。」

慕容仙說完便跑著湊了過去。

卻看到一隻粉色小兔,正在人的腦袋上跳來跳去,偶爾還會拿手裡的蘿蔔,砸這些人的腦袋。

「這不是沈傾的兔子嗎?」慕容仙似乎有些疑惑。

「小兔子!」慕容仙對著粉色小兔大聲喊著。

這聲音,瞬間吸引了眾多的目光。

「好美的姑娘,不知道是哪家的?」一旁的男子看著慕容仙,眼睛里都是星星。

「莫非是學院新來的學員?要不然這麼美,我們怎麼會不知道。」

「哼,狐狸精,一來都使出了這樣的手段。」

有男子喜歡,自然也就有姑娘嫉妒慕容仙的美貌。

只見粉色小兔看到慕容仙之後,一下子就對著慕容仙的位置蹦了過來,手中的蘿蔔還順手砸向慕容仙身旁的人。

「死兔子,你還砸我!」慕容仙旁邊的人生氣了,直接就抓住蘿蔔,抽出腰上的佩劍。

「嗚嗚嗚」粉色小兔發出了這樣的聲音,聽在慕容仙的耳中,似乎知道它在說什麼。

慕容仙一隻手伸出去,便將旁邊那人的佩劍捏在手中。

「你要是敢切這蘿蔔一下,那我就斷了你的手。」慕容仙這樣一個小姑娘,雖然生的絕美,但看在這些人的眼中,已經只是一個小姑娘。

這樣的小姑娘,一出手便是威脅,而且那氣勢,似乎還不像是裝出來的。

拿著蘿蔔的那人,心裡抖了抖。

很奇怪,自己怎麼就被這樣一個小姑娘嚇到了。

「你是誰家的小姑娘,胎毛還沒褪盡吧?居然來這裡教育我?」

嘣!那人眼前一花,手中的蘿蔔便砸在了自己的腦袋上!

這力道,似乎有些大! 被蘿蔔砸到,力道有些大,這人覺得腦袋暈暈的,眼前冒著金星,晃悠悠。

慕容仙卻是被小兔子這麼萌萌噠,這麼霸氣,這麼護短的動作逗樂了。

「不錯,乖乖,就應該這樣砸死他們,還應該再使勁點,晚些姐姐教你習武,這樣砸起來更帶勁了。」

眾人皆被眼前這個小姑娘囂張的話驚住了。

居然就這麼光明正大的教唆小兔子殺人?

這世道是不是變了?這裡可是星月學院啊?

「小姑娘,你知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其中一人皺著眉頭,看向精緻容顏的慕容仙,似乎覺得這小丫頭怕是來歷很大,要不然為何如此囂張?

「當然知道,你們星月大陸的星月學院嘛,聽說是號稱星月大陸的第一學院,對不對?」慕容仙俏皮的笑著,還對著這些人眨了眨眼睛。

似乎在說,我聰明吧,看我什麼都知道,是不是值得表揚。

「你?!你既然知道,居然還在敢在此放肆!」

「小丫頭,說吧,你是哪個家族的小姐?」

慕容仙無辜的大眼睛看著他們,「我是慕容家的姑娘。」

「慕容家?皇城好像沒有這麼一個大家族吧?」

「是沒有一個家族叫慕容。」

「這麼說,這是一個野丫頭?」這些人在判斷之後,稱呼立馬就變了。

「一個野丫頭,居然也敢在我們面前囂張?」

慕流年很是無奈的站在一旁,看著慕容仙的表演。

順便看著慕容酒,生怕他一時想不開,來個橫劍自刎,可就慘了。

「野丫頭怎麼了?照樣收拾你們,讓你們乖乖喊姐姐。」慕容仙笑的很是燦爛,但是如果有熟悉的人看到,就會發現慕容仙眼底的狠厲。

「教育我們,野丫頭你怎麼教育?是憑你這一副嬌滴滴的面容,招男人來幫你?哈哈哈」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眾人都大笑了起來。

「找死。」慕容仙將兔子放在肩膀上,雙腿迅速蹬出,這速度堪比閃電兔,那些學員一時沒有察覺,等到反應過來的時候,慕容仙的腿已經出現在眼前。

一掃,一片女學員倒了下來。

「野丫頭,居然敢偷襲我們!」

「抓住她,我要把她碎屍萬段!」一行人將慕容仙和兔子圍了起來。

既然已經確定不是皇城幾大家族的人,她們動起手來,便沒有絲毫心理負擔了。

畢竟人多,即便慕容仙確實很天才,卻也在十幾個回合之後,呈現了疲態。

似乎有些力不從心,身上大大小小也掛了不少彩。

「喂,慕容酒,你不去幫你小妹嗎?」慕流年看著慕容仙的樣子,有些稍微慘不忍睹,畢竟是大斗帝國的公主,可不能在星月大陸被傷到。

慕容酒這才抬起頭,看向慕容仙的方向,「小妹她似乎撐不住了。」

慕流年表示,……

是個人都能看出來慕容仙撐不住了啊,還用你說啊。

「那你還不去幫他。」慕容酒頓時好像換了一個人一般,瞪著慕流年。

似乎之前那個被傷了的慕容酒根本就不是他,氣勢又回來了。

慕容酒都這麼說了,慕流年覺得自己要是再不出現,就太說不過去了。

抬眼望去,慕容仙的手上又被撕了一道口子。

「你們在幹什麼!」慕流年走上前大喝道。

「五皇子?你怎麼會在這裡。」這姑娘說的話似乎有些假,分明慕流年一直都在這裡啊。

「是啊。不過你們能停了嗎?」慕流年面帶微笑,如同謙謙公子一般,甚是溫和的笑著。

「這個野丫頭,五皇子你不知道,實在是太可恨了!必須教訓她。」

慕流年皺了皺眉。

「慕流年,我才不要你幫我,我自己可以搞定。」慕容仙似乎覺得有些丟臉,不肯在慕流年的面前服軟認輸。

「住手!」慕流年大喝。

聽著慕容仙的話,慕流年也知道慕容仙心裏面的氣很大,自己必須不能坐視不管了。

「五皇子,這是?」女子有些不明所以的看著慕流年。

「傷了她,你們所有人的命,也賠不起。」慕流年淡淡的話語,卻像是判官的裁決一般,重重的敲在這些姑娘們的心裏面。

「可是,她分明就不是幾大家族的人,怎麼會」

「有些事,不該你們知道。我只能奉勸你們,如果你們還動手,我覺得不只是你們,恐怕你們的家族,都要去皇城的監獄里逛一圈了。」

慕流年這話說的已經很明白了。

這丫頭,你們惹不起!

這丫頭,來頭很大你!

「還有這事,你們也不能聲張出去,如果聲張出去,就連我恐怕也要受罰。」

就連五皇子都要受罰?

那麼這丫頭的來頭,豈不是比五皇子都要大?

媽呀,這是惹到了一個什麼樣的小祖宗。

「住手住手,快給我住手!」女子大聲的阻止著還在出手的人。

被阻止的人一臉懵逼。

「真是對不起了,小妹妹,真沒想到你是五皇子的朋友,實在是抱歉吶。」這女子最終想出了這麼一個計策。

慕容仙實在是生氣!

「仙兒妹妹,你看,她們都道歉了,要不然這事,就算過去了?」慕流年輕聲問道。

「慕流年!你看不到本姑娘這麼多傷痕嗎!」慕容仙咬牙切齒的看著慕流年。

「你們還不快給仙兒姑娘,找一身新衣服。」慕流年面對著那些姑娘,表情嚴肅的說。

「不要她們的,我自己有,讓她們滾。」

慕流年實在摸不清慕容仙的脾氣了。

「慢著,你們必須向我的小兔子道歉,它原諒你們,我才會原諒你們。」慕容仙突然改變了主意,似乎完全不著急換換現在的形象。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