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尼爾·布蘭特利首先向西蒙展示了樣機的基本構造。


眼前這台樣機,大小如同現階段的磁帶隨身聽,距離西蒙記憶中火柴盒大小的標準還有很大差距,卻也是現階段技術能夠實現的極限。

要知道,iPlayer播放器的核心的儲存裝置,1.5英寸微型硬碟,外形就已經有火柴盒大小。

機械硬碟的1.5英寸、2.5英寸和3.5英寸標準,具體是指硬碟內部磁碟碟片的大小,整個硬碟往往要大很多。

西蒙的記憶中,1.5英寸的微型硬碟,一度能夠做到如同一塊『泡泡糖』大小,而不是現在的『火柴盒』,主要是內部機械構造還沒有實現最大程度地優化壓縮。現階段的3.5英寸硬碟,同樣比西蒙記憶中的3.5英寸硬碟大很多。

而且,雖然體型很大,現階段微型硬碟的容量卻非常小。

汀科拜爾開發完成的這款樣機,使用的是IBM還沒有量產的微型硬碟,容量只有可憐的20M。按照伊格瑞特公司開發的MP3音頻格式,較高壓縮程度下,平均每首歌3M左右的大小,一塊微型硬碟也只能容納六七首歌,還達不到一張唱片的程度。

不過,隨著計算機產業快速增長,機械硬碟容量的成倍增加也只是時間問題。

尼爾·布蘭特利表示,只要市場需求足夠,技術上都已經擁有多年積累的各大硬碟廠商,完全有能力迅速提升微型硬碟的容量。

短期內,只需要一兩百兆的容量,對於現階段的數字播放器來說就已經足夠。

存儲介質方面,西蒙當然也考慮過快閃記憶體。

只是,現階段的快閃記憶體晶元,限於半導體技術的發展以及同樣市場需求有限的緣故,通常都只有幾百K的容量。

雖然快閃記憶體相比機械硬碟在存儲穩定性、讀取速度和能量功耗等方面有著諸多優勢,但因為容量太小,未來五到十年內,想要發展數字音樂播放器,就只有採用微型硬碟這一套解決方案。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一晃,三千年稍縱即逝,對於神逆和白黎來說,也不過一次論道的功夫。

這期間,虎族修士早已將神逆與白黎聯合舉辦酒會一事傳遍洪荒。「有酒我逍遙,無酒亦癲狂」的宣傳令洪荒眾修心潮澎湃,一波一波接踵而來。眾所周知,神逆出手一向闊綽,這次酒會,更是拿出三件極品先天靈寶,最重要的是那部酒道聖書。就算是混元金仙大能也想要參悟其中大道。

這樣的氛圍,這樣的誘惑,酒會當天,修士絡繹不絕,大能紛紛而來。

雲霧山脈,最中心的一處道宮,裝飾的金碧輝煌,華貴非凡。一進大殿,霞雲彩光飄飛,金煙銳氣四散。透露出濃郁的庚金利氣,又有浩浩湯湯的皇道威勢籠罩,令進場的修士彷彿置身於大道之中,沉迷其中。

首位之上,神逆一身紫金色皇袍居左,一束金色道韻籠罩,只見其身,不見其面。白黎一身白色琉璃仙裙居右,艷麗又不失霸道。下首的左右兩邊由虎族大能分列而坐。

進殿的眾修紛紛下拜:「吾等見過獸皇,見過虎族族長!」

「爾等不必多禮,請入座。」白黎拱手回道。

眾修依次按序入座,紛紛閉目養神,等待洪荒大能的到來。其中有一年輕修士瞥過上首的神逆,很快將目光轉移到首位旁的一列尊貴座位,目光閃過一絲火熱,其上雖空無一人,但你年輕修士自然明白,那是為洪荒中的頂尖戰力——混元金仙大能準備的。

儘管他眼神轉移的很快,但他看向神逆時眼中的那一抹火花,沒有逃過神逆的眼睛。神逆心中一算,明白了這就是拿下不周山山腰上乾坤二氣的那個對凶獸頗有記恨的修士。

不過神逆沒有理會,此次酒會,鴻鈞,蠃極,羅睺等說不定都會來,鴻鈞與蠃極都見過悟岳的真容,羅睺見過神逆的真容,如今神逆露面,豈不是穿幫了,這可不利於神逆的日後大計,為此,神逆特意利用西部庚金靈物創造出一具道身。

不多時,一道中氣十足的聲音響起:「貧道鴻鈞,見過諸位道友,見過獸皇!見過白黎族長!」

鴻鈞!神逆望去,果然以他的性格,這樣的盛會是不會錯過的。

眾修抬頭看向鴻鈞,只見其白衣飄飄,仙風道骨,全部起身拜道:「見過鴻鈞老祖。」鴻鈞一臉微笑地走至旁位,看見神逆時目光明顯閃爍一下,但沒有多說什麼,順理成章地坐下了第一個位子。

鴻鈞來了,羅睺還會遠嗎!

鴻鈞屁股還沒坐熱,就聽得一陣魔音響起,其道韻,其旋律,其音極,頗為動聽悅耳,乘著這魔音,一襲黑衣的羅睺踏而來,對白黎一點頭,也不看神逆,面無表情地直接坐於第二個位子上。

「羅睺道友的傷好的挺快啊!」裝深沉?這好辦,本皇有的是方法破你的面癱。

「已經痊癒。」羅睺惜字如金。

神逆對著一旁的鴻鈞說道:「鴻鈞道友,你可知羅睺道友如何評價你!」說完也不管鴻鈞懵逼的臉色與羅睺的正欲辯解,接著說:「羅睺道友多次和本皇提起,鴻鈞道友的大道令他倍感欽佩,心生憧憬,恨不能與你相見啊!」

「在混沌中,羅睺道友被本皇打成重傷,可如今一有機會,就迫不及待的來了,只為與鴻鈞道友一見啊!」神逆語氣深沉,好像羅睺特別不容易地到此只是為了與鴻鈞相見。

鴻鈞動容:「羅睺道友!不想羅睺道友竟是這般性格。」隨即便拉住羅睺,欲與其暢談。

羅睺淡笑著應對著,心中卻鬱悶不已,他來此的目的是為了告訴神逆他很好,完全沒有受到失敗的影響,可神逆這麼一說,鴻鈞還當了真,看著一臉真誠的鴻鈞,羅睺還真不好拒絕,只好鬱悶的與之交談起來。

哎,這才對,好基友,一輩子。看著他們交談的樣子,神逆不由得笑意流出,看得白黎好奇問道:「獸皇看見鴻鈞與羅睺為何這麼開心。」

「不可說,不可說!」神逆搖搖頭,他可不想給白黎解釋什麼是基友,於是轉移話題道:「又有一尊混元金仙來了。」

神逆話音剛落,大笑聲傳至殿內,只見一個五顏六色的修士大腹便便而來。

「洪荒中,我蠃極的穹極液當為酒中至尊,虎族的浮堯釀,還差的遠呢!」

白黎看著眼前的蠃極,心中不由得升起厭惡之情,五顏六色的頭髮,綠色的鼻子,紫色的嘴唇,黑色的牙齒,黃色的眼睛,醜陋至極!

為了酒會能順利進行,白黎還是說道:「穹極液和浮堯釀究竟有何玄妙,酒會開始便有分曉。」

蠃極上下打量白黎,目中隱藏邪念,笑道:「好,到時候就請白黎族長品嘗。」說完走向旁邊的尊位,鴻鈞他認識,羅睺雖然不認識,但氣息冷冽,也不好惹,於是便挑准了第三位準備坐下。

此時,殿內一道嬌喝傳來:「鼠輩膽敢竊取吾父皇尊位。」原來是祖龍長女敖軼香。

羅極盟和龍族多有摩擦,敖軼香早將蠃極恨在心中,如今見他想坐,自然相阻。

「哼!小丫頭片子,你一介大羅,能坐此尊位已經是看在祖龍的面子上,居然還敢阻礙本座!」蠃極抽動大鼻子不屑道。

敖軼香氣急,又無他法。白黎看不慣蠃極的做法,轉頭笑眯眯地對神逆說:「傳聞獸皇與大公主有過一段奇妙的相遇,如今再次相見,獸皇就不想說什麼嘛?」

就會給本皇找麻煩!

「大公主生的國色天香,就算是本座看了都心生愛慕,不妨與本座坐與一起,」不待神逆開口,一道清亮的聲音傳來。全場驚訝間皆看向來者,原來是她!

頭戴霞冠,身穿長裙,火紅色的長裙更現身材火辣,一把拉過敖軼香,挑了第三,第四尊位坐下。

鳳凰是混元金仙,又兼統領大族,氣場強大,與敖軼香自然不能相比。

蠃極臉色變暗,雙眼微眯,正欲發作,又聽得一道中氣十足的笑聲自殿外傳來:「本座來遲了,白黎族長贖罪啊!」

話音未落,就見一道人坐至第五尊位,笑吟吟地看向白黎。

神逆與白黎對視一眼,正主到了!

他倆站起身來,大聲宣告:「三千年時機已至,六位大能齊聚,八千八百八十八位修士到齊,品酒大會正式開始!」 「不準笑!你敢笑,我就拿膠布來把你的嘴巴封住!」

若晴不把他的警告威脅放在眼裡,笑道「戰爺,你是我見過最純情的男孩!用膠布呀?我以為你會用你的嘴把我的封住呢。」

「慕若晴!」

戰博一張臉一會兒紅一會兒黑的,就像調色盤一樣。

「不準說我是男孩!」

把他說得像個孩子似的。

「好好好,不說哈,戰爺,別生氣了,你生氣的樣子……嗯,好可怕。」

若晴斂起了笑容,換上討好的口吻,一副小女子怕怕的樣子,讓戰博真是又那啥又恨呀。

早就看出來,她看似慫,其實大膽。

越來越不怕他了。

但,這不是他寵出來的?

寵?

戰博蹙眉,他居然用上了寵字。

「我愛你,愛著你,就像老鼠愛大米……」

若晴的手機又響了起來,再一次打斷了夫妻之間曖昧的氣氛。

「戰爺,你能讓秦叔幫我牽幾條狼狗過來嗎?姓唐的來了。」

看到來電顯示是唐千浩的,若晴沒有再接聽,但能猜到是唐千浩快要到了。

戰博不吭聲。

他默默地推動著輪椅往外走。

若晴很有默契地走到他後面,推他。

戰博也沒有扭頭,不過掏出了手機打電話給秦叔。

等到夫妻倆走出房間的時候,秦叔已經在房門口不遠處等著了。

「大少爺。」

「牽幾條最兇狠的狼狗,跟著你們大少奶奶出去。」

戰博低沉地吩咐。

秦叔意外卻不問原因,恭敬地應允。

十分鐘后。

唐千浩遠遠就看到了戰家大宅的門口站著一個人,通過身形辯認,他認出那是慕若晴。

還未近前,他的嘴角便泛起了笑意,得意的笑。

他就知道,只要他主動點,放低姿態了,若晴會重新對他千依百順的。

瞧,在電話里說不會陪他去應酬,現在卻早早等在那裡了。

見到慕若晴后,唐千浩飛快地打了電話給慕若惜,在慕若惜接聽電話后,他說道「若惜,按照你的計劃安排,若晴在等著我了,我們很快就會到達唐氏酒店的。」

「好。」

慕若惜應得心情愉悅。

最近因為慕若晴,她過得都不順利,養父母看她的眼神,總讓她覺得他們相信了若晴的話,懷疑唐千浩愛的人是她。

「我快到了,先不和你聊,事成之後咱們再開香檳慶祝。」

「好,我會準備好香檳的。」

唐千浩掛了電話,又看一眼放在副駕駛座上的鮮花以及那兩套珠寶。

嘴角的笑意更甚。

他沒有把車駛到若晴的面前,而是選擇了把車停在距離戰家大宅門口一百米遠的地方。

這樣子,他可以抱著鮮花以及珠寶,踩著皎潔的月色,走向慕若晴,讓若晴覺得他就是黑夜裡走出來的白馬王子,帥!

把車停好后,唐千浩先下車,然後快速地繞過車身,來到了副駕座前,拉開了車門,探身入內抱出了那束鮮花,依舊是玫瑰花搭配著滿天星,哪怕若晴不喜歡玫瑰花,他還是覺得該送玫瑰花。

轉身,唐千浩抱著鮮花,笑眯眯地走向若晴。

珠寶,他選擇等若晴上車了再送給她。

驚喜嘛,留在最後。

「若晴。」

人還沒有近前呢,唐千浩先叫了若晴兩聲。

若晴也笑。

最近若晴對唐千浩的態度都不好,此刻看到她的笑,唐千浩竟然有點受寵若驚,忍不住小跑上前。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