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已經進了高階學員行列的他們,還有很多的事情需要規劃,包括今後的發展等等。


玄月自從把東方映月帶回來以後,出乎意料的沒有找她談過什麼,這讓她自己都覺得有些奇怪,本以為無論如何都會要談談她失蹤那段時間的事情,可居然避而不談,所有的事情都是那麼不合理。

唯一一次的交談只是詢問她以後的打算,順帶提起要不要留在學院。

「離在學院是最安全的。」李光遠和沈念姍都這麼覺得。

「可是我不想像曲榮那樣,明明不喜歡,卻為了一些別的什麼原因強迫自己做並不喜歡的事情,我覺得這樣很可悲。」她說得沒錯,雖然不知道曲榮是為了什麼,但她很清楚他並不喜歡靈草田的工作。

「安全和喜好哪個更重要?」沈念姍試圖說服她。

「為了活著做自己明明不喜歡的,這樣就會好嗎?」東方映月反問。

「或許你可以留在靈草田,你不是蠻喜歡的嗎?」

這倒是不假,但卻沒想過一輩子都種靈草,但對於他們的好意,東方映月卻不知該如何。

還好還有些時間給她考慮,也不用急於一時下決定。

似乎你當你覺得時間還早、還長的時候,它就會飛逝如梭,總是不願意如你所願,東方映月面對的就是這樣的情況。

她這一考慮,就已過去一年有餘,還有不到一整年的時間,她就要從隱月學院畢業了。

從體內彙集的靈力增長來看,築基對她來說不會過於太難,這點自信她還是有的。

雖然說許多的事情需要提早做打算,可是還是得把眼前的解決后才可以。

「再過不了多久我們就可以去找一塊靈力充裕的地方打坐了,還是有些激動。」一個學員難掩心頭的渴望。

「要辟穀那麼長時間你行嗎?」旁邊一人調笑。

「辟穀丹還是有的,要不要我分你兩顆?」一邊說著,一邊走遠。

「辟穀丹?」東方映月聽到這個丹名,立刻想起自己壓根還沒有準備這些東西。

本來升為高階學員,必定會嘗試辟穀,但是她卻從來沒有做過,也沒想過要去做。

這麼多的美味食物,卻還要辟穀,那也是極痛苦的事情,但無論如何,辟穀丹還是得準備的。

辟穀丹的材料並不難準備,這幾年她也存下了不少的靈草,區區辟穀丹還是不難煉製的。

小黑自從上次她失去法力的時候,就沒再出現過了,東方映月有些擔心她。

準備了許多的辟穀丹,先分了些給沈念姍,然後就去找李光遠,也要分一些給他。

結果還沒等她去找,李光遠就自己找上門來。

只見他興沖沖的找到東方映月,把手中的東方往她手中一塞,興奮之心溢於言表。

「這是什麼?」東方映月看著手中的玉佩,奇怪的問。

「這叫幻形佩,這可是中等法寶,只要注入靈氣就能改變一個人的外貌,只要修為不上結丹,是看不出異樣的,這可是好東西。」

這正是她現在最需要的東西,也知道這一定是李光遠花了不少心思才得來的,對此她心中是很清楚的。

大恩不言謝,東方映月也不想對李光遠說什麼謝謝這類的,只是她把這牢牢記在心中。

高階的學員可以定時下山去坊市,她已經很久沒有出去過了,現在有了這個東西,她還真是想試試。

於是終於找到一天,和大家一起下山去了坊市,她現在已經不太了解丹藥的價格了,所以去逛了一圈,多家對比了一下。

她手上現在有不少的丹藥,但也不敢全都賣到一家,因為丹藥的數量大且品質好,如果全都賣到一家,實在是太打眼了,為了不引起別人的注意,她決定把這些丹藥分開賣到多家。

之前清點了一下手中的丹藥,這些年來她還是囤積了不少,靈草的價格本來就不高,但練成丹藥就會翻上數倍,所以有時她會讓李光遠和沈念姍在下山之際幫她帶些靈草回來,她用青蓮之卷煉出了不少,以後不管做什麼,都得有靈石,這是基礎,所以賺取靈石是她現在的重要事情。

逛了一圈大致了解了一下整體情況,發現現在的坊市已經有不少店易了主,並且有一家新開的賣傀儡的店鋪,東方映月也去看了一圈,買了一個傀儡人,可以變化成她的模樣維持一段時間,她覺得還是蠻有意思的。

最後分別到各個靈草丹藥店,把丹藥給賣了,由於有一些高階的丹藥,一共大致得了近三萬靈石,對於這個數目,她還是相當滿意的。

在其中一間靈草丹藥店看到有賣精益丸的,這種丹藥較為奇特,可以在進階的時候得到更好的效果,在所有的進階時都能用,只是服用的數量不同而已,她沒有這種丹藥的配方,於是花費靈石買了三顆。

對於需要的東西,她是從來不手軟的,靈石要賺,當然也是要花的。 走在路上的她十分的低調,不管在何地都盡量不引起旁人的注意,這也是保護自己的一種方式。

今天下山的目標已然達成,再一次清點了一下購買的靈草,感覺差不多了,於是就傳音給李光遠和沈念姍,就說在酒樓里等他們。

酒樓里的人很多,但明顯有許多不是學員,東方映月越發小心謹慎,這裡的坊市平時人員結構都較為單一,除去在這裡經商的,絕大部分都是學員來消費,很少看到什麼陌生面孔。

不自覺的摸了摸藏在袖中的幻形佩,心中祈禱不會被別人看出來。

當她踏進酒樓時,許多人的目光都在她的面上一掃,然後馬上轉開了視線,此時她的心「呯呯」的狂跳,但卻做出一副雲淡風清的樣子踏上二樓。

到了二樓的包間,她才長長的舒了一口氣,任自己攤在坐椅上。

click this link. 沒等多久,沈念姍和李光遠也陸續上來。

東方映月壓低聲音把情況給他們說了一遍,一時氣氛有些沉悶。

「不如別吃了,我們回去吧。」李光遠壓低聲音提議。

「不行,這樣太打眼了,反而不妙。」沈念姍反對。

「我們應該鎮定的把飯吃完,然後自自然然的回去,這樣才不會引人注目。」

聽到沈念姍如此說,兩人思考了一下,點點頭,算是同意。

三人食不知味的吃完了這一頓飯,打起精神,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走出了坊市,看到無人留意他們后,便快速的向著學院而去。

坊市到學院的中間,有一個山谷,此時這裡並沒有什麼人,學員們一般都會選擇早上出去,然後晚上才會返回,極少人會像他們這樣午飯後就返回學院的。

突然後面追來一人,也不知用了什麼方法,迫使他們降落在了山谷之中。

三人立時心裡都是一驚,回頭看去,是一個目露猥瑣的大漢,正向著他們這裡而來。

東方映月心裡「咯噔」一下,難道被人發現了?心中忐忑。

「把你剛才在坊市交易所得的靈石交出來。」

原來東方映月在坊市時去到第二個靈草丹藥鋪的時候就被此人給盯上了,他一直跟著她,只是修為相差太多所以沒有發覺。

見她換了如此多的靈石,心中起了歹意,而且看到他們一行三個都只是鍊氣期的修士,於是便跟了上來。

還沒等他們反應,一陣冰冷的殺意破風而來,好在三人平時修行都相當刻苦,此時正好派上了用場,迅速的閃到了一邊,避開了這突如其來的攻擊。

「不知天高地厚。」那人嗤笑一聲,不過鍊氣期的小毛孩,也想逃出他的手心。

而東方映月三人相視一眼,其中卻包含著他們五年多來默契,三人同心,對付這個應該是築基期的修士應該也不是沒有勝算。

那人似乎是想速戰速決,所以一出手就是狠招,一點也不留情。

一時鋪天蓋地的藤蔓向三人襲來,他們只覺得身子一沉,立即穩住身形。

沈念姍使用了輕身符,只見她靈巧的在藤蔓之中穿梭,並不時放出火團來攻擊歹人。

李光遠則是招出石人並坐在它的肩上,石人是他用自身的土系靈息凝結的,再加上法寶的加持,使得石人擁有的力量幾乎不亞於築基士,以至於那些藤蔓擊打在身上毫無殺傷力。

東方映月也抽出落雨劍,利用御風術輕易的躲開這裡藤蔓的攻擊,並放出了凝水珠,配合著落雨劍使得大量的水珠向那人飛去。

雖然說攻擊力並不大,但勝在數量多,一時那人疲於逃避,竟然沒有機會向他們出手。

藤蔓如此大量的使出,讓那人的靈力並不能將之維持太久,但是他剛使出的時候,並沒有想到這些鍊氣期的修士不僅能躲過自己的攻擊,還能發起反擊。

這實在太出乎他的意料了,一時居然沒有反應過來。

本以為自己的一擊即使不能將他們致於死地,起碼來說重傷是沒有問題的,所以才使用這麼大面積的藤蔓術,結果卻完全沒有傷到他們,而自己卻用出了六成的靈力,真是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對抗了許久的三人各自掏出一瓶靈飲服下,這一幕看得那個眼睛都紅了。

自己一介散修,不知道花費了多少的時間和心力才終於熬到了築基,只是買了一粒的精益丸就消耗光了所存的靈石,別說是靈飲,就連丹藥幾乎都捨不得服用,這些鍊氣期的小屁孩,居然眉頭都沒有眨一下就如此隨意的服了靈飲,這讓他看得都眼紅不已。

心中十分的幽怨,自己混了這麼久,還不如他們,這靈飲一服下,不過片刻就能恢復,自己即使把身上的丹藥服下,還得等多時並且催化才能起到作用,如此下去,自己會被他們耗死在這裡。

想到這裡,雖然不甘心,但也中能作罷,於是頭也不回的就離開了這裡,像他來時一樣,正是來也匆匆,去也匆匆。

東方映月幾人也是鬆了一口氣,還好不是西門族人,只是一個想打劫的散修,只是這裡突然多了這些人,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也不太讓人省心。

總算是有驚無險的回到了學院,日子平淡無奇的又過去數月。

終於到了他們要去閉關衝擊築基的時候,每一個學員都被分到了獨屬於自己的洞內。

在衝擊築基之時,完全不能分心,也不能被打斷,否則後果不堪設想,據說有人築基之時被人打擾,從而一生都沒有再築基成功的。

所以大家都不敢掉以輕心,全都認真的做著自己能做的萬全準備。

東方映月把築基丹、辟穀丹和精益丸分給了李光遠與沈念姍,雖然他們自己也準備了,但也沒有辜負她的好意收下了。

再檢查了一遍,認定所有的準備都已做全,就進入了學院準備好的洞府。

當她走入時洞府大門便自動關閉,洞門上有金色的字元閃耀,顯然是加了禁制之術,洞內還算寬敞,環境也不錯。 洞府中靈氣縈繞,中心一泉眼,正涓涓往外冒著靈泉水,充斥洞府的靈氣的源頭就是從那裡所出,東方映月掬起一捧喝下,泉水甘甜,滑入喉中,頓覺整個人舒爽異常,靈氣也從口中散開。

這種環境真是太難得一見了,怪不得要等高階弟子築基之時才能使用。

由於洞府的石壁包裹著靈泉,所以靈泉的靈力便一直存於洞中,這樣完全不會泄露也絲毫靈氣,只會讓進入的修士吸收。

殘酷總裁的新婚逃妻 而且隨著靈泉的流動,讓洞中的靈氣完全不會消散,這樣的環境真是太難能可貴。

東方映月也不浪費時間,馬上在洞中的石台上打坐,

逐一服下辟穀丹、精益丹和築基丹,她便靜靜的坐在石台上,任由體內的靈力凝聚丹田。

也不知過了多久,丹田的靈力涌動,就似海浪般的洶湧。

那靈力越來越磅礴,那巨大的力量讓東方映月的臉幾乎都變得有些扭曲。

靈力的拍打使得她覺得丹田脹痛,似乎再這樣下去就會裂開一樣。

這個過程漫長又艱辛,但也是從鍊氣從築基必經的一個過程。

極品壞公子 周圍的靈力也被快速的吸收著,漸漸使得靈泉眼所發散出來的靈力也跟不上她吸收的速度,從而使得周圍的靈氣略顯得有些稀薄。

而體內的靈力涌動的卻更加的厲害,慢慢的凝結在了一處,不似之前那樣的散亂,而東方映月的腦海也越來越清明,全身毛孔中都排出了污垢。

這時的她整個人有些髒兮兮的,但身體卻感覺到無比的輕鬆,好似脫胎換骨一般。

就著靈泉眼把自己給清潔了一番,身心都無比的舒坦,好似整個人都變得更加輕盈。

再試著將靈力彙集,明顯感覺比之前多出了不止一倍,原來這就是築基,自己終於達成。

走到石門處,將手置於閃著金色禁制光澤的地方,門立即應聲而開。

雖說洞府之內靈氣濃郁,但畢竟沒有外面的流動之感,站在門外的東方映月此時覺得萬物在眼中都有了些許的變化。

有了更廣闊的視識,當她放出神視之時,風中的點能看得更加的明顯,就連空中的飛鳥的飛行,在她的眼中都有了痕迹。

果然和鍊氣之時大為不同,怪不得那麼多的修士為築基寧願付出巨大的代價,但當達成之時,那一切都會覺得都不是什麼。

此時也陸續有人從洞府中走出,他們當然也是如同東方映月這般欣喜,但其中也不乏而色死灰,築基失敗之人,看到其他人臉上的欣喜,他們的臉色變得更加的黯淡。

東方映月就在那裡靜靜的等著,她相信李光遠與沈念姍一定會成功的。

果不其然,沈念姍先一步走出,接著就是李光遠,心裡有些疑惑他們應該不會用到這麼長的時間才對。

「你們?」

「我先穩固了一下修為,怕因修為不穩影響以後的修行。」沈念姍何嘗不知東方映月想要問什麼,她先解疑。

李光遠則是撓撓頭,不好意思道:「我築基成功之後實在在舒服,所以一不小心睡著了。」

兩人同時很是鄙視的看著他滿身的污穢,居然沒有在第一時間清洗一番,他難道不知道這些東西有多臟?

當修士每次進階之時,都會有一次如同脫胎換骨般的蛻變,在這時會由毛孔排出大量的污穢以及平時服食丹藥所沉澱下來的丹毒,所以氣味不會太過好聞。

李光遠嗅了嗅自己的手臂,有些受不了自己的味道,於是快步返回洞府中清理好自己後方才走出。

終於完成了這六年以來要達成的目標,說不激動那是假的,但心中的澎湃只有自己知道。

東方映月知道自己最後肯定是不會離在隱月的,她來到了這裡畢竟還是想出去看看,如果就這樣呆在這裡,她一定會不甘心的。

有了化形佩,相信只要自己小心點,一定會沒事的。

終於到了已經築基的學員下山之日,玄月也對東方映月的決定有些猶豫,但畢竟還是要尊重她的意願,所以雖然不願,還是讓她與眾人一同下山。

其他人在山腳之下便陸續離開,而東方映月他們三人早已經決定一同去歷練,但李光遠要先回家一趟。

再次來到這裡時,距離上次已有數年,再見到李家奶奶時,她看起來更加的老邁了,凡人就是如此,生命十分有限,現在他們皆已築基,壽命可達上百,雖不能與結丹和元嬰之人相比,但相對於凡人來說已是長壽。

為了早日曆練,李光遠並沒有在家中耽擱很久,第三天他們就出發前往和城。

和城是有名的西北部有名的道城,而且距離也不遠,於是就被當作第一個目地的。

這裡南北交界很是繁華,城內凡人和修真者皆有,商販也是。

李光遠曾經和父親來過這裡,所以還算熟悉,帶著她們在城中坊市閑逛。

「以前來也沒見到有這麼多人。」李光遠看著周遭密集的人群有些詫異,之前來的時候和城雖然也是繁榮,但也沒有如此多的人在此往來。

不過這也不是他能控制的事情,雖然詫異但也沒有過多的在意。

而眾人都有一技在手,所以靈石也是存下了不少,加上手上的東西自己能做,也能賣,所以都略顯得豪氣,看中的東西也不手軟,走出坊市時,都有些收穫。

不過在裡面聽得最多的還是呈寶閣要進行拍賣的事情,幾乎所有的人都在討論這件事情。

「你聽說了嗎?這次呈寶客可是有不少的寶物要拍賣。」

「這事現在還有誰不知道?不過現在就連外地的修士都趕了過來,和城的人也是越來越多了。」

「不過還有三天就到拍賣的時間了,過了之後這些人就都會離開。」

也許是人太多對此造成了諸多的不便,所以他們都在期待他們這些人能早日離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