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山谷中,一片狼藉,到處都是橫七豎八的火狼屍體,瀰漫著一股腥臭味。


夏天屏住呼吸,將一隻只火狼的屍體拖出山谷,要讓村民們遷移進來,必要打掃乾淨才行。

火狼王的屍體很大,如一座大山一般,夏天抓著火狼王的尾巴,向山谷外拖去。

「當——」

不知是什麼東西從火狼王破碎的頭顱中掉了出來,發出清脆的響聲。

夏天回頭看去,只見一顆火紅的珠子在地面上滾動著。

聽說某些強大的靈獸體內可以孕育出道寶,難不成這便是火狼王孕育出了來的道寶嗎?

夏天撿起那顆拳頭大的火紅珠子,只感覺紅色珠子無比的熾熱,其中像是蘊含著一片火海一般,散發著恐怖的氣息。

「火狼王的火球,該不會就是依靠這火珠發出的吧?」

夏天露出一抹笑容,小心翼翼的將火珠收起,這可是個好東西,對敵的時候直接將火珠扔出去,化出一片火海,可以直接將人燒死。

清理山谷中的火狼屍體很費時間,日上三竿時,夏天才清理的差不多。

山谷比夏天想象中的要大很多,狼群只是棲息在山谷中的一角。

夏天一路深入,感到心曠神怡。

這裡鳥語花香,還有小溪流淌,更遠處還有瀑布懸挂,嘩嘩的水聲響徹,給這裡增添了一絲活力。

空氣也格外的清晰,花紅柳綠,偶爾還有些小動物在草叢中亂竄,夏天很是滿意,這裡確實是個適合居住的地方。

夏天心滿意足的退出山谷,緩緩呼出一口氣。

腦海中速之極閃過,夏天想要再次施展,嘗試了很多次卻都沒有成功。

昨夜在生死之間施展出速之極,擊敗火狼王后,因為要應對天雷的轟擊,所有沒有及時將那種感悟沉澱。

https://tw.95zongcai.com/zc/48848/ 不過,夏天並不著急,現在已經成功觸摸速之極的邊緣,完全掌控只不過是時間的問題罷了。

正午的時候,夏天才回到杏花村。

「你說的是真的?」玟叔一臉的不敢置信,「你真的找到了能躲避大災的地方?」

夏天點了點頭,笑道:「是的,荒島深處有一處山谷,可以躲避荒島的大災。」

「太好了!」李叔咧嘴笑道,「還是小天有辦法,我還以為我們要等死了呢。」

夏天道:「你們趕緊去通知其他人,讓他們收拾收拾,明天一早就遷移至山谷。」

村長嘆了口氣,道:「一輩子生活在杏花村,一下子要遷移了,我還真有些捨不得呢。」

「活下去比什麼都重要。」夏天眼中閃爍著光芒,「只要村民們在一起,去哪裡都是杏花村。」

……

村頭的杏花樹開的很燦爛。

花香撲鼻,總是能給人一種很安詳的感覺,夏天覺得自己能紮根在杏花村,真是上天的眷顧。

杏花樹下,小青一身白裙,伸手**著杏花樹上的花瓣,遠遠看去,如同一幅畫卷一般,帶著一種古樸的韻味。

「小青,你也去收拾一下東西吧,明天就要離開了。」夏天走了過來,看著小青,有些好奇,不知小青在幹什麼。

重生之盛寵王妃 「好久沒有聞到過這杏花的香味了。」

小青露出一抹笑容,將杏花樹的花瓣一片片摘下,捧在手心,安靜的看著,像是在回憶往事一般。

夏天感到怪異,這杏花樹的香味很濃,只要在村子里便能聞到,為什麼小青說很久沒聞到過了?

「你怎麼了?」

夏天看著站在那小青,心中漸漸升起一種詭異的感覺。

她安靜的在那站著,臉上帶著溫和的笑容,卻讓夏天感到有些凄涼,除此之外,還讓夏天感到有一種陌生的感覺。

「沒什麼。」

小青笑著,看著夏天,眼中卻滿是歲月的滄桑,「只是要離去了,心中不舍。」

夏天剛想安慰,可話到嘴邊,又生生頓住。

他忘記了……

又一次忘記了,和上次一樣,忘記了小青剛剛說了什麼,無論怎麼想,怎麼使勁的想,也想不起來。

冥冥之中像是有一種神秘的力量,不可抵抗的力量,生生的將夏天的記憶抹去。

那種詭異的感覺,在夏天心中越來越濃郁。

夏天看著小青,目光有些驚恐,一時之間竟然不知該說些什麼。

她眼中像是有無盡的歲月在沉澱,笑容中帶著時間的滄桑,整個人給人的感覺,就像是……

在孤獨中度過了一個又一個輪迴一般,帶著一種歲月的氣息。

這……還是自己認識的小青嗎?

一種心痛的感覺緩緩升起,痛得夏天感覺快要窒息。

一陣風吹來,杏花舞動著,緩緩飄落,落在地上,也彷彿落在夏天心中。

「你曾對我說過,沒有什麼事是無法改變的。」

小青笑著,笑的很凄涼,如同飄落的杏花一般,所有的一切都在漸漸凋零。

「所以,我想改變一切……」

她依舊笑著,眼角卻有一滴淚緩緩划落,如同凋零的花瓣,在風中起舞,漸漸飄向神秘的遠方。

夏天緩緩伸手,想要抓住什麼,卻什麼也沒抓住。

華年時代 「我想讓你活過來。」

小青凄涼的笑著,在夏天痛苦的目光中一步步向後退去,像是一步步退入深淵。

一陣風吹來,像是要帶走一切。

小青消失了……

杏花隨風飄落,空曠的杏花樹下,只剩下夏天孤零零的站立著。

心中很痛……

像是被針扎一般,像是有重要的東西正在離自己而去,永遠不會再回來。

一陣風再次吹過,杏花凋零,抬眼看去,像是整個世界都變了模樣。

一種神秘的力量將臨,不可抗拒,無法抵擋,無情的碾壓而過,將小青留在這個世上所有的痕迹都碾壓的乾乾淨淨。

「不……」

夏天雙拳緊握,不甘的怒吼著,他能感覺到,自己腦海中關於小青的記憶正在迅速消失,像是被一股力量生生抹去了一般。

杏花凋零,風兒吹過,將地上的杏花花瓣吹起了又落下。

小青那張帶著燦爛笑容的臉,在夏天腦海中漸漸模糊,最後完全消失不見。

彷彿,他生命中根本沒有遇見過小青。

一抹眼淚緩緩從夏天眼角滑落,帶著不甘,也帶著痛苦。

夏天緩緩抬手將眼角的眼淚抹去,看著手指上的淚珠,他愣了許久,自己怎麼哭了啊?

杏花樹下,夏天迷茫的回頭,孤零零的向前走去。

他不知道,也不會知道……

時空的輪盤正在緩緩逆轉,所有的一切都在改變,悄無聲息,卻又驚天動地……

而他……

將會成為萬古以來,冥冥之中,最大的變數…… 清晨,陽光很是燦爛。

夏天從房屋中走出,活動著筋骨,全身發出噼里啪啦的響聲,伴隨著雷絲閃動跳躍。

不滅雷體已經淬體四次了,可夏天覺得自己彷彿只是剛剛踏進大門,看來想要將不滅雷體修鍊到大成,還有很漫長的一段路要走。

「大家都把東西收拾好了嗎?」夏天對著村民高呼,「抓進時間,今天就要遷移到山谷了。」

算算時間,今天正好是名王帶著眾人離開荒島的日子,就像劍候說的那樣,只要名王帶著諸侯一離開,無數想要殺自己的人將會蜂擁而來。

夏天遙望遠方,露出一抹笑意。

「來吧,來一個,我殺一個!」

玟叔將自家大包小包的東西堆積在牛車上,回頭看著自己的房屋,眉頭緊緊皺著。

他總是感覺落下了什麼重要的東西。

「玟大海,你還楞在那裡幹什麼呢?」

他婆娘抱著小藍在身後催促,然而玟叔卻動也不動一下,依舊楞在那裡,過了許久,他才疑惑的開口。

「我們家是不是少了一個人啊……」

「我們家不就我們三個嗎?哪裡少了什麼人?」他婆娘抱著小藍,怒道,「玟大海,你是不是又想抱怨我不爭氣,只給你生了一個女兒?」

「厄……沒啊……」

……

村頭。

一隊馬車浩浩蕩蕩駛進杏花村,如一條長龍一般,馬車上大大小的貨物堆積成山,人數足有兩百多人。

這應該就是劍候府的人了。

「你就是夏天吧?」為首的一個將領翻身下馬,對夏天抱了抱拳,道,「劍候吩咐我們過來的,有勞夏公子了。」

那將領雖然看起來有些蒼老,但身高挺拔,中氣十足,一看便是一個強大的修道者。

夏天迎了上去,問道:「劍候已經離開荒島了嗎?」

老將領回答道:「傳送陣已經啟動,現在所有諸侯都跟著名王離開了。」

夏天點了點頭,道:「你們稍等一會兒,等下跟著我杏花村的人,一起前往荒島深處。」

老將領表情有些驚悚,要知道,荒島深處可是無比危險的地方,他急忙問道:「夏公子……我們去那裡幹什麼?」

「不要叫我夏公子,叫我夏天就行了。」夏天笑了笑,道,「荒島深處一個山谷,可以躲避荒島的大災。」

「此話當真?」

老將領不敢置信,他原本以為劍候讓自己帶人來找夏天,只是安慰他們罷了,難不成這個少年真的有渡過大災的辦法?

夏天點了點頭,沒有再說話,轉身朝村民們走去。

他察覺到了,老將領身後的將士們看向自己的目光中帶有敵意,或許是劍候沒有帶他們離開荒島,讓他們感到憤怒吧。

老將領看著夏天挺拔的背影,眼中漸漸有了一絲光彩,或許劍候說的沒錯,這個少年真的能創造奇迹,帶領他們在大災中活下去。

「馬哥,你不覺得荒唐嗎?」老將領身後的一個將士忽然開口,他看著夏天的背影,無奈的搖了搖頭,「把希望寄托在一個少年身上,劍候也太不慎重了吧?」

「劍候可能已經不管我們的死活了吧?」另一個將士也抱怨道,「劍候還要我們認那個少年為主,真是荒唐。」

「住口!」

重生家中寶 老將領怒道,「來的時候不是已經商量好了嗎?暫時不認主,除非他真的能讓我們在大災中活下來。」

……

日上三竿時,杏花村的村民已經全部準備就緒。

村民們趕著牛車,浩浩蕩蕩的朝荒島深處前進,劍候府兩百多人在後面跟著,場面很是壯觀。

老將領帶領著將士緊跟著隊伍的腳步,小心戒備著,畢竟是荒島深處,潛伏著許多強大的猛獸,必須要謹慎對待。

一頭白色巨虎從灌木叢中探出頭來,老將領急忙拔劍出鞘,額頭冒出冷汗。

那頭白色猛虎如小山一般,身上的皮毛像是有閃電在跳躍,白色瞳孔盯著浩浩蕩蕩的幾百人,虎視眈眈。

「夏天,別過去,那巨虎很危險,至少相當於擴疆境。」

老將領看著夏天朝那巨虎走去,急忙出言提醒,那些將士看著夏天,就像是看傻子一樣,覺得他瘋了。

然而,下一刻,他們目光驚恐,不敢置信。

夏天還沒靠近那白色巨虎,只是看了白色巨虎一眼,那白色巨虎便瞬間轉身逃竄,像是受到驚嚇一樣。

「這……」

一群將士傻了眼,根本弄不清楚怎麼回事。

然而,接下來發生的事,更是讓他們心中震撼。

夏天走到哪裡,哪裡的猛獸就像是瘋了一般的逃竄,就連躲在暗處還沒露頭的猛獸也身軀顫抖的後退。

彷彿夏天就是一尊不可冒犯的神一般,一念之間便能定它們的生死。

劍候府的人徹底傻了眼,一個個楞在那裡,看著夏天就像是看見了鬼一樣。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