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師雅忍不住又是一聲長嘆,暗道顧銘這是撞了什麼大運,才遇到這麼好的女人,要是換成她,乃怕不把顧銘一剪刀給咔嚓了,也會讓顧銘知道,什麼叫做過猶不及,非得一次性讓顧銘干到吐為止。


不多說。

多說無益。

以後在慢慢勸她們吧!!

她相信,秦思雨她們遲早會受不了顧銘,採用她說的那種辦法。

至於現在……

咯吱!!

包廂的門被人推開,顧銘走了進來。

看到這一幕,師雅暗自慶幸,慶幸她剛才沒有繼續勸,否則又要被顧銘抓一個現行。

後果她不敢想。

然而,此時,顧銘卻意味深長的看了她一眼。

什麼意思?

顧銘聽到了?

這怎麼可能?

師雅不敢信,也不願意相信顧銘一直躲在外面偷聽她們談話。

不是她覺得顧銘不是這樣的人,事實上在她眼中,顧銘什麼過份的事情都幹得出來。

她真正不願意相信的原因是,她不敢想顧銘偷聽到剛才她說那番話的後果有多麼嚴重,怕是……

她彷彿看到顧銘把魔爪伸向她的畫面。

不可能!

不可能!!

她不信。

可是,如果不是這樣,顧銘為什麼用那種眼神看她?

她忍不住,試探問顧銘,「剛才你在外面偷聽我們談話?」

顧銘白眼道:「你想多了,我才有閑心躲在外面偷聽你在這裡出餿主意。」

聽到前面半句,師雅鬆了一口氣,暗道顧銘還算知道一點羞恥,不幹偷聽那種無恥的事情。

但是,聽完顧銘的話,師雅不淡定了。

沒偷聽?

顧銘有臉說他沒有偷聽?

沒有偷聽顧銘能知道她剛才給秦思雨她們支招?

她不信,堅定的認為偷聽。

最不想發生的事情發生了,她的心裡蒙上了一層陰影。

咋整?

任由顧銘報復?

她不是那麼好欺負的人,當即用不恥的眼神看著顧銘,不恥的說:「原來,某些男人不止是花心大盜,還是躲門口偷聽別人說話的無恥小人。」

這樣,只會讓顧銘更加生氣。

但是,卻能出她一口惡氣。

同時,還能讓秦思雨她們知道顧銘是怎樣的人。

值得!!

她覺得她現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要是顧銘因此雞飛蛋打,她做夢都會笑醒,因此受點委屈,不算什麼的。

她看顧銘拿什麼來狡辯!!

然而,顧銘不慌,鎮定自若的說:「思雨,告訴她,我需要躲門口偷聽你們說話嘛。」

「什麼意思?」

師雅很懵,不懂這事跟秦思雨有什麼關係。

秦思雨懂,苦笑說:「師醫生,你冤枉顧銘了,他不需要躲門口偷聽,他的聽力很好,隔十幾米都能聽到我們剛才的談話。」

「真的假的?」師雅不敢相信的說。

何芷柔、劉羽欣、馮妍三女點頭,表示秦思雨說的都是真的。

瞬間,師雅有噴血的衝動,說:「你們為什麼不早點說?」

君不密失其臣,臣不密失其身,幾事不密則成害。

她們在顧銘耳根子底下商量如何收拾顧銘,這不是瞎幾把扯嘛。

四女無辜的看著師雅。

說,她們怎麼說?她們最先又不知道師雅要向她們說顧銘的壞話。

退一萬步講,說顧銘一兩句話壞話怎麼了?作為顧銘的女人,顧銘這點包容還是有的,最多在床上的時候要她多擺兩個姿勢,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等到她們知道師雅不是顧銘女人的時候,師雅已經在那裡給她們支招了,她們想告訴師雅顧銘能夠聽到都沒有機會。

當然,事情也不是跟她們一點關係都沒有。

剛才,向崔婷婷大倒苦水,一方面是說給崔婷婷聽的,一方面也是說給顧銘聽的,藉機表達她們今天的不滿。

無疑,這讓師雅產生了錯覺,錯誤的以為她們是背著顧銘向崔婷婷告狀,這才有膽子給她們出餿主意。

如果,如果她們第一時間告訴師雅事實真相,她們有理由相信,師雅不會一錯再錯,更不會誤會顧銘。

現在好了,師雅不僅被顧銘抓了一個正著,還潑顧銘髒水,她們都不敢想,顧銘會如何報復師雅。

師雅也不敢想。

得知事情真相的她,恨不得兩巴掌扇在自己臉上。

她這是犯~賤,才會幹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早知道事情會發展到這一步,打死她也不會管顧銘的爛事。

顧銘開心了。

正愁找不到借口教訓師雅,師雅就主動送上門,美滋滋。

現在收拾?

不急。

先把秦思雨她們支走再說,總不能讓她們留下來看現場表演吧!雖然他覺得沒什麼,但師雅臉皮薄,肯定接受不了。 「那個……」

顧銘轉移話題道:「思雨,中午吃飯的地方我已經定好了,就在……」

顧銘把吃飯的地點告訴秦思雨,然後說:「你們先過去點菜,我跟師醫生談談,一會就過來。」

「不要!我不要跟你談。」師雅當即拒絕道。

此時的她,壓根不敢單獨跟顧銘在一起。

https://ptt9.com/118319/ 她可憐兮兮的看著崔婷婷。

崔婷婷見狀,立馬幫腔道:「顧銘,一點小事,你大人有大量,就別往心裡去了。」

「就是!!」

「別小家氣。」

「丟不丟人?」

除開崔婷婷,其她幾女也是紛紛幫腔,見不得顧銘小題大做。

顧銘辯解說:「我沒往心裡去,就是想跟師醫生談談心。」

顧銘保證道:「你們放心,我不會把師醫生如何,等會一定完好無損的把師醫生交給你們。」

信?

師雅不信,嘟囔道:「我才不信你把我留下不是想幹壞事,你指定又想幹什麼壞事情。」

秦思雨等人深以為然的點頭,她們也是這樣覺得,覺得顧銘留下師雅,不安好心,保不準……

師雅還是很美的。

這樣的女人,無疑是一塊肉質鮮美的肥肉,嘴饞的顧銘能不咬一口?

以前,顧銘背著她們吃肉,她們想管也管不著。

今天,顧銘居然想當著她們面吃肉,簡直豈有此理。

沒得說。

何芷柔拉上師雅道:「跟我們一起走,我看他今天敢拿你怎麼樣。」

師雅跟著何芷柔出去。

顧銘沒有阻攔的。

來日方長,他不著急,拿小本子記上就好。

眾人前往餐廳用餐,一直吃到下午兩點。

下午兩點。

寶麗集**人過來。

不用說,看到這個人,顧銘就知道,高麗人已經把病人挑選好了。

「終於來了。」

顧銘迫不及待的站了起來,幾個女人緊隨其後,紛紛起身。

顧銘帶著眾女前去。

診所外面,依然熱鬧非凡。

有不同的地方,不同的地方就是,此時有大量媒體記者趕來。

為什麼很簡單。

最開始,他們以為要很久,所以懶得過來,只是派人過來,拍張照,意思一下,報道有這麼個事情就完事。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

上午,顧銘誇下海口,一天之內可以分出結果,這他們不得來見證一下?

百億比醫,作為近段時間網上鬧得沸沸揚揚的事情,帶有很大流量,相關話題都上了熱搜。

過程不重要。

結果很重要。

他們想到第一時間知道結果,自然要親赴現場,順道採訪一下顧銘。

先拍照。

咔咔一通亂照后,他們這才圍上去。

「顧先生,我是XX的記者XX,請問……」

「顧先生,我是XXX的記者XXX,請問……」

「顧先生……」

問題如潮水一般湧向顧銘。

很多。

但是歸根結底,他們跟李靈兒一樣,都是想知道顧銘有沒有信心,都是想知道,顧銘是不是如網上有些人說的那般,給高麗人送錢去。

對此,顧銘是懶得回答,敷衍道:「結果一會自有分曉,現在麻煩大家讓一讓。」

讓不讓?

這樣回答自然不能令他們滿意,但比試在即,強留顧銘除了耽誤時間沒有任何意義,他們也就把路讓開,讓顧銘走了。

看熱鬧的人同樣如此,甚至比媒體記者讓得還快,已經迫不及待想欣賞何芷柔曼妙身姿果奔的畫面。

這是支撐他們堅持留下的動力,要不是想親眼看到美女果奔,好多人早就忍不住想離開了。

至於說顧銘會贏。

如果上午說顧銘贏,他們還有那麼一點點信息,那麼此刻,他們對顧銘一點信心都沒有了。

至於為什麼,原因很簡單,跟寶麗集團挑選出來的病人有關。

好傢夥,都是世界公認的無法治癒的頑疾,顧銘居然膽敢誇下海口說他一天能夠治癒,簡直喪心病狂。

「顧銘必須輸!!」人群中響起這樣的論調。

「呵呵!!」

顧銘聽到,笑了。

不解釋。

他準備拿事實打這些人的臉,讓他們知道,看輕他的下場是什麼。

至於現在嘛……

顧銘晃了一眼,看到上午跟他和何芷柔打賭的那個男人還在,滿意的點了點頭。

這是雞。

雞飛了,他殺什麼敬猴?

男子不知道他悲催的命運即將來臨,還在那裡大言不慚的說:「你們得謝謝我,要不是我,你們這輩子都別想欣賞到那麼漂亮的美女果奔。」

妖孽總裁寵妻不膩 「兄弟牛~逼!」

「兄弟好樣的!!」

旁邊人紛紛為男人喝彩,讓其越加的得意,一副這件事情我能吹一輩子的模樣。

確實,今天這事他要是成了,可以吹一輩子。

但辦不成,呵呵,他會被人嘲笑一輩子,成為不自量力,狗眼看人低的代名詞。

結果如何,顧銘心裡清楚。

可惜,說了對方不會信,這裡除了他的女人,也沒有人會信他。

需要說嗎?

顯然不需要。

不多說。

讓他在笑會,畢竟以後,他想笑都笑不出來,只能哭。 龍象般若功

Leave a Reply